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一章 黟山喝道

大唐行镖 金寻者 4085 2003.12.09 13:51

    “你也是?!我到底在想些什么?”步出密林的锦绣公主,苦笑着抚了抚面颊。

  得知了神兵盟还有半个月才去莲花山,彭无望当即决定先去黟山一行。

  李读和他在客栈中分手,互相约定十天后在此重聚,共赴莲花山。彭无望单人独骑,向黟山方向走去。

  “师父、师父!”一个童音稚嫩的声音幽幽从身后传来。

  “啊?鸣弦!”彭无望大吃一惊:“你不是待在镖局里练功吗?”

  “师父,是我娘接我回家给父亲下葬的。”洛鸣弦神色一黯,接着又兴奋了起来:“这一次青凤堂主伏诛,父亲也死的瞑目了,我们洛家更是威风大振。娘亲又收了不少庄丁,准备重建仁义堂。”

  “那很好啊!”彭无望大喜,接着又皱起了眉头:“但是你怎么会找到我的?”

  “我娘仍然和很多著名的风媒有联系,他们告诉我娘彭大哥正要去黟山的方向,我就跟来了。”洛鸣弦笑道。

  “你娘真有本事。”彭无望挠了挠头:“不过我这一次去黟山……”

  “我知道!”洛鸣弦迫不及待地说:“是去和剑仙子比剑么!江湖人都知道,所有的风媒都已经聚集到了黟山附近,准备将最新最快的消息传往各地。”

  “这么快?”彭无望心中一紧。

  “当然啦,自从师父你南下,青州的风媒已经迫不及待地将风声传到了江都,早在师父你来到苏州之前的三天,所有江湖中人都开始交相传诵师父和剑仙子将要大对决的消息。”洛鸣弦兴奋地说。

  “啊!这些风媒倒也勤快。”彭无望忽然想起自己曾经遇见的一个至死不忘职责的风媒张放,心中没来由的一酸。

  “还有,江南一带的地下赌坊都开始设局赌师父和剑仙子的输赢。师父你的赔率是一赔十,剑仙子的赔率是一赔一。”洛鸣弦的嘴宛如连珠炮般一一道来。

  “啊!是吗?”彭无望有些茫然。

  “是啊!还有呢!”洛鸣弦大声接着说。

  “还有?”彭无望已经开始无法招架洛鸣弦所带来的繁杂丰富的资讯。

  “还有,我把我所有的零花钱全部都买了师父赢。”洛鸣弦自豪地说。

  “你这个混小子,看我不罚你,这么小去赌钱?”彭无望双目一瞪。

  “不是赌钱,是赌口气。师父,你一定能赢!”洛鸣弦满脸崇拜地看着彭无望。

  来到黟山脚下的时候,天色已晚,又赶上了连绵的春雨,彭无望师徒二人只好在一个小镇之中找了一个客栈歇脚。

  阴雨连绵的天气,让彭无望浑身上下的旧伤都开始隐隐作痛,他只好让洛鸣弦拿出一些跌打的药酒,不停地在全身各处涂抹。

  看着彭无望愁眉不展,洛鸣弦担忧地问:“师父,伤都好了,为何还会疼?”

  “我也不知,每逢阴天都是这样。来,你再擦擦这处。”彭无望咬着牙说。

  “啊!好长啊!这是谁干的?”洛鸣弦目瞪口呆地看着彭无望大腿上的伤疤。

  “好像是巴山七煞中的老二,叫什么岳帅空的,好厉害的左锋剑。”彭无望心有余悸地小声说。

  “师父,原来你在后怕。”洛鸣弦大吃一惊。

  “你以为我是傻大胆吗?我也是正常人,刀砍到身上一样会疼。在世上活的逍遥,一样会怕死。”彭无望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说。

  “师父,我一直以为你是无所畏惧的。”洛鸣弦惊讶地说。

  “世上哪有无所畏惧的人。只是做人一定要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彭无望双眼神光一闪,忽然想起什么,没来由地笑了笑,拍拍洛鸣弦的脑袋,道:“你不是想学我做侠客吗?要做好吃苦的准备啊!我这一身的伤,就是行侠的代价。”

  “师父!”洛鸣弦激动地大声说:“我不怕吃苦、不怕受伤的!”

  “怕不怕死?”彭无望笑着又问。

  “我……我……”洛鸣弦迟疑了一下。

  “总算你还老实,其实怕死并不算丢人,慢慢来。”彭无望笑着说。

  “师父,不如你再给我讲一讲这些伤疤的来历,让我长长见识。”洛鸣弦沮丧了一会儿,又重新兴奋了起来。

  “好啊!很久没说书了,呵呵,来,看这块儿,这道疤说起来话就长了……”

  ※※※

  黟山奇秀虽甲于天下,但是山路远远不如华山那般崎岖难行,天还没亮便早早起床的彭无望携着洛鸣弦施展轻功,运步如飞,不到一个时辰已经来到了半山腰的越女宫迎客亭。

  “什么人,胆敢擅自闯山?”四个白衣女子宛如四朵轻柔的浮云,从四个不同方向落到了彭无望师徒的周围。

  “在下彭无望,特来一会黟山华惊虹。”彭无望铿锵有力地说。

  ※※※

  看到方飞虹和她的师妹们飞流而至的身影,刚刚练完剑的华惊虹用系在腰间的丝巾擦了擦汗水,因为运剑而微露红霞的双颊,在晨曦依稀的晨光中闪烁着惊心动魄的美丽。

  看到华惊虹宛似天人的神采,虽然身为她的师姐妹,但是方飞虹等人都诚心正意,甚至满心崇拜地跪拜在地,没有一丝一毫的不满。

  看到她们如此诚惶诚恐的模样,感到歉然的华惊虹连忙一抬手,道:“各位姐妹,惊虹虽然身为越女宫主,但是咱们份属同辈,实在不必如此大礼。”

  “宫主,你身份尊贵,我等行此大礼完全发自内心,请你不要和我们客气了。”方飞虹受宠若惊地说。

  华惊虹看了系在腰间的紫金飞鹤,想起了师父云游天下之前对自己的谆谆教导,不仅露出缅怀的神色。

  她微微苦笑,道:“各位姐妹,可有什么要事禀告?”

  “彭无望那……”方飞虹刚要大放厥词,忽然想起华惊虹的身份,连忙收住口,道:“我是说青州彭无望携了个十三岁的少年来到迎客亭,声称要见宫主。”

  “他终于来了?”华惊虹微微一笑:“听说最近他的声名越来越响,连巴山七煞和青凤堂主这些大人物都被他亲手诛杀。这一次他挟威而来,此事恐难善罢。”

  这时,另一个越女宫弟子赵颖虹走上前道:“宫主,听说就在数日之前,彭无望在青州大战乾坤一棍雷野长和雷煞炮刀罗一啸,二人双双战败。雷野长和他力战七八个时辰,自谓不敌。而罗一啸和他大战不到十个回合,竟被他一刀斩杀。”

  围在周围的越女宫弟子不约而同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有华惊虹好似整暇,悠然道:“赵师妹,你真有一套,才几日之前的消息,这么快就到了你的耳边。”言罢微微一笑。

  赵颖虹的脸立刻羞得通红,周围几个女弟子恍然大悟。

  方飞虹咯咯笑了起来,道:“赵师妹,看来你和张涛那小子走得越来越近了。”

  赵颖虹脸上发烧,头低得仿佛颈子都折了,声音小得仿佛蚊鸣:“我和张涛二人,发乎情、止乎理,请宫主明鉴。”

  周围的女弟子都笑了起来,彭无望的威名所带来的肃杀气氛一扫而空。

  “好了,”华惊虹笑道:“不要为难赵师妹了。”

  “宫主,”年纪最小的罗恋虹好奇地问:“我很早就听说过罗一啸和雷野长的名声了。不过我一直以为罗一啸身为青凤堂长老,一身武功应该比雷野长高出一线,没想到差出这么多。”

  “嗯,你因何有此结论?”华惊虹沉静地问道。

  “因为罗一啸被彭无望十招之内取了性命,而雷野长则是苦斗了好几个时辰,这难道不是差了很多?”罗恋虹问道。

  “罗师妹,交手招数的多少不能作为武功高低的评定。雷野长和彭无望只是比武较量,无干生死,所以可以平心静气,细心比试。而罗一啸和彭无望之间则是生死相搏,胜负往往在一招之间,他们互拼了近十招,已经是罕见惨烈的搏杀。”华惊虹犹如目见般讲出了彭无望两番搏杀的情形。

  寥寥几句话中,越女宫弟子仿佛看到彭无望和罗一啸浑身杀气拚死搏杀的景象。刀来刀往、鲜血飞溅,凄厉的兵刃破风之声和势如破竹的虎啸龙吟,宛如洪水般涌到眼前,每个人的心头都起了一阵寒意。

  只有华惊虹的脸上露出兴奋的神色:“彭无望此人善于以弱胜强。因为他与人作战之时,战意高昂、气势如虹,敌人被其气势所慑,出招之际,思索甚多,往往被他看准时机一击而中。当日我和他大战于洛阳金府,他的功力招式和我相去甚远,但是他凭着一股子毅力狠劲儿竟和我斗到四百多招,浑身大小伤十几处鲜血长流,最后我竟只能靠豁然而悟的超海神剑将他击败。那一战的酣畅淋漓,只有我和第一公子连锋的一战勉强可堪比拟。”

  想到华惊虹和彭无望的金府一战,方飞虹心中一阵激动,那的确是少见的高手搏杀,她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脸颊,想起了彭无望在金府给她的那一记狠拳。

  “宫主,这一次彭无望来挑战,你会不会再和他大战一场?”罗恋虹好奇地问。

  “当然,如此难得的对手,就算他想不打,我也不会放过他。”华惊虹眼中露出热切的神色:“闭门造车只能事倍功半,唯有不断地迎接挑战,我们才能在武道上走得更高更远。”

  看到众人眼中的兴奋激动,华惊虹自信地说:“越女神剑绝对不怕任何挑战。”

  黟山光明顶位于黟山正中,俯瞰四方云海,自古就有不到光明顶,难观黟山景的感叹。

  彭无望站在光明顶东边的悬崖,眼看着桔红色的朝阳从满山波涛般汹涌澎湃的云海中冉冉升起,将云彩染成光华灵动的琥珀色,似乎一个隐在云中的仙人将满山的云雾化成了琉璃。

  他一阵感慨:“仙人……”

  想起了仙人,就想起了师父。算起来,彭无望自出山以来,才不过两年,但是从北到南,再从南到北,几乎踏遍了中原的大好山河,三番四次地险死还生,感觉仿佛恍惚间过了千生万世。师父不知道如今安在?彭无望的眼中一阵黯然。

  “师父,这里真的好美!”洛鸣弦喃喃地说,痴痴地看着桔红色的朝阳,宛如勇士般从云海中脱颖而出,由红到黄,再从黄到金,耀眼的金光洒遍万里河山。

  “可惜啊,这里是人家越女宫的地方,咱们不能常来,你趁现在看个饱吧!”彭无望若有所思地说。

  “黟山又不是越女宫的,她们凭什么占住这块宝地不让人来,这也太霸道了。”洛鸣弦愤愤不平地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