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一刀扬威

大唐行镖 金寻者 3906 2003.04.22 21:32

    彭无望洛阳一战一天后就已经在整个洛阳城传颂开来,几天后整个河南都传得沸沸扬扬,武林人士交相传颂彭门三公子不但武功盖世,而且豪气冲天,一人独斗嵩山派,越女宫,金家上下五子一女和金氏夫妇二人,神勇过人的英雄事迹。而金白霸的声名却跌到了极点,所有人都对金家的卑鄙行径切齿痛骂,轻蔑异常。伴随着一年一度的洛阳花会,这些武林中的奇人轶事更使洛阳城增添了几分热闹。

  虽然那场武林大战已经过去了好几天了,暂居洛阳晓风客栈的方家父女仍然对这个话题津津乐道。“彭无望的离手刀法堪称最近武林中最为新颖超凡的新创刀法,嘿嘿,为父纪录武林轶事多年,所见的各路千奇百怪的武功不胜枚举,然而以擒龙功催发离手刀这种奇异武功,可谓不但见所未见,而且闻所未闻。”方百通在客栈房中的桌案之上奋笔疾书,神色兴奋不已。

  “爹爹,看来,武林轶事录中,又要多一个名字了。”方梦菁笑道。

  “哎,我还不敢这么就将他的名字写上了,因为还不能肯定这路刀法就是他自创的。”方百通摇头晃脑,似乎意犹未尽,又道,“女儿,你看他在一开始独斗金家四子哪路刀法,有什么特别?”

  方梦菁侧头想了想,笑道:“爹爹想要考女儿么?我看,他右手使的是‘雾隐云龙’刀法,这是鹤神齐笑天的云龙长风刀法中的一路。他的左手,嗯,应该是‘横江刀法’,也是云龙长风刀法中的一路。只是他双手同时施展,又多出了无数精奥变化,这些招式出于何门何派,恕女儿才识浅薄,无法辨认出来。”

  “能看出这些,已经很不错了,不愧是我方百通的好女儿。其实,彭无望的出招根本没有多出任何变化,只是他双手各使一路刀法,左右开弓,一神守内,一神游外,根本不拘泥于双手配合之变化,而是双手任意出招。”方百通轻抚长须,满含赞叹地说。

  “任意出招?这怎么可能?”方梦菁惊道。

  “一手成方,一手成圆,嘿嘿,女儿,这个彭无望甚是难得,他不但惊才绝艳,乃是武学上旷世难逢的奇才,而且心地质朴,坦荡耿直,这个诚心正意的品性恐怕更是难求。否则即使让他想出了这个奇门武学,也因为杂念太多而难以融会贯通。”方百通越说越是激赏,几乎将颌下的胡须捻下。

  方梦菁掩嘴轻笑道:“我说呀,彭无望这个人根本是个傻小子,世上的这许许多多人情世故,他都懵懵懂懂。”

  “哎,不要小看他,这个后生可还傻中有精,你看他直闯金府的气势,嘿,任凭金家舌绽兰花,该杀就杀,一点也好处也没法从他身上捞着。可怜他们想出这许多鬼魅伎俩,放到彭无望身上可就全行不通了。”方百通抚掌笑道。

  “爹爹,你也夸够了吧?”方梦菁娇嗔道。

  “对对对,还有我的宝贝女儿,嘿嘿,不愧是我方百通的好女儿,三言两语就揭破了金府的阴谋,才智过人,真是巾帼不让须眉。”方百通连忙笑着说。

  方梦菁笑着点点头,这才放过了他,转头望向窗外,观赏着夏日洛阳百花盛开的美景。

  正在方家父女谈兴正浓之时,突然烈风扑面,三个手持双剑黑衣蒙面的杀手似乎从天而降一般从三道朝街的窗子破窗而入。六道剑光匹练般交剪而下,方家父女只来得及惊叫一声:“青凤堂”,完全来不及躲闪。

  就在这个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一道灰衣身影破门而入,手中轰雷般的烈焰刀光迎头罩向那三个黑衣杀手。

  只听得一连串的惨叫之声,两名杀手四剑齐断,一个咽喉中刀,一个面门中刀,横尸地上。而第三个杀手一条左臂被斜斜砍下,惨呼着滚到在地。方家父女定睛一看,原来正是刚刚扬威洛阳的彭无望。只见他抖手飞出鸳鸯刀朝客栈的地板掷去。果然,一阵巨大的迸裂声传来,客栈地板裂了一个大洞,一个青衣身影冲天而起,手中映月弯刀迎头砍下。然而,奈何彭无望的飞刀已经先到了一步,刀光如电,穿胸而过。那青衣人一声惨叫,身子直贯出丈余,摔在地上,这个人五短身材,手臂粗壮,面目狰狞,双目幽蓝,似非中土人士。只见他在地上挣扎了片刻,蹬了蹬腿,咽气归西。

  彭无望一屁股坐在客栈的椅子上,脸色铁青,扶住桌案,暗暗调息着体内混乱不堪的真气。

  方氏父女互相看了一眼,方百通上前作了个揖,道:“多谢彭小兄再次出手相救,方某感激不尽。”方梦菁上前一揖,道:“彭兄武功更上一层楼,小女子钦佩不已。”

  彭无望暗中吐出胸中一口浊气,道:“方老前辈,方姑娘不必客气。”他转头对仍在地上呻吟的仅存黑衣杀手道:“回去告诉青凤堂主,想杀方家父女,先过我彭无望这一关。”那黑衣杀手好不容易止住呻吟,颤声道:“你就是彭无望。”彭无望哼了一声,道:“正是,下次换个高手再来。青凤堂莫非真的无人了。”那黑衣人看了看横死地上的青衣人一眼,低声道:“彭无望果然名不虚传,这次真是失策。”他一跺脚,纵身从已经破烂的窗口越出,转眼便消失了踪影。

  看到那黑衣人走了,彭无望整个人都垮在了桌上,张口喷出一股鲜血。方家父女大惊。方梦菁见机最快,连忙关上大门。方百通扶起彭无望,放他躺到床上,连声问:“彭小兄,你怎么样?”彭无望又喷出一股鲜血,道:“我可能受了极重的内伤,至于受伤的原因,我也不太清楚。”

  方梦菁将所有窗帘都拉了起来后,才来到床前,对方百通道:“爹爹,我对医术了解得多一些,让我看一看。”

  方百通点了点头,对彭无望道:“小兄弟,我这个女儿不但智谋超群,而且医术如神,你放心好了。”

  方梦菁嗔道:“爹爹,现在不是夸女儿的时候。”说完坐到彭无望身边,拿起彭无望的右手把起脉来。

  方百通笑了笑,嘀咕道:“夸女儿还要分时候么?”言罢,悠悠然坐到桌边,开始继续他的著书。

  方梦菁把脉良久,又观察了彭无望的脸色,道:“彭兄,你的伤势没有大碍,只是最近你连场大战,消耗过多内力,精气虚耗,而且诸多外伤未愈,伤连肺腑。而且,你最近休息不够,气血两虚,加上你身上中过先天罡气,越女宫剑气和嵩山派内功的冲击,虽然伤势都不算重,但是积累下来,实在危害不小。不过,既然有我在,我可以多给你开些补气宁神,舒筋活血的方子,再加上些大补之物,相信你一个月内就会完好如初。”

  彭无望急道:“方姑娘,我十天后还有一场大战,麻烦你尽早治好我的伤势。”方梦菁道:“彭兄,恕我直言,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何况你这病根早在几十天前已经种下,实在难以快速根治。”彭无望叹了口气,忽然笑了笑,道:“方姑娘肯为我医治,我已经感激不尽。竟然还诸多要求,实在该死。”方梦菁连忙起身万福,道:“彭兄言重了。阁下三番两次相救于我们父女二人,就算是再苛刻的事,我们也会尽心为你办妥。”彭无望惶恐地撑起身子,刚要说话,坐在远处的方百通摆了摆手,道:“算了,女儿,彭小兄,大家都不要太客气了,治病要紧。”方梦菁连忙扶住彭无望的身子,让他躺回床上。

  方梦菁找人处理好尸体,洗净屋内血迹,写下一个药方,请店小二出去抓药,又请人要厨房炖一碗燕窝茯苓汤,然后来到彭无望的身前为他施针。方百通正将一卷武林轶事录收尾,见彭无望精神还好,就问道:“彭小兄,不知你是为了何事才找到我们的?”彭无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在下身受重伤,身无分文,整个洛阳城举目无亲,又没钱医病,忽然想起方老前辈和方姑娘总算相熟,所以才冒昧前来。想不到竟然阴差阳错,出了这些事故,真是世事难测。”

  方百通抚掌笑道:“彭小兄果然快人快语。承蒙彭小兄看得起老夫和小女,才能救得我们性命,可见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老前辈,过奖了。”彭无望笑道。

  “对了,彭小兄,你的武功实已到达出神入化的地步,真是心明眼亮,洞察先机,竟然预先料到那青凤堂四大元老之一的‘踏月追魂’差博所有腾挪变化,一刀将他置于死地,这份武功,就算当今武林的七大公子,也有所不及呀。老夫佩服,佩服。”方百通捻须笑道。

  彭无望大惊:“老前辈,你说那青衣人是青凤堂四大元老之一。”

  “怎么,你不知道么?”方百通惊道。

  “晚辈委实不知。实不相瞒,晚辈根本对这个差什么的武功一无所知,也不知道他在屋中。只是,先前炮刀罗一啸也曾经以这个办法突袭我大哥。我想,这回是不是也会有个什么人象罗一啸一样冲出来,所以抢先射出鸳鸯刀,只是保险起见,想不到真有个人窜出来,算他倒霉。”彭无望说完,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方家父女互望了一眼,都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滑稽感。原来,踏月追魂差博乃是名满天下的一等一的刺客。他本是波斯人,十三岁到达中土,已经精通波斯武功。到了中原,重新投山拜师,学成了一身惊天动地的武功,尤其他的弯刀刀法,混合了中原武术和波斯武功的精华,乃是当世有数的诡异刀法,饮恨此刀之下的武林名家,英雄好汉不计其数,已经被收在方百通的武林轶事录中。他虽然武功比起雷煞炮刀罗一啸来,稍差一线,然而已经是江湖上人见人怕的大魔头,不想却无缘无故地枉死在彭无望一招毫无目的的刀法之下,实在冤枉之极。方百通看了看桌上刚刚饮过差博鲜血的鸳鸯刀一眼,叹道:“真是报应,差博手下枉死的冤魂无数,今日该有此报。”

  此时方梦菁为彭无望施针完毕,笑道:“彭兄今天再展神威,从此天下闻名,可以预期。”彭无望长长舒了一口气,叹道:“嘿,天下闻名实非所愿,只希望早日得报大仇,从此了无牵挂。”言罢,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菁儿,他可是睡过去了?”方百通问道。

  “正是,爹,他说睡就睡,倒是干脆得很。”方梦菁笑道。

  “哈哈,有趣,有趣,今日终于见到一个和自己女儿聊天聊到打瞌睡的男儿。”方百通捻须笑道。

  “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