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令郎之首

大唐行镖 金寻者 8916 2004.08.06 14:00

    字奉*吉厉大可汗:

  凡南侵汉土者,必取其项上人头。可汗身分尊贵,当以他头以代。今奉上令郎人头一枚,异日大汗南临,可供不时之需。寒酸薄礼,不成敬意,还请笑纳。

  彭门无忌、无望叩首百拜

  “彭无望!”锦绣公主捧着那沾满了曼陀鲜血的白色大氅,身子一阵扑簌簌的颤抖,一时之间浑身酸软无力,颓然坐回帅椅之上,双手一松,将大氅抖落在地。

  离帅案最近的回鹘王子菩萨趋前几步,将落在大帐中央的大氅捡起来,看了一眼,细小的眼睛猛然睁大,不由自主地咳嗽一声,大声用大漠流行的突厥话将上面的内容读了出来。

  这寥寥几句话,仿佛晴天霹雳,在静寂无声的帐中轰然炸响,震得众人一时之间茫然说不出话来。在场的突厥将领只感到气血翻涌,一股子狂野的愤怒和不平仿佛烈火一般在他们的胸中熊熊燃烧,烧穿了心肺,烧裂了肝胆,烧光了理性,每一个人的瞳子里都是一片恶魔般的血色。

  回鹘王子菩萨在这一刻仿佛忽然从一片迷梦中豁然醒转,用一种迷惑而怀疑的目光看向锦绣公主,嘴角嚅动了片刻,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又隐忍了下来。

  黑水靺鞨首领铁弗由的心底涌起一阵温热的感觉:在弱肉强食的大草原里,为了部落的生存和繁衍,他多少次屈服于*那不可一世的武力,将那些无人可以诉说的仇恨深深地埋在心底,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浑浑噩噩地忘记。但是这一刻,那些曾经深埋的心事一瞬间重新占领了他的整个心灵──曼陀,你也有今天!铁弗由的眼中飞快地闪出一丝快意。

  契丹首领阿保甲的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马贼出身的他比谁都明白依附一个强大势力的重要性,否则,你所截获的所有钱财货物都没有销赃的处所,而你寻找猎物的眼线失去了强援,也将变成没头的苍蝇。在他的眼中,*是可以依附的最好选择,但是如果有朝一日,这个势力遇到了更强大的对手,他的选择又会如何?阿保甲突然发现此时此刻,自己应该好好考虑这个问题了。

  博古台和扎尔杰互望了一眼,眼中都露出了莫可名状的神色。驰骋在额尔古纳河畔的他们从五百子弟兵起家,靠自己的实力和勇气造就了如今室韦无人胆敢轻视的两万劲旅。实力和勇气是他们唯一尊敬的东西。他们本以为*的战将乃是世上最勇猛和骠悍的,也是最值得尊敬的。但是今天,他们终于觉察到,原来,这个世上还有比*那些满手血腥的猛士更加勇猛高贵的战士。

  他们的这些不可言传的神情,纤毫毕现地被心思缜密的锦绣公主看得一清二楚。她深深地感觉到,本来就不甚牢固的塞外同盟,被彭无望这寥寥几句豪言像一个鸡蛋壳般敲碎敲裂。

  “他写这些话的时候,绝对想不到他那心到手到的话语会对我们造成这么大的影响和破坏。”在这一瞬间,锦绣公主的神思飘飞乱走,开始失去控制地浮想联翩:“但是这些话却仿佛是安排最精妙的诡计,让我们的塞外联盟风雨飘摇。从十岁开始记事,我便开始苦心钻研兵法韬略,直到今日,十载苦读,胸怀壮志,希望以自己的才学为族人拼出一片稳固江山。但是,我实在太自以为是了,原来我所要面对的,是比我想像中还要强大得多的民族。这样的民族,真的能被征服吗?”

  沉重的脚步声在锦绣公主的耳际急切地响起,将她飘摇不定的神思吸引了回来。她抬眼望去,只见普阿蛮、铁镰、铁岚、可战、跋山河、罗朴罕、战雄和战洪等数十位效忠突厥的将领和猛士黑压压地从两旁的班列抢了出来,跪在帅案之前。

  “公主殿下,汉人杀我突厥王子,灭我精锐战士,还要留书羞辱于我,这口气闷在心里,便要炸碎了我的肚肠。臣请明日率领精锐部队,攻打恒州,屠光全城,为曼陀王子复仇。”罗朴罕双目血红,嘶哑着嗓音大声道。

  “公主殿下,彭无望目中无人,留言相辱,乃是欺我塞上无人。我普阿蛮请求明日攻城作战,杀尽城中汉人,以报今日之耻。”普阿蛮沉声道。

  “公主,请下令吧!区区一座恒州小城,竟然令我军损兵折将,实令我族面上无光,可战请命冲上城墙,杀光恒州守军,将他们将领的人头献与公主殿下。”可战激声道。

  “誓死攻城,屠灭恒州!”余下的突厥将领不约而同地齐声道。

  仍然站在帅帐两侧的各族将领互相看了一眼,也纷纷来到帐中央道:“请公主下令攻城。”他们的目光谨慎而犹疑,似乎在静静等待着判断锦绣公主的决策。

  众怒难犯,锦绣公主知道自己再也改变不了众人的决定,否则将会引起将帅不合,使那些开始抱观望态度的各族领袖更加怀疑*的权威。

  她只有号令攻城。

  这是一个令她心情沉重的豪赌,如果输了,将要付出的代价是她一个人无法承担的。但是她已经别无选择。

  被夜色笼罩的塞外大军联营中,传来一阵阵木轮滚动之声,数辆运送尸体的牛车被七八名没精打采的突厥士兵驱赶着,朝大营靠近恒州一角的焚尸场走去。这个焚尸场被突厥人刻意建在上风口,一旦焚烧,大股大股的满是尸臭的烟尘便会飘进恒州城内,格外熏人。

  透过覆盖在身上的突厥士兵尸体的缝隙,彭无望看到了突厥人金帐之前随风飘扬的帅旗,那已经不是曼陀的狼头标志,却换上了两只暗色的凤凰。

  “突厥人难道换帅了?会是谁呢?”彭无望心底一阵紧张,他知道大哥的这一次舍命突击乃是为了击杀突厥主帅曼陀,令敌军群龙无首,其兵自解。但是如今塞外联军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换上了另一位元帅,那就是说恒州的围困仍然会继续,而城里的人仍然面临绝境。

  牛车缓缓地驶过灯火通明的主帐,帐内的人影闪烁,很多人在激动地挥舞着拳头。彭无望的双眼死死地盯住了帐门,希望能够看到联军主帅的依稀模样。但是,牛车被一群护卫主帐的精兵亲卫遮挡住了,他什么也看不见。

  就这样过了很久,彭无望终于放弃,仰头枕着身下的尸体,轻轻透了一口气。就在这时,他忽然发现,空气中的味道和在主帐周围的味道有了一丝微弱的不同。他用力吸了一口气,一股子难言的尸体恶臭、刺鼻的铁锈腥味和牛马特有的臊味四面八方地涌进鼻子,令他几乎窒息。这些味道正是他一进入突厥营地后一直闻到的。

  但是刚才在帅帐之外,他却一瞬间忘记了这所有的味道,只感到空中流淌着一丝他眷恋至深的气息。彭无望感到眼中一阵令他酸软的温热:兰花香味,是她!

  “你舍得杀我?”锦绣那沙哑而柔情似水的声音再次在他的耳边响起。

  彭无望轻轻抚了抚手边暗藏的一柄四尺钢刀,悠悠地舒了一口气,苦笑一声,暗忖:“突厥和大唐,在今时今日都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阿锦和自己势不两立,却又不顾一切地相恋。这世上最绝望的事,不过如此。死亡虽然悲伤,但相比之下,却快乐多了,因为至少还有希望在来世重逢。”

  牛车突然停了下来,赶车的突厥人大声交谈了几句,就开始将尸体一具具从车上搬下来,堆在焚尸场中央。彭无望也被人丢了进去,在他旁边躺着闭目装死的张涛。几堆柴草从四面八方丢进焚尸场,火把上松油的味道刺鼻而来。

  “彭大侠,他们要点火焚尸了。”张涛惊慌地小声说。

  一直仰头望天的彭无望如梦初醒,猛的一吐气,从尸堆中破空而起,双手一伸,一股强烈的擒龙真气狂喷而出,凭空将两个手握火把的突厥士兵抓掖了过来,用力一扭,将他们折断了脖子。他双手一振,将这两具尸体忽悠悠地抛飞了出去,正好分别撞上另外两名突厥士兵的头颅,四头相碰,碎如破罐。

  彭无望的身形宛如夜空中曲张变化,择人而噬的猛禽,一眨眼就来到目瞪口呆的另外三个突厥人面前,横掌一斩,击碎了一人的喉结,双腿一撑,身子猛然拔起,夹住一人的脖颈,用力一扭,立时让他颈骨碎裂。在他的身子落下时,他的双手按住最后一个人的肩头,将他掀翻在地,一拳撞在他的左胸。那个士兵只喷出一口鲜血,便一命归阴。

  彭无望抹了抹溅在脸上的鲜血,回头看了看一旁的张涛。这时候的张涛刚刚从地上直起半个身子,目瞪口呆地看着四周片刻之前仍然活生生的突厥小兵的尸体。

  “快,我们去恒州。”彭无望来到他的面前,伸手想将他拉起来。

  张涛条件反射地往后挪了挪身子,惊慌失措地看着他。

  彭无望的脸上露出一丝悲怆的神色,直起身子,轻声道:“我是否出手太过狠辣?”

  张涛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小声道:“小子无礼,这些突厥人死有余辜,是我太多妇人之仁。”

  “妇人之仁,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有的。”彭无望的眼中悲色更重,一拍他的肩膀,道:“我们走。”

  夜色中的恒州城回荡着司徒婉儿辗转凄恻的琵琶声,自从河北故众空群而出,直到大雨过后,这些白衣勇士仿佛在空气中消失了踪迹,没有半点消息。追逐着他们的脚步而出走的彭无望,也一去不回。没有了他们,整个恒州城似乎安静了很多,人们再也不愿放开喉咙交谈,也再没有了欢声笑语。只有偶然响起的低声絮语,和路左相逢时互相交换的短暂眼神。

  红思雪一遍又一遍地洗着自己的爱马胭脂,无论身旁的郑绝尘如何逗她说话,都一言不发。方梦菁神经质地不断翻弄着刺史府中收藏的几卷窦氏兵书,薄薄的十数页纸却让她没日没夜地枯坐案前。贾扁鹊的药囊已经被她翻来覆去地摆弄了几千遍,可是每一次她将药囊放到桌上时,总是想起有些什么东西忘在了里面。

  然而,今夜的恒州城和往日有了些不同,一阵又一阵欢呼声此起彼伏地从各个城头响起,纷乱的脚步声潮水般向着刺史府涌来。

  “总镖头回来啦!”今夜协助唐兵守夜的侯在春和左连山欣喜若狂地带领一群哨兵冲进刺史府,大声道。

  那些夜不能寝的飞虎镖众,纷纷冲出了房间,围到了方梦菁暂住的卧房,倾听侯在春的每一句关于总镖头的话语。

  “总镖头回来了!”侯在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他带着从长安来的风媒张涛去见长孙将军。他说他的大哥杀了突厥主帅。”

  围在门口的飞虎镖众报出一阵喜悦的欢呼声。

  彭无惧挤开人群,冲到侯在春的面前,急切地问:“大哥怎样了?”

  侯在春和左连山对望一眼,神色黯淡了下来。

  “侯阿大,你这个混蛋,快说,大哥是不是也回来了?”彭无惧双目立刻血红了起来,上前一把抓住了侯在春的衣襟,狂吼道。

  “无惧,你冷静一点,你大哥他……”左连山连忙上前拦住他的双手,沉声道。

  “我大哥怎的了?”彭无惧一把推开侯在春,又揪住了左连山的衣襟。

  周围的人顿时安静了下来,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然而悲伤的神情。

  “你们怎么了?”彭无惧环视了一下周围的人群,勃然大怒:“你们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个都想着我大哥已经死了?你们为什么这么狠心?你们一个个的,都巴不得我大哥早点死,对不对?”

  “无惧,你别这么冲动……”方梦菁不忍他如此伤心,轻声说。

  “你住嘴,是你让大哥自陷死地,我绝不原谅你!”彭无惧嘶吼着。

  方梦菁仿佛被天上降落的雷霆当头劈中,只觉得浑身酸麻痛楚,这么多天来一直折磨着她的内疚之情此时潮水般涌上心头,令她感到一种撕心裂肺的绞痛。

  “对不起,是我不好。”方梦菁屏住呼吸,低声道。

  “大哥没有死。”一个清朗浑厚的声音从背后想起。所有人都转过头去,却发现彭无望在张涛和长孙越的陪同下也来到了方梦菁的门口。

  “大哥没有死?”彭无惧浑身剧震,转头望向自己的三哥,木然半晌,他摇了摇头,道:“三哥,到了这个时候,你还骗我做什么,大哥已经死了对不对?”

  “你既然已经知道,又为何不肯相信。”彭无望的脸上露出沉痛的神情道:“四弟,你年近弱冠,早已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应该知道,有些事便是百般不愿,既然发生了,便接受它。这个世上的事,并不是为了你我兄弟安排好的,也不是方姑娘能为我们安排好的,你莫再苛责方姑娘。”

  “可是,大哥……去得实在太快。我,我还没有准备好。”彭无惧身子摇了摇,大嘴一撇,号啕大哭了起来。

  彭无望眼圈一热,抢上一步将四弟揽在怀里,可是那变得喑哑的哭泣声仍然响遍了整个刺史府。

  彭无望抬起头,对长孙将军道:“将军该有军情和方姑娘商议,我们兄弟告辞了。”说着他小心地搂着已经哭得昏天黑地的四弟向府外走去。

  望着他们兄弟远去的身影,所有人的心头都泛起了一阵深沉的凄凉。

  黎明的曙光从天上青色的流云缝隙之间缓缓泼洒下来,薄暮消散的城头响起一阵阵刺耳的研磨声。上千名没有巡哨任务的大唐官兵开始埋头磨砺自己手上的兵刃。彭无望用心地将两把还算趁手的单刀磨得锋刃闪烁,满意地对着阳光观看了一番,脸上露出一丝奇异的笑意。

  “无惧好吗?”方梦菁睁着通红的双眼轻盈地走到他的身边坐下,轻声问道。

  “他挺得住。”彭无望将双刀插到背上,淡淡地说。

  “对不起。”方梦菁望着人喊马嘶的城北胡人大营沉默了良久,忽然道。

  “不怪你。”彭无望摇了摇头:“大哥死得英勇壮烈,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毫无遗憾的终结。我们兄弟都希望自己有一个这样的结局。”

  “你已经下了死志?”方梦菁轻声问道。

  彭无望微微一笑,轻轻一抬下巴,面向着胡人大营道:“她终于来了。我决定和她永远留在这里。”

  “你能做到吗?”方梦菁叹息道。

  “尽力而为。”彭无望挺了挺胸膛,奋然道。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转过头望向方梦菁:“方姑娘,军情怎样?”

  方梦菁苦笑着摇了摇头:“长安守军让我们务必守足十天,到时候一切自有转机。但是塞外联军秘密移兵至此,到今日数目已经达到三十余万。只要他们维持前几日的攻势,不到一日,恒州必破,而长安也不会给我们任何支援。”

  “事在人为,我们可以一试。”彭无望沉声道。

  方梦菁站起身,点点头道:“关键是第一天的攻城战,如果我们可以顶住,塞外联军内部的变数便会一点点显露出来。第一日顶住了,以后便有希望。”她装作毫不在意地朝着彭无望看了一眼,轻声道:“请保重。”说完急急地一转身,微微一个踉跄,快步离开了城头。

  “你也保重。”彭无望朝她挥了挥手,又开始在石板上用力打磨身旁的一把备用的鬼头大刀。

  这口刀对于他来说毫无趁手可言,完全是无刀可用时的代替品。这种厚背大刀唯一的好处是沉重结实,不易受损,即使刀刃磨损卷曲,仍然可以当作短柄狼牙棍来使。彭无望将刀刃磨光,在空中虚砍了几刀,摇了摇头,叹息一声。

  “不趁手?”红思雪轻柔的声音在他耳畔悠悠响起。

  “义妹,你也来了?”彭无望抬起头惊讶地说。

  红思雪坐到了他的身边,笑着摇了摇头:“大哥,这些年来,你到底用废了多少把刀?”

  彭无望发自内心地笑了起来:“你居然注意到了,你大哥我擅使断刀,一辈子糟蹋过的好刀不知凡几,数是数不过来的。”

  红思雪打了一个忽哨,城阶上响起一阵悠然自得的马蹄声,她那匹赤红如火的胭脂马如风地从城下奔上来。她站起身,从马背上拿下一把通体流线型,造型异常精美的朴刀,递给彭无望。

  彭无望悚然动容,长身而起,一把将刀接过,上上下下地仔细观看。刀上的锋刃在阳光下射出点点寒芒,虽仍然未吞噬人血,但是已然散发出狞厉无比的杀气,森寒入骨,令人如立于寒冬腊月之中。

  “好刀!”彭无望由衷地说:“即使以魏师傅的精妙手艺,若无奇迹发生,亦难造出如此佳品。”他望向红思雪刚要说些什么,突然浑身一振,半晌说不出话来。

  红思雪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飞快地将右手的袖口拉到腕边,紧紧闭上嘴唇。

  沉吟良久,彭无望徐徐道:“如此好刀,我必不负它。”

  红思雪轻轻地舒了一口气,脸上露出安慰的神情,转过头去从马上取下一串短刀,道:“魏师傅为你夜夜赶工,造了七把鸳鸯短刀,都在这些刀囊之中,大哥可要妥善收藏。”

  “你缝的刀囊?”彭无望接过刀囊,想也不想,紧紧地束在了腰上。

  “嗯!”红思雪微微点点头,脸上泛起一丝薄薄的红晕。

  “我都不知道,原来义妹你也懂针线女红。”彭无望一边用力拉了拉连接刀囊的缎带,检查松紧,一边笑道。

  “结实吗?”红思雪颇为担心地说。

  “结实。”彭无望点点头,朗声道。

  “那就好,我去城西看看,无惧他们在那里巡哨。”红思雪轻声道。说完,她也不等彭无望答话,便翻身上马,纵马而去。

  望着她的背影,彭无望怔仲了良久,终于轻轻叹息了一声,将那把朴刀抱在怀中,坐倒在蓝灰色的石阶之上。

  熟悉的脚步声在彭无望的耳边响起,他猛的直起身,道:“贾神医,你也来了?”

  一身黄衫的贾扁鹊耸了耸鼻子,瞥了他一眼:“我闲得无聊,就到处看看。”说完坐到他的身边。

  “我正要找你,算起来我又该喝药了,快些给我。”彭无望笑道。

  “我可不想浪费精神,我们眼看就要死在恒州,制作绝蛊的解药已成痴心妄想,这些药不喝也罢。”贾扁鹊冷然道。

  “你给我喝吧!”彭无望道:“一个月不喝绝蛊酒,我只感到浑身不对劲儿,一会儿杀敌也提不起精神。”

  “你难道真的上瘾了?”贾扁鹊摇了摇头,从怀中取出那小巧的酒罐,递给彭无望。

  彭无望一把抓了过去,一饮而进,一股热汗沥遍全身,说不出的爽快。

  “这个,给你。”贾扁鹊将一黑一白两瓶药水递给彭无望。

  “这是什么?”彭无望问道。

  “一瓶是毒药,一瓶是解药,毒药涂在兵刃上,解药自用。”贾扁鹊冷冷地说。

  “贾神医,这,这不太好吧!”彭无望惊道。

  “有什么不好。你一定要说你们侠义之士不屑于用这些歪门左道的手段杀人。哼,用刀是杀,用毒也是杀,又有什么分别。我看还是用毒杀得快些,痛楚也少些。这毒药见血封喉,破皮就死,比你一刀刀将人斩死可是利索多了,还省了你不少力气。你多杀几个敌人,你的战友就会少死几人。沙场作战,无所不用其极,你若是死抱着那些侠义教条不放,只是多做蠢事。”贾扁鹊不待他多说几句,立刻宛若炮竹一般将一大串似是而非的大道理兜头砸向彭无望,让他怔在当场。

  好半晌彭无望才回过味来,犹豫着点点头,道:“好的,我会好好用它,贾神医你放心。”

  贾扁鹊的脸上露出一丝欣慰,咳嗽一声,道:“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你保重。”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下了城楼。

  看着手中的毒药解药,彭无望无奈地笑了笑:“中了我一刀还会不死的,用毒大概也死不了吧!”

  静寂的城头响起了一阵喧哗之声,大群的城防官兵拥到上城阶的周围,探头探脑的不住张望。

  一片叽叽喳喳的议论声中,李读和魏师傅得意洋洋地率领着恒州城内的百余个精通铁器制造的士兵和工匠,将二十余台装有小木轮,可以自由行走的机关连弩器推上了城头。

  这些机关连弩器样子颇有些像中原帮派中秘密流传的诸葛损益连弩,只是多了一个圆形的转轮,转轮上安装了十二枚形状完全相似的箭匣,每个箭匣有深达八寸的沟槽,可以装填十枝弩箭。

  魏师傅兴奋地向周围的弓弩手讲解着这种机关连弩器的操作方法。原来弓箭手只需要扣动扳机,就可以连续发射转轮上其中一个箭匣中的十枝箭矢,然后转动转轮,将另一个箭匣放置到用于瞄准的望山之下,只需不到一息时间,就可以继续发射十枝箭矢。这个转轮有十二个箭匣位置,需要同时有两个人操作,一个人负责发射箭矢,转动转轮上匣,另一个人则负责在一旁往箭匣里装填箭矢,可以连续发射上千枝快箭,端的是犀利无比。

  魏师傅讲解完毕,朝李读一挥手。李读在万众期待之下,得意洋洋地来到机关弩前,抬起沉重的弩身,瞄准了城下的一辆焚烧中的蛤蟆车扣动扳机,十枝箭矢宛若流星飞火,鱼贯飞出,在空中划出了一条连绵不绝的虹线。

  在众人惊叹声中,李读转动转轮,一声清脆的换匣声响起,另一个箭匣已经上好了位置,他片刻不停,又一扣扳机,十枝箭矢再次飞出,密密麻麻地插满了城下的蛤蟆车。

  城上的官兵看得目瞪口呆,好半天才回过味来,无不由衷地为李读和魏师傅鼓掌喝彩。

  守城的弓弩手连忙爱如珍宝地将这几十台连弩器瓜分一空,分布在东南西北城头,有些没分到的守军大叹倒霉,纷纷央求李读和魏师傅再造几台,令他们大感自豪。

  看着这两个老当益壮的老儿,彭无望本来暗淡的脸色终于有了一丝开怀的笑意,微微点点头。

  就在这时,一阵木轮转动的声音从身旁响起,他转头望去,却看到洛鸣弦和赵一祥推着一台机关连弩器来到了他面前,将连弩器的望山对准了城下。

  “怎么,李读先生也派给了你们一台?”彭无望笑道。

  “是啊!师傅。”赵一祥看了看洛鸣弦,支吾着说。

  “怕啥?师傅,这是我们抢来的,我们的准头比一般官兵要好得多了,让我们用一台,保准比那些兵杀得更多的突厥狗。”洛鸣弦不无得意地说。

  彭无望笑了笑,没有说话,他知道洛鸣弦自从上一次比赛杀人数目,便开始有了竞胜之意,这一次有了连弩器,死在他手上的突厥人数目,应该会比上次多得更多了。

  “彭兄弟,起来了,怎么还在坐着偷懒。”一身黑衣的雷野长肩扛着镔铁齐眉棍来到彭无望的身边:“方姑娘说了,这一次守城战,敌方必然会派所有精锐高手冲上城墙厮杀,我们几个组成高手队,专门对付他们。”

  在他的身后,走来了白衣白袍的郑绝尘、萧烈痕和连锋。

  “义妹她……”彭无望忽然想起红思雪,想要说些什么。

  “她镇守西城,同时巡视内城防卫,让她和我们一队杀敌,太过危险。”郑绝尘剑眉一竖,不待他说完,便把他的话打断。

  彭无望舒了一口气,无奈地一笑:“郑兄所言极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