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八十六章 渤海血影

大唐行镖 金寻者 4651 2004.04.27 11:56

    栗末人城的皇宫之内,千余名宫女和内侍密密麻麻地跪在主宫殿前的广场上。

  一百名面目狰狞的突厥壮汉手握四尺雪亮马刀,在这些仓皇失措的人群周围站立。

  *三王子曼陀坐在宫殿内的龙椅之上,一只手拿着烤得半生不熟的羊腿,张嘴大嚼。

  在他的面前,木然站立着怀抱着大柞荣的渤海国太后和执掌军政大权的渤海国丞相穆素。吹进大殿的长风中夹带着那些年幼宫女和可怜太监的失声痛哭之声。

  曼陀将一只脚踩在龙椅上,双手攥住羊腿,吃得津津有味。穆素和太后对望了一眼,不知如何是好。

  过了良久,曼陀将啃得干干净净的羊腿扔在大殿之上,伸出小指抠了抠牙,将嘴里的残渣连同唾沫一口吐在龙椅上,抬起头道:“听说你们和唐朝订买了五千副铠甲、一万副刀盾,可有此事?”

  穆素头上冒出一丝丝冷汗,不明白这么秘密的事情曼陀怎么会知道。

  他定了定神,知道隐瞒无益,颤声道:“确有此事,但是,但是这是贵军入境之前的事。”

  “哼!”曼陀从龙椅上跳下来,来到穆素面前,死死地盯着他的眼睛:“听说你们早早就把订金交了,只求汉人快点交货。嘿嘿,你们就那么急着和我们突厥人作对么?”

  穆素忙道:“购买兵刃甲胄乃是为了自卫之用,我栗末人绝无和贵国大军作对的意思。”

  “哼哼哼!”曼陀闭着嘴发出一阵低笑,宛若野狼扑食前所发出的低声咆哮。即使是心智坚强的渤海丞相穆素也由头到脚感到了一股铺天盖地的寒意。

  曼陀笑着将穆素鬓角的一个发辫捻在手里,用力一甩,甩到他的身后,冷然道:“现在你们渤海已经被我突厥神兵占了,可是大唐朝却仍然对你们念念不忘啊!他们居然派出最精锐的大唐镖队,山长水远地护送着他们特意为你们打造的一套盔甲朝这里赶来。”

  “大唐还没有忘了我们。”穆素虽然竭力压抑,但是眼中仍然掩不住一丝兴奋激动之色,他偷眼朝着太后望去,只看到太后激动地热泪盈眶,将大柞荣紧紧抱住。

  曼陀看到他们的眼神,脸上立刻笼罩了一层狞恶肃杀的煞气,冷冷地接着说:“听说,这套盔甲的价值竟然在那五千副盔甲和一万副刀盾之上,实在是价值连城的宝物。大唐朝这么器重你们,你们真应该高兴才对。”

  穆素和太后互望一眼,都知道大事不好,却又不知如何解救。

  穆素沉声道:“三王子,我三万族人此时正在汉人边关为突厥大军效力,请阁下三思。”

  “好!好!”曼陀仰天大笑,洪声道:“居然轮到我堂堂突厥第一勇士曼陀三思了。那我就要好好想一想。”

  他回过头,看了太后一眼,沉声道:“不过有的时候,我的脑子真的是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不如给我提个醒吧?”

  穆素挺胸道:“若我的族人知道王子虐待渤海子弟,他们恐怕不会这么用心地为贵国效力了。”

  曼陀嘿嘿狞笑一声,摇了摇头,道:“这个醒提得实在不好。”

  他高高扬起左手,打了一个响指,尖锐的声响刺耳地在大殿中回荡。

  守候在广场上的突厥壮汉同时挥舞起雪亮的长刀,朝着那些跪地不起的太监宫女疯狂地砍去。

  惨呼声此起彼伏,大股大股的鲜血涂满了整个天空。一颗颗失去凭借的人头无助地落在地上,顺着汉白玉铺成的台阶朝下滚去,黑红色的鲜血深深地印在大殿广场之上。

  看着殿外修罗地狱般恐怖残忍的场面,渤海国太后双眼一翻,直挺挺地昏了过去。穆素目眦尽裂,双目冒火地怒视着曼陀,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

  曼陀快步来到大殿的门口,迎着吹进殿内参杂着浓重血腥气味的长风,深深吸了一口气,畅然道:“这才是我曼陀最喜爱的味道。”

  而后,他仰起头,狂笑一声,转回身道:“暗通唐朝的下场,如今你知道了?”缓缓踱步来到穆素身边,在其耳边轻声道:“你最好盼着那些大唐镖师快点到渤海。因为从今天起,我每天都要杀死一千个渤海人,直到这群不知死活的蠢材被我扒皮抽筋,千刀万剐为止。你放心,那三万渤海子弟的家属,我会好好留着他们。”

  “你这个禽兽!”穆素破口骂道。

  “哈哈哈哈哈!”曼陀仰天大笑,道:“明天我杀人,就不会这般快法,今天这一千人,算他们走运。”

  看着穆素悲愤莫名的表情,他止住笑声,冷然道:“你要怪,就去怪大唐对你们实在太错爱了。”说完,率领着手下,大踏步走出了大殿。

  ※※※

  栗末人城外的突厥军大营中,无数攻城器械已经陆续建造完毕。

  栗末第一巧匠黄玄忠将建造清单交到曼陀手中,然后伏地而跪:“哼哼!”

  曼陀看着清单,极为满意,道:“黄玄忠,干得好,这批器械足够攻下长安城。”

  黄玄忠伏地道:“回三殿下,这些器械攻打长安也只是先期的投入,长安乃是天下坚城,无论赶制多少攻城器械,都不能保证一定能攻下。”

  曼陀不耐烦地说:“这些我知道,放心,这些宝贝儿我会像伺候爹娘一样伺候它们,让它们安抵长安,交给联军兄弟。不过你的事还没有完,这一路上,少不得你给我们沿途继续打造攻城工具。来人!”

  两个身材魁梧的壮汉来到他面前躬身施礼。

  曼陀一挥手,道:“带他下去,好好伺候着,不可怠慢。”

  看着黄玄忠颇不情愿地被人带走,曼陀脸上露出一丝嘲弄的神色,回头问道:“普阿蛮和铁镰兄弟来了么?”

  他身边的副将罗朴罕躬身道:“回三殿下,普阿蛮大哥如今被调到二殿下身边效力,铁镰兄弟正在赶来。阿蛮大哥听说三殿下要人,已经召集了屠南队的精英赶来。而且,锦绣公主殿下已经派来了在塞外秘密训练多年的火焰教精锐赶来,他们将会协助我们一起剿灭北上的大唐镖队。”

  “噢?天魔紫师的精锐也来了。”曼陀一阵兴奋:“如此看来,我再也不必为此事担忧了。”

  ※※※

  夜色渐渐笼罩在恒州城的上空,姜重威就着刺史府昏黄的烛光看着多年前窦公遗赠给他的兵书。

  那是窦公精研了骑兵要诀之后所写下的长达万余字的心得。

  在二十年前,窦公就已经开始想要建立一支像突厥铁骑一般威猛轻灵的轻骑兵部队。但是,就在他紧锣密鼓地筹措的时候,他的大军就已经被李世民的黑甲精骑打得全军溃败。

  如今,自己麾下终于有了一支窦公梦想中的骑兵部队,但是,窦公已经不在人间了。

  姜重威看着这本兵书,就仿佛看到了窦公凝望着他的深邃而慈祥的眼神,心情也平静了很多。

  就在这时,一个黑色的人影从窗外一跃而入,浑身蚕丝织就的夜行衣在烛光下闪烁着明灭变化的诡异光芒。

  “你终于来了。”姜重威放下兵书,抬起头看着来人。

  这个人大马金刀地在他面前一坐,将蒙面的黑巾摘下,却是一个青面长须,双目如电的中年汉子。

  他看了看姜重威,冷笑一声,道:“老姜,这些年你锦衣玉食,混得不错嘛!”

  姜重威苦笑一声,道:“小龙,你不必嘲弄于我。当初兵败,你率军出塞,我率军降唐,都没什么光彩。”

  小龙眼中闪过一丝厉芒,急声道:“老姜,窦公和刘帅死得这般惨法,难道你就能够忍受杀死他们的凶手如此逍遥自在?”

  姜重威长叹一声,道:“我何尝不想早日杀死李世民、李渊,还有那个该千刀万剐的诸葛德威?但是,他们对我防范极严,我就算想要下手,也找不到机会。”

  小龙面泛喜色,凑前一点,道:“老姜,你不必担忧,十数日之内,就会有天军到来,希望你可以率军倒戈,与联军一起突袭大唐诸州,围攻长安。破城之时,李世民、李渊和诸葛德威定会是我们的囊中之物。”

  “天军?”姜重威脸现疑惑之色:“什么兵马如此厉害?”

  小龙含笑不语。

  半晌之后,姜重威猛的站起,勃然大怒:“小龙,难道你要引突厥军马攻击大唐?”

  小龙抬头看他一眼,冷然道:“有何不可?这天下本来就是李世民那小儿从我等手中窃走的,我们如今只不过把它夺回来。”

  姜重威大踏步来到小龙面前,恨声道:“难怪大唐强加在刘帅身上的罪状中,有私通突厥,引兵犯境的罪名。原来你真的归附了突厥,还想要引突厥的兵马祸害咱们汉人的江山。”

  小龙轰地一声站起身,怒道:“姓姜的,刚做了几年大唐的官,就把你过糊涂了。引兵犯境的事,他李世民没干过?当初他们父子向突厥称臣,比这更过分的事不知道做了多少。那薛举父子要不是突厥人从背后暗算,又怎会败亡得如此之快?”

  姜重威奋力的摇摇头,道:“如今四海升平,和那时候根本不同了。老百姓才过上安生日子,我们如果此时引突厥兵犯境,便成了千古罪人,连带也丢尽了九泉之下窦公和刘帅的脸面。我姜重威宁可永远不去报仇,也不愿和突厥人为伍。”

  小龙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道:“好,道不同不相为谋。要不是看在你手下三千河北子弟兵精锐无双,我真不用费这个力气。你好自为之吧!”

  姜重威眼中精光一闪,点点头道:“那你慢走,我不送了。”

  小龙阴戾地看了看他,转回身一个飞跃,就要从来时的窗口窜出去。然而,就在他将出未出的一瞬间,他忽然双脚猛的一踩窗台,身子弹簧般反射回来,两把匕首闪电般出现在他的手中,令人颤栗的杀气一瞬间布满了整个房间。

  姜重威的双手往桌台下一探,那坚固的桌台猛的从中炸开,两把阔背刀落在他的手上,只一个十字横门,就将小龙的双匕挡在外门。

  “好啊,老小子,果然学机灵了。”小龙狞笑着说。

  “就知道你会出手。”姜重威怒道。

  二人刀来匕往,大战了数个回合,小龙身子一矮,从姜重威划空而来的双刀之下闪到他的腋底,双匕一攻咽喉,一攻小腹。

  姜重威的阔背刀挡不住近身攻击,知道不好,身子急退,同时扬声大叫:“来人,有刺客!”

  但是小龙乃是近身狙击的行家,身子行云流水般地揉身而上,双匕依样刺向姜重威的咽喉和小腹。

  姜重威猛的扭身跃起,让过咽喉要害,但是小龙的右手匕正中他的大腿外侧。姜重威一声惨呼,摔倒在地。

  小龙正要对着姜重威的咽喉再补一刀,数个刺史府的亲卫闻声赶到,看到姜重威遇险,立刻狂呼着扑将上来。

  小龙的匕首一探,杀死了一个攻得最近的亲卫,此时另一名亲卫长枪舞一个枪花,分身便刺。小龙冷笑一声,左手匕脱手飞出,端端正正扎在这名亲卫的咽喉。

  这时候,两名持刀亲卫将双刀舞成一团银光,奋不顾身地冲杀上来。小龙身子一个旱地拔葱,高高跃起,右手匕一个手挥五弦,在二人的咽喉上分别抹了一刀。

  当他落地的时候,这两个亲卫已经狂喷鲜血,倒地身亡。他刚舒一口气,姜重威的阔背双刀滚地而来,刀光涌动之间,他的双腿离身而去。他惨嚎一声,双手按地,想要腾跃而起。

  姜重威左手刀奋力撑住地面,将身子高高探起,右手反手握刀,狠狠一刀戳下去,钉在了小龙的小腹之上,一彪鲜血窜起数尺之高。

  小龙狠狠吐出一口鲜血,盯着姜重威的眼睛,沉声道:“我今日若不能活着回去,那些突厥人的内应就会入京城密告你意图弑主的罪状。姜重威,我在下面等你,呸!”他再吐出一口鲜血,终于气绝身亡。

  屋子之内,无声无息地躺着五具全无生气的尸体,姜重威拖着伤腿,靠在墙上,苦笑一声,没有说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