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一刀纵横

大唐行镖 金寻者 3029 2003.04.22 21:40

    就在此时,八个紫衣大汉同时爆喝一声,风翅镏金镗,独脚紫铜人抢先刮着金风卷向彭无望的顶门和小腹,与此同时,鸳鸯跨虎篮,青铜狼牙棒,金背开山槊,龙凤紫金环,镔铁雷震铛,龙虎双铁牌以雷霆万钧之势从六个不同方向向红思雪猛攻过来。接着,那三十多名手舞朴刀的彪形大汉齐声爆喝,雪亮的刀光惊涛骇浪一般从四面八方狂涌而至,宛如数十个冰盘聚在彭,红二人四周,要将二人活活碾碎。

  彭无望一看到众人的出手就知道他们主攻的目标是红思雪,向自己攻过来的紫衣大汉只不过是来牵制自己。他大喝一声:“红帮主,小心!”自己展开传自天外第一人齐笑云的浮光掠影的绝世身法,闪电间挡在了红思雪身前,秋水长刀自左而右,划出一道森寒彻骨的刀光,锋刃所在,皆是指向紫衣大汉的虎口。

  红思雪心中感激,知道这八件威猛霸道到了极点的兵器,凭自己的飞鹰鞭绝对无法消受,只有彭无望的刀法勉强可以与之抗衡,但是也吃力之极。

  这八个紫衣汉显然个个都是独当一面的高手,面对彭无望巧招,各自显出了丰富的经验和灵活的应变。手舞开山槊的壮汉大翻身,斜插柳,左手背后,单手舞槊,电射彭无望的胸膛。使紫金环的大汉双环一绞就要来锁彭无望的单刀,变招之快,令人赞叹。使雷震铛的大汉,将雷震铛一竖立刻封死了彭无望所有的进手招式。使鸳鸯跨虎篮的高手更是惊人,跨虎篮中的锁环一开,竟然因势乘便,想要废掉彭无望一条右臂。手握青铜狼牙棍的高手雷霆一般暴喝一声,一百八十斤的狼牙棒竟然连晃两下虚招,闪开彭无望的来招,直取彭无望的天灵盖,想要拼一个两败俱伤。那个使双铁牌的汉子无疑是八人之中的最杰出者,双铁牌十字交叉,锁向彭无望的长刀,铁牌尖顶斜指彭无望的双肩肩井穴,竟然是守中有攻的厉害招式,左腿斜移一步,右腿旋风般扫向彭无望的腰眼,一招两式攻守得宜,沉稳狠辣,一派一流高手的风头气势。

  这时,原来攻向彭无望的两名好手立刻配合其他朴刀手的攻势,向红思雪扑来,只在转瞬之间,彭红二人就陷入了九死一生的危险境地。

  彭无望厉啸一声,拧身撞进使双铁牌的紫衣大汗怀中,长刀闪电般左右一撩,荡开他的双牌。这一招可以说是彭无望在连场众寡悬殊的大战中悟出的拼命招式,通过向一个敌人的贴身肉搏,让其他的敌人为了此人的安全而有所顾忌。狼牙棒,开山槊擦身而过,紫金环只来得及在彭无望手背上划上一道浅痕,跨虎篮的锁环扑了个空,令手握跨虎篮的高手怔了一下。而使双铁牌大汉的飞腿没有击中彭无望的腰眼,却踢中了彭无望的臀背处,加速了彭无望前冲的势头。这时,彭无望已经撞入了他的怀中,左肘闪电般撞中了他的腹节大穴,这个大汉立刻感到浑身一阵暖洋洋的可怕感觉,完全失去了力气。彭无望左手一发力,竟然赤手把这个两百多斤的大汉举了起来,“呜”地一声朝四外横扫而出。围攻他的几名紫衣汉投鼠忌器,不敢上前,连连后退。只有手舞狼牙棍的汉子悍勇无匹地攻了上前,狼牙棍猛扫彭无望的左腰。彭无望不欲拿手中紫衣大汉的性命为自己挡灾,单刀勉力一挡,只听噹的一声大响,过百斤的狼牙棍被硬生生磕了出去,但是彭无望抵受不住从狼牙棍上传来的一股强猛刚劲,嗓子一甜,吐出一口鲜血。

  那手舞狼牙棒的汉子狞笑一声,想要接着进攻。手舞雷震铛,紫金环的大汉飞快挡在他面前,厉声喝道:“拓跋兄且慢,你没看见于兄落在此子手中么?”

  那拓跋姓大汉仰天大笑,道:“你们汉人真是罗嗦,如此心慈手软,如何做大事。”

  这时,被彭无望抓在手里的于姓汉子大吼道:“拓跋君,你这个混帐东西,你那一棍要不是被彭无望挡住了,岂不是连我一起打成肉泥,你好狠!”

  彭无望哪里有兴趣听他们在争吵什么,趁着众人不备,丹田一运气,将于姓汉子高高抛起,向使雷震铛和紫金环的大汉扔去。右手刀交到左手,厉电横空一般向叫拓跋君的大汉猛攻过去。

  此时,红思雪被手舞独脚铜人和镏金镗的大汉以及数十个朴刀手团团围住,已经陷入了苦战。血红色的飞鹰鞭骄矢如虹,上下翻飞,和满天的刀影搅在一起,打得难分难解。而独脚铜人和镏金镗的金色影象,此起彼伏,对红思雪造成极大的威胁。所有人都在吐气开声,高呼鏖战,情形凶险异常。

  而这时,彭无望已经和拓跋君战在一处,在众人眼中,闪电白虹一般的雪亮刀光织成了一片光与影的巨网,而身在光网正中的拓跋君宛如在渔网中绝望挣扎的鱼儿,性命已在顷刻。于姓汉子被其他几个紫衣大汉一起出手接住,五个人滚成一团,但是还好都没有受伤。当他们站起身来,并没有立刻再次冲向彭无望,而是站在一边,以不屑的目光看那拓跋君独自迎战彭无望。于姓汉子并没有站起来,他被彭无望以独门手法闭住了穴道,没有三个时辰休想动弹。

  这在彭无望来说可谓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抓紧时机,加速催动横江刀法,数十招凌厉杀招并成一招,雷霆霹雳般轰向拓跋君。在拓跋君眼中,彭无望宛若有形无质的幽灵一般融化在满天森寒的刀影之中。

  猛然间,彭无望一声长啸,忽然收起单刀,一把将木立在地上的拓跋君高高举起,向那数十个大汉组成的刀阵中扔去。这时,旁观的众人才看清,拓跋君身上有十数处地方鲜血长流,已经被彭无望杀死于刀下。

  当拓跋君的身子落入刀阵的时候,红思雪已经到了筋疲力尽的时候,眼看难逃乱刀分尸的死局。这数十名大汉有一半都是年帮夏坛的舵主身份,功夫极硬,底子极厚,加上这套厉害之极的刀阵,足以困死当今世上任何顶尖高手。

  然而拓跋君的死尸却将这个局面完全改观了。彭无望的这一招掷人可说非常考究功夫。他的投掷点正捡在这个刀阵的攻势最盛的一点,那里的杀气和刀影最是浓厚。而无论如何,拓跋君都是年帮礼聘的高手,错伤了他后果难料。所以,见到拓跋君的尸体飞来,刀阵中的众人不约而同地收住攻势,朴刀交织在一起,凌空将拓跋君的尸体托住。就在这关键性的一刻,彭无望就地一滚,趁势钻进了刀阵,趁着不少人都平举朴刀托着拓跋君尸体的短暂刹那,贴着地面,单刀盘旋,连出三十六刀,这三十六刀本来脱胎自雾隐云龙刀法,三十六刀绕身而生,可以阻挡任何方向的进攻。这时,彭无望将刀招由内而外反转过来,立刻使雾隐云龙刀法成为攻势刀法,凌厉的刀光贴着地面,飞射向众位大汉的膝盖。彭无望半步不停,用臀,肘,腰,胯使劲,身子在地上滴溜溜打转,长刀无微不至地关照了刀阵中的每一个高手。

  由于他出刀的姿势太过古怪,而且选的时机又是得宜,不少刀阵中的高手措手不及,纷纷中招,东倒西歪地横卧了一地,每个人都是双腿中刀,脚筋受损,无法站立。

  直到手舞独脚铜人的大汉大喝一声,用独脚铜人全力砸向彭无望的顶门,令他不得不闪身跃起,接着使凤翅镏金镗的汉子又用镏金镗分走了彭无望的攻势,才勉强阻止住彭无望势如破竹的连续得手。彭无望趁势后退,来到红思雪面前,一把抓住她的腰带,用力一抛,硬生生将红思雪抛过众人头顶,落在酒店旁的巨大柳树之上,正好在左连山的旁边。这时,失去了凭借的拓跋君尸体才颓然落地,发出“砰”地一声。

  好一会儿,在场的众人目瞪口呆,一动不动,只是怔怔地看着挺刀而立的彭无望。在这电光火石般瞬间,彭无望凭着绝世刀法和远超跻辈的聪颖应变,擒于姓汉子,杀拓跋君,力破流水刀阵,救出红思雪,更刀伤二十余名一流高手,端的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将场上的所有主动,牢牢把握在自己手中。

  良久,李堂主和朱堂主的声音才远远传来:“好功夫!”言下充满激赏之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