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摇摇欲坠

大唐行镖 金寻者 3230 2004.08.16 14:15

    炸雷般的碎石崩裂声从北墙响起,恒州城一段残破的城墙被接二连三的投石击中碎裂,颓然倾倒,露出丈余宽的裂缝。裂缝外的*大军狂喜地大声欢呼,罗朴罕率领着千余名将士沿着这狭窄的裂缝蜂拥而入。

  正在北墙防守的彭无望和红思雪得到消息,立刻带领数百守城战士朝着裂缝扑去。双方战士在城墙残破chu血战成一团,兵刃频繁的交击声响成一片,乍听上去仿佛连绵不绝的一声大响。

  彭无望挥舞着魏师傅临终所铸的最后一把朴刀,照着狂涌而来的突厥士兵席卷而去,刀锋所到之处,头颅、残肢、碎肉、断刀和折矛漫空飞舞,鲜血在他的前后左右仿佛烟花不断翻涌升空,再四外飞溅。

  红思雪的长鞭如毒龙般卷起冲在最前面的勇者,朝着城墙的缺口掷去,每一个被掷出的身体,都被同伴践踏成一地血泥。

  仿佛修罗一般的武者在这个短兵相接的时刻,一瞬间击溃了入侵敌军的士气,人数多过守军数倍的攻城突击队被彭无望残忍血腥的杀戮完全震慑住了,本来势如破竹的势头在城墙前消散掉了,势不可挡的铁流恍若遇到了铁铸的堤防,从一泻千里变成徘徊不前。

  就在这时,身负重伤的郑绝尘强撑着摇摇欲坠的身子和守将长孙越、刘雄义一起率领着一批弓箭手加入战团,终于让城外滚滚的人流开始朝相反的方向流动。

  “放箭!”“放箭!”“放箭!”

  疲惫的将官们用沙哑而激昂的声音大声下达着命令,一蓬又一蓬的虽然不绵密但却足够凌厉的箭羽朝着涌入城中的突厥人要害射去。数不清的突厥士兵还未看清弓箭手们的长相就已经溅血倒地。围城数日,这些弓箭手已经成长为箭不虚发的神射手。

  彭无望、红思雪率领着几十个突击战士尾随着败逃的突厥人冲出了城墙,守在裂缝之前拚死砍杀朝这里围拢过来的敌军。城墙内守军从库房里搬来一石石用麻袋装盛的粮食从四面八方涌来,将裂缝渐渐堵死。

  眼看着裂缝就剩下一人多宽的缝隙,彭无望转头对红思雪道:“你带人快进城。”

  “大哥不走,我也不走。”红思雪激声道。

  “放心,我不会死,你给我走!”彭无望一把将红思雪推进裂缝:“到城墙上去接应我!”

  他送走了红思雪后,一声大喝:“大家快进城!”身子越过所有人头顶,朝着排山倒海般杀来的突厥人冲去。

  那些突击战士看到他挡住了突厥人马,无不动容,他们抓紧时间一个个用最快的速度进城,然后纷纷大叫:“彭大侠,快进城!”

  就在这时,突厥人推动着一架大型撞车,朝着城墙裂缝扑来。

  彭无望双目血红,大喝道:“快把裂缝堵上!”说着舞动朴刀朝着撞车扑去。

  “快堵上裂缝!来不及了!”守军将领长孙越大喝一声,率领数十个健卒推dao一堆沉重的粮袋,将裂缝堵得严严实实。

  此时彭无望刚将推动撞车的突厥士兵杀散,却发现数千名突厥锐卒在罗朴罕的率领下人人手持长枪将他团团围住。

  眼看自己就要被大军淹没,而身后的退路也被封死,彭无望咬紧牙关,抬头一看,一架云梯就在眼前。

  “杀了彭无望!”“莫走了彭无望!”突厥人的喊杀声震耳欲聋,彭无望艰难地将朴刀背在身后,奋力运了一口气,一个起落跳上了那架救命的云梯,朴刀一摆,仍然爬在云梯上的数个士兵被他刀刀斩飞。

  看着他扶摇直上的身影,罗朴罕大怒,下令道:“将云梯推dao!”

  立刻有数十名健卒拥到那架云梯之前,齐心合力地一推,这架沉重的云梯立刻向右侧倾倒。

  “好!”城下突厥人的欢呼声轰然响起,城头上的守军看得真切,无不大声惊呼。

  这架云梯夹风带雨地朝着另一架云梯倒去,轰隆一声大响,端端正正地撞中了这架云梯的左侧。与此同时,身处倾斜云梯之上的彭无望纵身一跃,竟然跳到了这架云梯的顶端。

  “彭大侠!拉住我的手!”“彭大侠这里!”城上的守军纷纷探出手去。但是这架云梯摇晃了一下,也开始倾倒,飞快地倒向另一架靠右的云梯。就这样,彭无望不得不再次纵身一跃,跳到了另一架云梯之上,而这副云梯仍然难逃前辈们的命运,开始倾斜侧倒。

  城上的守军心急如焚地看着彭无望在一架又一架的云梯上遇险再纵跃,再遇险,再纵跃,本来密密麻麻搭在城墙上的云梯就这样一座座的倒下。

  忽然,有一个稚嫩的声音开始大声地数着:“三──四──五──”因为过于焦急忧虑,所有人不由自主地随着这个声音的节奏大声地一同呼唤:“六──七──八──”一直数到十,本来随波逐流的彭无望突然长啸一声,身子宛若九天游龙腾云而起,朝着城墙上飞去。那第十架云梯支拉拉发得一声响,沉重地坠在地上,上面的突厥士兵惨呼一声,坠地而亡。

  一条长鞭呼啸而起,凌空将彭无望的腰身一鞭卷住,干净俐落地拉了回来,却原来是红思雪终于找到了这个时机将彭无望救回城头。

  “哈哈!”一片欢呼声中传来洛鸣弦得意万分的话语:“我猜师父就是要用这一招将突厥人的云梯全都推dao,怎么样,看看他不是秋毫无损地回来了!”

  他的这句话又引发了另一轮欢呼。

  “轰隆隆”的撞车冲击城墙之声此起彼落,虽然守城将士浴血厮杀,打退了突厥人一次次狂猛的攻势,但是北城城墙被投石器密集攻击了两天一夜,已经摇摇欲坠,转眼间又一处城墙倾倒,怒吼着杀进城来的突厥人再次被杀红了眼的大唐守军杀退,但是守军将领长孙越却被流矢击中而壮烈牺牲,守城的重任落在了副将刘雄义手中。

  看着守军不断将装满粮食的麻袋塞在裂缝之前,在城内巡视的方梦菁感觉奇怪,连忙抓出一名将官询问:“请问将军,我们将这么多粮袋堵在城头,城中剩下的存粮是否可以应付今后的作战?”

  那名将官大笑了起来:“方姑娘可能不知,河北将士从栗末难民手中截下来的粮草便是让我们挺个三年五载,也没问题。”

  “这么多?”方梦菁又惊又喜。

  “是啊!这些栗末人油水真厚,哈。”这位将官打了个哈哈,率领着士兵们继续搬运粮袋堵塞城墙的漏洞。

  看着他们渐渐远去的背影,方梦菁仿佛猛然从梦中惊醒:“我真是傻,竟然忘了这么简单的道理。突厥人如此重视恒州,除了为曼陀报仇,激励大军士气,打通通往长安的河北官道,更重要的是要夺取河北将士截留在恒州的栗末人粮草。这些粮草足够塞上联军维持对长安城一个多月的强猛攻势,只要没了这些粮草,塞上联军便没有了团结的基础,这也是唯一能够取胜的方法。”

  就在这时,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传来,七八个唐兵用担架抬着彭无望从城头飞奔下来。

  领头的小校焦急地大声问道:“贾神医何在?贾神医何在?”

  “出了什么事?”方梦菁一见之下,心中一紧,快步走到担架旁边问道。

  一个年轻的唐兵含着哭音道:“彭大侠在杀退敌人冲进城的军队之后,突然一头栽倒,昏了过去。”

  “我看看!”一个略显沙哑的清脆嗓音从旁传来,却原来是贾扁鹊。

  只见她头发蓬乱,面色焦黄,双眼眼眶深陷,一幅疲劳不堪的样子。这些日子,城上送下来的伤兵十九要她诊治,特别是连锋、萧烈痕和侯在春的伤势极重,需要日夜护理,稍有不慎,便有性命之虞,只将她忙得连喝口水的时间都空不出来。

  翻过彭无望的身子,贾扁鹊的眼中一瞬间浸满了晶莹的泪水,她微微一阵哽咽,道:“彭大哥浑身是伤,虽然都不严重,但是数处新伤没有及时止血,以致流血不止,再加上连日一刻不停的厮杀征战,失血加上疲惫,他已经筋疲力尽,再也撑不住了。”

  方梦菁的眼圈也红了起来:“彭大哥处处身先士卒,冲锋陷阵,所消耗的体力比别人多上百倍,这两天一夜,他手下死的胡人将领足有百人,便是浑身是铁,也挨不住如此辛苦,应该让他歇歇了。”

  贾扁鹊微微点点头,沉声道:“你们把他抬到刺史府,喂他吃下这几枚固体培元的造化丹,让他好好休息。”

  她将几颗淡绿色的药丸递给抬担架的士兵,那些士兵千恩万谢,小心地将心目中的大英雄抬向刺史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