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一章 吸血成冤

大唐行镖 金寻者 5162 2003.08.31 13:01

    彭无望这一病,竟在床榻上躺了三天。这三天里,江湖上风云变幻,出了一连串的惊天大事。

  首先是十三神兵令已经有了下落,大雪山的几名高手无意中在一处古墓里发现了似乎埋藏了百余年的第七第九和第十三枚神兵令。他们大喜过望,立刻加紧寻访其他神兵令的下落。谁知道他们获得神兵令的消息不知如何被泄露了出去。神龙帮,江南霹雳堂,湘西排教,巴山剑派等门派纷纷出动,或巧取,或豪夺,引发一场血雨腥风的大火拼。几派高手死伤累计不下五十人,普通帮众子弟更是死伤上千人。而名列七大世家的苏州虎丘庄鱼家,河南登州丹崖山庄孟家,山南归襄燕子垭飞燕山庄乔家,梁州南湖山庄慕容家,巴蜀海南宋家,关中长安六艺堂梅家,淮南太湖山庄欧阳世家都有人或无意或有意地获得了一到两枚神兵令,更将这些本来只是暗中窥伺,意图染指战神天兵的武林世家身不由己地卷入了这场争夺神兵令的大风暴中。这些世家或暗中图谋,或公然抢夺,围绕着其他家族所拥有的神兵令发动着一场又一场大规模的争斗。

  令人感到乱上加乱的是,天下第一录的风波仍然方兴未艾,那些侥幸没有卷入神兵令风波的武林中特立独行的高手,为了争名,仍然在围绕着排名榜互相厮杀。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这些闯荡江湖的汉子,谁也不服谁,争斗之下,结了无数冤仇。

  为了平息天下第一录事件,方梦菁毅然挺身而出,在武林七公子主持的江湖大会上,公开宣布取消天下第一录武人榜,从此天下第一录上只会收录那些在杂家百艺上有所作为的著名艺人,而武功和兵器,将再也不会有人评说。

  这件事在江湖上引起轩然大波。很多身登天下第一录的高手虽然烦恼于不住有人寻衅滋事,但是也暗地里沾沾自喜。如今一听说天下第一录被撤销了,只感到宛如高台上失脚,扬子江心翻船,心里不快到了极点。而方梦菁也因洛u麂?b江湖上骂名四起,不复往日受人尊敬的鼎盛名声。

  唯一令人庆幸的事,为了天下第一录而争斗的行为,从刚开始时候的理所应当,变成了现在的无聊之举,再也没有人愿意干了。这使得宛如沸水一般的大唐江湖安静了不少。

  承受着众人责难的方梦菁仍然一幅泰然自若的样子,积极地筹划着对付青凤堂主的行动。

  彭无望终于能从床榻之上站起身来了。他意适神舒地伸了个懒腰,活动了活动筋骨,只感到周身百胲无不舒服畅快。他暗地里为替他医治伤势的贾扁鹊双挑大指,赞道︰‘贾大夫果然厉害,竟将我千疮百孔的身子调理得这般舒泰。’

  这时,贾扁鹊手里端着一个盛满药水的铜盆,推门进来,看到他已经下了床,不由得一惊︰‘彭少侠,你怎么下床来了。’

  彭无望朗然一笑,道︰‘有劳贾大夫担心,我已经完全没事儿了,所以准备下床活动活动。这些日子在床上躺得太久,身子快要锈住了。’

  贾扁鹊眼神中寒光一闪,冷然道︰‘那也好,我来给你把把脉,如果脉象平和,我也就放心了。’

  ‘也好,也好!’彭无望连声道,‘贾大夫既然如此尽责,我也不便推辞。’贾扁鹊点了点头,将铜盆放下,道︰‘你先等一下,我去去就回。’说完她一转头,推开门快步走了出去。彭无望有些奇怪,不知道这个贾大夫为什么突然出去。但是转念一想︰思雪曾经说过,她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传奇人物,行事不依法度,想来是这样的。如此一想,也就释然,重新坐到床上,耐心等候。

  贾扁鹊过了一炷香时间才回来,刚一进门就把大门牢牢拴上。彭无望奇道︰‘贾大夫,-洛un将门闩上?’

  贾扁鹊冷然一笑,道︰‘因为我把脉最忌有人打搅。’

  ‘噢!’彭无望点了点头,心里想︰思雪说得没错,果然是个怪人。

  贾扁鹊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个精神抖擞的少年,心中暗暗惊奇千年血星的鲜血所拥有的神奇功效。一个浑身是伤,奄奄一息达五天的人,竟然在醒来后的短短四天之内完好如初,如果不是他身上宛如斑纹一样的六十余条疤痕,不知情的人根本不会知道他曾经在鬼门关上走过一回。

  ‘果然是世间难得的宝物。’贾扁鹊的眼中闪烁出一种飘忽不定的神采。彭无望的身子没来由的一阵发凉,心里不由得惴惴不安︰不会吧,难道有杀气。他看了看贾扁鹊,娇小玲珑的身材,纤弱单薄的肩膀,美艳动人的面容,怎么看都不象是一个要取人性命的凶手。

  ‘不会的。’彭无望想道,‘应该是我太过敏,她要杀我,就不会那么尽心地救我性命了。’想到这儿,他心里头坦然了下来,用力甩甩头,将那些不愉快的念头抛开。

  这时,贾扁鹊已经伸出手来,缓缓道︰‘来,让我给你把脉。’彭无望感到身子越来越冷,禁不住抖了一下。

  ‘你怎么了?’贾扁鹊不解地问。

  ‘没有,没什么。’彭无望忙说,将手递给她。

  贾扁鹊小心翼翼地扣住他的手腕,冷然的脸上忽然露出诡异的笑容,她忽然手指一翻,扣住彭无望的脉门,左手玉蝶般飞出,激点彭无望身上数处大穴。彭无望大急,厉喝道︰‘你干什么?’贾扁鹊冷笑一声,左指激伸,点了他的哑穴。

  制住彭无望后,贾扁鹊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忐忑不安的心绪,然后素手抓住彭无望左手的衣袖,猛地一扯,将他的衣袖扯烂,露出他筋骨交结,强健有力的臂膀。

  彭无望口不能言,看到贾扁鹊的动作心中暗暗叫苦,付道︰‘难道让我遇到了下五门那些专门倒采花的女淫贼。我人虽不俊,但是胜在身子够结实,想不到被这个乔装成名医的女贼看上。’

  贾扁鹊右手捏住彭无望的脉门,左手在彭无望的手肘上一托,将他的手臂伸直。接着她忽然张开嘴,露出一口莹白如玉的牙齿,向着彭无望的脉门咬去。

  ‘吸血僵尸!’彭无望大惊失色,他抬起头瞪视着贾扁鹊,用力一吸鼻子,果然闻到一股隐隐约约的尸臭。

  ‘难怪她要带这么多的香囊。’彭无望看了看贾扁鹊腰畔大大小小的香囊,暗道,‘原来是要掩饰自己身上发出来的尸臭。’想到这里,他只感到一阵晕眩,定楮一看,才发现贾扁鹊已经开始大口大口地吸他身上的鲜血。

  ‘想不到我彭无望死在吸血僵尸手中。’彭无望心中暗叹,奋力凝聚残留在四肢百胲中仅有的一点点内力,默运师门绝技截脉解穴法,想要冲开穴道。

  就在这个生死关头,一条长鞭从窗外飞来,一声巨响,两扇窗子被一股巨力撞成碎片,长鞭势如破竹地来到贾扁鹊的面前。贾扁鹊来不及吸血,身子一闪,躲开长鞭的袭击,左手猛然抓起彭无望挡在面前,右手拔出一柄匕首抵在他的咽喉。

  红思雪火红的身影如一阵红色的龙卷风飞扑进来,手中鞭中剑风驰电掣地袭向贾扁鹊的咽喉。

  ‘别动!’贾扁鹊大喝道,‘你不要他的命了。’

  红思雪心中一颤,连忙一抖手,收回了鞭中剑,厉喝道︰‘我刚才看康鬼鬼祟祟地支开旁人,又将义兄大门反锁,就感到有些不妙,原来赖真的心怀不轨。’

  贾扁鹊冷笑一声,道︰‘’倒真有心思,现在彭无望在我手中,-待怎样?’

  红思雪忙道︰‘’只要放下义兄,我就放菲生路,否则我必定将浆锉骨扬灰。’

  贾扁鹊悠然一笑,道︰‘好,你只要自点穴道,放下鞭剑,我就离开。否则我就和彭无望同归于尽。’

  ‘好!’红思雪大声道,说着扔下鞭剑,抖手就要自点穴道。

  此时彭无望猛然大喝一声,左肘一抬,撞在贾扁鹊下巴上,贾扁鹊一声惨叫,仰头栽倒。彭无望右手一把打开贾扁鹊威胁他的匕首,左腿倒踢向贾扁鹊的膝盖。贾扁鹊哪里想到彭无望竟然在不到半盏茶的时间里就能够解开自己的封穴,措手不及,被他一脚踹在大腿上,身子前倾栽倒,以一个无比狼狈的姿势趴在地上。彭无望大喝一声,骑在贾扁鹊腰身之上,用力按住她的双手,急叫道︰‘思雪,快,叫人找桃木棍去。’

  ‘桃木棍?’红思雪不知所措地从地上捡起鞭剑,茫然道。

  ‘快去,难道盗还看不出吗?这是个僵尸!’彭无望大声吼道。

  ‘我不是僵尸,放开我,非礼!非礼啊!’贾扁鹊放声大叫。

  这一吵闹,几乎将所有人都惊动了,彭无望养病的房间被武林七公子,方梦菁,红天侠,左连山,和洛家家仆妇孺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

  ‘出什么事了?彭兄?’方梦菁分开人群走进房间,看到屋内的景象疑惑地问。

  ‘方姑娘,你请来的这个女大夫是僵尸。’彭无望用力按住拼命挣扎的贾扁鹊,大声道。

  ‘这里面一定有误会。彭兄,请先放开她。’方梦菁忙道。

  彭无望对方梦菁一向十分尊敬,听她这么说,马上放开了贾扁鹊,站到红思雪身边。红思雪一把抓住他被咬伤的手臂,心痛地从怀中取出金创药,为他敷上。

  贾扁鹊费了好久才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用手揉着下巴,阴冷着脸不说话。

  ‘到底出了什么事?’红天侠问道。

  红思雪大声道︰‘爹爹,那个贾扁鹊她竟然吸义兄的血。’众人这才看到彭无望手上清晰的牙痕,不禁悚然动容。

  这时,郑担山和厉寒罡纷纷说道︰‘我就知道贾扁鹊不是什么好人。’‘果然是毒仙子,我开始还真以为是江湖人士杜撰出来的。’其他人也纷纷皱眉,对此深为不解。

  方梦菁朗声道︰‘我相信贾姑娘如此作为一定有她的苦衷,我想要听听她的解释。’

  围观的众人都一阵喧哗︰事实俱在,根本没什么可解释的。

  连结巴的萧烈痕都支支吾吾地说︰‘没......没什么可......解释的,她要杀人攫......攫......命!’

  贾扁鹊傲然一仰头,对众人的指责不予理睬。

  方梦菁来到她的面前,柔声道︰‘贾妹妹,-到底为什么要吸彭大哥的鲜血?我相信衅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还请庆说明一下,好让我们释怀。’

  贾扁鹊冷冷看了一眼彭无望,道︰‘没什么可解释的。我就是要吸他的血。’

  红思雪忽然想起,大声道︰‘我知道了,她曾经提起我义兄因为吸了千年血星蛟的鲜血,所以体内鲜血已经有了活死人,肉白骨的奇效,她一定起了觊觎之心。’

  众人听到此话都恍然大悟,人人冷眼观看贾扁鹊,无不心存鄙视。

  ‘不是,不是!’彭无望忽然说道,‘大家不要被她的外表骗了,她其实是个僵尸,僵尸当然要吸血。’

  ‘胡说!’贾扁鹊怒道,‘我才不是僵尸。’

  ‘’还不认?’彭无望得意地说,‘’骗不过我的鼻子,-身上根本就有尸臭。’听到此话,所有围观的人都感到从头到脚起了一阵深深的寒意,连胆气粗豪的红天侠和左连山都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

  贾扁鹊听到彭无望这句话,眼圈一红,鼻子一翘,哽咽着哭了出来,再也不愿意说一句话。

  ‘怎么办?’众人都开始头疼如何处置贾扁鹊的问题。

  ‘彭兄,请借一步说话。’方梦菁一拉彭无望的衣角。

  ‘噢。’彭无望点了点头,和她走到一旁。

  ‘彭大哥,贾妹妹身上的尸臭,其来有因,绝非因洛uo是僵尸。’方梦菁低声道。

  ‘原闻其详?’彭无望好奇地问。

  ‘贾妹妹为了钻研一些稀有的病例,经常解剖一些得了重病横死的病人尸体,以检查他们真正的致死原因。因为长年累月和尸体为伍,所以身上常常带有尸臭。也正是因洛uo有如此坚定而执拗的意志钻研医术,所以她才能够在小小年纪就有了如此惊人的成就,她手下活人无数,也是基于此理。’

  彭无望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彭大哥,贾妹妹为了避免惊世骇俗,刻意隐瞒解剖尸体的行为,更在身上挂了很多香囊以掩盖尸臭。你一句话就揭了她的短,让她十分伤心。’方梦菁又道。

  ‘可是,我也是急的。?可知道,她要杀我。’彭无望急道。

  ‘我相信她一定有自己的原因,而且她只是吸血,并非攫命,还请你给我一些时间,让我问个清楚。’方梦菁低声道。

  ‘我怕把她放出,她会再爆起伤人。’彭无望挠着头道。

  ‘绝对不会,你可知道,贾妹妹平生从未妄杀一人。’方梦菁道。

  彭无望长长舒了一口气,道︰‘好,就由邮解决。’

  方梦菁来到贾扁鹊身边,轻声道︰‘贾妹妹,别去管他们,-和我走吧。’贾扁鹊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只是微微点点头,和她走了出去。

  众人一阵大哗,郑担山道︰‘三弟,就这么让她走了?’厉寒罡道︰‘就是,起码把她送去衙门也好。’

  彭无望忙说︰‘各位,她毕竟救过我的性命,况且只是几口鲜血,也没什么,呆一会儿咱们大鱼大肉补回来就是了。’

  此话一出,众人哄堂大笑。左连山,红天侠,华不凡和郑担山轰笑着围住彭无望,几个人有说有笑地走出门去,准备大肆庆祝彭无望伤势痊愈。红思雪苦笑着看着他们的背影,只好跟在彭无望身后也走了。只剩下洛家诸君,厉寒罡,岳堂威,郑绝尘,连锋和萧烈痕等人面面相觑,惊讶于彭无望的洒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