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七章 神兵合一

大唐行镖 金寻者 2829 2003.11.30 13:23

    苏州虎丘,吴中第一名胜,自吴越开国,时至今日已有千年,除了那江南秀丽婉约的景致,还浸透著千年来兴衰更替的沧桑和神秘。

  世人曾赞虎丘有九宜--宜月、宜雪、宜雨、宜烟、宜春晓、宜夏、宜秋爽、宜落木、宜夕阳。

  此时的虎丘正值春晓时分,细雨连绵,曾经烂漫的满园春花缤纷散落,化为春泥,辗转留香。欣欣向荣的片片春树发出诱人的新绿,虽然在阴雨之中,仍然给人以蓬勃灿烂的生机。

  从虎丘千人石向北望去,有一个圆形的洞门,洞门之后,乃是虎丘最神秘的所在--剑池。

  鱼家山庄便建在剑池两畔高耸的悬崖之上,飞鱼摘星塘名为塘,实乃一个飞阁凌空而建的庄园,从庄园之上可以俯瞰南宽北窄形如宝剑的剑池。

  虎丘千年的神秘和倾倒人间的灵秀都集于此地。难怪三百年前的鱼家高手可以在此顿悟摘星剑法,以此一日之间折服几十位当时剑道高手,称雄武林。

  传说剑池下面乃是吴王阖闾的埋骨之所,而在他下葬的时候,曾经将“巨阙”“鱼肠”等三千把名剑作为陪葬,剑池之名,由此而来。

  而三百年前,鱼家高手威震天下,聚集在剑池之侧的剑道名家慑于其威,曾将随身佩剑解于此地。所以,此时的剑池之中,更多了无数曾经痛饮豪杰鲜血的绝世名剑。

  “飞鱼摘星,名剑风liu”,曾经倾倒过多少江湖儿女,而如今前辈们的风采安在,只得一抔黄土拱于南山坡上。

  站在剑池碧波之畔的鱼飞扬,只感到浑身的热血被深寒彻骨的池水一激,不但没有消退沉寂,反而更加沸腾了起来--何日能够重现鱼家当年的雄风?何日能够在江湖上重领风骚?

  鱼飞扬静静地端坐在剑池畔设立的简易凉棚之内,手不受控制地抚mo著腰畔佩戴的吞星剑,眼睛死死地盯著几丈之外,端端正正摆在锦绣公主面前的十三块妖眼般的神兵令。

  不只是他,六大世家的首领和几乎倾巢而出的精英高手,还有七大剑派、龙神帮、湘西排教、江南霹雳堂的所有最出名的高手和首脑,都目不转睛地盯著那张目前江湖中最受瞩目的魔物。就连闻名江湖,曾经和顾天涯决战而生还的龙神帮主庄行霸,以及黄河分舵最显赫的高手名家陆克忍都在其中。

  娴静地品味完鱼家庄丁献上的雨前龙井,风姿卓绝的锦绣公主用一种轻柔宛如春雨的话语问道:“各位,请看一看手中的藏宝图,然后可以对照就在此地的神兵令,真伪一眼可知。”

  周围响起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每个人都在翻弄著藏宝图,然后对照著拼在一起的神兵令,不住比较。

  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一种贪婪和饥渴的热望。跋山河和可战不约而同地低下头,他们不想让人看见自己眼中的不屑和轻蔑。

  “姑娘果然是信人。”宋万豪谨慎地收起藏宝图,拱手笑道。

  “战神天兵虽然诡异莫测,但是如果各位江湖英杰愿意齐心合力,未尝不能对付。阿锦这一次要靠各位鼎力相助,为我公孙氏历代先人寻回遗骨,令他们的英灵含笑九泉之下。”言罢,锦绣公主站起身,恭恭敬敬向著周围的中原武林英杰作了个万福。

  众人一起站起,躬身还礼,纷纷拍著胸脯,做出了保证,可是每个人心中都各怀鬼胎,琢磨著自己的如意算盘。

  “公孙姑娘,如果我们找到战神天兵,你将如何自处?”一直沉吟著不说话的龙神帮主庄行霸抬起脸,凝重地问道。

  他是一个筋骨虬结的雄壮老者,一张宛如大理石般沧桑的脸上从左眼角到右嘴横著一条惊人的剑痕。这道伤疤让他的鼻子和嘴都奇异地扭曲著,令他的整个面容透露出一丝诡异。

  “战神天兵乃是天下至凶之物,我公孙家为此付出了几十代人的辛酸热血,已经够了。我公孙锦在此立誓,绝不会碰战神天兵一个指头。如违此誓,天打雷轰,不得好死。”锦绣公主用一种断然决然的口气说。

  一闻此言,群雄不禁悚然动容。

  宋万豪微笑著说:“姑娘既然如此说,那是不会错的。”

  “你会对战神天兵无动于衷吗?”鱼飞扬的口气中仍然有一丝怀疑。

  “事到如今,说了也无妨。我不但对战神天兵毫无一丝企图,还奉劝各位三思而行。因为战神天兵除了对自己的真主俯首帖耳,对于其他想要将它据为己有的寻宝者绝不留情,必反噬其身,痛饮其鲜血而亡。所以,若是自问不是战神天兵真主者,请谨慎行事。”锦绣公主诚恳地说。

  群雄一阵喧哗。

  鱼飞扬冷然道:“公孙姑娘此举明智之极,孝心也令人敬佩。战神天兵的归属此时不必深究,到时候自有分晓。只希望这份地图没有错失,可令我们有机会瞻仰天下第一神兵的风采。”

  孟寒树朗声笑道:“这个江湖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如果能够见识到战神天兵,便是立时死了,也是甘愿。”

  他这一句话甚是不祥,江湖人刀头舔血,最重好意头,他的这番话令不少人深锁双眉,很不痛快。

  “这个地图绝无虚假,若是没有找到神兵,各位可以唯我是问。”锦绣公主品了一口龙井茶,慢条斯理、意适神舒地说:“我将和各位一同出发,由宋公子协助统合神兵盟的各位成员,同心协力共赴战神天兵的藏身处--莲花山。”

  当锦绣公主离开虎丘庄的时候,可战急道:“公主,刚才你怎么劝他们不去莲花山?如果他们真的胆小不去,那我们的计划不就泡汤了?”

  “可战、可战,”锦绣公主笑著摇了摇头:“你永远这么莽撞,不肯好好动脑筋想一想。这些武林中人各个自负得很,我越是劝他们不去,他们越忍不住,这就是所谓请将不如激将。汉人奸猾,如果我力邀他们前往,他们恐怕很容易就会怀疑我们的用心,到时候就糟了。”

  可战一拍脑袋,道:“公主好计谋,我想破脑袋也想不到。”

  跋山河叹道:“公主,以此阴谋手段袭击这些非官非兵的汉人又有何益?不如我和可战联手杀几个汉人的勇将,也许更加有用。”

  锦绣公主微微一笑,道:“山河天生的英雄,一定不愿意用阴谋诡计杀死这些汉人的豪杰,对吗?”

  跋山河脸色一红,默然无语。

  “我又何尝愿意用这些阴谋手段。但是,杀汉人武将将会暴露我们的大军意图和动向,而且不一定成功,反而有可能打草惊蛇。而这些江湖人物此时不仕官场,他们的生死官府也不会重视。”

  “如果将大唐王朝比作猛兽,这些江湖豪杰便是这个猛兽的骨骼。别看他们此时重利忘义、热衷声名,彼此内斗不休。如果大唐江山有难,他们将会是第一批反抗我突厥大军的战士,也会是反抗我军南侵的骨干。”

  “没有了他们,大唐王朝不过是没有骨骼的一滩死肉,只要我们一击而中敌军首脑,刚刚兴起的大唐江山将会在一夜之间于这个世上消亡。”锦绣公主坚定地说。

  跋山河喃喃地说:“不错,长安,嗯,长安。”

  “他奶奶的,只要陷了长安、杀了李世民,我们突厥人在南方就再无对手。”可战狞恶地说。

  “为了*的存亡,再阴狠的毒计我也不会吝啬使用。”锦绣公主断然道。

  “誓死追随公主。”可战和跋山河热血翻涌,一起下跪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