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四章 赤手屠凶

大唐行镖 金寻者 4014 2004.01.08 11:40

    “公主,昨天的烤肉还剩了一点儿。”可战策马来到锦绣公主身边,小声说。

  “你不是认为我吃了不妥吗?”锦绣公主的语气中透出一阵肃索,她仍然在回味著彭无望昨夜的话。

  “公主,真的很香,不吃可惜了。”可战讨好地说。

  一旁的跋山河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这时候,领头的宋万豪忽然策马而来,面色沉重地对锦绣公主道:“公孙姑娘,前面发生了大惨事,情形极为恐怖,请移芳驾绕行。”

  锦绣公主双眉一挑,柔声道:“有劳宋公子关心,小女子走惯江湖,再血腥的事也不忌讳。”

  宋万豪一阵犹豫,苦口婆心地说:“姑娘,请三思。”

  “不必了,你越说我越好奇了。”说完锦绣公主一策马,和宋万豪擦身而过。

  “嘿!”宋万豪叹了口气,连忙调转马头,跟了上去。

  可战和跋山河对望一眼,一齐打马追去。

  滔天的恶臭弥漫在渭水河畔的陈家村内。

  狭窄的村道上伏满了已经开始腐烂长蛆的尸体。有些尸体高高挂在树上,已经被秃鹫掏光了肚肠;有的尸体被人砍成数段,被附近出没的野狼咬得面目全非。几个青年女子衣衫不整的尸体摊在一处井边,她们的身子乾瘪变形,似乎被人活生生吸乾了鲜血。

  站在村口的群雄一个个面如土色,完全被面前的惨景惊呆了。

  从后面纵马赶来的锦绣公主一见到这个情景,眉头立刻皱了起来,右手紧紧握住马鞭,几乎要渗出血来。

  “是达龙那厮!”跋山河面沉似水,低声凝气,将这句话运力吹进锦绣公主的耳中。

  “这个千刀万剐的蠢材,这么张扬行动,要是破坏了计划,爷爷我生撕了他。”可战低声发著狠话。

  就在这时,到村中巡视的几个前辈高手从几间村户中推门出来,脸色惨白地踉跄著走出村口,来到群雄面前。

  一个乔家的女性高手再也忍受不住,跪到地上,乾呕了起来。这个动作似乎有著可怕的传染性,众人中阅历尚浅的年轻弟子立刻不约而同地同时呕吐了出来,有些人甚至虚软地瘫倒在地上。

  “都死光了!”巡视回来的乔梦楼目光呆滞地说:“渭水帮完了。老陈被人剁成了碎肉,脑袋挂在了厨房,老人小孩全都没放过。”

  宋万豪点了点头,漫不经心地对手下道:“烧了。”说完回身上马,带著队伍走了。

  他身后宋家的子弟们愣了片刻,马上分散寻找柴枝火油等物,片刻之后,曾经风光一时的渭水陈家村淹没在一片熊熊烈火之中。

  “公主,怎么办?”跋山河策马来到锦绣公主身边,小声问道。

  “别慌,前面应该还有一个被屠的村子,达龙也许在那里等著呢!”锦绣公主的眼中闪过一丝凄凉。

  “他疯了!”可战惊道。

  “他没疯,谁都没疯。”锦绣公主苦笑一声,回头看了看蹲在地上的彭无望,轻轻叹了口气。

  此时跪在彭无望面前的李读已经将早上吃掉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仍然不住乾呕,似乎要将肚肠一起折腾出来。彭无望用手拍打著李读的后背帮他顺气,脸上一片悲愤之色,恨得说不出话来。

  在午后的阳光中跋涉的神兵盟群雄思及日间看到的惨事,谁都没有心情说话,只是默默不语地低头赶路。

  可战和跋山河再也没有拿出自己收藏的那一点点烤肉,因为策马走在一旁的李读一看到烤肉,就忍不住呕吐出来。晌午的时候,谁也没吃东西。

  忽然,风中传来一阵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又有惨事发生!”众人同时警觉了起来。

  只听得一阵唏哩哩的马嘶之声,彭无望和宋万豪同时催动坐骑,率先抢了出去。这时才回过味来的群雄一起催马,不约而同地跟了过去。

  这是渭水河边的另一处村落,惨号不断地从村内传出,鲜血汩汩地从各个村户的门中淌出,在村道上汇成小溪,漂向村口。不断有人头沿著路面滚了出来,个个面呈惊恐万状的神色。哀求嚎叫的声音越来越小,重物落地的声音不绝于耳。

  快速催马,先一步来到村口的宋万豪扬声怒喝道:“哪里来的贼子在这里残害生灵?!”

  这时,一个幼小身形的女孩从村内发疯地哭喊著跌跌撞撞地奔了出来。

  一个虎背熊腰的巨汉,迈著大步赶了出来,横舞著一柄硕大的斩马刀,朝著小女孩猛劈了过去。

  “住手!”宋万豪连忙叫道,右手闪电般拔剑在手。

  那大汉看了他一眼,眼中露出嘲弄的神色。他双手握住斩马刀,忽然一个上撩,刺向宋万豪的面门。

  宋万豪看到这个魁梧大汉眼中令人心胆俱寒的决死之意,虽然他是叱吒风云的西蜀宋家家主,平生见过无数凶徒,但是如今看到这个大汉的眼神,心头也不禁一颤,不由自主地收剑护住面门。

  就在他犹豫收剑的时候,远处传来彭无望的急呼:“宋公子,护住孩子!”

  宋万豪再定睛一看,那个大汉已经一脚踹在了小女孩的后心,她那娇小柔弱的身子忽悠悠地飞到了半空。

  “呀呔!”一声,彭无望的身子宛如旗花火箭般升到半空,稳稳地接住了小女孩无助坠落的身子。

  这是个只有八九岁的小孩,有一张清秀可爱的面容。此时的她,双眼的眼神已经开始涣散,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彭无望感到怀中弱小的躯体已经支离破碎,她的脊椎骨碎成了数段,肋骨全断了,内脏也全部破碎。

  此时的小女孩还有一丝气息,她奋力抬起白生生的小手,紧紧抓住彭无望的衣襟,颤声道:“爹爹,救爹爹。”

  这一声乞求似乎耗尽了她最后的生命,她的身子在一瞬间僵硬了。

  彭无望紧紧闭上眼睛,轻轻将小女孩的身子揽在肩头,奋力咬住牙关,额角青筋暴露。

  这个残杀无辜的大汉正是被普阿蛮赶出松鸣岩的血手人屠达龙。他忠实地执行著普阿蛮的指令,又血洗了一户村落。如今的他已经被神兵盟的群雄团团围困,插翅难飞。

  看到孤零零站在群雄之中的达龙,锦绣公主立刻瞭解了所有的来龙去脉,她的眼中悲伤之色更加浓郁。

  此时的达龙,也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在汉人中策马而立的公主。

  他苦涩地笑了笑,指了指天空翱翔的一只飞鹰。在他的部落中,人们相信人死之后,飞鹰会将灵魂带到天堂。他的这个手势代表的就是:来世再见。

  锦绣公主微微点了点头,扭过脸去,不忍再看此时的达龙一眼。

  “兀那汉子,为何在杀害无辜?!”宋万豪在他面前丢了这么大的面子,恼羞成怒,气急败坏地问。

  “哼,因为爷爷我高兴!”达龙操著带著浓重突厥口音的汉话,自豪地说。

  “是突厥狗!”

  “杀了他!”

  听出他口音的群雄纷纷喝骂,所有人的眼睛都集中在持剑而立的宋万豪身上。

  宋万豪哼了一声,凝神敛气,心里暗想:此人摆明了悍不畏死,十分难缠。如果此时和他交手,就算得胜也要付出一点代价,值得吗?抑或是,招呼大家一齐上,省些力气。

  就在他略作犹豫的时候,一个身影已经越过他的身子,朝著达龙大踏步走去。

  此人正是彭无望。此刻的他,双眼因为充血而显得一片血红,面沉如水,毫无一丝表情。

  他随手将戴在头上遮阳的斗笠扔到路旁,赤手空拳地向著达龙大踏步走去。渐渐西去的夕阳照在他的身上,在他的身后拖出一条长长的影子。

  空气中沉郁著浓到了让人几乎无法喘息的杀机。没有人再发出一点声音,天地间只剩下河水凄楚幽咽的水声,彷彿整个渭水河畔都因为彭无望的脚步声而瑟瑟颤抖。

  达龙挺直了身子,将斩马刀高高举起,刀锋瞄准了彭无望的顶门,静静等待著他的接近。

  彭无望半步没有停留,仍然在毫无迟滞地大踏步向前走著,似乎在他的眼中,根本没有达龙存在。

  “来吧!”看到彭无望接近了自己的攻击范围,达龙没有丝毫犹豫,斩马刀化成一道狞厉的电芒,劈向他的顶门。

  就在这个刹那,一直大步走近的彭无望突然加速,整个身子宛如一头猎豹向著达龙的左肋撞去。

  达龙奋尽全力的一刀砍在了身前的地上,而彭无望大半截儿身子却闪电般从他的左肋穿越而出。接著他的右腿向后高抬,重重踢在达龙的脸上。

  静寂的渭水河边响起了达龙惨烈的呼号。他的鼻子被这一脚踢碎了,变成了一块血肉模糊的烂肉摊在脸上。

  可战、跋山河使尽了浑身力气才强迫自己低下头,不去看自己本族兄弟的惨状。

  锦绣公主将头上的斗笠轻轻往下一拉,幽幽地闭上了眼睛。

  达龙强忍著疼痛,疯狂地呼吼著,将斩马刀舞动如风,砍向彭无望的后腰。

  彭无望的右腿触地后猛的一顿,身子如风车般飞旋而起,左腿横扫向达龙的右肋。

  在这生死立判的瞬间,彭无望的扫堂腿早了一线轰在达龙的肋骨上,他那坚实的肋骨寸寸皆断,断骨刺进内脏,让他狂喷出一口鲜血,斩马刀脱手飞出。但是他的手劲太强,脱手的斩马刀还是在彭无望的后腰印上了一道伤痕。

  受了一刀的彭无望彷彿没有任何感觉,左腿著地后一顿,右腿已经旋风般飞起,宛如一记铁锤,撞在了达龙的左肋。

  达龙的左肋肋骨也被踢得粉碎,整个人似乎一瞬间瘦了一圈。

  达龙狂吼一声,双拳没头没脑地轰向背对著他的彭无望。

  彭无望闪电般出手扣住他的脉门,然后整个人飞跃而起,掠过他的头顶,来到他的身后,双手一较劲,嘎嘎两声,达龙的双手也被废掉了,无力地垂了下来。

  彭无望的右腿极速抬起,第一脚点在达龙的臀部上,将他高高踢起,第二脚踢在腰上,第三脚踢在背心。这三脚将达龙的脊椎骨踢成了四截,内力所致,内脏全部碎裂。一直强忍痛楚的达龙此时再也控制不住,撕心裂肺地惨号了出来。

  彭无望再也没兴趣看高高升起的达龙一眼,缓缓走回自己的马前。他背后的鲜血一丝丝地流了出来,溅到地上,留下一路血痕。

  远处达龙的尸体沉重地落到地上,发出“砰”的一声。一群寒鸦被惊得扑剌剌高飞而起,在众人头顶上高声鸣叫盘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