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携酒闯山

大唐行镖 金寻者 3681 2003.04.22 21:37

    彭无望在华府的大厅之中酣睡了片刻,忽然坐了起来。他怔怔地看了看空空荡荡的厅堂,渐渐回忆起了刚才的梦境。那是青州山上牧童儿曾经唱过的山歌。在他很小很小的时候,他和四弟在山上游玩时结交的游伴唱的山歌。非常的单纯动听,悠扬悦耳。他也梦到过江南的风景。那时,自己十二岁,二哥带他到杭州去玩,曾经听到采莲的姑娘们的歌声,温柔婉约,令人陶醉。那时自己一无所成,但是却无忧无虑。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些回忆已经被他深藏心中,不再提起。

  金百霸,越女宫,青凤堂,蜀山寨!这些名字,却成了他无时或忘的心事。“我不喜欢这样的生活。”彭无望的心中一阵烦闷。他站起身,环顾了四周一眼,突然大声道:“我要杀了金百霸,挑了越女宫,灭了青凤堂,踏平蜀山寨!我彭无望要让这些名字永远消失!”他仰起头,得意地大笑了起来,龙吟般的长笑之声传出数里,透出一丝恐怖摄人的决心。

  他的身旁,彭无惧正在呼呼大睡。他立刻用力摇了摇无惧的身子,大声道:“无惧醒来,无惧醒来!”

  彭无惧喝得烂醉,哪里还起得了身。彭无望叹了口气,从他的腰上解下一把长刀,配在身上,又把自己的身上师傅赐予的长刀配在左腰,摸了摸怀中,鸳鸯单刀还在。他满意地点了点头,摇摇晃晃地走进华府的客厢。

  “可有飞虎镖局的人醒着。”彭无望对着厢房大声喊道。

  一个刚从茅房出来的大汉来到他的身边,粗声粗气地说:“少镖头,你要找人使用?”彭无望醉眼惺忪地看了他一眼:“你是谁?”那个彪形大汉憨厚地笑了笑,说:“少镖头,我是镖师侯在春。”彭无望摇摇晃晃地点点头,说:“好,你是铜虎侯在春。我知道,我知道。”侯在春看了看他的脸,关切地问:“少镖头,你醉了?”“侯兄,”彭无望揽住侯在春的肩膀,“我们飞虎镖局待你如何?”侯在春立刻正色道:“恩同再造。”彭无望点了点头,又说:“那,司徒伯待你如何?”侯在春一听到这句话,眼泪立刻盈满眼眶:“司徒大伯对我有三次活命之恩,在春粉身难报。”

  彭无望嘿嘿笑了两声,道:“如此,你可愿意和我一同上巴山为司徒伯报仇,为飞虎镖局雪耻?”侯在春大喜,立刻道:“少镖头说的哪里话来,我侯在春在华府钟日夜苦练,天天盼望杀上巴山报仇,盼得颈子都长了,哪里还有不愿意的。”

  彭无望大为满意,道:“好,今夜我要单身血洗巴山,可有一样,我初到巴蜀,路途不熟,需要有人领路,你可愿往?”

  侯在春惊道:“少镖头要一个人去?”

  彭无望道:“不错,怕了?”

  侯在春是一个血性汉子,最怕人家说他胆怯,他忙说:“少镖头说笑了,我侯在春岂是怕死之人,只要你一声令下,我就算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好,”彭无望大声道,“你多准备火油烈酒,抗上咱们镖局的大旗,带我去巴山。”

  “好嘞!”侯在春也不多想,立刻前去准备,不多时,烈酒火油各准备了三大坛,用一个扁担挑了抗在左肩,右手举着一面绣着飞虎标志的镖局大旗。

  彭无望举手抢过扁担,道:“你什么也不用想,掌好镖旗,给我带路就是。”侯在春不敢猜测彭无望的想法,一心一意地掌起镖旗,大踏步向着巴山走去。

  一路上不必细表,只说侯在春带着彭无望一路上健步如飞,不到四更已经到了蜀山寨的寨门之前。蜀山寨寨门高达数丈,门上设有刁斗,上有弓箭好手把守。门前站满了手握快刀长矛精悍寨众。左右还有巡营僚哨的寨中网罗的黑道好手,吴天宏还在门前派了几员大梁朝的得力将领把守,可谓刁斗森严。

  彭无望走到寨门跟前,上上下下打量了蜀山寨大门一番,仰天笑道:“好一个蜀山大寨,柴木高耸,正好用来点火取暖。”侯在春望到蜀山寨大门本来心胆正寒,此时听到彭无望的嘲讽之语,恐惧顿消,心中豪气横生,对这位少镖头的胆识从心底敬佩起来。

  寨门前的哨兵早就发现了醉得摇摇晃晃的彭无望,再听到彭无望的大笑,一个个不怒反惊。原来,蜀山寨名成数十年,威震巴蜀,仇家众多,但从来没有一个人胆敢孤身一个从正门来骂阵的。众人都想,此人不是个疯子,就是有惊天动地的艺业。

  其中一个头目越众而出,点指骂道:“哪里来的疯汉,竟到蜀山寨门前撒野,敢情是活得不耐烦了?”

  彭无望冷冷地哧了一声,转头对侯在春道:“在春,喝道。”

  侯在春愣了一下。喝道本来是行镖者在镖路上一边大声喊着自己镖局的名字,一边驱车赶路,意在让三山五岳的绿林好汉知道这通镖为本镖局所保,相好的,识相的则快快闪开,不要徒惹死伤。用在此处,不伦不类,甚是不妥。

  但是侯在春是个实心眼的汉子,既然镖头吩咐,他立刻冲到彭无望身前,提起嗓子,大声喝道:“飞虎——,威扬————。”侯在春本为趟子手出身,积功而升为镖师,曾经干过三年的喝道手,声音嘹亮无比,在这寂静的夜里,这一句飞虎威扬声传数里,在巴山群岭中引起阵阵声势惊人的回声。

  守寨门的众蜀山寨兵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古怪的场面,统统被侯在春的这一声喝道喊得愣住了,完全不知道如何应变。

  彭无望非常满意,大笑了数声,扛着装着火油烈酒的扁担,慢悠悠走到侯在春身边,道:“在下飞虎镖局彭无望,今日上山讨一笔血债,顺我者生,逆我者亡,你们快快逃命去吧。”

  此时守在寨门口的几员梁朝大将都笑了起来,其中一人大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飞虎镖局的杂碎,饮多了几杯,在这里撒开了酒疯。”另一个大将也狂笑着对彭无望道:“呔,兀那小子,睁开你的狗眼看看,我蜀山寨兵多将广,凭你一个,想讨血债,哈哈哈哈,你还是快快回家多吃些娘奶再来。”这一句话更引得所有寨门前的哨兵一起大笑了起来。

  侯在春见到少镖头受辱,便要上前拼命,被彭无望一把扯到了身后,只见彭无望脸上仍然挂着冷笑,大声道:“人道蜀山寨兵雄将勇,高手如云,我今看来,全是一些长鼻尖耳,伏案待宰的猪猡鼠辈,真真可笑。”言罢仰天大笑,一口真气以佛门狮子喉的心法喷涌而出,将这笑声带出十里,犹如数百面铜锣大鼓在蜀山寨众人耳际同时敲响。

  守寨的诸人功力差的立刻惨呼着躺倒在地,来回打滚,大股大股的鲜血从耳鼻之中汩汩留下,不多时就昏厥的过去。

  “是少林狮子吼,大家快攻!”一员守寨的黑道高手惊呼一声,率领着几十个巡营高手呼啸着扑了上来。彭无望厉喝一声,身子旋风般打了个转,肩挑的扁担里三坛烈酒,三坛火油旋风一般射向诸人。那些黑道名家哪会在意,拳打脚踢,一坛烈酒,一坛火油当场被打碎,湿淋淋地泼溅了众人一身,而另外四坛则被彭无望以特殊手法扔到了寨门前,摔得粉碎,油滴酒液四外飞溅。

  彭无望随手扔了扁担,“铮”地一声抽出了双刀,道:“在春,火褶子!”侯在春条件反射般取出火褶子,迎风一摇,抖手丢了出去。一股火星子飞入冲过来的众黑道高手的人群之中,有人想要出掌去挡,只听“蓬”地一声,这个人的手掌首先被点燃,接着寨门之前瞬间化为一片火海。

  威风不可一世的蜀山寨转眼变为修罗地狱,无数满身披着血红火焰的寨兵惨嚎着来回打滚,有些人被烟熏昏在地,不多时便被活活烧死,有些人被四外的火焰吓得魂飞魄散,举刀乱斩,砍死了不少自己同伴。更有些人不住拍打身上的火苗子,退得远远的不敢上前。

  彭无望被十几个没有被焚的黑道好手围住,他双手同使“横江刀法”,左冲右突,上砍下劈,两把长刀化为两条身披银焰的蛟龙上下翻滚,将这十几个人全部裹在了刀影之中。过不多时,一个手舞三节棍的高手,左手被一刀削飞,三节棍断为数节,惨呼着滚倒在地。接着,彭无望一刀斩向一位使鬼头刀的高手面门。此人鬼头刀上撩封招,身子往左边一缩。彭无望刀一抬,轻轻巧巧打了个盘旋,自左向右,横扫了过来。这人哪里想到彭无望变招如此快捷,已经来不及抵挡,惨呼一声,一只右手,一颗头颅,同时被砍了下来,鲜血横标了出去,溅了周围同伴一身。众人心胆俱裂,诸般兵刃发了疯一般舞动,章法渐渐混乱。彭无望战不多时,身子腾空而起,刀中夹脚,以弹腿功夫踢中三人。这三人身子直挺挺向后倒飞而出,米袋一般重重落在地上,眼见是不活了。一个黑道高手狂吼一声,开山大斧泼风般劈向彭无望面门。彭无望长刀疾伸,后发先致,重重劈在此人顶门之上。这人惨叫一声,跪倒在地,砍出去的大斧收势不及,剁在了大腿之上,鲜血飞溅。

  众人之中,一个气力最勇的胖大和尚,手舞一对戒刀,挽起斗大的刀花,围着彭无望发了疯一般,横砍竖劈,勇猛异常。彭无望怒目圆瞪,对着这个和尚大喝一声:“呔!”,一口佛门罡气狂涌而出,重重撞在这和尚的面门之上,这和尚七窍流血,竟然被活活震死。围攻彭无望的诸位高手看到武功最强横的活人屠铁和尚竟然被彭无望一声震死,全都吓得心寒胆裂,其中一个胆子被吓破,脸色变得铁青,竟被活活吓死。剩下的好手又战了几合,被彭无望砍瓜切菜般连杀数人,最后的几个胆气全消,抱头鼠窜。彭无望也不追赶,只是得意地仰天狂笑,笑声中充满了煞气。

  身后的侯在春直到此时才回过味来,狂喜地挥舞着飞虎镖旗大叫:“好啊,少镖头威震蜀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