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落日神剑

大唐行镖 金寻者 8230 2003.04.22 21:28

    飞虎镖局乘船北上,行得三五天水路,已经到了天下闻名的长安城。此时,唐太宗李市民已经与突厥可汗立下白马之盟,外忧暂解。长安又减了一年的赋税,正是百业兴旺,百姓安家乐业,民间富足,街道繁华。虽然唐太宗提倡节俭,严禁大兴土木。但是自唐高祖李渊一代往上,包括隋文帝杨坚,隋炀帝杨广都曾经于长安建筑宫殿。长安多有天下名匠,再加上身为多朝的京城,每代帝王对长安的建设都花过不少心思。所以长安之富丽堂皇可称甲于天下。自有唐以来,建筑上的风格脱却魏晋时代的简约清雅,换上了热烈奔放,华丽精致的风格,使得长安城呈现出一片歌舞升平的极乐景象,令人宛如置身天国之中。

  方进入长安,飞虎镖局的这些乡下人真的是大开眼界,所看所听,皆是平生少见的稀奇之事。彭无惧还好些,毕竟以前曾经来过几趟长安。彭无望简直看花了眼,恍恍然不知身在何处。镖局众人只靠彭无惧一人带路,一路上指指点点,议论纷纷,不知不觉已经到了长安贞观钱庄。贞观钱庄的对面,是关中剑派的道场明霞武馆,也就是落日剑欧阳夕照所要求的目的地。彭无惧吩咐手下的镖师将泰安富商段百万的百万镖银卸到贞观钱庄,然后随同彭无望一齐来到了明霞道场。

  关中剑派的驻地果然威风凛凛,高门大院,建筑朴素而威严,隐隐然透出一派宗主的肃杀风范。正门全部由黄铜铸成,气派非凡。门口的两尊青铜巨狮张牙舞爪,狞恶威猛,令人肃然起敬。彭氏兄弟二人心中七上八下,踏上了道场门口的台阶。

  守门的几名关中剑派弟子,见到二人上前,连忙上前招呼。交待了几句之后,知道是彭门镖局的人,连忙尊为贵客,热情款待。更有数人连忙进到屋内,通报给关中剑派的领袖人物。不多时,兄弟二人已经被领到了内堂,明霞道场的会客厅,坐在檀木制成的会客椅上,品着侍者奉上的上好香茶,静待欧阳夕照的到来。

  欧阳夕照并未让彭氏兄弟久等,一听到保天下第一录的人到了,立刻放下一切飞快赶来。他刚一进门,彭无望就感到一股凛冽的剑气迎面扑来。这并不是因为欧阳夕照心中存有杀机,而是身为剑客所无法掩饰的气派。彭无望心中立刻肃然起敬,因为这股剑气刚猛沉厚,显示具有这一身剑气的高手已经上达先天之境,天人交泰,圆转自如。“好纯的剑气!”彭无望心中暗想,“欧阳夕照身为关中剑派元老,果然名不虚传。”

  再一抬眼观看他的面容,不禁微微一怔。只见欧阳夕照身材不足五尺,圆头圆脑,鹤发童颜,笑容可掬,满面红光,甚是滑稽可笑,完全没有一丝大派长老的威严风范。

  “好好好,哈哈哈!我等的镖终于到了。”欧阳夕照一句客气话都没说,但是人人都可以感到他的亲切热情,“快快快,让我看一看,让我看一看。”

  彭无望从彭无惧手中取过天下第一录,恭恭敬敬地交到欧阳夕照的手上,道:“晚辈等幸不辱命,原物奉上。天下第一录从保镖之日,直到如今,未被任何人动过分毫。”

  “好好好,英雄出少年。这趟镖后,飞虎镖局名动江湖,乃是不远之事。”欧阳夕照言罢,一招手,又道:“快拿来。”

  一名侍者手持一个托盘,健步上前。欧阳夕照从盘中拿出一张五百两黄金的飞钱,道:“贞观钱庄的黄金五百两飞钱,乃是剩下镖银的尾数,请笑纳。”

  彭无望小心翼翼地将飞钱揣在怀中,暗中叹道:这趟镖总算保完了,这些钱可都是用命拚来的,几个趟子手身受毒伤,差一点送了命,光凭这一点,这五百两黄金实在受之无愧。欧阳夕照和蔼地说;“两位小兄弟一定还没有用过膳,不如在这里用过再走吧!”彭无望摇了摇头,道:“这次行镖有几个兄弟负伤卧床,我们还要前去照应,就此别过。”

  欧阳夕照笑道:“不错,不错,义气为先,理当如此。这位小哥一定是第一次来到长安城,有空就让我的几个师侄领你们到处转转。对了,对了,这趟镖竟让贵镖行折损了人手,一定惊险百出,我老了,平日少在江湖走动,但是最喜听闻江湖中的奇闻轶事,有空定要请两位小兄弟讲讲这趟镖的经过。”

  彭无望归心似箭,不想多说,刚要再次告辞,却被彭无惧一把推开。只见彭无惧猴子般窜到欧阳夕照的面前,道:“好叫欧阳老前辈得知,这趟镖可算险象环生,惊险非常,啊,对了对了,三哥讲故事最好了,让他来说。”

  彭无望也好说书,但此时急着要走,只好说:“欧阳老前辈,下一回造访,在下一定将前前后后的经过如实禀告。”彭无惧道:“对对,下一次,一定要将三哥大战厉啸天,雷野长和顾天涯的英雄事迹好好说一说。”彭无望连忙道:“四弟,修得多言,让人笑话,走。”两兄弟转身飞也似地走了。

  “厉啸天!雷野长!顾天涯?这。。。。。。”在欧阳夕照发愣的时候,彭氏兄弟已经走远了。

  彭家兄弟回到飞虎镖局长安分局为受伤的兄弟疗伤买药,一转眼过了三四天。几天中,所有人的病情都已经好转,人人精神振奋,因为这趟镖保下来,所得的镖银合计共有千两黄金,人人都有不少的分红。好不容易到了长安,如何能够虚度,这一天,风和日丽,彭无望彭无惧带着二三十个镖众,由本地的常驻镖师引路,到长安城的大街小巷游玩。

  彭无望对四弟说:“老四,二哥不是给过你二十两黄金去买那个什么琉璃片么?可别忘了。”彭无惧一拍脑袋,叫道:“是啊!这种好事,竟然忘了!三哥,咱们这就去,那个地方,叫什么来着?对了,叫永乐坊!”

  永乐坊人山人海,到处都是穿着奇异的番帮外族的奇人异士,有大食商人,有南海的行脚商,有东瀛的浪人,也有波斯的行商,不少波斯商人从本国带来了妖冶迷人的波斯美女,正在奴隶市场上大叫大嚷,贩卖人口。而南海行脚商的货物更是引人注目,那是只有南海的采珠女才能够入海采获的南珠。大食商人的异国珍宝也是琳琅满目,让人目不暇给。

  彭无惧早已经被波斯女的美貌钩走了魂魄,如果不是畏惧三哥的威势,又想起了大哥彭无忌的严厉,他早已经倾尽黄金去买上几名美女了。

  这时,眼明手快的彭无望已经截住了一个兜售奇异货物的波斯客商,生硬地用京城口音问道:“请问,你有没有紫黑的琉璃片买?”

  那个波斯商点了点头,嘶哑着声音道:“有,十两黄金!”彭无惧叫道:“没这么贵吧?十两黄金可是我们拚了命才赚得到。这样吧!五两如何?”波斯商大怒,道:“五两?你自己留着吧!我们波斯人万里跋涉才千辛万苦地把货运到上京,我们也是拚了命挣钱。十两已经很公道了!”彭无惧还想据理力争,彭无望出手一拦,道:“算了,四弟,十两无妨,给了他了事,这里不是青州,别惹出事来。”彭无惧心中不愤,然而兄长的话不敢违背,只好将飞钱递到波斯商的手上。波斯商立刻眉花眼笑,飞快地收好飞钱,将货囊中藏在最深处的琉璃片拿了出来,道:“这块琉璃片是我珍藏的极品,你们只要找到巧手匠李读李先生,可以将它分成两片,然后做个白银架子,带在脸上,不但可以掩藏身份,而且有派头。”彭无望连忙问道:“如何才能找到巧手匠李读?”波斯商人四下里看了几眼,小声说:“李先生最近惹翻了青凤堂的杀手,正在东躲西藏,找他可不容易。”说完,一双贼眼飞快地翻转。彭无惧岂有不知,立刻掏出一两银子,甩在他的手心:“快说!”波斯商立刻笑眯眯地收下银子,道:“正好,我经常和他打交道,略微知道他的去向,如果风声不紧,他会在东市接些生意。”“那如果风声紧呢?”彭无望问道。

  “风声紧?那时候,除了他自己,谁也不知道他在哪儿。”波斯商转身就走,却被彭无望一把拉住:“想溜,这会儿他被青凤堂追杀,还说风声不紧么?想白赚小爷的银子,做梦!”波斯商人连忙赔笑:“大爷饶命,李先生神通广大,青凤堂普通的杀手根本近不了他的身,除非是。。。。。。嘿嘿,除非是青凤堂的首席杀手,或者是四大元老,又或是青凤堂主。”提到青凤堂主,众人都哆嗦了一下。青凤堂主是一个武功通神的神秘人物,曾经协助西凉薛举行刺过当时还是秦王的唐太宗李世民,在天策府众猛将以及随李世民出征的众少林棍僧的拼死护驾下,才功亏一篑,但是也让李世民身负重伤,以至于迎来了他生平第一次惨败。

  这一役虽然是青凤堂主唯一的一次失手,但是,他也因这一役声名大振。为了安抚护驾的众将之心,唐太宗李世民严令史官不得将这一事件载入史册,但是江湖之中对于这一战的传说却沸沸扬扬。

  当时,青凤堂主青衣青袍,用一块青色的手帕遮住面容,手里握着一柄青虹剑,犹如魔神降世,出剑犹如奔雷驰电,其快如风,其狠如虎,其准如量,其稳如山,天策府众将之中,只有卫国公李靖,红拂女张氏,程知节和秦叔宝能够在交手时勉强挡住他的一招半式,其他人都是在浦一接触,就败下阵来。

  幸好少林棍僧结成棍阵,将他困在当中,无量大师以一柄紫竹棍和他奋力周旋,卫国公李靖则以长枪为辅,攻他身后。十三棍僧和李靖各奋平生之力,才阻住了青凤堂主的锋锐攻势。但是,青凤堂主的剑气已经穿过所有高手,击中了秦王李世民,从而令他吐血受伤,无法指挥军队。

  青凤堂主施完剑气,知道大事不成,立刻从容退却。但是,十三棍僧已经有三五人伤在他的剑下,而天策府猛将也死伤无数。

  而这只是青凤堂主众多杰出事迹之一,江湖草莽中人听到青凤堂主的名字无不色变。市井之中曾有闻青凤堂主之名可止小儿夜啼之言。可见他的威势。

  此时波斯商提到这个名字,仍然令人有不寒而栗之感。

  “想不到,你个波斯外族竟然也知道青凤堂主的名字。”彭无惧清了清喉咙,道。

  “嘿嘿,小人在上京已经居住了数年,乐不思蜀,天朝的文化已经深入我心,深入我心。”说完,波斯商人忙不迭地转身走了。

  “大哥,怎么办?”彭无惧问道。

  “没办法,只好到东市看一看。”

  东市的繁荣更加令人心旷神怡。不但各式的稀奇古怪的物品应有尽有,而且还有来自各地的著名小吃和专门供应各地名菜的豪华酒肆。实在是有钱人的天堂。彭无望拼命按住彭无惧双手,防止他胡乱花钱。但是,手下的镖众已经无法抗拒各种诱惑,大把大把的银两纷纷丢在了这个长安城最大的销金窟。

  众人在东市转了好几个圈子,始终打听不到李读的消息,直到太阳西沉,才打道回府。正在彭氏兄弟闷闷不乐地走出东市的时候,忽然一个干瘦矮小却有一个累赘的大肚腩的汉子来到他们的身边,悄声道:“各位可是在找李读?”

  彭氏兄弟猛然回头,一齐望向这个男子,不禁暗暗惊叹:这个家伙好大的头。原来,这个汉子身材虽然矮小,但是却有一个南瓜一般硕大无朋的脑袋,颇为显眼。

  “你是李读李先生?”彭无望连忙问。

  “不错,这些等会儿再说,这里耳目众多,到我的地方详谈吧。”李读急匆匆地说。

  彭氏兄弟令当地的常驻镖师带领镖众们回长安分局,兄弟两个带领着得力手下夏彪,刘劲松跟随李读飞快地在人从中穿行。

  “我们这是去哪里呀?”彭无望连声问道。

  “待会儿再说,待会儿再说。”李读不耐烦地说。

  说话间,众人已经来到了长安西南角的永阳坊,坊内有不少酒肆,但是商户很少,大多数是住户,一片鸡鸣犬吠的市井之音。李读来到了一个不起眼的院落,院前种了几棵参天的白桦,显得十分幽静。李读在院门前站了片刻,大家都以为他要推门进去,谁知他一侧身,走进了紧靠着这个院落的矮屋。

  矮屋内摆设十分简陋,完全不象是名震天下的巧手匠******的住处。

  “李先生,你住这里?”彭无惧满脸不可思议地问。

  “怎么,有问题么?”李读立刻吹胡子瞪眼地问。

  “没有,没有,嘿嘿。我们只是想请你为我们做个白银架子。”彭无惧那里敢得罪******,连忙转移话题。

  “白银架子,嗯,多大?”李读摆出了大师的架子,“我看你们锲而不舍地找了我一整天,精诚所至,我才出面的。想来,这个白银架子一定有很大的用处。你放心,我李读并非刁钻之人,如果用于急难,我可以酌情减少费用。”

  彭无惧连忙从彭无望手中夺过紫黑琉璃片,递到李读手里,道:“******,我希望你能够切开这个琉璃片,做成两片,然后做个白银架子,使我可以带在脸上了。”

  李读脸色一变,道:“就这些?”

  彭无惧道:“没错。”

  李读气得捶胸顿足,大叫道:“这种小手艺你们找个平常手艺匠就行了么!找我干吗?你们知不知道,我显身相见要冒多大的危险。我现在可是在被青凤堂追杀,你们叫我出来做一个墨镜,不不,那个,呵,琉璃镜?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知轻重的。”

  彭氏兄弟面面相觑,被骂得目瞪口呆。

  “十两黄金,一口价。”李读愤愤地说。

  “好。”对上了这位大师,彭无惧也不敢还价了。

  “你们明天来取,琉璃片先放在我这儿。”李读一脸的不耐烦。

  回到长安分局,已经是二更时分,长安本地镖师正在大摆宴席,庆祝这次天下第一录护镖成功,这一次参与护镖的镖众围坐在中间,唾沫纷飞地大讲彭氏兄弟的英雄业绩,长安分局的镖众个个听的入迷。见到这种热闹的场面,彭氏兄弟那有不兴奋的,彭无望连忙抢过说书的角色,开始绘声绘色地讲起这趟镖的所见所闻。而彭无惧则据案大嚼,穷形尽相,见者绝倒。正在众人狂欢痛饮正酣之时,突然一向安静而秩序井然的长安城忽然象炸开了锅一样,到处都有惊慌的呼喊声:“失火啦!失火啦!”更有夜巡的士兵在大声呼警:“青凤堂入城了,青凤堂入城了!”然后,在城的西南角,忽然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惊人的火光照进了长安分局,满堂明亮的烛光立刻黯然失色。

  “李先生出事了!”彭无望猛地站起。“三哥,怎么办?”彭无惧连忙问。

  “李先生可能被青凤堂的人袭击了,也许和我们有关。李先生是个好人,不能见死不救,我们去。”彭无望抄起一把单刀,冲出了门口。彭无惧连忙插上双刀,跟了出去。

  永阳坊一片火光,李读的矮屋已经成为火海。而在矮屋旁边的院落里,十几个黑衣人尸横就地,身上不是中了数之不尽的飞箭,就是口吐白沫,满面铁青,显然是中了剧毒。不少巡夜的士兵正在一名身材魁梧手持双斧的将领的带领下,和几十个武功精强的黑衣夜行人拼命死战。

  “听着,青凤堂在此办事,不相干的快快闪开,否则剑下无情。”一个看来象是首领的黑衣人厉声喝道。

  “****鸟个青凤堂,想在长安惹事,无法无天,还以为这是乱世之时吗?今天老子让你尝尝你程爷爷的三板斧,咱们新帐老帐一齐算。”领头的武官粗声喝道。

  “好,看你还倔强!”领头黑衣人怒喝,“七星剑使,七剑齐上,先了结了他。”立刻剑光大盛,七个黑衣人围住了这个武官。

  只见这个武官怒喝一声,竟然不管满目凛凛的剑光,忽然板斧一招“力劈华山”使了出来。这招力劈华山看在彭无望眼里,使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顾天涯以柳枝使出的那一招类似的招数。这招斧法果然凌厉威猛,只一招,就将一个七星剑使劈成两片。这位姓程的武官半步不停,又接着左斧护住胸前,右斧前伸,斧柄上挑,仿佛是剑法里的一招“羚羊挂角”,刺向另一个黑衣人。那个黑衣人长剑一封,欲将此招挡在外门,但是却扑了个空,被斧柄刺中了咽喉,当场毙命。众七星剑使震惊于这名武官神奇的斧法,纷纷舞剑护住周身要害。那武官得势不饶人,双斧齐举,当头照一人劈下,招到中途,忽然健腕一抖,双斧奇妙地改变了方向,直劈化为横扫,成了拳法里的双峰贯耳之势,斩向黑衣人的脖颈。只听噗地一声,一颗斗大的人头被砍了下来。

  “好厉害!”彭氏兄弟立刻对这位武官满心钦佩,“好俊的斧法!”

  但是,这名武官又将双斧狂舞了一阵,没过一会儿,就又将这三招使了出来,再过一会儿,又使了一遍。开始的时候,这三招确实神妙,但是,不久之后,众黑衣人已经留意了这三招,令其无法奏效,这名武官立刻陷于困境。

  “我们去!”彭无望大喝一声,冲了上去。彭无惧紧跟其后,加入了战团。彭无惧双刀飞舞,虎虎生风,倒也罢了。彭无望的刀法立时有了技惊四座的效果,只见他单刀一展,一式“游龙戏凤”轻飘飘地递出,竟凭这一式连绵不绝的刀法与在场的每一个黑衣人都交了一招,端的是,快如风,疾如电,轻似鸿毛,稳如泰山,深得云龙刀法准,稳,疾,轻的要诀。众黑衣人不禁一起“咦”了一声。彭无望手中的单刀猛地刀芒暴涨,与他交手的黑衣人猛地惨叫一声,软软地跪在地上,“波”地吐了一口气,歪倒在地。原来他被彭无望用刀背敲在了天灵盖,昏厥了过去。

  “好刀法,好刀法!”正在奋战的程姓武将大声喝彩,“奶奶的,老子今天开了眼了。”彭无望闻声精神一振,单刀疾旋,挡下三名黑衣人联手进攻的狠辣招数,然后一探身,刀交左手,左手食指一拨刀柄,单刀飞快地旋转起来,凛冽的刀光在三个黑衣人腰腹间一闪,三人的腰带同时被长刀削断。一连串惊叫声中,这三名黑衣人顿时狼狈不堪,一会儿工夫就死在武官和彭无惧的刀斧之下。

  只这样战得少时,众黑衣人越战越少,渐渐被巡夜的大唐士兵合围了起来。

  忽然,一连串呼哨声响了起来,十几个头带黑斗笠,身着黑衣,腰配长剑的夜行人出现在四周的墙头。

  正在鏖战的黑衣人首领一见他们出现,立刻喜道:“降龙舵的兄弟,来得正好,快点来支援我们。”

  “李读呢?”一个阴沉地声音从一个降龙舵的杀手口中传来。

  “他,他向城外逃去了。这个家伙好狠,用手中的暗器伤了我们二十几个兄弟。”

  “哼,废物。猎豹舵的人实在是组织的耻辱。给我全部杀了,一个不留!”那个阴沉声音的首领冷冷地说。

  “是!”那十几个降龙舵的杀手整齐的应了一声,齐齐地跃下墙,加入了战团。仿佛噩梦降临一般,这十几个杀手手中的长剑竟然发出了强烈到耀眼刺目的光芒,十几柄剑织成了名副其实的死亡之网,向众人交剪而下。巡夜的士兵在目眩神驰之际,纷纷倒毙在这些杀手凶残狠毒的剑法之下。彭无惧一声惊叫,肩头中了一剑。彭无望连忙冲到他的身旁,长刀使出雾隐云龙的守势刀法,拼命接下了四面八方递过来的剑招。奇怪的是,这些黑衣人见人就杀,连原先在这里的自己人也不放过。转眼间,那些猎豹舵的杀手全部被自己人杀死,很多人死不瞑目,不知道为什么会遭此毒手。

  不一会儿,场中只剩下,彭氏兄弟和那个程姓武官,其他人全部被屠戮殆尽。

  “妈了个球,球了个蛋。老子今日又落了单了。”程姓武官不住地嘀咕。

  彭无望拚尽全力才勉强接下了攻过来的所有剑招,直出了一身的冷汗。这些黑衣人的剑招不但快得惊人,而且剑光如电,耀人眼目,令人根本无从招架。青凤堂降龙舵的杀手果然名不虚传。

  “关中欧阳夕照在此,青凤堂休得猖狂!”一声雷霆般的爆喝传入众人的耳际。

  一个身高不到五尺的矮小身影出现在西边的墙头之上,他的手里握着长达四尺的阔剑,威风凛凛,正是欧阳夕照。

  “杀!”降龙舵的首领一声呼哨,三个降龙舵杀手分从三个方向冲向欧阳夕照。三柄剑闪烁生辉,留光异彩,煞是好看,然而他们出手的剑招却如猛虎下山,凶狠非常。

  欧阳夕照“咄”地喝了一声,四尺长剑缓缓画了一个圆弧,阔剑的剑身猛地发出了“铮”的一声,整个长剑发出了太阳般耀眼夺目的精光。三个黑衣人的身影刹那间犹如融化在这片剑光之中。

  “这这,这是落日剑法么?”程姓武官惊讶地问。“好强的剑气!”虽然不是首当其冲,但是彭无望仍然感到了那浩浩然充溢天地的凛凛剑气。“我在这里已经有这么强烈的感觉了,不知道那些杀手会如何…..?”彭无惧悄然包扎起伤口,小声说:“三哥,想不到这个老头看起来不起眼,却这么厉害!”

  忽然听到三声凄厉的惨叫,攻上前的三名杀手打着转飞落下墙来,浑身浴血,不知被刺了多少剑。

  “今日冲着关中神剑的金面,我们就放过他们又如何?”降龙舵的首领一声吆喝,十几名杀手整齐地使出一式剑光错落的攻势剑法,只见十几柄长剑织成一片光网,将彭氏兄弟和程姓武官圈在外门,欧阳夕照看到这种剑法知道这是专门对付高手的剑阵,也不敢贸然追杀上前,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众杀手隐身而去。

  程姓武官怒的大骂:“孙儿们跑得倒快,你程爷爷改天再教训你们!”

  彭氏兄弟这时已经来到欧阳夕照的面前,齐齐抱拳道:“多谢老前辈援手。”

  “老了,老了,”欧阳夕照叹道,“这几个孙儿跑得比兔子还快,我一把老骨头,实在追不动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