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死过翻生

大唐行镖 金寻者 3525 2003.04.22 21:42

    彭无望浸在冷冷的湖水了,他知道自己快要死了,本来以为自己是个视死如归的汉子,但是此刻,他只感到对生命充满了依恋。

  “我还没有重建飞虎镖局,还没有自己保过一次完完整整的镖。还没有让飞虎镖局成为天下第一的大镖局。就这么死了。”

  “我还没有看到无惧,在春练成双手刀法。还没有为大哥,二哥杀死金百霸夫妇。还没有为叔父找到良医来医治他的痴呆症。就这么死了。”

  “无惧,大哥,在春他们知道我的死讯,不知会怎样。”

  “红姑娘不知道是不是安好,我就这么死了,谁陪她去解散年帮?她一个女儿家,就算再坚强,又能够承担多少。何况她的父亲还在敌人手里。”

  彭无望费力地再次睁开眼睛,他看到自己左胸的伤口汩汩地流出了鲜血,血在水中渐渐散开,化成云雾一样的形状。力气在一点点地消逝,彭无望感到从未有过的安详。

  “就要死了么?”彭无望无力地笑了笑,“我一定错过了世上很多精彩绝伦的事,错过了很多有趣的人,这些我来世能够看到么?”

  他的脑子中忽然重新出现了刚才与年帮帮众激战的种种片断。敌方好手的一招一式,无比清晰地出现在他的眼前。

  “那是什么!”彭无望虚弱地睁大眼睛,幻觉中他似乎看到自己正在和年帮好手重新展开了激战。敌手的每一招都好像放慢了很多很多。

  “那是破绽!好多破绽!”彭无望精神似乎为之一振,“老天,原来破敌制胜竟是这般容易,那些破绽如此明显,可笑我在交手的时候竟然视而不见。我只顾着自把自为地出招,根本不去看敌人的招式有什么可乘之机。白白耗费力气,真是笨蛋。”

  “这一招!”彭无望喃喃自语,“我只要把刀刃放在左手靠前三寸的地方,那个什么君的人,就会自己把双手送上来乖乖让我一刀斩下。可惜,我只顾着以攻对攻,耗费了几十招来逼他回防,真蠢,真蠢!”

  “还有这一招!”他又说,“分明一腿就可以踢中那个使紫金环的家伙的小腹,但是为了遵守云龙长风刀的刀路,竟然转了个身去砍他的手腕,真蠢,真蠢!”

  就在这电光火石的瞬间,彭无望顿悟了刀道的极致,虽然还未成为天下无敌的绝代高手,但是已经向那个方向迈出了关键无比的一步。

  “可惜,我就要死了,我所领悟到的一切都要和我一起葬身洞庭湖。”彭无望沮丧地闭上眼睛。感到身子渐渐向湖底沉去。

  突然,彭无望被一阵奇异的漩流所惊动,他睁开眼睛发现一条长达两丈的黑色影象有远及近飞速游来。两颗血红色的眼睛离他越来越近。

  在这个黑影离他只有不到三尺的距离时,彭无望看清了这个水中怪兽的长相。它有一张长长的尖嘴,嘴里满是细密锋锐的牙齿,嘴的两旁长着长长的宛如翅膀的鱼鳍。它的身子半黑半黄,乌金色的鳞片覆盖了整个身体,只有腹部是较为明亮的淡黄色。它的背上长着狰狞可怖,宛如马鬃一般的鱼鳍,随着水波诡异地颤动摇摆着。

  “鳝妖!”彭无望的脑海里闪现出青州饭庄里自己的授业师傅刘大海曾经讲过的在洞庭湖的悲惨往事。那时候刘大海随着父母在洞庭湖游览,突然之间,湖水浮动,一条巨大的半黑半黄的水妖猛地冲出水面,一头将船撞出一个大洞。同行的所有人都坠入水中。接着,刘大海听到人们恐惧的尖叫。他仍然记得刘大海师傅给他讲述这段可怕经历时那种惊恐万状的表情。“你永远忘不了那种响动,就算你被吓死了,到了地府,你一定还记得。我听到牙齿撕咬血肉的声音,那声响够把你大前天吃的饭菜都捣鼓出来,哪怕你吃的是什么山珍海味。”刘大海眼睛看着苍天,泪汪汪地说:“我爹娘就是这么死在鳝妖的手下。我听人说,鳝妖最讨厌挡在它面前的东西,无论什么它都会撞一个洞出来。如果水里有什么东西挡了它的去路,不管它饿不饿,都会一口咬下去,把挡路的鱼啦,人啦,水兽啦什么的咬掉一大块肉下来。我的爹娘被捞上来的时候,腰上都有一个血洞,他们是活生生疼死的。”说到这里,刘大海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了出来,那个样子让人看了都会感到由心窝里发疼。彭无望记得自己曾经大声地拍着胸脯说:“刘师傅,你放心,我如果见到鳝妖,一定把它一刀两断,为你报仇雪恨。为洞庭湖除害。”

  那个时候志气冲天的豪迈少年,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奄奄一息,不死也没用的人了。彭无望自嘲地笑了笑,本来发誓要为洞庭湖除害,如今却将要成为洞庭湖之害的食物,把它养得更加肥头大耳。“没有比这更可笑的了。”彭无望苦笑了一下。

  鳝妖的躯体在水中妖异地盘旋了几下,血红色的眼睛闪烁着贪婪饥渴的光芒。它霍然张开血盆大口,闪电般向彭无望扑了过来。

  “就这样窝窝囊囊死在这个畜生手里?”彭无望看着鳝妖越离越近的血红眼睛,心中一阵不平,“这就是我彭无望的下场?我可是要镖行天下,会尽英雄的彭无望啊!我人生的落幕应该像天上的炸雷一样惊天动地,那才是我,那才是我彭无望应该的下场。我决不能这么一声不响地死在这个畜生手里。”

  此时,鳝妖的血盆大口已经离他的咽喉越来越近了,只差三尺的距离。彭无望的脑海里迅速闪现出他刚刚悟出的刀道至理。“它这么不顾一切地冲到我面前,完全没有掩护自己的咽喉,鳍下脆弱部位等弱点,如果我手里有一把刀,应该一刀顺水推舟斩向它的鳍下破绽,一定可以把它迫退。但是,我手中根本无刀。就算有刀,我这个将死之人又如何有力气出招。”

  突然间,他猛地想到:糊涂,我这个人就可以是一把刀,借助水流的力量,我根本可以使出这招顺水推舟,击向它的鳍下破绽。但是我的刀刃呢?

  “哈哈!”彭无望恍然顿悟,“以人为刀,人最锋锐的地方当然是他的牙齿。我彭无望虽然手足无力,但是还有一副坚硬的牙齿,想要我死,就先打碎我的牙吧!”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鳝妖的大嘴咬住彭无望咽喉之前的一刹那,彭无望的身子借助水流突然顺着鳝妖前扑的势子顺了过来,令彭无望的身子和鳝妖的躯体平行了起来。鳝妖腥臭的大嘴和彭无望的脸擦身而过,形势之惊险,真是百口千舌也难尽述。

  “我咬!”彭无望把握时机,一把抱住鳝妖的身躯,一张大嘴猛地咬向鳝妖咽喉。一口温凉的鲜血清泉般涌进彭无望的身体,令他精神一振。

  原来,彭无望此人天赋异秉,心脏生在右胸,宁射月的那一剑只伤了他的肺叶,并没有刺穿他的心脏。但是,他的伤势仍然令他难逃一死。

  而这鳝妖的鲜血则救了他一命。其实,这哪里是什么鳝妖,只是一条在洞庭湖富饶的水文环境中生长了千年的千年黄鳝。这千年黄鳝性情凶猛,好斗成性,它的鲜血乃是百年难遇的大补之物,可以刺激生机,活血却病,保命护体,更可以医治百毒,具有起死回生的神效。彭无望本来伤重难治,但活该他命不当绝,让他碰上这个造化,新鲜的千年鳝血以千百倍计地刺激了他体内的勃勃生机,令他流血不止的伤口渐渐开始收口愈合。

  千年黄鳝受到彭无望牙齿的攻击,疼痛难忍,长达丈余的身躯在水中拼命地翻滚摆动,试图摆脱彭无望。彭无望吸了几口鳝血,还没想到有什么益处,但是力气已经长了一点,他一有点力气,心思就开始记挂起自己对刘大海师傅许下的誓言,想要振奋精神,趁此良机,为洞庭除害。至于自己的安危荣辱,他又开始放在一边了。他咬牙忍住鳝妖拼命摆动所带来的痛楚,奋力抱住鳝妖瘦长的躯干,一张嘴也不闲着,发了疯一般狂吸着鳝妖的鲜血,心里想:我把你的血吸干了,看你还能不能折腾,哪怕把我自己给胀死,我也不松嘴,咱们爷儿俩同归于尽吧。

  鳝妖疼得疯了,猛地跃出水面,在月光照耀的水面上不停地跃动着,想要把彭无望甩下身来。彭无望正好一口气快憋不住了,立刻张开鼻翼深深吸着气,但是一张大嘴还是不离开鳝妖的咽喉。一人一兽在广阔无垠的八百里洞庭斗上了法。鳝妖从湖东游到湖西,在从湖北又到湖南,从浅滩游向深湖,又从深湖游向湖岸。一路上或是盘旋潜入深水,或是猛地蹿出水面再重重地落回水中,或是沿着一个圆圈拼命地游了一圈有一圈。可是彭无望越喝鳝血,越长气力,竟然咬牙坚持住没有落下鳝背。这段时候,彭无望也不闲着,吸了这么长时间血,鳝妖也没有短什么力气,彭无望一转念,张口咬下鳝妖咽喉一大块肉,吐了开来,然后接着再咬,连咬了五六口,破开了鳝妖咽喉的大块鳞片皮肤,突然,彭无望一口咬到一个圆圆滚滚的东西,他刚一咬到这个玩艺儿,鳝妖立刻疯狂地颤抖了起来。“有反应!还咬不死你?”彭无望大嘴一张,一口把那个圆圆滚滚的东西咬了下来。

  鳝妖突然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身子旗花火箭一般窜上了六七丈高的天空,然后重重地跌回到水里。彭无望嘴里还含着那不知是什么的东西,瘁不及防被带到了如此高空,又摔下来,本来已经筋疲力尽的身子再也撑不住了,脑子嗡地一声,整个人昏死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