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九十三章 智取南门

大唐行镖 金寻者 4699 2004.05.11 12:02

    化装成栗末人清晨混入渤海京城的彭无望、雷野长、连锋、萧烈痕、李读和红思雪隐藏在一处客栈的房间之内,静静地等待着郑绝尘的神箭发威。

  当夜幕渐渐笼罩了整个城市的时候,一阵人喊马嘶之声从四周街道上响起。

  懂得突厥话的李读听了一阵,压低了声音对周围的人道:“大家注意,这些人在喊整队出城的号令,非常奇怪,听起来三王子曼陀似乎正在将精锐人马调离渤海京城。”

  被李读巧手化装成曼陀模样的萧烈痕,正在默默地背诵李读先生教给他的数句突厥话,听到这句话,满怀希望地抬起头问道:“如此看来,是否我可以不用再扮曼陀了?”

  “那怎么行?”李读眉头一立,怒道:“别的不说,就是渤海宫城门口就有三千铁骑,如果不调开他们,难道我们从千人阵中冲过去?”

  萧烈痕苦着脸,接着埋头苦背突厥话。

  一旁的连锋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鼓励道:“萧兄不要气馁,这一次如果你能够将曼陀扮演的似模似样,骗过那群突厥人,再将这段经历讲给嫂子,该多有趣?”

  萧烈痕听在耳中,倍感受用,背得更加起劲儿。

  李读看了看他,又道:“萧公子,那个曼陀乃是数万大军的统帅,又是突厥贵族,说起话来要有一股颐指气使,不容置疑的气势,你尽量凶一点,狠一点。 ”

  萧烈痕为难地挠了挠头,应承了一声,继续揣摩这一次要饰演的角色。

  雷野长看他背得着实辛苦,心中有些同情,转头对彭无望道:“彭兄弟,不如我们绕到宫城的侧面,潜入城中,不是更加轻松?”

  彭无望望着客房北窗外灯火辉煌的渤海宫城,微微一笑,道:“我比较喜欢从正门走。”

  红思雪望着他的背影,忽然了悟了些什么,淡然笑道:“不错,有时候,一个人做得越简单,越直接,反而会越占便宜。是不是,大哥?”

  彭无望笑了起来,道:“占不占便宜我真的不知道,不过我这个人走正门走惯了,实在不习惯走偏门。 ”

  这句话似乎蕴含着双关之意,听到这句话,红思雪心中微微一颤,深深地凝视着他的背影,心中暗道:“大哥若是走了偏门,就不是我心中那个简单乾脆的大哥了。”

  这时候,城外大营中的火光沖天而起,驻紮城内的军马一阵混乱的骚动,无数突厥骑士纵马穿街越巷,朝着城外大营驰去,嘴里大声地呼喝着什么。

  李读听了片刻,道:“他们在说有人行刺三王子曼陀。”

  “太好了,我们走!”彭无望一声低喝,闪电般披上早就准备好的突厥人甲冑,带头冲出了客房。

  其他人齐刷刷地换上突厥人军服,跟在他的后面,鱼贯走出了房门,趁乱走入马房,牵出寄放在客栈中的坐驾。

  片刻之后,一群顶盔贯甲,气势汹汹的突厥骑士出现在横贯渤海京城南北的小朱雀大街之上。

  小玄武门外,三千突厥铁骑排着整齐肃杀的方阵,守护在渤海宫城之前。

  但是,突厥主帅营寨方向的滔天火光,却让这些突厥战士有些躁动不安。

  率领这支精锐人马的突厥主将也感到一阵又一阵的焦躁,催动战马来回兜着圈子,心中忧虑不安。

  当彭无望一行人等在乔装改扮的萧烈痕的率领下,大摇大摆地来到小玄武门前的时候,虽然众人都有心理准备,但是一看到三千突厥铁骑密密麻麻佈成的阵势的时候,仍然感到一阵心寒。

  这些江湖豪客平时行走江湖,一人独对上百人都可以谈笑自若,但是却都是第一次走上真正的沙场。

  在面对数千甚至上万人大军的时候,理所当然地被成千上万人的气势所震慑,更何况是突厥人精锐无双的骑兵大阵。

  李读催动马匹,来到萧烈痕身后,轻声道:“萧公子,到你表演的时候了。”

  此时此刻的萧烈痕已经紧张得浑身僵硬,在他正后方的连锋和彭无望眼睁睁地看着一行又一行的汗水从他的脖颈上滚滚地淌落。

  连锋往前凑了凑身子,低声道:“萧兄莫慌,你在梅凤凰面前都能吟诗作对,又何必怕这区区数千突厥鼠辈。”

  萧烈痕感激地回头看了他一眼,拚命压抑着浑身宛如筛糠般的抖动。

  彭无望忽然轻松地一笑:“萧兄怕什么,我说你一定行。去吧!”

  他抬起手上的马鞭,轻轻一抽萧烈痕胯下骏马的马臀。这匹骏马清嘶一声,扬起四蹄,的的的的地跑向小玄武门前的突厥阵营。

  看着那如狼似虎的三千突厥铁骑离自己越来越近,萧烈痕只感到头晕目眩,双眼白光乱闪,只想一头昏倒在地,从此脱离苦海。

  看到化装成曼陀的萧烈痕越走越近,那三千铁骑的首领脸上露出如释重负之色,抬起左手,放到胸口,大声地呼喝数个响亮的音节。

  在他身后的几千人马齐刷刷地抬起手,挥舞着马刀,齐声高呼着相同的几个音节。那是突厥人看到统帅必喊的神狼佑我的口号。

  几千人的呼号声宛若海潮般扑面而来,将萧烈痕团团围住。他只感到双耳一阵钟鼓齐鸣,双眼发黑,渐渐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红思雪看到萧烈痕在马上摇摇欲坠的样子,不禁担忧地问道:“萧公子被吓得不轻,不知道行不行?”

  彭无望仍然保持着乐观的态度,低声道:“我看准他一定行,我们只管看好戏吧!”

  李读斜眼看了他一眼,嘴一歪,心里暗想:“真是的,不知道你哪里来的信心。”

  雷野长和连锋苦笑着互望了一眼,同时握紧了身畔的兵刃,准备一有不妥,立刻冲出重围。

  此时此刻,萧烈痕突然仰起头,发出一阵狂野的呼吼,将手中的镔铁枪高高举起,在空中舞出无数令人瞠目结舌的花样,然后往身边一掷。

  钢枪发出尖锐的啸声,势如破竹地刺穿了小玄武门前坚硬的石板地面,深深地埋入土中,露在土外的枪身扑簌簌地疯狂震动,散发着一股粗狂豪猛的气势。

  看到萧烈痕这个出乎寻常的举动,李读、红思雪和连锋等人都闭上眼睛,不忍再看。

  彭无望目瞪口呆地注视着萧烈痕的背影,也弄不清他此举的用意。

  看着牢牢插在地上的钢枪,面前的三千突厥铁骑突然一齐举起手中的马刀,在空中拚命地划着圈子,大声鼓噪着,欢呼着,彷彿在对萧烈痕发出衷心的讚美。

  萧烈痕僵硬地将左手叉在腰间,用右手一指面前的突厥首领,洪亮地说出几句突厥话。

  那突厥首领面色大变,拚命地挥动着双手,嘴里连珠炮似地爆出一连串的音节。

  与此同时,他身后的士兵如狼似虎地朝他扑过来,将他按在地上,五花大绑。

  萧烈痕又用手一指首领身后侍立的一名突厥将领,大声说了几句话。

  那名将领脸上立刻喜笑颜开,大声地说出几句突厥话,虽然彭无望等人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是仍然能听出里面热情洋溢,慷慨激昂的意味。

  萧烈痕用力点了点头,用手一指城外大营火光的方向,大声吼了几句。

  那名突厥将领用力一点头,一转马头,从腰畔抽出马刀,在空中一挥,大声呼喝了几句。

  那三千铁骑一齐高声怒吼,在他的率领下,浩浩荡荡地朝着城外大营开拔而去。

  ※※※

  三千铁骑走后良久,萧烈痕身后的众人才会过神来,纷纷催动坐骑来到他身边。

  彭无望凑到他身边小声说:“萧兄,刚才你对他们说了些什么,怎么让他们如此听话地朝城外去了?”

  “哼哼!”此时最得意的要数巧手匠李读了,他自得地仰天笑了几声,道:“你们都想不到吧!哈哈,这可是我和智仙子方姑娘琢磨了很久才想出来的高招,凭你便是想破了头也想不出来。”

  彭无望连忙转头笑道:“李先生、方姑娘智慧明澈,才思敏捷,彭某当然自愧不如。不如李先生给我们细细讲解一番,如何?”

  “好!”李读当仁不让地说:“第一句话就是:你这个奸细,居然敢伙同大唐暗算我,给我把他拿下。第二句是:从此以后,你就是新人统领,统率这里所有人马。第三句是:现在带领人马,立刻出城围剿和唐朝勾结的叛军,不得有误。”

  结合刚才突厥人的反应,众人恍然大悟,纷纷点头。

  连锋皱了皱眉头,问道:“其实只要命令他们出城围剿叛逆就好了,为什么要加上前面几句话?那岂不是节外生枝?”

  “连公子有所不知,”李读摇头晃脑地说:“方姑娘早就参详过了,这些突厥人里,应该只有这个首领和曼陀最熟悉。萧公子虽然经过易容改扮,但是毕竟无法骗过熟悉曼陀音容笑貌的人,只有想方法转移他的注意力,才能够涉险过关。”

  “原来如此!”红思雪灵光一闪,笑道:“我明白了。萧公子如果一上来就捉拿叛贼,就会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在这个首领身上。而这个首领则会全心全意地为自己辩解,反而注意不到这个假曼陀和真曼陀的不同之处。”

  “不错,”李读笑道:“第二句话就更有心思了,如果曼陀阵前提拔一位副将担任铁骑队新首领,这个新贵定然全心全意为对自己有知遇之恩的王子卖命,哪里还有时间分辨真假?”

  “妙极,妙极,果然心思巧妙,机变无双。李先生,恐怕这些计谋都是智仙子想出来的吧?”连锋斜倚在马上,微笑着问道。

  “嘿!又让你看出来了。”李读一脸晦气地叹了口气,随即又满面春风地说:“尽管我们已经费尽心思,不,我是说智仙子已经费尽心思,但是仍然有被识穿的危险。幸好萧公子临场献技,威震敌胆,取得了所有突厥人的衷心敬服,才让计划顺利成功。”

  众人纷纷点头称是,彭无望用力一拍萧烈痕的肩膀,笑道:“我就说你行!萧兄,真有你的。”

  只听得扑通一声,萧烈痕受了他这一拍,竟然把持不住,从马上直挺挺地坠了下来。

  原来,刚才萧烈痕被突厥人大阵的气势完全震慑住了,只因为一心想要完成使命的执着才令他拚命克服所有压力,做出了超乎寻常的表演。

  当表演结束的时候,这位倾情演出的戏子已经耗尽了所有心力,浑身发软,双腿打晃,再也禁不住彭无望这龙精虎猛的一记重手。

  看着萧烈痕狼狈的样子,众人纷纷欢笑了起来。

  彭无望飞身跃下马,将萧烈痕从地上扶了起来。二人相视而笑,同时飞身上马。

  就在这时,一阵气急败坏的呼吼声从一旁传来。

  众人茫然转过头,却发现刚才被手下五花大绑的突厥首领仍然跪伏在地上,看着他们破口大骂,显然发现了这群突厥人是假冒的。

  “杀了灭口,如何?”雷野长脸上一阵狰狞,看着彭无望,低声道。

  看着那首领愤愤不平的表情,不知为何,彭无望脑海中不自禁地想起了莲花山深谷里锦绣公主谈及汉胡之争时一脸的愤然,心里没来由地一软。

  “算了,今晚他也够倒霉的了。点了他的哑穴,由他去吧!”彭无望轻声道。

  连锋心中也对这个做法暗暗赞同,他微一点头,纵马来到这个突厥首领身前,扬起马鞭,轻轻一扫,鞭尖宛如长了眼睛,分毫不差地点中了此人的哑穴,令他洪亮的怒吼声戛然而止,仿佛被人一刀封住了咽喉。

  “好功夫!”看在眼里,众人纷纷赞道。

  这一手精准的点穴功夫,便是江湖上苦练多年的点穴名家也多有不及。天下第一公子,果然名不虚传。

  “好了,各位,我们走。”彭无望手脚利索地除下身上的突厥战服,露出里面威风凛凛的飞虎镖局武士服,将双刀拿到手上。

  他身后的众人纷纷效法,将披在身上的盔甲和伪装除下,露出各自行走江湖惯用的行头,纵马朝着小玄武门内冲去。

  门口那可怜的突厥首领圆瞪着双眼,朝着他们的背影怒目而视,眼中充满了炙人的怒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