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八十七章 神马难降

大唐行镖 金寻者 4561 2004.04.29 13:06

    郑绝尘将套索挂在玉椎马的侧鞍之上,掏出腰畔别着的锋锐挠钩看了一眼,脑海里突然浮现出昨天夜里看到的那匹金色皮毛的无双神马扬蹄飞奔,畅行无阻的影像。

  山西郑家十数代人牧马为生,见尽了天下良驹,但是昨夜的神马无论在灵性、速度和力量上,都远远超出了他所见过的所有良马,甚至远远超过了自己的玉椎马和红思雪那匹神骏的胭脂马。

  还有那种遗世独立,佼佼不群的英姿,那种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孤高绝尘的风神,让人几乎以为在那恒州平原上肆意奔驰的骏马身上依附着一位具有明澈智慧的神灵。

  月光之下,百炼精钢制成的挠钩映射着身畔篝火的点点亮光,郑绝尘几乎可以想像到这幅挠钩深深扎入那匹天马身上的光景。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自嘲地笑了笑,将那枚挠钩从腰畔解下来,远远丢在一边。

  他出神地回忆着昨日那匹天马望向牧人们的眼神。那眼神中包含着愤怒和蔑视,激荡着一股永不屈服的火焰,那种令人肃然起敬的强悍和勇猛,总让他想起一个类似的身影。

  这个身影在他眼中飘飘忽忽地转来转去,但是却总是让他看不真切:“到底是谁呢?”郑绝尘轻抚着下颚,苦苦地思索着。

  “郑兄,”在他的耳畔传来一个洪亮清朗的声音,彭无望来到他的身边,笑着说:“思雪、鸣弦和一祥他们已经全都去牧场了,大家都想再看一眼那匹神马,你也一起来吧!”

  郑绝尘怔怔的看着他,半晌说不出话来,仿佛在看一个从幽冥鬼域而来的魔怪。

  彭无望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庞,思索了良久,才道:“郑兄,我有何不妥么?”

  “没什么!”郑绝尘这才恍然抬起头,似乎现在才发现彭无望的存在,咳嗽一声,道:“我正在养精蓄锐,到时候那些牧人自然会来叫我。”

  城外难民营内再次爆发起惊天动地的人喊马嘶之声,那成千上万的牛羊马匹似乎听到了它们一直企盼的声音,纷纷开始暴躁地来回走动,不时发出恶狠狠的鸣叫。

  牧人们骑着健马在牧栏周围紧张而无助地巡逻着。每个人都知道,那匹神骏而强悍的天马将要再次到来。

  裂帛般高亢而刺耳的清啸声响彻了整个恒州城,塞上健儿的首领率领着十数个大汉冲到了郑绝尘的面前,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英雄,它又来了!”

  郑绝尘长长舒了一口气,将衣服的下摆紧紧地扎在腰上,翻身骑上玉椎马,朝着牧场飞奔而去。

  此时此刻的栗末难民营内已经鸡飞狗跳,乱作一团。数百批牛羊骏马在那黄金色虎纹天马的率领下,在营中左冲右突,横冲直撞,有几个牧人躲闪不及,坠下马来,被随后赶上的大群牛马踩成肉泥。

  彭无望、红思雪、连锋、萧烈痕和雷野长各展神功,不断从失控暴走的牛马群蹄下救起几乎被踩死的栗末难民,并把他们带到比较安全的高处,但是仍然不断有牧人因为躲闪不及而被活活踩死。

  领头的金色天马神采飞扬,桀骜不驯地挥洒着颈后锦缎般华丽柔美的鬃毛,向着那些狼狈不堪的牧人示威。

  就在这个时候,白衣白马的郑绝尘仿佛一道横空而过的闪电,激射向正在发威的金色天马。

  长长的套索被郑绝尘高高举在头顶,乌黑的绳圈宛若一朵被疾风吹弄的黑云,在月光下变化着各种狰狞的形状。

  金色天马似乎知道遇上了强劲的对手,嘶鸣一声,以后蹄为轴心,转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半圈,掉过头来,朝着郑绝尘扑来。

  但是,它的反映仍然慢了一步,郑绝尘果断地一抖手,套索化作乌黑的长虹,闪电般出现在它的脖颈之上,动作之快,就算是那些常年在塞上驯马的牧人们也没有看得清楚郑绝尘的出手。

  正当所有人都为郑绝尘的精彩表演而喝彩的时候,那匹金马居然不改方向飞速地朝着玉椎马冲来。

  郑绝尘眉头一皱,下意识地伸手一收套索。说时迟那时快,那匹金马忽然又转了半个圈子,和玉椎马并辔而行,将头一探,伸到了玉椎马的颈下。

  “不好!”郑绝尘脑中电光一闪,惊呼出来。

  就在这时,金色天马低探的脖颈猛然奋力一抬,人立而起,硬生生将玉椎马也一同顶了起来。

  雄健而壮硕的玉椎马竟然抵受不住金色天马的洪荒巨力,被直挺挺地掀翻了起来,连着郑绝尘一起仰天摔向地面。

  郑绝尘一声暴喝,缩身,离镫,片身,起跃,身子在间不容发之际脱身离马,一个矫健的飞跃朝着金色天马扑去。

  这五六个动作在弹指间完成,不但流畅优美,而且透出一股从容不迫的风范,深深显示出郑绝尘马上功夫的超群绝俗。

  如果让他成功地翻上马背,他不但尽挽颓势,而且依靠他几乎完美无缺的控马技术,这头千年难得一见的绝世神马就要被他收服。

  “好──”旁观的无数牧人还有所有飞虎镖局的镖众都不由自主地叫起好来,纷纷赞叹白马堡的郑公子嫡传的驯马功夫果然不同凡响。

  “看来要成!”彭无望兴奋地叫了出来。

  “这小子,身子骨灵便的很。”雷野长虽然平时对郑绝尘的倨傲态度很看不上眼,但是不得不承认刚才郑绝尘使出的马上功夫,身子的柔软轻便远远胜过了自己。

  就在郑绝尘将要端端正正跨在金色天马的背上之时,金色天马突然一低头,后蹄高高扬起,狠狠踢向郑绝尘的胯部。

  这一招阴狠决绝,老辣凶残之处甚至高过了刀头舔血的江湖老手。

  郑绝尘刚才起跃得仓促,身子比平时拔高了少许,滞空时间加长,正好凑上了这记狠招。

  他临危不乱,丹田一提气,双腿一并,气沉脚底,双脚踩在天马高扬的双蹄之上,凌空翻了个空心跟头,仿佛抛绣球一般被抛到了高空。

  那天马一双前蹄仿佛钉在地上一般,一瞬间竟然令高速奔跑的身体骤然停下,一双后蹄飞快地再次扬起,重重踢在毫无防备地从高空落下的郑绝尘臀部之上,将他远远踢飞了,重重落在地上。

  整个牧场上嘈杂的人声一瞬间全部消失,所有人目瞪口呆看着以驯马之术闻名天下的郑家大公子狼狈不堪地摔在地上,头一偏昏死了过去。

  半晌之后,彭无望才恍然大悟惊叫起来:“郑兄!”

  他用力一挥手,道:“思雪、鸣弦、一祥,快去看看郑公子。”又回过头大声喊道:“贾姑娘、贾姑娘,快去看看郑兄如何了。”

  这个时候,众人才如梦初醒,纷纷向郑绝尘围拢过去。

  ※※※

  就在众人忙碌着将郑绝尘抬到担架上,送到城内医治的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忽然迈开大步朝着金色天马追去。

  彭无望感到不对,猛一回头,大吃一惊,高声道:“雷大哥,小心啊!”

  雷野长是个不服输的汉子,眼看自己一直看不上眼的郑绝尘吃了大亏,不由自主激起了竞胜之心,想要凭本事收服这匹颇为了不起的畜牲,让郑绝尘以后在自己面前抬不起头来。

  只见他甩开大步,朝着金色天马飞扑过去。他的轻身功夫并不如何出色,但是双腿上神力惊人,仿佛装了机括,腾腾数十步,快如奔马,十几息之间已经追上了那匹正在耀武扬威的金色天马。

  双臂一展,就去抓它的马尾。雷野长勤练先天罡气,双臂蓄满真气之下可以将碗口粗的杨柳树倒拔而出,端得是威力无穷。

  此时他出手抓马尾,心里有十足把握可以将这条马尾活生生从这匹作孽多端的天马身上撕下来,以后只要将这条马尾拎在手上在郑绝尘眼前晃一晃,这个青头小子以后在他面前都不必抬起头来做人了。

  想到得意处,雷野长忍不住笑出声来。

  就在这时,本来背朝他奔跑的天马突然以后蹄为轴,硬生生转过身,将高高扬起的前蹄对准了他的顶门踩下。

  “这畜牲!”雷野长忍不住惊呼一句,身子一个顿挫,向后急退,在间不容发的瞬间闪开了金色天马的双蹄踩踏。

  那匹天马毫不停留,四蹄飞张,朝着雷野长狂奔而来,想要将他硬生生踩在脚下。雷野长怒哼一声,双手一探,猛然抓住天马前突的马头,在它的前蹄将要踩在身上的瞬间,用力用额头一顶它的顶门。

  “彭”的一声大响,一人一兽同时退开数步。雷野长满眼金星,好半天才缓过劲儿来。而那匹天马也尖溜溜一阵嘶鸣,在地上转了三五个圈才挺了过来。

  “哈,你个畜生!知道厉害了?”雷野长一只手扶住晕忽忽的脑袋,一只手戟指那匹金马,得意地说。

  那金马高高扬起前蹄,发出炸雷般的嘶鸣,那高昂的头颅一阵乱晃,颈后的鬃毛宛若旗旛般高高飘扬。

  只见它再次嘶吼一声,面朝着雷野长披风带火地冲杀而来。

  “好,来吧!”雷野长一双又长又粗的大腿马步站稳,双手拢在胸前,准备再和这匹神骏的金马来一次对撞。

  这时候,彭无望从他的身后狂奔上来,边跑边说:“雷大哥,小心!它要……”

  雷野长来不及听他说些什么,双目紧紧锁定了疾奔而来的金马前额。在这电光石火的瞬间,这匹金马的前蹄深深踏进了泥土之中,整个身子以前蹄为中心划了一个圈子,一双后蹄夹风带雨,扫向雷野长的腰肋。

  “这畜牲──”雷野长哪里想得到一匹马居然聪明到如此地步,来不及换招,竟被它端端正正踢中了左肋,整个身子在半空中自下而上划了一个圈子,堆金山倒玉柱般横卧在地。

  那匹金马还不放过他,一转身来到他的面前,前蹄再次高高扬起,照着雷野长的胸膛重重踩了下去。

  雷野长腰肋受创,半边身子麻木不仁,眼看难逃此劫,不禁目眦尽裂,破口骂道:“你个畜牲!”

  就在这时,一双手霍然伸了过来,拉起他的双腿,拖着他飞速侧向移开。

  金马的前蹄只差分毫就踏在他的顶门之上,泥土飞溅之下,糊了雷野长一脸。

  “他奶奶的,好险。”雷野长知道救了自己的人是彭无望,不禁吼道:“彭兄弟,你刚才要说什么?”

  正拖着他双腿飞奔的彭无望喘息着说:“我想说它要踢你左肋,可惜晚了。”

  就在这时,那匹不依不饶的金马发足飞奔,弹指间已经追到了彭雷二人身后。

  彭无望连忙拖着雷野长拚命奔跑。但是,金马脚力惊人,哪里能让他们跑掉,只在数息之间,它的一双前蹄已经要踩在雷野长的顶门之上。

  “彭兄弟,别理我,你走吧!”雷野长看到彭无望舍命飞奔,已经汗流浃背,不禁感动,大声吼道。

  “他奶奶个雄,我跟你拼了。”被金马追得狼狈的彭无望也发了狠劲儿,丹田一提气,将雷野长的身子高高提起,远远抛到一边。就这么缓了缓,金马已经追到近前,一个冲刺,朝着彭无望和身撞来。

  彭无望只来得及一侧身,稍微缓解一下冲力,但是整个人仍然被撞得飞了起来,张口喷出一彪鲜血。

  这时候,飞虎镖局的众人安置完郑绝尘,刚刚回到牧场,就看到总镖头遇险,同时惊呼了起来。

  红思雪、贾扁鹊和洛鸣弦等人当即展动身法跑上前来,想要帮忙。

  彭无望在身子飞起的瞬间,探手一揽,紧紧抱住金马的脖颈,看到红思雪走得很近,当即喝道:“思雪,先救雷兄。”

  红思雪焦急地看了他一眼,只见他身子一挺,居然跃上了金马的背部,暗松一口气,将雷野长的身子拖到营盘之中。

  雷野长大声叫道:“别管我了,彭兄弟有难,那畜牲好厉害!”说罢此话,一口鲜血又喷了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