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唐兵南下

大唐行镖 金寻者 2474 2003.04.22 21:45

    自夷陵到九江绵延数百里的江段上,大唐的水师舰队在攻击力最强的龙头飞轮三帆斗舰带领下,顺江而下,宛如天降神兵一般出现在毫无准备的大梁水师大寨面前,三帆斗舰势如破竹的冲破水寨的护栏,船头的八弓大弩箭和四盘投石车立刻暴雨骤雨一般向来不及转头的巴陵双头水师战船发起了猛烈的进攻,在百息之内,三十艘大梁水师最得意的双头战船在码头内被投石车投来巨石和火油罐砸毁和烧燃。大梁水师首领鲁万祺当场阵亡,身中八枚带火弩箭,燃成了一堆木炭。

  水师船队的总元帅李靖满意地看了看自己率领的军队一眼,心中无限感慨。自从出世为将,戎马半生,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消灭巴陵大梁国,杀死曾为隋炀帝贩卖人口,令无数良家妇女沦为娼妓的巴陵会大头子,梁朝后裔萧冼。如今终于一偿所愿,如何不叫他心怀大快。

  这时,副将来报:“大梁衣领水师全军溃败,三百艘剪水舟四散逃亡,所有双头战船尽数摧毁,百余运粮船被截获,但是有十几艘破浪飞舰仍然在游击反抗,伺机逃窜。”李靖点了点头,道:“令后队清场,中军和前锋以最快船速南下,直击巴陵。命缁运官将物资运上快船,和大军一起南下,要快!”副将一愣,立刻出去传令。这时,李靖身边的柴绍将军疑惑地问:“李兄,何不将那些破浪飞舰和三百剪水舟息数歼灭,以策万全,否则让他们逃了回去,徒令萧冼有所防备。”

  李靖笑了笑,道:“就让他们去通报又如何,他们有我们快么?柴兄,莫忘了,兵贵神速。”柴绍恍然大悟,由衷地一竖大指,道:“李兄高才,柴某叹服。”

  大唐水师前锋半步不作停留,飞快地顺流而下,拔南郡,破酆阳,宛如雷滚霹雳,闪电间已经抵达巴陵。巴陵水师大寨虽然接到了前方告急的六百里快马加急战报,但是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大唐水师已经宛如一柄烧得通体透红的利剑,猛烈地刺入仓皇迎战的巴陵水寨之中。数十息间,巴陵水师的所有攻击力最强的凤尾穿浪战舰都陷入了熊熊的烈火之中。当大唐的龙头三帆斗舰靠岸的时候,整个的水面上已经看不到任何成战力的大梁朝战舰。足有两层楼高的三帆斗舰居高临下,下雹子般把巨石,飞弩,烈火罐向靠岸驻扎的大梁陆军倾泄而下。一百艘运兵船冒着岸上的如雨飞箭趁着潮水靠到岸上。舱门洞开,数千匹战马飞驰而出,每三匹马上座着一名红盔红甲的天策府精兵。只见这些精兵熟练地操控着这三匹战马齐头并进地冲进大梁军的军营。只一个冲锋就将仓促抵抗的过万梁兵杀得大败。这些精锐人马每人都有一把弩弓,一柄扑刀,远射近劈,勇猛无匹,任何人马稍微和他们接触就立刻溃败了下来。在他们四外冲杀的时候,另外的运兵船舱门大开,数千名步兵肩背弩匣,手握长刀,在岸边列阵排开。这时,天策府骑兵在战场上冲杀了一番之后,划了一个优美到了极点的弧线,返回本阵,这时,这些列队的步兵纷纷来到骑兵近前,飞身上马,立刻组成了过万人的精锐骑兵大队。

  李靖此时已经在第一时间下了船,将船队交给柴绍指挥,自己则来到了骑兵队的前方,大喝一声:“儿郎们,给我杀!”众唐兵见李将军身先士卒,无不士气大振,齐声呐喊,声震天地,宛如天边万里而来的霹雳炸雷,将在场的所有大梁士兵的心魂都震碎了。无数胆子较小的梁兵发了疯一般哭喊,无论督战队如何督促都不敢向前,四散逃亡。不少人死在督战队的大刀利斧之下。李靖率领的一万骑兵宛如割草芥般杀散了梁朝的五万人的骑兵大队,接着半步不停地冲入了组织混乱的梁朝步兵阵,第一个冲锋就在场上留下了过万人的死尸。等到这个宛如铜浇铁注的镔铁雄师势如破竹地将梁朝二十万人的大营从北杀到南之后,李靖立刻将三个传令兵派到阵尾,经过一番快速的调配,这个万人骑兵大队奇迹般地完成了大军的头变尾,尾变头的变阵,李靖快马驰到阵前,大喝一声:“再随我来!”

  大唐骑兵又一次从南到北杀入大梁军的阵营之中。所有唐兵的眼睛都变的血红,见人就杀,逢马就砍,这一次冲锋只用了两千息的时间,就将大梁朝的战阵杀了个对穿,战场上遗下三万多大梁官兵的尸体。与此同时,柴绍将军已经指挥剩余的部队完成了在江边的集结。此时见李靖将军一身煞气地杀了回来,柴绍立刻喝令整个唐军大阵缓缓前移,与李靖的骑兵靠拢。此时,大梁朝的骑兵营,步兵营,火器营,后备营,斥候营已经被杀得一片混乱,根本组织不起应有的抵抗。李靖将军看了看柴绍,柴绍点了点头。李靖微微一笑,忽然举起手上的长枪:“兄弟们,跟我杀到巴陵城去。”

  在场的唐兵热血沸腾,同时大声应合,一起催马。十万大唐军旅海潮一般向大梁朝的残兵杀去。这一次冲杀持续了一天一夜,十万大军日夜不停,追着梁朝的败兵衔尾厮杀,一直到巴陵城外,尽歼了没有来得及逃入城内的三十万梁朝军队。缴获了三万担粮食,俘虏了附近乡镇的三千梁朝催粮兵。完成了对巴陵城的合围。

  “萧冼完了。”李靖望着天愁地惨的大梁城,豪气冲天地说。柴绍笑了笑:“只是不知道是今日还是明天。”两人互望一眼,同时仰天大笑,充满了壮志得酬的激越。

  第二天,当李靖在监督唐军修筑攻城的营垒之时,柴绍将军飞骑赶来,道:“李兄,坏消息。”李靖看着巴陵城头上的大梁军旗,道:“怎么?”柴绍道:“说来好笑,天下第一大帮年帮的人在洞庭龙家庄聚义,想要和我们对抗。他们居然纠集了五十多万人,我们的兵将为了安民没有动过龙家庄,否则立刻就要有冲突。”李靖叹了口气,道:“奇怪,这些江湖人物一般不会明目张胆和官兵对抗。年帮的确是我们今后要对付的帮会,但是他们不可能这么未卜先知,料到我们会对他们不利。这其中必有人暗中主持。”柴绍道:“李兄,给我一万骑兵,我保证在一天之内将他们聚歼。”李靖想了想,道:“不可。这些人总是百姓,只是受人唆使。若是现在和他们相争,必有死伤,从此恩怨纠结,说也说不清。对我们大唐以后在江南的吏治极为不利。最好是他们能自行散去,否则。。。。。。”他缓缓皱起了眉头。

  柴绍问道:“如此,我们该拿他们如何?”李靖想了想,道:“命令一万骑兵在我军南侧布置散兵阵势,以备不时之需。如果他们北来攻我,便与他们游斗,以劝服为主。”柴绍叹道:“只好如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