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九十七章 河东血战

大唐行镖 金寻者 3428 2004.05.19 12:01

    朔州城中喊杀声震耳欲聋,三四千名从栗末难民营中杀出来的凶悍武士,蚁集朔州北门和护卫北门的大唐官兵展开连番血战。

  城外十数万塞外各族的联军在*二王子锋杰的率领下集中所有精锐部队全力攻打北门,和里面作内应的突厥人遥相呼应。

  唐人、突厥人、室韦人、回鹘人、靺鞨人和契丹人在朔州北门的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战成一团。

  城上城下的箭雨没头没脑地漫天飞舞,在人群如此密集的地方,只要拉弓放箭,必有所中。

  数十架云梯密密麻麻地搭架在朔州城北面城墙之上,灰黄色战袍的塞外各族战士冒着唐朝官兵的滚石檑木、枪林箭雨,潮水般涌向城头。

  腹背受敌的大唐官兵浴血奋战,殊死抵抗,死死守住朔州城头,寸土必争。秦武通砍卷了两把大刀,浑身溅血,大汗淋漓。

  这个勇悍的武人脱掉了披在身上的盔甲,精赤上身,挥舞着身边仅剩的武器──随身佩剑,双目赤红地疯狂砍杀围上来的突厥战士。

  在如此腹背受敌的被动环境下,他率领着全城三万将士殊死拚杀,令本该一边倒的战事呈现出胶着的状态。

  看着城头秦武通奋勇杀敌的身影,安坐高鞍上的锋杰脸上露出一丝赞许的笑容。

  他回过头,对身边的左先锋将铁汉汴宏道:“看那唐将秦武通确实很有两下子,如此艰苦的情形,竟仍能让他坚持到现在,好样的。”

  汴宏躬身道:“二殿下,让我率人突上去,必取此人首级,献于马前。”

  锋杰笑着摇摇头,道:“不急不急,算起来,唐人代州都督的兵马就要到了,到时候再说。”

  他的话音刚落,一名探马飞起来到他的马前,翻身下马,伏地高声道:“启禀二王子殿下,唐代州都督张公瑾率领四万精兵杀到了!黑水靺鞨首领铁弗由依计诈败而回,代州兵马长驱直入,朝着我军本阵冲杀过来了。”

  “好!终于来了。”锋杰振奋地一拍手,转头对汴宏道:“立刻率领后阵隐伏的五万精骑,从代州兵马侧翼掩杀过去,截断他们的后路。”

  “是!”汴宏精神大振,猛一点头,纵骑而去。

  锋杰将身后的突厥名将纳古獭叫到身边,低声道:“现在派出最精英的火焰教众突击北门,记着,让昆仑二十四天骑围射秦武通。”

  纳古獭心领神会地点点头,翻身下马,带上数十个随从,朝着攻城前线奔去。

  正当朔州官兵百姓看到来援的代州救兵,举城欢呼之时,一群黑衣黑袍的突厥武士仿佛鬼魅般出现在北门的数十架云梯之下。

  这些人轻身功夫都十分了得,不必用手,只靠双腿使劲,身子便腾云驾雾般沿着云梯台阶冲上城楼,双手挥舞盾牌马刀遮挡箭雨,将自己的周身护卫得滴水不漏。

  转瞬之间,这些勇悍的猛士就攻上了城头,挥舞着马刀,朝着四周的唐人兵将冲杀而来。这些人刀法精悍简洁,杀气逼人,数十人紧密配合,只在数息之内,就杀死杀退了数百名合围上来的唐兵,令攻上城楼的突厥人马占了绝对的上风。

  秦武通眼看援军在近,更不容得城池有失,大声呼喝,率领上千将士朝着不断涌上城头的黑衣火焰教众冲去。

  就在双方人马混战在一处的时候,十数声拉弦声四面响起,十几枝快若闪电的乌羽箭朝着秦武通的全身要害射去。护在秦武通周围的亲卫闻声知道不好,拚命拦在他的身前,用身体挡住了这些冷厉的箭矢。

  但是,这些冷箭的冲力实在太强,锋锐的箭枝如穿腐土般透过这些亲卫的身体,仍然笔直地射向秦武通。

  秦武通也非等闲之辈,奋力挥舞佩剑,连挡数箭,终于被一枝暗箭射中脊背,他那历经一昼夜的血战,早已经摇摇欲坠的身躯一下子垮了下来,沉重地摔在地上。

  一阵黑甜的倦意泉水般涌上心头,他勉力撑起身子,不甘心地看了看四周围拢上来的突厥战士,喃喃地说:“要是我再年轻十岁……”

  这句常常挂在嘴边的话刚刚说完,他就昏死了过去。

  就在秦武通颓然倒下的时候,在万众围攻下的北门轰然倾倒,城内城外的各族战士会合到一处,一同涌进朔州城中,塞外胡儿的欢呼声响彻云霄。

  代州都督张公瑾虽然心中觉得擅自出关救援秦武通有些过于莽撞,不是智者所为。

  但是,上一次因为晚了两日发兵救援朔州,被当今皇上罚俸一年,责其暗藏争功之意,如果这一次再延误出兵,恐怕皇上会有更加严厉的责罚。

  历代君王开邦立国,往往都会有杀戮功臣的举动。

  张公瑾都督曾经在玄武门之变中独当一面,立有大功,谁能保证李世民不会因为这些理由怀疑他恃功自重,有叛逆之心而生杀机。

  一生谨慎果断的张公瑾这一次一听到朔州急报,粗略算出突厥人不会有多于五万人马之后,立刻尽起雁门关四万雄兵,星夜兼程,朝着朔州赶来。

  锋杰派遣黑水靺鞨铁弗由率领的靺鞨兵马对全力扑杀而来的代州兵马进行拦截,诈败引诱唐军陷入锋杰暗布在朔州城外的伏击圈。

  黑水靺鞨兵马虽然装备精良,但是战斗经验不多,并不适合承担诱敌之任。因为诈败诱敌的行动有很高的难度,非常需要一支训练精良,经验丰富的军队来执行。可是,锋杰自有他的一套独特想法,叫人捉摸不透。

  黑水靺鞨兵马刚刚和张公瑾率领的大军遭遇就混战在一起,两军翻翻滚滚,激战了一个时辰,铁弗由还没来得及下令后撤,最前锋的军队已经抵挡不住唐朝轻骑的纵横冲杀,丢下数千具尸体败退下来。

  铁弗由大叹倒霉,忙不迭地率领麾下三军狼狈向北逃窜,诈败成了真正的惨败,沿途留下一万多具血肉模糊的士兵尸体和满地的兵刃旌旗,仓皇逃窜。

  张公瑾仔细观察了胡人兵马的败退情况,没有看出任何不妥,心中自是为打了一场干净利索的胜仗兴奋不已。他令旗一展,四万雄兵潮水般朝着败退的敌兵追去,不知不觉地冲入了锋杰精心布置的伏击圈内。

  正当代州兵马来到朔州城畔的丘陵附近之时,突然一阵响亮的号角声在丘陵顶端响起,铺天盖地的雕翎箭一浪高过一浪地从山坡上覆盖下来。

  数不清的唐朝官兵因为躲闪不及,纷纷坠下马来。张公瑾立刻知道中了埋伏,他奋力拔出佩剑,高声号令兵马停止前进。

  就在这时,山崩地裂的喊杀声从丘陵顶端响起,数万突厥精骑顺着丘陵的缓坡,居高临下地朝着他们的后阵冲杀下来。

  这些精骑顺坡而下,本来就威猛无匹的气势更加凌厉迫人,当先的猛将正是铁汉汴宏和紧紧跟随他的火焰教精锐。

  这股势不可挡的血肉长河只一个浪头就吞没了数千名仓皇抵抗的唐兵生命,更有数之不尽的唐朝步兵惨死在敌人的万蹄践踏之下。

  紧接着,黑水靺鞨、契丹和室韦诸族最精锐的兵团从四面八方冲杀过来。

  张公瑾在敌人合围之前,果断地命令所有的步兵断后,自己率领着所有骑兵朝着朔州城奋力冲杀,想要和城中的唐军会合。

  断后步兵的惨嚎声随着风声不断涌入张公瑾的耳中,此时此刻的他已经悔得脸青唇白,暗恨自己不应该为了仕途而断送这些大好男儿的性命。

  但是,事已至此,悔之无益,他只有勉强振作精神,希望起码能够带领麾下的一万轻骑和秦武通合兵一处。

  当他率领着一万轻骑纵横冲杀,浴血鏖战,好不容易冲出一重又一重的敌军重围,来到朔州城前的时候,只看到满城的唐朝旗帜全部落到城下,只有突厥人的狼头旗和狂野的欢呼声盘踞在高高的城头。

  朔州南门洞开,一彪唐朝败兵狼狈不堪地冲出城外。

  张公瑾仰天长叹一声,率领兵马和这股败兵汇合到一处,高声问道:“秦将军安在?”

  这时候,朔州城驻军副将吴孝荣催马上前道:“秦将军中了暗箭,命在旦夕,朔州城不保了。张将军,我们快退往雁门吧!”

  张公瑾用力一甩马鞭,恨声道:“嘿,我们走!”

  二人各自调动本部兵马,朝着雁门关方向杀去。

  突厥兵马和唐朝败兵一路混战不休,数分数合,每一次交锋都遗下上千具双方将士的尸体,唐朝军马日夜奔逃,而突厥人马紧追不舍,缠战不休,直到雁门关下。

  高耸山间的雁门关就在眼前,历经数十阵血战的张公瑾到此方要长舒一口气,却看到面前数年来巍然屹立的雄关铁匙陷入了一片熊熊烈火之中,无数云梯密密麻麻地排在城墙之上,蚂蚁般的胡人兵马朝着城头狂涌,眼看就要攻入城中。

  “哎呀,气死我也!”张公瑾惊怒交急,狂喷出一口鲜血,昏死在马鞍之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