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惊闻噩耗

大唐行镖 金寻者 3307 2003.04.22 21:34

    彭无望刚刚走出洛阳金府就感到天旋地转,满眼金星乱闪,从浑身的剑伤处传来阵阵剜心蚀骨般的痛楚。他茫然看了看周围的街道行人,沉沉地叹了口气,拼命挨到街角的一处不显眼的墙根下,缓缓蹲下身,想勉强运气疗伤。但是,他刚刚千辛万苦地提起一股真气,突然胸腹之间传来一阵剧痛。他眼前一黑,猛地扑倒在地上。

  不知过了多久,彭无望缓缓从昏迷中醒转过来,发现自己身处一处客房之中。屋中的摆设十分朴素简陋。只有一床,一个木架,架上放了一个黄铜脸盆,屋角放了两个简朴的木椅,还有一张黄木桌子,桌子的一角放了一盏油灯。

  彭无望环顾了一下四周,看不出自己身在何处,于是提高声音问道:“请问有人么?”听到他的声音,立刻有一个僧人打扮的青年冲了进来,见他醒了过来,惊喜地道:“彭施主,你终于醒了,太好了。”

  “这位师傅,请问我这是在哪里?”彭无望茫然问道。

  “哦,施主,这里是少林寺。”这个青年僧人双手合十道。

  “少林寺!我怎么会在这里?”彭无望惊奇地问道。

  “这个,是大师兄郑担山送你回来的,你一连昏迷了三天,大师兄命我们一定要细心照料于你。”那位僧人道。

  “我和贵师兄素未谋面,承他如此照顾,实在惶恐。”彭无望诚恳地说,“不知贵师兄身在何处,可否一见,让彭某当面致谢。”

  那位僧人一拍脑袋,道:“对了,彭施主终于醒转过来,这个天大的喜讯一定要尽快告诉大师兄才对。彭施主,请你稍候,我立刻去找大师兄去。”言罢,转身飞奔出了客房。

  彭无望错愕了半晌,刚刚回过神来,一个身材雄伟魁梧的壮汉已经大踏步走进了客房。此人中等身材,但是肩膀极宽,肌肉结实粗壮,国字脸,粗眉阔鼻,大嘴大耳。他的眼睛非常醒目,左眼大如铜铃,右眼细小成一线,赫然是个大小眼。他的头上一根头发也没有,油光锃亮,显然是少林派人士。

  那位青年僧人随着那个壮汉一起进来,朗声道:“彭施主,这位就是我们的大师兄铜拳铁掌郑担山,武林人称僧公子,乃是武林七公子之一。”只见那郑担山大手掌一挥,道:“行了,虚延,不必在这里为我吹嘘了,没的让彭兄弟笑话。你先出去,我和彭兄有话要说。”那位年轻僧人向彭无望合什行礼后,转身出了房门。

  彭无望挣扎着想从床上爬起来,却被郑担山一把拦住,道:“彭兄弟不必客气,你重伤初愈,还是躺着说话吧。”

  彭无望勉强一抱拳,道:“大师你好,多谢你相救之恩。”

  郑担山脸色尴尬,大手用力挠了挠头,道:“彭兄弟不必客气,其实,嗨,其实我不是和尚,我只不过是个秃子。武林中人叫我僧公子,其实是个误会。郑某从来没有出过家,是少林俗家弟子。”

  彭无望险些笑出声来,忙道:“郑兄,彭某冒失,请恕罪。”

  郑担山笑了笑,道:“不知者不怪,对了,彭兄,你既然已经醒了,说明你的伤势已经转危为安,恭喜恭喜。看来,少林大还丹还是效用如神。”

  彭无望大惊,道:“怎么,郑兄将少林疗伤圣药大还丹与我治病!彭某贱命一条,实在承受不起。”

  郑担山笑道:“应该是我们少林寺向你致谢才是。彭兄不必客气。”

  彭无望大惑不解,道:“彭某与少林寺毫无瓜葛,不知郑兄所指何事?”

  郑担山展颜一笑,道:“彭兄,你可知道,你与剑仙子华惊虹的一场大战,挽救了少林寺的天下第一派的声誉。”

  彭无望丈二金刚摸不到头脑,问道:“不知道郑兄此话何解?”

  郑担山笑道:“彭兄,实不相瞒,你可知道越女宫此次大举下山,所为何事?他们是冲着少林寺来的,华惊虹是希望凭借一身惊天动地的神剑,会战少林高手,为越女宫夺回天下第一派的美名。”

  彭无望大惊道:“竟有此事,越女宫实在太目中无人了!”

  郑担山叹了口气,道:“当初我千里迢迢希望快速赶回少林寺增援,在路上看到越女宫的神鹤,心中一时好奇,就潜近查探越女宫的虚实,这才发现越女宫的实力实在惊人,不但华惊虹剑法惊人,而且随行的葬剑池护法也个个是不可多得的绝世高手。当时我心里就没了底儿,盘算少林寺的实力虽然雄厚,但是恐怕也难以抵挡如此强大的阵容。”

  彭无望忙道:“非也,少林寺七十二绝技名闻天下,足以和越女宫分庭抗礼。”

  郑担山叹道:“我开始也是这么想的,后来我听到了有关你和洛阳金家的恩怨,见到越女宫的人想去插手你和金家的是非,所以就潜进金家,希望见识见识越女宫的剑法,当然,也希望伺机相助于你。但是,看到华惊虹的彩翼剑法后,我便有了难以匹敌的难过感觉。嘿,真是好剑法。”

  彭无望陪他叹了口气,道:“我虽不知道什么是彩翼剑法,但是华惊虹剑法如神,彭某实在自叹不如。”

  郑担山一拍他的肩膀,道:“所以我非常佩服你,真的。嘿,我不太会说话。不过,见识过华惊虹的剑罡后,我是说什么都不敢冲出去和她放对了。可是彭兄弟你可真厉害,竟然还和她拼斗了如此之久,交手不下四百余招,真是虽败尤荣。后来,我听到华惊虹对葬剑池首席护法李海华说她已经悟出了超海剑法,准备去天山找顾天涯的晦气,我们少林寺才逃过一劫。如果不是彭兄弟你拼命阻击了华惊虹的进攻,令她转了念头,我们少林寺这一次,恐怕凶多吉少了。”

  彭无望满脸愧色,道:“郑兄言重了,彭某竭尽全力,仍然败在一位年华不满双十的少女手下,实在惭愧。”

  郑担山忙道:“彭兄弟千万别这么说,华惊虹的武功已经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换了是我,根本接不下五十招。尤其是她的剑罡,真是厉害。等闲高手如果能够使出一道剑罡,已经足够称霸一时,此女倒好,一出手就是几十道,端的是山崩地裂之势。好家伙,我已经和本寺的长老们说了此事。看来就算是罗汉堂,般若院和达摩院的高手也难以相抗衡。”

  彭无望道:“郑兄,我彭某决不会与越女宫善罢甘休,待我伤好之后,一定要刻苦练功,再上黟山和华惊虹一决高下。”

  郑担山拍了拍光头,又道:“听到彭兄此话,在下实在佩服。对了,峨嵋华不凡已经用飞鸽传书告知于我,你四弟和飞虎镖局众位兄弟家眷已经抵达四川成都,兄弟可以放心了。只是。。。。。。”

  彭无望心中一惊:“怎的?”

  郑担山叹了口气,道:“在去往成都的路上,你们镖队遇上巴西郡剧盗蜀山寨巴山七煞的截击,你们的司库司徒仁力战不屈,饮箭身亡,你四弟和多数兄弟都受了伤,还好你结义兄长华不凡接到讯息,率领浣花剑派的众高手前去营救,才让你们的镖队幸免于难。不过,华兄就身受重伤,其他的浣花派高手也伤亡惨重。”

  彭无望只感到似乎有一只无形的巨手将自己的身子用力地晃了晃,满眼金星乱冒。郑担山连忙一把扶住他,谦声道:“对不住,这些恶讯应该迟些让你知道,可是我的嘴实在管不住。”彭无望深深吸了一口气,轻轻摆了摆手,道:“郑兄,我没有事。能否请你告诉我,华大哥的伤势如何?”

  “华兄似乎并无大碍,可惜司徒大叔忠心护主,死得极为惨烈,身中数十箭,火化之时,更烧出了两升的箭头。华兄在传书中再三立誓,定要为司徒前辈讨回公道。”郑担山连忙说。

  “蜀山寨,我定要将你们杀个鸡犬不留。”彭无望奋力一拍桌子,彭的一声,一张黄木桌子四分五裂,碎片纷纷散落在地。

  郑担山又道:“彭兄,千万莫要冲动,巴山七煞绝不简单,并不是容易对付的。”

  彭无望怒哼道:“管他如何,我彭无望一人一刀,无牵无挂,定要杀他个痛快。”

  郑担山叹道:“彭兄,那巴山七煞不但个个武功强横,而且人人诡计多端,更擅用毒药暗器,在武林中闻名已久,决非易与之辈。当初,华兄曾经遍邀蜀中高手攻入蜀山寨,但是却被困在寨里的埋伏之中,好不容易杀出重围,但是人手损折过半,可谓铩羽而回。听说巴山七煞和巴陵郡的大梁朝皇帝萧铣以及江南林士弘狼狈为奸,欲联手对付将要南下的唐军。蜀山寨易守难攻,位于蜀道要冲,扼巴蜀而镇汉中,连汉中的唐军对他们都没有丝毫办法。彭兄若要对付他们,最好等到我们邀齐了帮手,再从长计议。”

  彭无望闭上嘴不再说话,但是心里却涌起了滔天巨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