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天山剑神

大唐行镖 金寻者 9580 2003.04.22 21:28

    清风渡渡口中,赫然停着飞虎镖局早已经准备好的渡船,众镖众纷纷登上渡船,身背弓弩的镖众在甲板上站成一排,弯弓搭箭,严阵以待。几个武功较强的镖师聚在彭无惧的身边,随时准备接应彭无望。“四少爷,三少爷能不能活着回来?”夏彪问道。

  “混蛋,胡说什么,我三哥武功盖世,一定能够活着回来。”彭无惧恶狠狠地说。

  夏彪吓的不敢说话。另一个叫刘劲松的镖师,立刻附和彭无惧:“对对,三少爷连河北第一刀都不怕,何况。。。。。。”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只见远方一道白影一闪而至,眨眼间已经到了渡口。众人定睛一看,这个人面如冠玉,三缕长髯,凤目鹰鼻,眼神精华内敛,神完气足,恬静从容。他身高七尺,长袖迎风,头戴高冠,一把暗绿色的长剑斜跨在腰际,俨然一派飘然出尘的高士风范。

  “又来了一个!”彭无惧大惊道。

  “四少爷,我们怎么办?”刘劲松急道。

  “我们和他拼了吧!”夏彪厉声道。

  “也只有这样了!”彭无惧无可奈何地想道,随即,他大声道:“各位,今日飞虎镖局的成亡胜败在此一举,大家一定要奋勇向前。”

  众人纷纷应和,弓上弦,刀出鞘,拿桩做式,准备迎战。

  这时,那位配剑高人冷笑一声:“想不到,称霸长江黄河的龙神帮今日竟然会光顾这么一条小河!”

  “龙神帮!”镖局众人齐声惊呼。

  与此同时,在河湾的转角处,一艘巨舰冒了出来,舰分三层,船头铸成龙头形状,龙的一双长角直指前方。在最底层伸出左右各七十把巨桨,整齐而富有韵律地拨动水面,舰上升起一道侧帆,速度立刻骤增,飞快地来到飞虎镖局的渡船前。

  船上标枪般站着一名身着暗红色武士装的彪悍男子,左眼大如铜铃,右眼被黑罩子蒙着,显然是被人废了,他的右脸有一道四寸左右的伤疤,嘴角冷酷地上翘,显示出他对敌时必然冷酷残忍。

  这个男子正是龙神帮内最近风头最劲的黄河分堂堂主:流星震岳陆克忍。他的一手流星锤的功夫可称得上宇内无双。流星锤最轻的也有四五十斤,平常武师就算能将流星锤连续舞动,已经算是了不起的成就。如果要将流星锤舞成招数,那就得是一等一的好手。而要把沉重的流星锤舞得举重若轻的,更是顶尖高手。

  路克忍的双流星锤各重八十斤,而他的绝技飞星射日锤法更能将这双重锤舞的犹如柳絮随风。大河上下的武林高手对流星震岳这个外号无不噤若寒蝉,没有任何帮会敢与龙神帮黄河堂争雄斗胜。

  “留下天下第一录,放尔等逃生,否则,格杀勿论。”陆克忍扬声喝道。语气中透出一股森寒摄人,令人不寒而栗。

  彭无惧心惊胆战,但是为了飞虎镖局的名声,不得不说出自己最不想说的台词:“飞虎镖局行镖,向来镖在人在,镖亡人亡。”

  “这是你们自己找死,需怪不得我。”陆克忍冷喝道。说完,左手高举,射出一枚暗红色的火箭。立时间,飞虎镖局的渡船先后左右猛然冒出无数蓝衣蓝裤,头戴白帽的龙神帮帮众。这些人刚一露面,立刻射出无数的飞镖,不少飞虎镖局趟子手中镖到地,痛得惨呼不已,原来镖上涂有烈性毒药,能使伤口溃烂,奇痛无比。“放箭!”彭无惧毕竟护镖经验丰富,立刻下令反击。

  飞虎镖局的弓弩手立刻百箭齐发,立时将不少蓝衣武士射回水中。但是,龙神帮中好手着实不少,这些人敏捷地躲过飞箭,眨眼间已经冲到面前。“刀盾手在前,长枪手在后。”彭无惧身先士卒,双手双刀站在第一个,与龙神帮的好手杀在一处。其他的刀盾手密密地护在彭无惧两侧,圆盾护胸,长刀据敌,而长枪手则藏身于刀盾手之后,毫无防守之忧,一味地咄咄猛刺敌人。这一套防守的阵法,是彭门第一高手彭无忌所创的护镖阵法,在遇到大股的敌人时,这个阵法攻守得宜,再加上平时各人操练纯熟,几十个人配合使出,可以抵挡十来名武林高手,极为高明。

  一会儿工夫,龙神帮好手已经死伤多人,但是龙神帮的飞镖再次发射,也使得飞虎镖众节节后退。

  陆克忍一声长啸,他身处的龙船上无数弓箭手点起火箭,准备烧船。而尤在船上鏖战的龙神帮帮众忽然一起向彭无惧围攻,似乎要将他擒住。

  此时,那个一直作壁上观的佩剑高人忽然一声长啸,身子轻飘飘地跃起,横过七八丈的水面,落到龙舟之上。

  陆克忍心中一惊:这手凌空虚渡的绝顶轻功,自己绝难办到,不由得心升警戒,喝道:“哪里来的高人,来和龙神帮作对?”

  拿佩剑高人仰天长笑,漫不经心地说:“你还没有资格问这个问题。找庄行霸来吧。”

  陆克忍惊道:“前辈莫非是庄帮主的故人。”

  那人微微一笑:“十年前,在七绝岭,我曾经饶他一命,过了这么些时日,他也许已经忘了昔日的交情了。”说完,那人放声长笑了出来。

  陆克忍身子微微一颤,问道:“前辈是天山长情剑神顾天涯顾前辈。”

  顾天涯轻叹一声:“剑神,哼,剑神。”

  陆克忍忙道:“顾前辈,我们只是想截下天下第一录,大量印制,买于天下,让武林众人得晓武林万事的最新消息,实是出于一番好意,若前辈不加阻挠,敝帮定会将天下第一录免费送到前辈面前。”

  顾天涯冷笑道:“天下第一录若流落江湖,江湖中立刻腥风血雨,再无宁日。亏你说的出口。立刻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陆克忍本该怒火中烧,但是,长情剑神顾天涯的名号实在太过响亮。当今武林曾有歌谣:拳出少林,剑出天山。天山剑法博大精深,曾有七十二剑诀之说。和少林七十二绝艺相应成趣。天山剑派在江湖上行走的弟子很少,但是每一位弟子都是罕见罕闻的用剑高手。而剑神顾天涯更是天山剑派的长老,三十年前已经名动江湖,凭着自创的剑法剑试天下,做过无数轰轰烈烈的任侠壮举。乃武林中学剑之人崇拜的偶像。到了十年前,已经极少有人能在他的剑下反攻一招,更不用说战胜他了。

  陆克忍本人其实早年也崇拜过顾天涯,今日旧梦重温之下,根本已经提不起一丝战意,他道:“如果前辈确实是顾老英雄,我哪里还敢放肆,一切全由前辈做主。但是,口说无凭,叫我如何相信你是顾前辈。”

  顾天涯叹了口气,左手疾伸,一道雪白的剑光经天而起。陆克忍大惊失色,一连退了十几步,双手握锤,圆睁左目,但是死活也看不到剑光的去处。

  只听一穿“铮铮”之音传来,龙船上百余名弓弩手手中的弓弦全部被无影无形的剑气震断。此时,顾天涯早已经还剑入鞘,跃离了龙舟,回到了渡口。

  “收队,我们走。”被顾天涯的绝世剑法吓的心胆俱裂的陆克忍忙不迭地发出号令。

  犹如潮水一般,龙神帮的蓝衣帮众,纷纷跃离飞虎镖局的渡船,游回龙舟。彭无惧连忙命令没有受伤的镖众救治伤患,自己则站在船头,和顾天涯打了个对面。

  顾天涯微微一笑,刚要说话。忽然远处一灰一黑两道身影风驰电掣一般奔来。在前面的是彭无望,他一边跑,一边叫道:“四弟,起锚,快起锚,雷野长来了。”后面的雷野长,在奔跑中已经处理好了伤口,咬牙切齿地边跑边叫:“站住,臭小子,我们今天一定要分出胜负。”

  彭无望三步两步来到渡口,一抬脚已经跃上了船。彭无惧连忙迎上前:“三哥,战况如何。”

  彭无望忙说:“我还以为雷野长没有受伤,原来他伤得比我还重,血都流到脚跟了。我一见,就知道他没本事留住我,所以就跑回来了。”彭无惧和镖局众人高兴地欢呼了起来,刘劲松道:“雷野长居然败在咱们四少爷的手里,四少爷从此扬名天下,今后还有谁敢动我们的镖!”站在渡口的雷野长破口大骂:“混蛋臭小子,谁说我输了。只是被你使了诡计,你下来咱们再战一场。”镖局众人立刻起哄笑骂起来,似乎再也不怕他了。

  这时,雷野长虽然暴跳如雷,但是仍能保持警觉,立刻发现了同在渡口上的顾天涯。他闯荡江湖多年,眼里十分惊人,一眼就看到了顾天涯所配的长剑。

  “碧血照丹心!”雷野长大惊之下,连忙问道:“前辈莫非是天山顾天涯?”顾天涯看了他一眼,道:“不敢,尊架可是乾坤一棍雷野长。”

  雷野长心中一喜,想不到顾天涯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

  只听顾天涯又问:“雷兄似乎也是为了天下第一录而来。”雷野长老实地答道:“不错,我是好奇,想看一看到底谁是天下第一棍。”

  顾天涯笑道:“雷兄,请恕我直言,少林棍僧的棍法庄正严谨,法律精深,他们虽然不在江湖中走动,但是每一个人的武功都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棍僧之首提棍金刚无量大师棍法已经到了不愠不火,举重若轻,返朴归真的境界。雷兄的棍法虽然出类拔萃,技惊武林,但是恐怕和无量大师还有一段不小的差距。”

  雷野长满脸惭愧,抱拳道:“前辈法眼高明,在下的棍法急躁爆进,无法控制,昨夜一战,竟然在绝对优势之下,被飞虎镖局名不见经传的镖师彭无望所伤,实在是惭愧万分。从今天起,在下自当刻苦修炼,希望他日能有所成。”言罢,倒提长棍,转身走了。

  顾天涯转过头来,面向飞虎镖局的渡船,朗声道:“在下顾天涯,特来此地一阅天下第一录,还请各位行个方便。”

  彭无望此时已经筋疲力尽,倒卧在甲板之上,由夏彪和刘劲松为他敷药,暂时无法答话。而彭无惧却早已经吓得魂不附体。他万万想不到连名动江湖的绝代高手顾天涯都想要看一看天下第一录,这趟镖实在是倒霉到家了。

  事到如今,飞虎镖局已经山穷水尽,再也无法硬撑。彭无惧垂头丧气地说:“既然顾前辈垂问,我们飞虎镖局哪敢不从。”说完,他从自己的怀里取出了天下第一录。飞虎镖局的镖众们看到自己辛辛苦苦,历尽磨难才保住的镖,终于失手,每个人脸上都是悲愤不平之色。顾天涯看在眼里,朗声笑道:“天下第一录乃天下奇宝,你们既然有胆子保,就应该有失手的准备。不过你们也不必难过,这趟镖是由我顾天涯所截,想来也不会让你们大失面子,至于赔偿的镖银,改日我自会送去青州,咱们这就请吧。”

  在众人面面相觑之时,彭无惧苦着一张马脸,手里紧紧握着天下第一录,向顾天涯走去。“且慢!”只听一声爆喝从彭无惧背后响起,只见灰影一闪,彭无惧手中的天下第一录已经被彭无望夹手夺过。

  原来,彭无望刚刚处理好伤势,就听见彭无惧屈服于顾天涯而交出了天下第一录。为保这趟镖,彭无望可以说是费尽心力,和雷野长的一战更可以说是九死一生,岂能容别人说拿走就拿走。于是他才爆起发难。

  彭无惧一见,心胆俱裂,连忙颤声说:“三哥,不可逞强呀!那个人,不,这位前辈是剑神顾天涯,不是旁人,我们根本。。。。。。”

  彭无望厉声喝道:“住口,尚未交锋,岂可轻易言败。这趟镖里,浸满我镖局人众的血汗,怎能轻易放弃。”说完,从腰中陡然抽出长刀,挽了三个刀花,户在身前。镖局众人虽然不敢大声欢呼,却也暗地里叫好,毕竟,谁也不想就这样轻易放弃这趟多灾多难的大镖。

  顾天涯想不到竟然有人胆敢向他挑战,禁不住细细打量了一下拿刀做式的彭无望。

  “你就是刚刚雷野长口中的镖师彭无望?”

  “正是在下,顾前辈既然想要夺镖,在下只好在此领教顾前辈的剑法。”彭无望斩钉截铁地说。

  “想不到,江湖中小一辈的英杰中,还有像彭小兄这样胆气粗豪的一流人物,难得难得。”顾天涯赞许地点了点头。

  “什么胆气粗豪,我彭无望自问胆量不高,只是职责所在,不敢稍有疏忽。”彭无望厉声道。

  顾天涯又点了点头,他仰天沉思了一会儿,道:“既然如此,我实在不想强人所难,我就在这里一阅天下第一录,看完马上奉还,如何?”

  顾天涯仗剑傲视江湖,从来都是随心所欲,任意所之。但是,今天看到彭无望一脸坚毅勇诀,心中起了爱才之念,而且截镖之举,却是自己理亏,所以才会有这一番折衷之言。

  彭无望冷笑一声,道:“顾前辈,天下第一录承保之时,曾经言明,只能落到关中剑派欧阳夕照老前辈之手,其他人不能翻阅。我镖局中人尚且不敢一看,何况外人。”

  顾天涯长笑一声,微怒道:“我已经退而求其次,彭小兄怎可如此绝决。难道你真要避我动手不成。”

  彭无望厉声道:“顾前辈武功再高,此时不过是个截镖之人。我彭无望武功再差,此时却是个护镖之人。顾前辈仗剑横行天下,却也不能随心所欲。我们看镖护院的,虽然本事低微,但也不是趋炎附势之辈。天下第一录名闻天下,想要先睹为快者大有人在。但是,若因逞一时之快而截镖行抢,虽是绝顶高手,易要归为匪类,我们行镖的一向与天下盗匪为仇,今日虽知必败,也要誓死周旋。”一番话正气凛然,说得镖局上下众人热血沸腾,轰然叫好。彭无惧更是惭愧得泪流满面,双刀齐举,大声道:“三哥说得对,大不了和他拼了,各位,摆阵。”

  镖局人众立刻应声而动,只见人影乱闪,几十个刀盾手和长枪手已经将顾天涯团团围住,后面的弓弩手弯弓搭箭,随时候命。

  顾天涯听过彭无望的话,心中一动:此子所言,果然有理。我虽为天下有数的高手,但是截镖之举,又岂能与他人有异,被归为匪类,可以说是咎由自取。

  他又看了彭无望一眼,又付道:一直以来,我自恃武功过人,做了不少意气之事,武林之中,虽然赞多谤少,但是怎知那不是世人摄于我的武功而说的违心之言,而自己却又如何能够问心无愧。

  虽然顾天涯此时对自己的行为有所悔悟,但是长久以来,他潜心剑道,一直希望达到天下无敌的至高境界,而此时历尽三十余载,自己在世上难逢对手,却不知是自己已经天下无敌,还是自己无缘一见真正的绝代高手,所以他起意想一阅天下第一录,看一看到底谁是天下第一高手,还有谁可以和自己切磋剑艺。他并非好名之人,只是好武成狂,假设自己没被列入天下第一录,他非但不会不高兴,而且会兴奋不已,因为对手甚多,自己可以再有突破。这分好武之心,老而弥坚,越老越是心热。所以,这一次他志在必得,无论如何是不会停手的。

  只见顾天涯微微一笑,忽然身子化为虚像,转眼不见了。

  本来围着他的众人一齐惊叫,东张西望,不一会儿,顾天涯又出现在阵中,手里已经握有一根三尺多长的柳枝。

  彭无望见到如此奇妙的轻功,知道普通人根本围不住他,连忙喝道:“你们都退下,让我先来。”

  众人知道了顾天涯的厉害,连忙退在一边,免得糊里糊涂死在当场。

  “彭小兄,你和雷野长力战整夜,筋疲力尽,我若使用碧血照丹心与你想抗,那是欺负你了。我这里有一只柳枝。我们在这里只比一比招式,随便你用何种兵器,如果你能够折断我手中的柳枝,或是逼我回守一招,我便输了,如何?”

  彭无望听在耳中,大喜过望,暗自心想:这个老儿实在狂得可以,别说是你了,就算是我师傅,也难以在胜我之前,令我无法反攻一招。这一来,我的胜算极高。

  只见他朗声道:“一言为定,如果我无法还上一招,这趟镖就算栽到家了,还保什么。”

  “好,如此,就准备接招吧!”顾天涯喝道。话音刚落,手中的柳枝指向彭无望的面门。

  其实,顾天涯的剑法乃是武林中极为了不起的绝顶剑法,此剑法是顾天涯自创的,后来他的门人子弟把这套剑法列入天山派七十二剑诀之中,后人称之为:倾城剑法。这套剑法分为十八式,克制武林十八般兵器,是天下兵器的克星。

  使用这套剑法者,不但要天资绝顶,悟性奇高,而且必须练就高明的内家心法才能够勉强使出此剑法的三四成的妙处,而要完全发挥此剑的威力,还需要对天下的武功招数了如指掌,这就取决于使剑者的江湖阅历和对别派典籍的研究了。

  这套剑法如果被使出十成的威力,攻势如潮,专找敌手出招的破绽进攻,往往在一招之间破敌制胜,端的是可怖可畏。

  自创成这路剑法,顾天涯的剑法大进,武林之中未逢敌手,连接得下他十招的高手也很少找到。壮年之后,顾天涯的内力修为进入了天山内功先天阶段,一身无坚不摧的先天真气所向无敌,真气所至,草木皆为利刃,和神兵利器没有分别。江湖上的高手更加闻风辟易,无人敢敌。

  今日他许下这种承诺,已经留下了很大的余地,彭无望的胜算其实少的可怜。

  这些关键,彭无望自是不知。

  只见柳枝化为一道绿影,急电般射向彭无望的右手曲池穴。彭无望厉喝一声,单刀自腕底翻出,轰雷一般斩向顾天涯的手腕,端的是既猛又狠。只这一招,已经让顾天涯另眼相看,因为这一招气冲天地,刚中有柔,稳健沉着,实在是难得一见的佳构。但是,顾天涯的眼力何等惊人,一刹那之间已经看出了这一招的三处破绽。他手中的柳枝一颤,突然改变方向,激射向彭无望的左腰上三处大穴。这一招看来平平无奇,但是却一下打中了彭无望的死穴。他连忙收回早已经扑空的单刀,一招十万横磨,长刀下垂,横斩在柳枝之上。只听“叮”的一声,彭无望的单刀断为两节,柳枝仍然一无阻碍的长驱直入。彭无望大惊之下,吸气拧身,上半身转了个直角,顾天涯的柳枝堪堪擦身而过。彭无望左脚猛地一蹬,身子急退了丈余,想从身后的趟子手手中再拿一把单刀。但是,他抬头一看,顾天涯竟然如影形随地跟了上来,柳枝一扬,犹如宣花大斧一般当头劈下。四下里的镖众们看得焦急,不少使刀的汉子纷纷喝道:“三少爷,接刀!”手中的单刀便向彭无望丢去。

  彭无望猛地吸了一口真气,忽然将这口真气逆行了一个周天,身子趁着这股逆流的真气出人意料的横移了一尺有余,闪开了顾天涯的迎头痛击。只见这枝柳枝劈下,地上立刻裂出了一个巨型的裂缝,长有一丈,宽有两尺,实在是惊世骇俗。

  顾天涯有意立威,好让众人知难而退,连使一招“剑转七星”,只见满天的绿影,四面八方掷给彭无望的单刀全部被震飞上天,在半空中碎为粉末,四外飘散。

  彭无望被他困在场中,赤手空拳,眼看就要落败。

  忽然,他猛然想起一事,双手往怀中一探,抓起两样物事,抖手向顾天涯掷去。那两样物事正是齐笑云赠给他的鸳鸯双刀。鸳鸯双刀化为两道精光,雷电一般向顾天涯交剪而下。顾天涯心中一震,暗道:“这是什么招数,如此奇异?”说时迟,那时快,这两把短刀已经到了顾天涯面前。强横如雷野长也曾经败在这手脱手刀之下,顾天涯也不敢怠慢,旋风般一个转身,让过这一式攻势。他心中好奇难耐,只想:“下一招又如何?”

  只见鸳鸯刀飞过他的身子,忽然飞快地旋转,然后竟然倒射而回。原来彭无望此时运起了齐笑云传授的少林绝艺擒龙功。这擒龙功要旨在于巧妙运用真气,使人的掌心产生强大的吸力,可以在数丈之内夺取敌人的兵器。此时,彭无望将这种神功用在操控脱手刀上,真可以说是神乎其技,鬼神莫测。顾天涯虽然阅尽天下的神功奇技,但是彭无望的这一路自创的脱手鸳鸯刀却是闻所未闻,一时之间欣喜异常。鸳鸯刀回飞之时,顾天涯本来可以用柳枝隔当,将这两把鸳鸯刀劈下,但是,一来这已经算是防守了一招,这场架就算是输了,二来,他见猎欣喜,心中万分企盼彭无望接下来的出手。这就好像一个吃遍天下的食客,忽然见到某人所做闻所未闻的美食,自然而然地希望见到他下一道菜是否仍为精品。而顾天涯的这份心情比之食客之于美食由甚,一时之间,他竟然开始患得患失起来,生怕彭无望的下一招令人失望,自己落得个空欢喜。

  对于顾天涯此时的心情,彭无望自是不知,但是两军交阵,动辄可分生死,哪能不全力以赴?此时彭无望可以说是奋尽平生之力,只见他回手接住飞回的鸳鸯刀,左手上甩,右手下摆,两把鸳鸯刀划出两道匹练般的刀光,一上一下向顾天涯飞射而来。鸳鸯刀刚一到面前,忽然飞旋起来,一个倾前,一个滞后,斩向顾天涯的前胸和小腹。这一招彭无望运足了擒龙功,以真气遥控鸳鸯刀,使出了云龙长风刀里精微奥妙的一式刀法“双龙戏凤”,这一式刀法有二十三路,分来需要使刀者刀法极快,可以将手中之刀幻化为两把,分从上下进袭,领敌人无法兼顾。这招双龙戏凤将幻化而出的双刀模拟成两条飞龙,而敌人化为凤凰,双龙争先恐后,想要凑到飞凤面前,有所表现,可以想象这路刀法是多么奇幻瑰丽,引人入胜。此时彭无望以脱手鸳鸯刀使出这一招刀法,真是轻灵厚重,兼而有之,瞻之在前,乎焉其后。瞻之在左,乎焉其右。顾天涯看得心旷神怡,竟然忘了进攻,他的倾城剑法乃是天下凌厉第一的攻势剑法,如果没了进攻,当然就没了优势,一时之间,竟然叠遇险招。

  彭无望占尽优势,众镖局人马欢声雷动,而顾天涯得遇妙招,也是欣喜异常,这一刻,竟是所有人都笑逐颜开,情形奇妙之极。

  彭无望再吸一口气,运转鸳鸯刀,攻势如潮,一连使出二三十招攻势刀法,其中不少是因时而自创的刀法,也有将云龙长风刀融进脱手刀的刀法,可以说是刀法佳作杰构层出不穷,普通高手根本连一招也挡不住。如果对敌雷野长时,他能有空拔出这对鸳鸯刀,恐怕也能将雷野长打得手忙脚乱。

  而顾天涯不但轻描淡写地一一接下,而且还有余舆指指点点,但是看他的面庞殷红如紫,仿佛连尽了十七八坛上好的美酒,形神俱醉,手舞足蹈。

  彭无望猛然之间收回鸳鸯刀,猛地插在地上。顾天涯一惊,道:“彭小兄,怎么不打了?”彭无望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忽然跪在地上,狂喷出一口鲜血。原来他力战连场,精元损耗太大,操控鸳鸯刀又需要极多的内力,此时的他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境地。

  顾天涯心中一紧,暗道:“顾天涯呀顾天涯,你只知道多看一眼奇招妙式,为了一己之私,却把这位少年累成如此田地,实在罪不可恕。”

  此时,众镖师已经团团将彭无望护住,只听他的一声号令,就拼了命冲向顾天涯。

  彭无望又吐了一口血,颤声道:“四弟,把天下第一录拿出来,我们输了。”彭无惧无助地看了三哥一眼,猛地一拳砸在地上,伸手探入怀中取出了天下第一录。

  “且慢,”一直没有说话的顾天涯忽道,“这本天下第一录,我不想看了,也不用看了。”言罢,仰天综声长笑,状极欢悦。

  镖局众人面面相觑,甚为不解。

  顾天涯又道:“我寻天下第一录,只是希望找到能和我匹敌的对手,希图在剑道上更上一层楼。今日见到彭小兄的刀法,才发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自问平生从未服人,但是对于彭小兄的师傅,我顾某人不得不写一个服字。”

  彭无望听在耳中,精神抖地一振,道:“家师若在此,听到这番话,一定欢喜。”

  顾天涯仰天大笑:“不敢,不敢。鹤神齐笑云的刀法果然惊世骇俗,天外第一人之称,当之无愧。”原来,顾天涯从彭无望的刀法中看出了云龙长风刀的痕迹。当年齐笑云凭借这套刀法与天下群雄争锋,这套刀法也曾在武林中争相传颂,虽然是多年前的旧事,但是顾天涯阅历丰富,岂会不知。

  但是,顾天涯有一层却料错了,他以为彭无望的脱手刀也是齐笑云的创制,其实大谬不然。这套刀法,可以说从头到脚都是彭无望的自创。

  “今天才发现武学之道实在深不可测,我顾天涯这些年来未逢敌手,却把天下的高人逸士看小了。”顾天涯接着道,“今日这一战,就这样算了吧,从此以后,我会遍访名山,周游天下,去会一会那些厌倦红尘的天外高人,如果可能,一定要见一见齐老,和他好好切磋切磋。”彭无望拼命从地上爬了起来,道:“多谢前辈手下留情。”顾天涯转过身,又道:“好说。彭小兄成就已自不凡,他日定成大器,有空就请到天山洗剑池一叙。”言罢,白光一闪,飘逸的身影已经到了十数丈之外。

  良久良久,彭氏兄弟才回过神来。彭无望叹道:“想不到我们竟然能够逃过剑神顾前辈这一关,真是运气好到家了。”彭无惧看着满地的单刀碎片,心惊胆战地说:“顾天涯功夫真厉害,真气所至,连百炼精钢的长刀也被打成了碎片。”彭无望道:“光用柳枝,就有如此威力,难以想象如果顾前辈长剑在手,奋剑一挥,会是怎样的威风?”言下甚有憧憬之意。

  “算了,那是想也不敢想。还是赶路要紧!”彭无惧连声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