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白马公子

大唐行镖 金寻者 3063 2003.04.22 21:41

    红思雪提着左连山两百余斤的身子,提气连续奔驰了十余里,终于支撑不住,将左连山小心放到路边。自己盘膝而坐,勉力调整体内已经乱成一团的真气。一股蚀心的焦虑不期然从心底涌出。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充满期盼地向洞庭湖方向望去,希望彭无望能够一脸漫不在乎地飞驰而来。她甚至能够猜到彭无望见到她时会说的话,“红帮主,几个毛贼而已,那里难得到我彭无望,已经打发了。”但是,一个小小的莫名其妙的声音不断地在心中重复:“死心吧,他不会来了,死心吧,他来不了了。”

  突然,一阵密集的轰鸣声远远的传来,宛如数百面牛皮大鼓一起用力敲响。红思雪立刻飞身站起,一抖手将飞鹰鞭亮了出来,心里想:这次无论如何都要和他们拚了,自己已经无力再逃。也不想再逃了。

  一阵嘹亮悠长的马嘶之声传来,一匹通体雪白如玉的白马闪电般来到近前,一个身穿白色劲装,肩披白羽大氅,腰悬箭囊,斜背一柄银色长弓的英俊少年来到了红思雪的面前。这个少年印堂饱满,虎目炯炯有神,眉毛很细很长,脸上轮廓分明,宛如刀削斧刻,令人印象深刻。他的嘴唇极薄,脸上常挂一丝笑意,露出一口洁白闪亮的牙齿。从他坐在马上的身形来看,此人起码身高七尺开外,身形虽然瘦削,但是却给人一种雄壮威武的感觉。

  跟在他身后的是百余名白衣劲装的彪形大汉,个个白衣银弓,腰佩长刀,跨下白马。这些大汉一个个精神饱满,太阳穴高高耸起,眼神凌厉迫人,一看就知道人人都是高手。

  这些人的控马之技出神入化,虽然互相之间离得很紧,但是没有一匹马露出焦躁的仪态,静静地围成一个圆形困住红思雪。

  红思雪深深吸了一口气,暗想:“竟然是他,难道今天真的在劫难逃。”

  只听这名英俊少年在马上一抱拳,笑着朗声道:“红帮主,冬坛坛主郑问天之子,郑绝尘有礼了。”

  红思雪勉力压下心中焦虑,镇定地说:“郑公子,久仰白马公子大名。难道你今天是来取我性命的不成。”

  原来此人正是天下人人敬仰的武林七公子中的白马公子郑绝尘。郑绝尘以家传的控马术,银弓白羽箭名震天下。他的神弓绝技曾经威震西北,东北,和西南的三股势力最庞大的马贼。令他在关外胡族里都享有赫赫威名。江湖传言,白马一现,危如垒卵,银弓一响,命如悬线,白羽一发,九死一生。

  郑绝尘仰天大笑,朗声道:“就算本来打算如此,看到红帮主,如见天人,任谁都要打消这个念头。”

  红思雪虽然巾帼不让须眉,但是听到郑绝尘的调笑,也忍不住脸色微红,嗔道:“郑公子岂可如此说话。”

  郑绝尘一脸毫不在意的笑容:“红帮主乃天仙一般的人儿,就算人们不说,心里也定会如此想来。我只说出心里话,红帮主怎忍责怪。”

  红思雪秀眉微皱,道:“郑公子性情中人,我又怎能责怪。只是如今郑公子将我围在当中,究竟何故。”

  郑绝尘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沉吟良久,道:“本来我想要质问帮主为何要解散年帮,但是看到红帮主后,我忽然感到你解散年帮一定有说不出的苦衷。”他笑着看了看天空,又道:“如果我说,从今天起,冬坛九十分舵,六堂堂主,从此全力支持红帮主解散年帮的壮举,如此可否博得帮主红颜一笑。”

  红思雪自从十四岁以来,不断遇到对自己钟情的男子,但是却很少有人想郑绝尘这样,刚一见面就摆明车马来追求她。

  红思雪无力地叹了口气,道:“笑一下给你看又有何难,只是你说的话可是当真?抑或只是轻浮言语。”

  郑绝尘没想到红思雪竟然如此潇洒不羁,心中对她又多了几分好感。他傲然一笑,道:“家父称病在家,曾经让我暂领冬坛坛主一职,一切便宜行事。我郑绝尘所说的话,便是铁板上钉钉,永无更改。”他突然转过头,对身后的手下道:“我决定拥护红帮主解散年帮,尔等有何异议?”

  他身后这些白衣白马的豪汉齐声答道:“愿意誓死追随少坛主。”

  郑绝尘大吼一声:“什么少坛主,再没有少坛主,只有我白马公子郑绝尘。”众人轰然称是,声震天地。

  红思雪双目忽然亮了起来,忙说:“郑公子,能否再帮我一个忙?”

  郑绝尘优雅地笑道:“红姑娘请吩咐。”

  左连山吃下郑绝尘喂下的山西郑家的疗伤圣药雪蟾丸,蝴蝶镖上的剧毒已经化去,伤势已经被控制住了。看着他俯卧在马上沉沉睡去,红思雪终于放下心来,看了看在身旁策马的郑绝尘。郑绝尘朝她微微一笑,道:“红姑娘不必担心,彭兄应该无甚大碍,朱老伯,李大叔最爱英雄人物,彭兄如此豪杰,他们必不会加以杀害。”

  红思雪缓缓点头,心中仍然非常焦虑,那种心悸的感觉让她无法安心。

  月色如水的洞庭湖畔,一切都归于平静,只有飞鸟惊林的鸣声,所有的杀伐争斗都已经消失无痕。红思雪,郑绝尘和百余名白衣大汉策马挺立在湖滨,茫然不知所措。

  “可能彭兄已经离去了。”郑绝尘沉思着说。

  “彭兄如果突围而出,一定会想办法和我会合。”红思雪怔怔地看着地上彭无望遗留下来的一大滩血迹。

  “红姑娘无需担心,明日我会陪伴姑娘一同到龙家庄去,见到朱老伯,李大叔,一切自会明了。”郑绝尘沉声道。

  “只有如此,公子高义,思雪在这里谢过。”红思雪抱拳道。她闭上眼睛,长长叹了一口气,披着一身的银色月光,寂寥落寞地策马离湖而去。

  郑绝尘看着她月色下的仙姿,一时间不禁痴了。

  彭门镖局的众人在彭无惧和侯在春的领导下,重整旗鼓,收拾好遗在华府的所有彭门细软家当,准备重返青州泰安,复兴飞虎镖局的往日声威。

  临走的时候,成都万人空巷,妇孺百姓携家带口地聚在华府,敲锣打鼓地欢送彭家镖局离蜀。华不凡特意找了安排的一个大型的欢庆会,请来了巴蜀有名的锣鼓队,还买来了最好的炮竹,亲自来为彭无惧等人践行。场面极为热烈。

  彭无惧,侯在春,华不凡三人站在华府两个巨大的华柱之下,低声地谈论着彭无望的去向。“二弟真的和年帮帮主红思雪走了?”华不凡关切地问。

  “是啊,”彭无惧说,“离走的时候还教了我和在春武功,而且嘱咐了很多事。”

  后在春接过话茬:“三少镖头一身戎装,别提多威风了,走的时候兴高采烈,好像是去赴什么宴会。”

  华不凡用手扶着下巴,沉思着说:“二弟如此兴奋,必定要去做什么大事,而且他还特意教授你们武功,这似乎……。”他看了二人一眼,犹豫着没有说出来。

  彭无惧忙道:“华大哥,难道三哥有危险?”华不凡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只是如果不是大事,何必如此急着传授武功,这总令我心中不安。”

  侯在春大声道:“少镖头不会有事的,蜀山寨那么凶险,少镖头都闯了过来,天下难道还有什么事能难道他么?”

  华不凡闻声展颜一笑,轻轻拍了侯在春一把,道:“我是关心则乱,事实确实如此,二弟武功高强,早已经纵横无敌,我是多虑了。”

  彭无惧和侯在春都笑了起来。

  这时,一阵震天的欢呼声传来,原来,华府的家人就要开始燃放炮竹为镖队送行,这个风俗意在用阳刚的炮竹来驱走邪鬼,为远行的人及其亲属带来幸运。一个华府好手纵身一跃,上了高柱,将手中火戳子递向已经早早放置妥当的大串鞭炮。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激动地注视着这个好手的一举一动。突然,明明绑的结结实实的两串炮竹一起凭空落到了地上,发出啪地一声。众人齐声惊叫了起来。

  华不凡感到浑身一阵颤栗,他看了彭无惧和侯在春一眼,发现两个人的脸色都已经变得铁青。三人同时想到了彭无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