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乾坤一棍

大唐行镖 金寻者 7614 2003.04.22 21:27

    “三哥厉害,真是厉害,”彭无惧一路上不停地说,“三哥,连河北武林响当当的横刀鬼见愁都不是你的对手,从此我们飞虎镖局横行天下,再也不用怕任何人了!”

  “当然,当然,”彭无望那里会和彭无惧客气,趾高气扬,得意地说,“不是我吹,我那个师父,可是个顶天立地的大人物,可以说是当世武功第一。当然,他不但武功天下无敌,而且豪放不羁,肝胆照人,乃是天下第一流的人物。这个世上,即使有武功和他一样的人物,也不会活得比他更精彩。如果做人,一定要做想我师父那样的人物才没有白白投胎做人。”

  彭无惧点头如捣葱,满脸艳羡:“三哥,真希望我也能够见上他老人家一面,你真是好福气。对了,他到底是谁呀?”

  彭无望道:“我要是能够告诉你,我还会不说吗?师父不让我用他的名号闯荡江湖。所以不能说。”

  “高人就是高人!”彭无惧连连称赞,“以后我可要和三哥多亲近亲近,让我也粘上一点世外高人的仙气。”

  “好好,今后我吃剩的都给你吃,穿旧的都给你穿,玩旧的都给你玩,让你沾个痛快。”彭无望笑道,“对了,我忽然想起一件事。”

  彭无惧见彭无望说的郑重,也吓了一跳,连忙说:“怎么了,三哥,什么事?”

  彭无望神色肃穆,道:“我记得吕不优吕二哥曾经说过,有人已经放出消息,说我们准备保天下第一录去长安,这显然是有人和我们作对。到底是谁的消息,如此灵通?”

  彭无惧一拍脑袋,大叫道:“三哥,这么大的一件事,怎么不早说?吕二哥有没有提过,是谁说的?”

  彭无望道:“没说过。”

  彭无惧急得大叫:“三哥,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问清楚?”

  彭无望怒道:“你也知道这是个大事,那我没问清楚的原因不是很清楚了吗?如果不是忘了,我会不问吗?”

  彭无惧唉声叹气:“糟了,现在暗镖成了明镖,不知道有多少武林高手会打我们这支镖的主意,我们完了。”

  彭无望道:“怕什么,有我在,我们兵来将挡,水来土屯。”

  彭无惧道:“对呀!有三哥这个绝顶高手,绝对没问题!这样吧!我飞鸽传书给大哥,让他小心提防,有人像暗算我们。”

  彭无望道:“就是嘛!让大哥去查这个泄露消息的人吧!咱们只管保镖就是了。”

  自从知道暗镖的消息被泄漏了之后,飞虎镖局的镖队日夜兼程,绕道汴州,过郑州,直抵商州,再走百余里的水路,就可以到达长安。一路上,无惊无险,没有什么武林人物找上他们,彭氏兄弟这才放下心来。在商州郊外找了一个小客栈住下,准备明日一早,立刻启程,一口气赶到长安。

  夜里,彭无望和彭无惧坐在房中,商议明日的行镖路线。商议了半晌,最后还是决定按原路进长安,但必须让长安分局的兄弟们出城接应。从此合兵一处,就可以万无一失。于是,彭无惧又拿出一只信鸽,绑上信函,抖手放飞。

  忽然,彭无望感到有点不太对头,忽然问:“四弟,怎么头顶这么凉?”彭无惧抬头一看,道:“何止,还满头星光呢!”彭无望一抬头,才发现满天灿烂的星光照进屋来,把卧室中的一切照得灿若涂银。“今夜果然是良辰美景,只是,咱们的屋顶呢?”彭氏兄弟对望了一眼,突然齐声怪叫,不约而同地破窗而出。只听身后一声惊天动地的爆响,两人身处的小客栈已经被一道黑影击中,从中间破开,住在里面的镖局人众纷纷惊叫着破门而出,有些胆小的客人竟然吓得哭叫了出来。彭无惧霍地从客栈外的战马中拔出双刀,颤声道:“三哥,今天遇上高手,咱们和他拼了!”

  彭无望问道:“兄弟,你大名是?”

  彭无惧道:“无惧。”

  “你外号是?”

  “勇先锋。”

  彭无望勃然大怒,一指他抖个不停的腿问道:“那你抖什么?”

  彭无惧一脸的悲愤:“三哥,没听说过物极必反么?我是每次对敌的时候都紧张到了极点,头昏脑胀,所以才拼了命地奋勇杀敌。你以为我不怕死么?”

  彭无望猛地叹了口气,道:“对敌一定要冷静,你看我的。”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个身形彪悍的黑衣男子已经出现在乱成一团得飞虎镖局镖众面前。“交出天下第一录,否则,这个客栈就是榜样!”随着这声霹雳天惊的狂喝,摇摇欲坠的客栈平房“轰”的一声,塌垮了下来,原来房子的主梁和支柱都被刚猛之极的劲力震断,更加增添这名黑衣男子的气势。

  彭无望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大汉。只见他身材奇高,足足高了自己一个头,双臂粗长,身形健美匀称,一身夜行衣被隆起的肌肉撑得高高鼓起,古铜色的国字脸,浓眉大耳,一双虎眼精光四射,目光中的透出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惊人气势。他双腿分立两侧,左手握拳,右手背于身后,一根通体漆黑的齐眉棍就握在右手之中。

  “乾坤一棍,雷。。。。。。野。。。。。。长。。。。”彭无惧身子摇摇欲坠,眼睛开始翻白。

  中原之中,以使棍见长者,除了名镇天下的少林棍僧,就要算这位乾坤一棍雷野长。这个雷野长是个亦正亦邪的高手,对于武道的追求已经到了如痴如狂的地步,一心一意想要得到天下第一棍的美称,所以在几年之内会遍了宇内使棍的高手,连败天南地北七十多位使棍的名家,闯下了赫赫的声名。最后,惹怒了年帮,青凤堂和龙神帮的高手,这三个帮会,一个是中原第一大帮,一个是宇内最大的杀手集团,还有一个是称雄于长江黄河的第一大帮。百余名三帮好手齐聚于渭水之畔,伏杀雷野长。渭水一战,三帮好手死伤无数,江水为之泛红三日,雷野长的一根镔铁齐眉棍连杀年帮称雄天下的二十四节气堂的八位堂主,三名长老,而青凤堂恶名累累的三名王牌杀手,神龙帮十八连环坞的七名舵主尽殁于此役。

  彭无望也感到非常紧张。雷野长一棍震塌客栈的绝世功力彭无望自问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这是先天真气已经有了八九分火候,纯阳内力已经练了三十年以上的结果。除非有惊人的天赋,否则普通人就算穷尽一生的时间,也无法达到如此惊世骇俗的境界。看雷野长的年龄,不过三十几岁,显然此人是生就的一幅练武的根骨,而且后天又有绝世的奇遇。但是,彭无望自问绝不能后退。“师父常常教导我要果敢勇决,无所畏惧。如果面对比自己弱得多的对手,就算勇往直前,也不能算勇敢。只有面对强大到无法战胜的敌人时,仍然能毫不退缩,才算是真正的英雄好汉。今天是好机会,好机会。我一定要证明,我是英雄好汉。我是!”彭无望拼命地想着师父的话,为自己鼓劲,“我是绝顶高手,所以比我强的人太少了。错过了今天,以后再也没机会证明自己是个好汉了。今天是好日子,我的好日子。哈哈哈。”虽然彭无望不断地振奋自己,但是他的身子还是抖得厉害。身边的彭无惧已经到了极限,他双眼一片灰白,嘴角流出一片白沫,双手高高举起双刀,喉咙里发出一阵野兽发威般咕噜噜的声音。“雷野长,想要天下第一录,就从我身上拿吧!”说完,彭无惧一声狂吼,双刀划出一片混乱无序的光幕,扑向雷野长。

  “好小子,胆子不小!”雷野长爆喝一声,长棍一抖,化为一条狂舞黑蛇,卷向彭无惧的双刀。只听“当”的一声巨响,双刀稍一接触,就被长棍上的罡气震上了天,就在半空中碎成无数残片。彭无惧打着转飞了回来,落在彭无望的脚边,双手抱住一棵大树,昏了过去。“如此武功,还要来送死!哈哈哈哈!”雷野长仰天狂笑。他转向彭无望,厉笑道:“喂,小子,你是不是也要上来送死?”

  彭无望怒哼一声,道:“姓雷的,想要天下第一录,胜了我再说。”

  “臭小子,我雷野长的名声难道你没有听说过么?螳臂挡车,不自量力!”

  这时,四周的镖众聚集在一起,战战兢兢地围在彭无望身边。彭无望从战马上取过朴刀,冲到雷野长的面前,喝道:“姓雷的,放马过来吧!飞虎镖局,只有力战的镖师,想要我求饶,下辈子吧。”

  雷野长怒极反笑,喝道:“好,这么有志气,我到要看看你有几斤几两。”说完,一抖手,手中长棍犹如毒龙出海,夹着凛冽的真气,狞恶地向彭无望扑来。彭无望本想拔身而起,躲开这一招迎头痛击,然后伺机反扑,但是他忽然想起身后还站着镖局的镖众,连忙疾风般舞动朴刀迎向迎面而来的雷霆一棍。刀与棍刚一相交,就听“轰”的一声,朴刀被震碎,碎片被雷野长棍上的罡气催动,猛向彭无望扑来。

  在镖众们的惊呼声中,彭无望断喝一声,左右手各划了一个半圆,使了一招少林罗汉拳中的双圆手,所有碎片都集中到彭无望的怀中,他的双掌发出一股柔和的内劲,奇妙地将碎片聚在胸前,然后,彭无望厉啸一声,双掌前推,所有碎片全部飞向雷野长,发出凌厉的破空之声。雷野长没想到彭无望有这种反败为胜的绝招,怔了一下,镔铁齐眉棍随手挥舞,将碎片击飞。

  趁着这个空隙,一名趟子手将一柄单刀丢给彭无望。

  “臭小子,这招少林拳使得不错,谁教的?”雷野长问道。

  “说出来吓死你,接招!”彭无望再次有刀在手,信心大增,奋勇上前。

  雷野长纵横天下数十年,从来没有人如此对他不敬,不由得大怒,齐眉棍一摆,使出了自己成名武林的自创棍法“三兵合一”棍。这种棍法没有什么特定的招式,只是在运棍之时,用特有的刚劲控制齐眉棍,可以使棍具有,枪,鞭,棍三种特性。这不仅需要使棍者具有天下少有的刚猛内力,还要有对三种兵器的极深的了解,才能判断出临敌时使出何种兵器的招式能够创造出取胜的形势。

  彭无望使出云龙长风刀中的龙行天身法,身子配合刀式,左冲右突,在雷野长天罗地网般的棍影中拼命挣扎。但是,雷野长的棍法不愧是天下无双的招式,时而棍,时而枪,时而鞭,变化无穷,招式千奇百怪,或刚猛,或阴柔,时而如雷霆闪电,时而如柔柳随风。在彭无望眼中,只看见黑黝黝的棍影神出鬼没,在自己的身子周围晃来晃去,无论自己用什么身法都无法摆脱齐眉棍的纠缠。

  “好小子,看看你还能撑得住几招。”雷野长猛然一声长啸,长棍惊天而起,化为一条若隐若现的灰黑色魔影,长龙一般向彭无望的腰际缠来。这一棍看上去似乎缓慢异常,实际上快如雷电,棍的虚影似乎还停在原地,而棍的真身已经到了身前。彭无望根本没有思考的时间,“波”地吐了一口气,单刀急缩,横在腰前,只听“当”的一声,单刀断为两节,上半段刀片插入彭无望的腰内有半寸深浅。而雷野长的长棍势尤未衰,眼看就要将彭无望扫倒在地,这一棍要是打实了,就是有十条命,也一起了了帐。在这生死一线的时刻,彭无望右手的半截断刀刀柄猛地往前一伸,斜搭在长棍之上,半截刀身按住彭无望自己的身子,再用力一翘,使得整个身子凌空而起,从棍子的上方飞过,而长棍横扫的力道,全部化为托住彭无望向上飞升的劲力。

  身在半空的彭无望模模糊糊感觉到自己似乎有了扳平的良机,深深吸一口气,右手的单刀厉电般脱手飞出,在空中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飞射向雷野长的面门。

  雷野长神色一凛,闷哼一声,身子猛地一拧,断刀擦着他的脸颊飞过,真可谓险过剃头。就在他躲闪飞刀的瞬间,彭无望已经落在地上。只见他双手撑地,双足上扬,竟然以拿大顶的古怪姿势,使出了一招罗汉踢虎,“嗒嗒”两下,猛击在雷野长的长棍之上。此时,雷野长使在棍上的劲力刚刚耗尽,在这旧力已尽,而新力未生之际,长棍竟然被彭无望踢得倒劈向雷野长的头顶。

  “少镖头,接刀!”一名趟子手趁着这个机会,将一把单刀丢向彭无望,被他一把接过。而此时,雷野长微一斜身,握棍的手猛然一松,任由长棍打了个圈,然后猿臂一展,以左手握棍,长棍以海底针的姿势,从下而上,直刺向彭无望的咽喉。这一棍不但有雷野长无坚不摧的刚猛内功,而且也有彭无望倾尽全力一击时所蕴含的力道,真可谓一往无前,势不可当。彭无望不敢硬接,缩颈藏头,单刀一招夜战八方藏刀式,匹练般的刀光绕身而生,以撤劲的手法,一口气不停地连连接下雷野长长江大河般攻来的一十七招进手招式。

  雷野长厉啸一声,猛然揉身而上,身随棍走,和彭无望比起快攻。彭无望眼中哪里还有雷野长的身影,只能看到镔铁齐眉棍此起彼伏,铺天盖地,四面八方地猛攻过来。他只能凭着超人一等的直觉,使出云龙长风刀里最为稳健的“雾隐长龙”刀法,长刀以超越人类潜能的惊人速度,在身子周围快速舞动,布起一片银白色的光幕,堪堪抵挡住雷野长无坚不摧的快攻。站在四周观看的众人,只见两个人越战越快,刚开始时,隐隐约约还能够看到一灰一黑两道身影,此起彼落,互相拚杀。到了后来,只能看到两道若有若无的灰黑色的影象,在彼此纠缠不清。到了最后,除了单刀的道道白光,长棍的条条黑气,还有噼噼啪啪的兵刃相交之声,其他的什么也看不清,听不见了。

  彭无惧昏过去半晌,这时渐渐苏醒了过来,看见身边的众人正在满面迷茫地向前方望去,不禁觉得奇怪。“你们怎么了?”

  “四少爷!你醒了!太好了。”此时,身边一名叫夏彪的镖师蹲下身,扶他站了起来,“现在,彭三少爷正在和雷野长拚杀,情况十分危急。”“啊!三哥真的和雷野长对上了!”彭无惧大惊失色。“是啊!”夏彪满面崇敬地道,“四少爷也很英勇,第一个冲上去和雷野长放对,不愧为勇先锋。虽然打败了,但是镖局上下全部以你为荣。”看过了雷野长强大无匹的攻击力,任何人都已经无法鼓起作战的勇气了。所以曾经和雷野长对敌的彭无惧理所当然地受到众人的尊敬。但是,彭无惧脸色却微微一红,他实际上是想冲上去把天下第一录给雷野长以免去这一场败多胜少的厮杀,谁知因为过分紧张却变成冲出去邀战,结果被雷野长打得半死。“到底谁赢谁输?”彭无惧急切地问。

  “根本看不清。”众人异口同声地说。

  这时,雷野长凄厉的啸声再次响起。在旁观的众人眼里,仿佛四面八方的黑色闪电突然向一个方向聚集,凝成雷野长犹如魔神转世的狞厉形象。只见他双手握棍,笔直地指向正前方气喘吁吁的彭无望,厉喝道:“臭小子,试试我这一招三打雷。”言罢,手中的长棍突然挽起十几个平花,犹如一根白蜡杆做枪身的花枪,棍影织成一片密不透风的死亡之网,以挟泰山以超北海的惊人气势,向彭无望正面攻来。

  旁观的镖局中人竟有若干个跪了下来,胆战心惊地呼道:“完了,这还能活命么!”

  此时的彭无望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经过一夜的拼死力战,一直到刚才,自己竟然完全没有一招攻势,所有的时间都是在拼命地防守,一连接了雷野长不下三百招的猛攻,他连自己都无法相信能够一直坚持到现在。他的浑身上下都已经被汗水所浸透,还有身上的几处棍伤和刚开始受的一处刀伤更是痛入心脾。

  但是,求生的意志使彭无望仍然斗志高昂。眼见雷野长这一式三打雷,彭无望再次“波”地长出了一口气,右手一振单刀划出一道诡异无匹的曲线,神迹般地捕捉到了无穷棍之虚影中真正的长棍的走向,轻若鸿毛地搭在了长棍的上延。这一招云龙探抓,是云龙长风刀中最为精彩绝伦,也是最难练的招数之一。鹤神齐笑云在教这一招的时候,曾经说过:“这一招云龙探抓,乃是反败为胜的奇招,合天地奥义,只可意会而无法言传,可以说是最难练的,也可以是容易练的。你会了就是会,不会就一辈子也休想再会了。”彭无望当时曾经痛下苦功,但是毫无进展。然而,今日,在这势穷力竭的一刹那,云龙探抓的刀诀如流水般涌入脑海,彭无望竟然在一瞬间融会贯通,并福至心灵地使了出来。

  单刀在不停地颤动,彭无望平心静气,在弹指间一连二十七刀都劈在长棍的上延,每劈一刀,长棍上如山洪暴发的力道就减去一分,到了第二十七刀,棍子已经无法再前进一步。

  “好刀法!”雷野长爆喝一声,长棍猛地一展,似乎有一道黑气从长棍的头上冒了出来,黑龙一般激射向彭无望的左肩,仿佛齐眉棍突然变长了,变成了一条勾魂摄魄的长鞭,龙蛇般腾舞而来。彭无望完全无法做出任何有意识的反应,因为这一招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之外,这是内家的练气高手在内功登峰造极的时候才能够使出的无上神功——混元罡气。雷野长的这一招三打雷正是需要使出这种极耗内力的罡气来完成招数之间奇幻瑰丽的变换。雷野长的棍罡一现,立见威力,彭无望本能地侧了侧身,让出了肩井穴,但是棍罡所至,他的左肩只是略一接触,立告脱臼,痛入骨髓。彭无望嘶哑地低喉了一声,右手刀连忙迎向劈面而至,凌厉无匹的棍罡。“叮”地一声,长刀断成两段,彭无望胸口剧震,一口血狂喷出来。好厉害!彭无望暗自叹息,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取胜了,敌手之强大,实在超出想象。但是,天性之中的勇悍不屈,和坚韧不拔的意志支撑着他做出最后的反击,他狂吼一声,右手的断刀一式“蛟龙摆尾”猛地抽在飞在半空的另半截断刀之上。那截断刀化为一道烂银色的流星,激射向雷野长。彭无望的身子因为这一招的全力施为而凌空打了个转,乘着这一转之势,彭无望抖手射出手中剩下的另一节断刀,这截断刀后发先至,几乎和前一截断刀同时来到雷野长的面前。在雷野长的眼中,满眼看到的是迎着初升的朝阳,闪着烁烁金光的第一炳断刀,当他缩手回棍,克飞这截断刀之时,另一节飞刀已经到了肋下。

  这正是彭无望赖以出师而行走江湖的独门绝技,自创的“脱手刀”。当时彭无望曾经以脱手鸳鸯刀连断十一个木桩,得到天外第一人鹤神齐笑云衷心称赞。可见这一招的凌厉。任凭雷野长武功多么惊世骇俗,但是在这一招奇艳的刀法面前,也无力招架,肋下被断刀插入了两寸,幸好他的内功惊人,在危急时刻,肌肉使劲,将断刀往外推了几分,否则左肺就要被刺穿,一命归阴。侥是如此,左肋也是鲜血长流。“******,这,这,这不可能呀!”雷野长踉踉跄跄连退了十几步,“这小子还没有练成先天真气,根本算不上绝顶高手,没想到我今天会败在他的手里。”

  彭无望此时狼狈不堪地摔在地上,好不容易才勉强爬了起来,几个趟子手上来搀扶,被他一把推开:“走开,我不用帮忙!”说完,用手握住左肩,猛地往上一提,“咯噔”一声,将脱臼的肩胛骨上好,然后从身边的战马上又抽出一把单刀,威风凛凛地面对雷野长一站。

  “喂,三哥,怎么办,还要打?”彭无惧凑上来小声问。

  彭无望不知道雷野长伤得不轻,只道他只被自己的脱手刀震退了几步,于是小声说:“四弟,我恐怕打不过他!你带着镖车先走,我再缠他一会儿,就会跟上来。前面是渡口,只要上了船,谅他也没本事追来,快快!”

  “不行,我不能丢下你一个人。”彭无惧大声说。

  “你不在这儿,我脱身反而容易,他只是要货,不会要人,你放心,快走。”

  彭无惧也是个雷厉风行的角色,没再废话,带上人立刻动身,向码头飞奔而去。而彭无望则和雷野长保持对峙。

  雷野长感到肋下的鲜血越流越多,但是他完全无法腾出任何时间来处理伤口,彭无望的气势犹如惊涛骇浪般扑面而来,仿佛他随时会挟风带雨狂攻上前。

  而彭无望这边也不好受,身上五六处伤口火烧一般疼痛,插在腰上的刀片到现在还没有拔除。而魔神般的雷野长身上的狞厉杀气森寒可怖,令他无法挪动一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