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旗鼓相当

大唐行镖 金寻者 5905 2004.08.09 10:31

    就在攻城战进入僵持状态的时候,恒州东门的契丹战士突然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欢呼声,却原来是普阿蛮率领的屠南队精锐和昆仑天骑沿着契丹战士冒死架设的云梯冲上了城头。数十名操纵连弩器的大唐战士首先被他们斩倒在地。没有了弩箭器的威慑,契丹战士狂喜地高声嗥叫,潮水般沿着云梯狂涌上城头。城东守军未及防备,竟然让普阿蛮等人顺利登城。报警的锣声在恒州城内凄厉地回荡,守在东门的千余名大唐守军在昆仑天骑和屠南队绞杀下,死伤无数。

  在北门作战的彭无望等人组成的高手队听到东城惨烈的厮杀声知道不好,几个人立刻沿着城墙冲向东城。

  东城的城楼之上已经成了大唐官兵的坟场,几百名唐兵尸体狼藉地躺满了城墙上的空地。潮水般的契丹战士不断地从城下涌来,普阿蛮等高手冲出来的缺口,正在不断扩大。

  胡人狂野而凶残的嘶吼几乎将唐人战士高亢的呐喊声完全淹没,突入东城的契丹猛士俱都脱去灰色皮袄,赤膊上阵,手里握着的利于劈砍的马刀和善于冲锋突击的钢矛,十人一队,沿着城道朝着东门突破。

  彭无望刚一冲到东城之上,就听到一声炸雷般的虎吼,普阿蛮怒目圆睁,手里的双燕划着诡异的弧线,朝着他的胸腹之间破空而来。与此同时,两声弓弦声突如其来的响起,八枝铁羽箭宛若飞火流星,朝着他的头、胸、腹诸处要害疯狂射来,一股森寒到顶点的杀气令他如坠冰窖,四肢酸麻,几乎动弹不得。

  这一波攻势,是由大草原上最顶尖的三大高手普阿蛮、铁镰和铁岚同时发动的。普阿蛮的双燕佯攻胸腹,实则锁死了彭无望上下腾挪的所有空间,此时此刻他的双手蓄满了引导双燕变化的真气,只要彭无望一展身形,双燕就会在瞬间展开变化,随着他的腾跃作出最致命的一击,他浑身散发的杀气凝成一股有如实质的寒流朝着彭无望狂飙而去。

  铁镰兄弟同时扣紧了仍然搭在弓弦上的两根铁羽箭,刚才的连珠四箭分击彭无望全身要害,箭头虽然各有去处,但是各自箭尾羽翎之间距离极近,令这四根铁羽箭仿佛一只巨兽收敛起来的兽爪。等到彭无望想要避开迎面箭雨的时候,他们手上的两根快箭将会轰雷般射出。这一箭会快速地同时撞击前四根铁羽箭的羽翎,令它们同时改变方向,使五根箭仿佛巨兽完全张开的兽爪,锁死所有腾挪空间,将敌人撕成碎片。这套弓箭功夫有一个浪漫传奇的名字,叫做“塞上花开”。

  彭无望手中只有一把朴刀,已经来不及拿出刀囊中的鸳鸯短刀来招架塞上普阿蛮狂猛的双燕攻势。危急关头,他闷哼一声,身子冲天而起。

  “呔!”普阿蛮、铁镰和铁岚同时爆喝一声,各自使出了暗藏的绝技。

  普阿蛮的双燕仿佛附着空气的精灵,一阵清脆的啸声响起,黑色的羽翼一振,随着彭无望身形冲天而起,一燕斜飞于顶,再凌空下击,一燕盘旋而上,在彭无望周侧狂飙,寻找一击而中的空隙。而铁镰兄弟的双箭也飙驰而至,十枝利箭在空中互相碰撞,化成妖冶而诡异的两朵五瓣花的形状,劈头盖脸地朝着彭无望罩来。

  彭无望突然吐气开声,使出早就蓄势待发的千斤坠功夫,身子全无征兆地坠下地来。铁镰兄弟的十枝快箭中的六枝因为他的突然变化身形而落空,但是仍然有四枝追逐着他那如风的身影呼啸而至。而普阿蛮的双燕则轻轻巧巧一个转折,仿佛附骨之蛆,继续破空而来,一击面门,一击小腹。

  彭无望脚刚一沾地,身子立刻笔直前扑,双手握刀,刀指前方。在他刚刚到达空中之时,突然一声低啸,身子猛然宛若陀螺般飞快地旋转起来,手中的朴刀舞出一股烂银耀眼的光华,迎面而来的四枝利箭就这样被他磕飞到一边。

  但是普阿蛮的双燕已经交剪而下,朝着他横在半空的身子猛攻过来。彭无望一口真气将要用尽,眼看难逃毒手,他怒哼一声,突然身子一展,朝着一只黑燕猛扑过去。便是聪明绝顶的普阿蛮,这一刻也想不清彭无望这般自寻死路到底要干什么,不禁心中一怔。

  就在彭无望和身扑到那只黑燕上之时,普阿蛮催动真气想要让双燕一上一下将彭无望切成三段,却发现在彭无望身下的那只黑燕无法听候他的调遣。这时候他才明白,彭无望竟然利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他的真气流向,让这只黑燕暂时失灵,并向下落了少许,虽然胸前被划了个血口,但是却给出了一个喘息的空间。另一只黑燕划空而至,在他的背上印下一条深深的血痕,又飞回了普阿蛮手中。与此同时,另一只黑燕比彭无望早一步落到地上,摆脱了彭无望背影所到的范围。普阿蛮左手一抬,一股真气飙射而至,将飞燕收了回去。所有的一切都发生得极为迅速,彭无望受伤的身体刚刚着地,所有的攻势已经结束。

  就在彭无望刚要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三个气概不凡的汉子已经朝他冲杀过来,这三个人就是曾经威震天下的天魔座下弟子:修罗巴亭、七窍心魔古藤格和风中兽赤察勋。

  巴亭的血舌枪、古藤格的残心锁镰刀和赤察勋的飞星双刀舞出满天恐怖狰狞的刀光枪影,仿佛一张死亡之网,将彭无望团团围住。而普阿蛮和箭神兄弟也各自凝气弯弓,准备第二波攻势。

  突然间,半空中一阵轰雷般的大喝声响起,一道通体漆黑的棍罡仿佛黑色的巨龙朝着普阿蛮迎面砸来。普阿蛮爆喝一声,身子冲天而起,飞起四丈余高,半空中一个快速的飞旋,摄魂双燕电射而出,朝着来人攻去。

  “彭兄弟,这个使飞刀的交给我。”在彭无望耳畔传来雷野长爽朗而豪迈的声音。

  彭无望的心中涌起一阵感激,朝他猛的点点头,挥舞朴刀挡住巴亭、古藤格和赤察勋的攻势。

  铁镰、铁岚弯弓搭箭,刚要再射,却看到一条白衣身影冲天而起,在数丈外大唐战旗的旗杆上稳稳站立,手中银弓迎着日头,放射出刺目的光芒。他们心中同时一凛,当日渤海城外噩梦般的大火重新在他们脑中浮现,那位和他们旗鼓相当的中原高手,那曾令他们念念不忘的银弓白衣,再次在他们面前昂首而立。

  熟悉的弓弦声再次连续响起,十四枝白羽箭仿佛撕裂天空的狂猛闪电,朝他们扑面而来。在如此近的距离,面对如此狂猛的射击,一向弓箭称雄的箭神兄弟也不得不暂时抛开还击的念头,身子仿佛移动的乌云,朝后疾退。十四枝白羽箭同时落在地上,发出整齐的轰然巨响,平整的城道上卷起一阵冲天的硝烟,方圆数丈的地面碎成一片乱石。

  箭神兄弟被这阵箭雨激起了雄心壮志,互望一眼,同时弯弓搭箭,朝着站在旗杆上的白衣身影抖手射出最拿手的连珠快箭。只见两串几乎首尾相连的铁羽箭仿佛两道黑虹,朝着旗杆顶端飙飞而至。只听到轰隆一声巨响,那道白衣身影在漫天烟尘中冲天而起,而他身下的战旗旗杆被满天箭雨射成了一空的齑粉。

  看到彭无望、雷野长和郑绝尘都已经和对方高手混战在一起,萧烈痕和连锋连忙加紧脚步,想要冲到彭无望的阵营之内,帮助他料理那三个功力非凡的塞外高手。就在这时,两声厉啸从左右响起,两个突厥族打扮的汉子分头截住了二人。

  “锦绣公主座下可战,领教高明!”“锦绣公主座下跋山河,领教高明!”两声高喝同时在萧连二人耳边响起。几乎在一瞬间,可战已经和萧烈痕捉对厮杀,而跋山河则挡住了连锋。

  当屠南队和火焰教精英随着攻城兵马突上城头的时候,飞虎镖局散在各个城头抗敌的镖众也从四面八方汇集到东门,中原和塞上的精英高手终于在恒州城头展开了决定命运的殊死搏杀。

  城上城下的数十万战士目瞪口呆地看着这百余名汉胡高手在狭窄的城头之上,高来低去,纵横飞舞,他们或跃上旗杆,或踩上墙垛,或跳到半空,令人胆战心惊的青芒白电,此起彼伏,每一次凄厉的兵刃披风声响起,都让恒州城内外数十万人心头乱跳,那宛若从地狱之底传来的破风声令人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死亡。

  令人窒息的血战刚刚进行了数百息的时间,就有几十道醒目的淡色剑罡宛若数十条张牙舞爪的出水白龙冲天而起。与此同时,手舞五尺长刀的锦绣公主随身亲卫跋山河的身形宛若一朵灰色烟花拔地而起,刀锋一展,一道气吞山河的青色刀罡横空而起,将那数十道凌厉之极的剑罡一齐削断,那青色刀罡的威势虽然因此也削弱了不少,但是仍然气势汹汹地在城头倔强地涌动。

  原来是中原第一公子连锋首先用新近练成的绝顶剑法“三清九霄剑”向自己的对手发起了决战,而应战的塞外高手跋山河也以自己最顶尖的绝学“断空斩”予以还击。

  这二人首先掀起了城头惨烈血战的高潮。连锋奋力催发的数十道剑罡统统被跋山河斩断,而跋山河断空斩催发出的刀气犹如一道青色流星,重重撞在连锋的胸腹之间。连锋被这一记刀罡直直地撞出五丈开外,连续撞倒了十数个仍在城头混战的胡汉战士,才停了下来。在这一刹那,所有人都以为倚剑公子将要在这一招下亡命九泉,谁都没有注意到连锋在被刀罡撞飞之前作出的最后一个动作。

  看着连锋远远地飞开,跋山河暗暗松了一口气,却听到普阿蛮百忙中的焦急呼吼:“跋兄,小心!”

  跋山河微微一怔,刚要定神观看,眼前突然白光一闪。他心中一紧,千钧一发之际猛的一个侧身,在这一瞬间,他听不到四周沙场震天的喊杀声,听不到战友们的呼唤,听不到自己粗重的喘息,在他的耳中满溢的,只有尖锐而凄厉到极点的利刃破风声。恍恍惚惚之间,他看到自己握刀的右臂拖着长长的血线飞到了半空之中,打了几个盘旋,无声无息地落到地上,紧接着又看到数丈之外的连锋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站起身。他苦笑一声,无力地双膝跪倒,摇晃了一下,终于支撑不住,昏倒在地。这位塞外著名的高手终于还是免不了折在天山派著名的夸父追日剑的威力之下。

  就在连锋从地上站起身的瞬间,塞上奇人普阿蛮忽然抛却了诡异灵动的双燕招式,左手燕突兀地抬起,仿佛力挽千钧重负,朝着雷野长迎面披下的齐眉棍撞去。雷野长长年苦练先天真气,又兼天生神力,迎面一棍,其力何止千钧。虽然普阿蛮也是神力惊人,但是单臂之力毕竟比不上双臂合力,只见他左臂上扬,左手燕沿着齐眉棍轻巧地滑动,随着齐眉棍以泰山压顶之势的下压,他的人顺势被撞飞了出去,仿佛行云流水般向后滑动了三四丈,正好来到了面朝连锋的位置。他蓄势待发的右手猛的抬起,右手燕以雷霆万钧之势朝着一名突厥士兵的背心飞去。这个突厥士兵正好站在连锋的正面,遮住了飞燕的去向,当连锋感觉到杀气来袭之时,普阿蛮的右手燕已经势如破竹地穿过突厥士兵的身体,裹着满天的血幕,朝他的小腹袭来。连锋只来得及一个矮身侧跃,被右手燕在肋下狠狠划了一条深达寸余的血口,连断数根肋骨。他闷哼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扑倒在地。

  电光火石的瞬间,跋山河和连锋几乎同时倒下,城头响起萧烈痕、郑绝尘和可战的同声呼喊:“连兄!”“跋兄!”

  “你奶奶的!”看到和自己捉对厮杀的普阿蛮竟然能够在力战之余抽空刺伤倚剑公子连锋,雷野长只感到大伤颜面,呼吼一声,齐眉棍一展,划出满天棍影,使出自己最擅长的快棍,朝着普阿蛮铺天盖地地砸来。

  郑绝尘怒啸一声,朝着倒地的连锋冲去,但是铁镰、铁岚的铁羽箭仿佛附骨之蛆,将他团团围住,他不得不朝后疾退,闪开迎头的数箭,银弓一展,白羽箭依次射出,又开始了似乎没有尽头的弓箭对射。

  突然间,一声震动全场的兵刃交击声从半空中响起,萧烈痕和可战的对战已经到了一决生死的关头。银枪公子萧烈痕的一杆银枪在中原号称枪法第一名家,擅使的一字旋枪以轻灵迅猛著称。而塞外高手可战的野火枪法也传自隐居塞外的枪圣火尊,攻势狂如烈火,猛若雷霆,尽展枪法中攻坚破阵的极致。二人同是使枪的名家,又同是善攻者,在决战中同时使出一往无前的攻势枪法,真恍若上山虎遇到下山虎,云中龙遇上雾中龙。

  斗到酣处,二人同时化成一白一黑两团狰狞燃烧不断扭曲变化的烈焰,黑色的点钢枪和白色的银枪宛若火焰中互相争夺火珠的黑白火龙,你来我往,此起彼伏,互相撕咬较量。几十招之间,二人的身上已经伤痕累累,浑身浴血。刚才的一声巨响,就是二人各使出得意的绝学“白龙出水”和“烈焰吐舌”时双枪枪头撞在一起发出的声音。

  此时此刻,看到各自的战友溅血倒地,萧烈痕和可战更将生死抛却一边,四目通红似火,银枪和钢枪同时凝在半空,刚才满场乱响的枪穗舞动的呼啦声和枪尖破空时竹哨鸣响般的啸声忽然消失殆尽。二人圆瞪着双眼,互相凶猛的凝视着,仿佛在仔细观察着对手决一死战的信心。

  猛然间,宛若木雕泥塑的二人同时展动身形。萧烈痕一个干净俐落的旱地拔葱,高高跃起到半空,身子在空中一个顿挫,突然闪现出七八个萧烈痕舞动银枪的虚像,七八杆高速旋转的银枪沿着不同的刁钻角度朝着可战的全身要害破空而至,每一杆银枪的攻势都快如闪电,在空中留下一片雪白的扭曲残像,仿佛在烈火中融毁变形,狰狞而恐怖。

  而可战以左脚为支点,身子仿佛陀螺般狂猛的旋转,手中的钢枪忽然幻化成十数杆弯曲变形的黑色影像,仿佛一片吞吐变化的黑色火焰,冲天的烈焰朝着满天萧烈痕的残像争相涌动,这十数招枪法奇迹般混为一招,被可战山洪暴发般一口气使将出来,气冲牛斗,仿佛要将天地间所有的活物都投到地狱的熔炉中燃烧。

  就在这一刻,中原第一枪的绝顶神技“天转七煞”和塞外枪神的不传绝学“灭世洪炉”在恒州城的城头发生了命中注定的碰撞。

  密如爆豆的兵刃交击声响彻全场,宛若滚雷落地,声震环宇。四周舍死忘生厮杀着的汉胡战士在这一刻都有一阵子的恍惚失神,目瞪口呆地望向激战中的萧烈痕和可战。

  漫天枪影中脱身而出的萧烈痕和可战同时吐出了一口鲜血。二人在这一瞬间内刺出的数十枪竟然在间不容发的时刻全部撞在了一起,没有一枪能够建功,二人附在枪上的真气在弹指间针尖对麦芒地发生了数十次碰撞,两败俱伤,谁也没能奈何谁。

  半空中落在地上的萧烈痕和向后飘退了数丈的可战同时缩身蓄势,仿佛两条被压到极点的弹簧。紧接着,二人一齐展身直立,银枪钢枪举成一条直线。与此同时,二人的身子忽然化成一黑一白两条几乎肉眼难见的闪电长虹,朝着对方冲去。

  一阵刺耳的兵刃磨擦声传入耳际,银枪和钢枪的枪尖再次在空中相逢,又彼此错开,向着各自对手的身体刺去。萧烈痕的银枪势如破竹地刺入了可战的左肋,他的身子猛的和可战擦身而过,左臂一探,抓住了从可战身后露出来的枪尖,整条银枪干净俐落地从可战的左肋穿过。与此同时,可战也一探左臂,抓住露在萧烈痕左后方肋骨处的钢枪枪尖,一条血淋淋的长枪从萧烈痕的背部溅血而出。

  二人背对背地伫立了片刻,萧烈痕吐了一口鲜血,微笑一下,粲然道:“好!”身子宛如木桩一般倒在地上。

  可战双膝跪倒,咳嗽了数声,嘿嘿一笑:“痛快!”一头栽倒在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