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惊天陷阱

大唐行镖 金寻者 3346 2003.04.22 21:40

    红思雪和彭无望二人到达洞庭湖东岸时,已经是黄昏时分,湖畔的行人多已散去,红思雪笑着对彭无望道:“彭兄弟,可惜我们来的时候不好,否则我们大可以在此风景绝佳之地游玩一番,再去年帮总舵。”

  彭无望笑道:“这洞庭湖名不虚传,果然风物极佳,不过还是正事要紧,等我们解散了年帮,一身轻松,再到这里游玩不迟。”

  红思雪悠悠地叹了口气,看了看湖上的血红落日,轻声道:“只怕我们很难有命再到这里一游了。”

  彭无望仰天大笑,朗声道:“红帮主所言甚是,我们命在顷刻,确难有缘和洞庭再聚。不过,若是一处景色无缘再看一遍,那么就一遍也不用看了。”

  红思雪细细想了想这句话,感到话中深意,不禁一怔。

  “龙府庄园就在二十里之外。”红思雪隔了很久才说道。

  “明天再去吧,我很想睡个好觉,养养精神。”彭无望伸了个懒腰。

  “彭兄的这份镇定自若,小女子甚是钦佩。”红思雪笑道。

  “过奖,过奖。”彭无望得意地大笑起来。

  两个人在湖边的一个小小客栈里打尖,向店家要了一桌酒宴,准备放开一切,大吃一顿。端菜上桌的店小二个子出奇地高大,足足比彭无望高出一个头。当他笨手笨脚地将酒菜摆满一桌之后,彭无望笑道:“小二哥贵姓?”店小二木讷地说:“小人姓贾。”彭无望转头对红思雪道:“红帮主,在下一直以为江南人士总是要比北方人矮一些,想不到这位小二哥这般高大!”

  红思雪笑道:“凡事都有个例外,怎能一概而论。”

  彭无望举起酒杯,道:“红帮主,在下不堪久饮,只此一杯相敬,实在抱歉。”

  红思雪双手捧杯,置于眉前,道:“彭兄客气,请随意。”

  当二人正要将酒一饮而进之时,突然,一个彪形大汉猛然从客栈的旁边的房门破门而入,急道:“彭兄弟,那酒饮不得。”

  彭无望闻声转头一看,惊讶地说:“是左大哥,你怎么会在这儿?”

  原来,这个人就是彭无望初出茅庐第一战的对手,镇鬼锤左连山。红思雪已经感到形势不妙,从腰中抖手撤出飞鹰鞭,左手探囊取出短剑。

  左连山急叫道:“彭兄弟快走,酒里有毒,这里有埋伏。”

  这时,一个阴侧侧的声音传来:“左连山叛帮,杀!”只听得“扑楞楞”一阵大响,十数只诡异莫名的六尖五刃飞镖闪烁着青蓝色的寒光向着彭,红,左三人飞来。左连山身形巨大,难以闪避,背上连中七镖,惨呼一声,笔直地躺倒在地。

  “小心,蝴蝶镖!”红思雪长鞭一展,六丈长的鞭身犹如蛟龙搅海,一阵翻滚将迎面而来的蝴蝶镖全部击落在地。彭无望看到左连山倒地,悲愤地狂吼一声,左右手同时撤出长刀,一片雨幕般的刀光泼拉拉展开,将迎面而来的飞镖不是击得粉碎,就是借式反弹了回去。

  “冲!”那个阴侧侧的声音又传来。

  只听得一连串哗楞楞的声音,小客栈的四壁同时破了四个大洞,七名手握镔铁狼牙棒的巨汉冲入屋内。

  “向屋外撤!”彭无望大喝一声,右手一抖,将单刀脱手掷出。这一手掷刀乃是彭无望在连番恶战中悟出的绝招,他自己起了个名字,叫做“壮士断腕”,出招时单手成爪,反握刀尖,大拇指使力,可以随心所欲让单刀在空中向各个方向旋转飞翔,甚是凌厉。一名冲在最前面的巨汉不及躲闪,被在空中旋转飞来的单刀划中咽喉,嘶哑着惨嚎一声,仰天倒地。

  “你先走!”红思雪脚尖一点地,纵身飞上桌面,飞鹰鞭抖成三丈,连划三个大圈,“八方风雨”这一式鞭招在红思雪手里似乎已经化腐朽为神奇,多出了十几种空灵的变化。那些手舞镔铁狼牙棒的巨汉在红思雪的软鞭面前似乎愣住了,难以做出任何应变。一个巨汉不及闪避,被撩中了面门,飞鹰鞭上锐利的尖缘在他的面门上打出了一个两寸深大洞,他当场连哼都没有一声就倒地身亡。

  趁着这个机会,彭无望右手一拖左连山的右脚,抢步往外冲去。刚一冲出屋外,数十枚发着凄厉啸声的乌黑色蝴蝶镖从四面八方飞射过来。彭无望左手猛振秋水长刀,展开“雾隐云龙”的守势,长刀泼洒出一片又一片雪亮的光幕,将将把所有飞来的蝴蝶镖震飞了开来。

  这时,屋内惨呼声起,又有两个巨汉被红思雪的鞭中剑斩杀。

  红思雪借着连杀三人的锐势奋力冲出了客栈,来到彭无望身边。彭无望将左连山护在身后,不停拨打着四面八方飞来的暗器。

  红思雪侧目一看,只见客栈旁边正好有一棵高大葱郁的柳树,立刻高声呼道:“彭兄弟,树!”彭无望也是个伶俐的人,立刻心领神会,右手拖起左连山,暴喝一声,突然发力,将左连山高高抛起,几达六丈,正好挂在了一根特别粗大结实的枝桠之上。

  就在这时,屋里剩下的三名巨汉同时冲了出来,纷纷狂吼道:“红思雪,你的死期到了。”

  突然,那个阴恻恻的声音再次响起:“狼牙棒退,刀阵,上!”

  宛如潮水一样,手舞狼牙棒的巨汉还有躲在客栈周围发射暗器的黑衣蒙面汉子纷纷向两旁闪开。在彭无望和红思雪周围突然出现了三十多名手握朴刀的灰衣大汉。这些人都以白布蒙面,手中的朴刀刀刃几达五尺开外,足有大半个人一般长短,刀光如练,反映着此夜的月光和周围无数青衣汉子所打的松油火把,把人的眼睛都已经映花了。他们高矮胖瘦,几乎一模一样,显然是精心挑选出来特意为了组成刀阵的高手。

  这三十多个汉子斜举朴刀,摇指彭无望和红思雪的要害,每个人的双脚都牢牢地钉在地上,鞋底深深陷进土里,显示出他们的功力都不可小视。

  这时,八名身材魁伟的紫衣劲装大汉缓缓走到刀阵的正中,分别占据了东,南,西,北,东北,西北,东南,西南八个位置。

  这八个人手中都拿着一样江湖中极为罕见的外门兵刃。东首的紫衣汉手中拿着青铜狼牙棍,西首大汉手中紧握鸳鸯跨虎篮,南首一人平举凤翅镏金镗,北首大汉斜握金背开山槊。西北角的大汉双手各举紫金龙凤环,东北角的壮汉怀抱镔铁雷震铛,西南角的紫袍客倒提独脚紫铜人,而坐镇东南的大汉手中正是已经在江湖中绝迹了三十年的龙虎双铁牌。

  彭无望虽然只在江湖中闯荡了一年,但是这一年中,他遇到的江湖好手却数不胜数,令他的眼界大开,多了许多见识。此时一看这些奇形怪状的外门兵刃,立刻对红思雪道:“红帮主,他们的外门兵刃是来对付我的双手刀和你的飞鹰鞭的,千万小心!”红思雪看起来十分冷静,她扬声道:“大暑堂朱堂主,小暑堂李堂主,事已至此,请你们出来见一见故人之女吧。”这时,一个宛如洪钟大吕般的声音远远传来:“红帮主,我们知道如此伏杀于你,既不光明磊落又愧对故人,哪里还有脸面相见。”红思雪朗声道:“朱堂主和李堂主不但是江湖闻名的铁汉子又是肝胆相照的好兄弟,家父以前常常向我提起。如今你们布下如此刀阵相待,必然有你们的苦衷,思雪万万不敢责难二位。只是思雪如今重任在身,无论如何决不能死,只有得罪了。”

  那个洪亮的声音再次传来:“红帮主,年帮创帮数百年,诺大个基业乃是无数本帮先烈的鲜血生命浇灌而成,其间历经数朝更替,从无改变,如今你竟然联络有关人等力图解散,不知居心何在。”

  红思雪朗声道:“天降英才,乃为一代所用。年帮历代英豪苦心孤意,奋发图强,发展年帮,乃是拯救天下挣扎于北方胡族压迫之下的中原百姓。如今圣天子出,励精图治,统一了中原,天下百姓安居乐业,已经可以自谋生路。年帮的存在,已无必要,反成祸端。年帮基业宏大,解散确实可惜,但是大义所在,我辈年帮子弟实在别无选择。”

  远处传来的洪亮声音又再响起:“年帮既然无数王朝都无法解散,大唐天子又凭什么来将之除去。我们年帮子弟既入年帮,性命已经归年帮所有,如果年帮没了,我们宁愿一死。”

  红思雪大怒:“你们愿意一死殉帮,思雪万分感动,但是天下千千万万年帮子弟性命却不能随意糟蹋。你们举众叛乱,伙同萧冼啸聚南方意图另建他国,让生灵涂炭,中原四分五裂,只会让我们辛辛苦苦建立的太平盛世毁于一旦。更会让塞外虎视中原的突厥人趁机南下。朱堂主,请你以天下苍生为重。”

  “这。。。。。”朱堂主的声音黯淡了下来,沉吟良久。

  这时,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冷笑道:“死到临头,还敢巧言狡辩,杀!”朱堂主和李堂主的声音同时传来:“你干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