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七十四章 只骑绝尘

大唐行镖 金寻者 4187 2004.03.31 13:59

    长安英雄楼乃是关中剑派的弟子开办的大型酒楼,共分三层。

  第一层摆桌七十二,乃是供应普通百姓日常饮食的穷人席。第二层摆桌三十六,装潢富丽堂皇,乃是供应富家子弟饮酒作乐的富人席。

  第三层一十八处雅座,装潢典雅朴素,占地宽广,环境宁静,乃是供来来往往的江湖高手饮酒畅谈之所,若无引见,便是富甲天下之辈也难以在这里立足片刻。

  今日,第三层的所有雅座均空无一人,只余天字第一席坐了段存厚等人。

  当彭无望等四人坐定了以后,段存厚看了看四周,稍稍犹豫了一下,并没有说话。

  方梦菁看在眼里,轻声道:“段大侠,欧阳长老方才跟我说,英雄楼三层雅座全部清空,不会有人打扰我们。”

  “如此最好。”段存厚伸出长不及两尺的手臂,费力地为彭无望、红天侠和方梦菁各添上一杯酒,沉声道:“今天我真得很开心,本以为就此葬身崑崙山,没想到居然捡了条命回来,还能够看到自己的几位师弟。更让人高兴的是,天魔居然被自己最小的师弟下手斩杀。一生中最大的心愿已经尽数实现,人生到此,夫复何求。来,我们乾上一杯!”

  此话一出,红天侠第一个举杯应和:“好,乾!我红天侠平生自命英雄,目高于顶,但是对段师兄和彭师弟却是从心里面的佩服。今天定要乾了这一杯!”

  彭无望脸颊微红,沉声道:“两位师兄过奖了,乾!”

  三个人爆出一阵快意的笑声,响亮地将酒盏撞在一起,仰头痛饮。

  看到这三个年龄悬殊的师兄弟热火朝天地传杯送盏,方梦菁的脸上也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轰的一声,段存厚猛的放下酒杯,长叹一声,道:“好了,彭师弟,这里没有一个外人,你有什么委屈,有什么苦,统统说出来。”

  这句话宛若晴天霹雳,将彭无望震在当场。他的脑子里一片混乱,张口结舌,竟说不出半句话来。

  红天侠有些不解地看着段存厚,问道:“段师兄,这是怎么回事?

  彭师弟一直活得开怀痛快,怎会有什么苦在心中?”

  段存厚嘿了一声,看着将头缓缓低下来的彭无望,道:“听说,你根本没有收服战神天兵,只是施展了些手段将牠骗到了刀鞘之中。

  是也不是?”

  彭无望沉默了良久,才艰难地点了点头。

  “所以,战神天兵再次离鞘,第一个要杀的便是你。因为你骗过牠一次,牠必然恨你入骨。”段存厚森然道。

  “当真如此?师弟,那你为何还要动用战神天兵和天魔拚命?那岂非必死无疑?”红天侠一阵后怕,惊道。

  彭无望面无表情地点点头道:“不错,牠本该第一个杀我。”

  段存厚叹了口气,问道:“师弟,你可知道,牠为什么不杀你,而去杀天魔紫崑崙?”

  彭无望茫然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段存厚抓起酒壶,给自己满满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对方梦菁一招手,道:“方姑娘,你跟他说。 ”

  彭无望和红天侠同时望向方梦菁。

  方梦菁苦笑一声,缓缓为自己斟满一杯酒,浅饮一口,柔声道:“彭大哥,我曾经查阅典籍,又和李读先生作过研究,所以才略知一二。战神天兵自出世以来,见人杀人,见佛杀佛,却只有一种人不杀。”

  听到这里,红天侠再也忍耐不住,急切地问道:“什么人不杀?”

  彭无望的脸色变得一片蜡黄,他已经知道了答案,只感到一阵撕裂肝胆般的心痛。

  方梦菁看了看红天侠,惨然道:“战神天兵,不杀心如死灰、全无生意之人。”

  “噹啷”一声,红天侠端在手中的酒盏无助地落在地上,摔成碎片。

  段存厚仰头将另一碗酒一饮而尽,长叹一声,道:“方姑娘,你接着说,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方梦菁怜悯地看着彭无望,道:“彭大哥,请恕我无礼。自从你从莲花山回来,你一直愁眉不展,神游物外。我就猜到莲花山上你一定遇到了伤心欲绝之事。但是,我仔细想过,莲花山遇伏的一众武林高手中除了生还的李读先生,并无与你交情深厚之辈。唯一能让你伤心的,应该只有那个神秘莫测的公孙锦,公孙姑娘。”

  彭无望听到公孙锦这三个字,心中宛若被利刃横穿而过,只感到一阵令人痛不欲生的绞痛。他颤抖地拿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仰头直直地倒进咽喉之中。

  “彭大哥,公孙世家是否已经投靠突厥,公孙姑娘是否是安排突厥高手围杀神兵盟众的罪魁祸首?”方梦菁小心地问道。

  彭无望叹息一声,沉默良久,才沉声道:“公孙世家已经没了。

  公孙锦其实是平南牙帐锦绣公主装扮而成。”

  方梦菁的眼中一阵晶莹,颤声接着说道:“而彭大哥你依然喜欢着她?”

  彭无望豁然抬起头,道:“我和锦绣是真心相爱,已经在莲花山无名谷内海誓山盟,缘定三生。只是,她身为突厥公主,我乃是中原人士,始终不能结合。”

  “师弟,你居然喜欢上一个外族女子?”红天侠惊道。

  彭无望沉重地点点头,轻声道:“是。”

  “好!”段存厚拍案而起,洪声道:“现在我天朝广行四海如一之策,我师弟想要娶一个突厥女子又怎样?如果突厥可汗不准,嘿,我们师兄弟就去塞外一趟,将那锦绣公主抢回来和师弟成亲就是。”

  “对啊!既然你们两情相悦,我们便不在乎做一次恶人。段师兄,我们师兄弟好久没有一起在江湖上行走了。”红天侠微笑着说。

  二人相视而笑,心怀大畅。方梦菁看在眼里,心中也有一阵轻松和喜悦。

  彭无望心情沉重地摇了摇头,道:“锦绣不会背叛*。她最大的愿望就是有朝一日,能够率领塞外兵马攻陷长安。”

  “什么?!”段存厚勃然大怒,奋力将酒杯掷在地上,摔得粉碎:“师弟,这种蛇蠍般的恶毒女人,你又为何如此癡迷?”

  红天侠瞪着彭无望道:“师弟,你不会想要抛开一切,到*投奔那个什么锦绣公主吧?”

  彭无望木然半晌,道:“正因为锦绣不会抛弃生于斯长于斯的突厥,所以才让我加倍的敬爱。而我如果抛弃了汉人的一切,去投奔突厥,就再也配不上她。”

  “那便如何是好?”段存厚和红天侠同时问道。

  彭无望摇了摇头,苦笑一声,没有说话。

  “罢了,罢了!”红天侠连连摆手:“师弟,我和段师兄准备明日离开长安,遨游四海,游山玩水一番。不如你和我们一同前往,把这些是是非非统统忘却吧!”

  彭无望再次摇了摇头,道:“我和锦绣已经约好。他日突厥南侵,我会去亲手杀了她,或让她亲手杀了我。我不能离开太远,因为,我不想让她死在别人手里。 ”

  此话一出,屋子中的其他三人目瞪口呆,半晌无言。

  良久之后,段存厚举起酒壶,将剩下的残酒一口饮尽,道:“师弟,做师兄的真想不到你会遇到如此惨事。事到如今,我们再也不能为你做些什么,只有和你一夕痛饮,以解千愁。来,不醉无归。 ”

  “好!”红天侠第一个赞成。

  方梦菁深深地看着面无表情的彭无望,眼中充满了痛惜和关切。

  彭无望犹豫了一下,沉声道:“师兄,今天我已经饮了很多。我有一个毛病,每当醉酒,就想要闻血腥味,喜欢拔刀而起,肆意杀戮,处置不当的话,动辄害人害己,所以不能饮酒过多。在这里,我陪师兄们最后一杯。”

  屋中静寂了片刻,“噹”的一声,段存厚将手里的酒壶用力摔在地上,长叹一声:“嘿,苍天不仁!”

  ※※※

  第二天的长安城仍然繁华如旧。明丽的阳光洒在英雄楼门前的街道上,给人一种心情舒畅的暖意。

  红天侠和段存厚双双骑于高头大马之上,并肩立在街头。

  “不等李靖了?”红天侠低声对段存厚道。

  “他身在庙堂之上,已经不是江湖人了。我们和他见多了面,只会连累他。算了。”段存厚轻声道。

  “两位师兄,小心保重。”跟在他们马后的彭无望仰起头,由衷地说。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蹄声从身后传来,一匹胭脂马和一匹玉椎马并肩奔来。

  “义妹、郑兄,你们怎么来了?”彭无望看得分明,惊喜地问道。

  “哼!”策马而来的郑绝尘眼角一翻,对他毫不理会。

  红思雪看到他,脸上露出难以掩饰的喜色,扬声道:“大哥,我们到长安商谈运镖渤海的事务。听说爹爹和段师伯要云游四海,所以马不停蹄地赶来了。其他人明日才能到达长安。”

  “原来如此!”彭无望点了点头。

  红思雪飞身下马,奔到红天侠的马前,仰头道:“爹爹,你这一去要小心保重啊!早点回来,女儿会想你的。”

  红天侠慈爱地看着红思雪,眼前闪现着她一年一年长大的样子,心中一阵感怀,俯首沉声道:“女儿,你已经长大了,不用爹爹长伴身边。以后,你自己要好好照顾自己。”说罢,俯下身,揽住红思雪的纤腰,轻轻抱了抱,然后直起身,看了看段存厚。

  “师弟,你过来。”段存厚沉声道。

  “是!”彭无望几步来到他的马前,问道:“师兄,什么事?”

  “你可知道,这世上有多少人浑浑噩噩,活了一辈子,也没有一个真心喜欢的人。更何况,这个你真心喜欢的人也全心全意地喜欢你,便是立刻死了,也是无妨。师弟,何不放开怀抱,活到那一天。”段存厚俯下头微笑着低声道。

  “放开怀抱,活到那一天。”彭无望仔细咀嚼着这句话,不觉痴了。

  “好!此时不走,更待何时。”段存厚扬声长啸:“如今的江湖,是年轻人的天下。红师弟,莫要恋栈不去。”

  二人同时催马,两匹骏马一阵嘶鸣,马头高高扬起。

  “师弟,多久没有并肩策马了?”

  “三十年,整整三十年。”

  “驾!”“驾!”

  朱雀大街上扬起了经久不去的高高尘埃,两匹骏马瞬间化为一片若有若无的细小黑影,载着那两位曾经纵横天下的豪杰从此消失。

  “爹爹!”童年清冽如泉水般的回忆宛若梦幻出现在红思雪思绪万千的脑海之中。

  而她身边的彭无望,一双曾经黯淡无光的眼睛重新变得明亮如星。

  他豁然狂奔到朱雀大街的正中央,大声叫道:“师兄,我明白了。我会开开心心活到那一天,你放心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