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 相思骨格

大唐行镖 金寻者 5571 2003.04.22 21:51

    第二天清晨,彭无望头一个爬下床,洗漱完毕,来到院子里打了一趟少林罗汉拳,作完了吐纳运功的早课,立刻去找彭无惧,华不凡和郑担山一干人等。他们已经约好,结伴去找华不凡口中那个最熟悉青楼妓寨的高人,然后去寻访司徒念情。

  刚刚走出跨院,却看见身披月白文士衫的智仙子方梦菁,手摇折扇,对他含笑点头。

  「喂,方姑娘,这么巧?」彭无望喜出望外,连忙走到方梦菁的面前。

  「彭大哥,好久不见,一向可好?」方梦菁轻合折扇,以男子的礼仪向他拱手作揖。

  「好好,方姑娘,这些日子,为了策划对付青凤堂的事,妳受累了。」彭无望连忙还礼,接着又热心地说:「妳们什么时候剿灭青凤堂,如果用得到我的,我一定竭尽所能。」

  方梦菁深深望了他一眼,微微一笑,道:「彭大哥,青凤堂和我有杀父之仇,我和它势不两立。彭大哥和青凤堂虽然有些过节,但也都是小事,就不必插手了。」

  彭无望用力一摆手,道:「方姑娘客气,当日青凤堂在我眼前戕害方老前辈,我心里发誓,一定要助妳铲除青凤堂,为令尊报仇,剿灭青凤堂一事,我决不会袖手旁观的。」

  方梦菁拱手道:「彭大哥云天高义,小女子先行谢过,但是青凤堂总舵神秘莫测,江湖中人无人知晓,非常棘手,令我们虽然徒有精英齐聚,却无用武之地。」

  彭无望眉头一挑,道:「不知道昨日我义妹给妳的纸条上,可有任何线索。」

  方梦菁奇怪地问:「什么纸条?」

  彭无望大吃一惊,道:「什么,妳不知道?难道义妹没有告诉妳?」

  方梦菁回想昨日情景,立刻了然于胸,微微一笑,道:「昨日我和雪妹相见恨晚,言谈甚欢,想来她是一时忘记了。」

  彭无望以拳击掌,长叹一声,道:「义妹办事一向稳重,这么性命攸关的事怎会忘记,真是令人不解!」

  方梦菁神色一动,道:「彭大哥,可有什么要事?」

  彭无望道:「那****路过洞庭湖东北丛林,发现一个兄弟被青凤堂追杀,我出手相救,但是晚了一步,那位兄弟伤重而亡,递给我一张纸条,上书君山岛三个字,我苦思多日,不得其解,想起方姑娘妳才华过人,必有惊人见解,所以兼程赶至此处。希望方姑娘有以教我。」

  方梦菁神色大变,脸色忽明忽暗,好一阵子说不出话来。

  彭无望看她这样,忙问:「方姑娘,妳还好么?」

  方梦菁半晌才回过神来,犹豫着说:「我一时想不太明白,需要细细参详。」

  「噢,希望姑娘尽快揭开疑团,」彭无望神色严肃地说,「那位兄弟被人利剑穿喉,本该立刻毙命,他挣扎着残留下一线生机,待我赶至身边,只来得及递给我纸条,再比划着告诉我自己的姓名,就一命归阴。他叫张放。」

  「张放,」方梦菁微微点了点头,道,「原来是江湖上著名的蒲草飞张放。轻身功夫别有一功。」

  「这位张兄弟临死之时,满眼希冀,紧握着纸条,一脸的不舍,但是当我记下他的名字之时,他放心一笑,这才撒手归西。我猜,这个纸条绝对非同小可,希望方姑娘成全张兄弟的心意。」彭无望说完,对方梦菁深深一揖。

  「彭大哥尽管放心。这一点,梦菁必会让张兄弟含笑九泉。」方梦菁的眼中精光一闪。

  彭无望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忽然想起一事,笑了笑说:「方姑娘,关于天下第一录之事,到底是谁竟然如此能耐,从妳手中窃得初稿?」

  方梦菁惊讶地素手一抬,道:「彭大哥如何得知此事?」

  彭无望苦笑一声,道:「我刚到江都,就有数十个使刀江湖人物轮番上前和我邀战,我苦战数个时辰才把他们全部打退,后来发现他们误把我这个厨道上的天下第一刀当成了天下第一刀法名家。嘿,现在江湖上流传的天下第一录残缺不全,又是最新的排名,想来是什么人从妳手中偷过来的。」

  方梦菁的脸上露出一丝苦涩的神情,向彭无望深深一揖,道:「彭大哥对不起,都是我疏于防范,才令你受此连累,这里梦菁谨向你赔罪。」

  「不碍事,」彭无望忙一摆手,「只是此事可大可小,听说不少人因为争名而反目,须小心处理。」

  方梦菁的眼中透出一丝坚毅和决绝,她沉吟了一会儿,道:「我日后会广告天下,这世上再也没有天下第一录了。」

  「方姑娘!」彭无望惊讶地问,「妳这是……?」

  「彭大哥,天下第一录虽然评价公允,当世无双,但是江湖纷争,大半因此而起。当初方家先祖之所以首创天下第一录,乃是为了振奋汉人武者尚武精神,令人发奋图强,勤练武艺,抗击胡虏,光复中原。如今天下太平,好武之风虽然有助于振兴社稷,但是中原武林高手自相残杀,自损实力,实令亲者痛,仇者快,害多于利。这天下第一录已经成了鸡肋般的蠢物,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不如早早割舍,求一个无牵无挂。」方梦菁深思着说。

  彭无望连连点头,笑道:「方姑娘说的话我虽然不是全都明白,但是这个无牵无挂,我实在喜欢,既然如此,不如不写了,省得麻烦。难怪方姑娘开始写一些武功之外的杂家百艺,连我们作厨子的也有幸上榜。」

  方梦菁微微一笑:「爹爹以前痴迷于武功的钻研,忽略了当今世上,还有很多和武功一样多姿多彩的技艺。小妹只是想将以前花在研究武功上所荒废的时间多多用在其他更有意思的事情上。彭大哥厨艺,口碑广布天下,青州以南,巴蜀以北,众人皆赞,天下第一,当之无愧。」

  彭无望大感荣宠,笑得合不拢嘴,连称:「岂敢岂敢。」脸上却掩不住得意之色。

  方梦菁忽然问道:「彭大哥,你这是去哪里?」

  彭无望笑道:「我去找华二哥和郑大哥,还有我四弟,我们要去江都逛逛。」

  方梦菁眼珠一转,笑道:「彭大哥,你还是别去找华兄和郑兄了,他们今天早上对我说有事要办,已经出去了。」

  彭无望大惊,道:「啊,他们都走了,没他们引路,我可不行啊。」

  方梦菁笑了笑说:「怎么?」

  彭无望看了看她,也不好意思和她说要去青楼寻访司徒念情,告了声罪,匆匆走了。

  看着他的身影渐渐远去不见,方梦菁转身疾走,第一时间闯到洛佩贤的书房,沉声道:「洛叔叔,青凤堂总舵在君山岛,我们应该秘密召集武林七公子和各派精英商议对策。」

  洛佩贤大喜:「这下太好,真是天无绝人之路。」

  方梦菁又道:「洛叔叔,这次行动,我们需要瞒住彭氏兄弟和红思雪。」

  洛佩贤奇道:「这又是为何?他们正是可观的助力。」

  方梦菁沉默了一会儿,道:「彭兄多次救我脱困,身历万险,吃足了苦头,这次我真的不忍心让他再冒风险。」

  洛佩贤微笑了一下,道:「彭小兄若知有此事,必不会与妳干休。」

  方梦菁苦笑着说:「能够活着和我计较,总好过死后万事皆休。」

  看着江都瘦西湖畔桥水交映,绿柳横堤的风景,彭无惧只感到心旷神怡,一身轻松。然而,在他身边的彭无望则望着楼台相连,莺歌燕舞,纸醉灯迷的烟花柳巷,头昏脑胀,不知所措。

  「三哥,」看着彭无望愁眉苦脸的样子,彭无惧笑道,「怎么了?这江都城最出名的就是倚靠瘦西湖畔的八大名院,很多天下闻名的风liu名妓都在这里献艺。青楼妓寨的规模更是全国首屈一指,豪商大贾都喜欢在这里待上一待,更有很多风媒在这里买卖消息,若要追查司徒念情的下落,这里是最好的地方。」

  「嘿,都说要和华大哥他们一起来的,」彭无望东张西望,看着那些对人点头哈腰的妓院伙计,和站在楼台之上,对路人搔首弄姿的青楼女子,大声说,「这里鱼龙混杂,男人不像男人,女子不似女子。亭台楼阁,一栋接着一栋,眼睛看得都花了,还谈什么寻人。」

  「三哥,小弟我也算是个中能手,你跟着我,一定没问题。」彭无惧兴兴头头地说,「咱们就从簪花楼开始,这簪花楼可了不起,当年二十四名妓陈家砖桥萧鼓献艺,隋炀帝……,哎呦!」只见彭无望一只手抓住彭无惧的衣领,一把把他提了起来:「臭小子,你几时养成的恶习,竟然留恋烟花柳巷,浪费光阴,当初大哥二哥如何教你的?」

  「三哥,息怒,三哥息怒,我这些都是道听途说,根本没有亲身经历过。」彭无惧吓得连声说,「自从巴山以来,我一直用心练武,不信可问侯阿大!」

  彭无望这才神色一和,将他放下来:「四弟,那你又说什么个中能手,还把这些妓院的典故说得头头是道。」

  彭无惧尴尬地笑了笑,说:「三哥,小弟本来想显显本事,所以随口说出来诓你的。」

  「你这小子,」彭无望笑骂,「我还差点信以为真。」他长长出了口气,左右看看,道:「看来你我兄弟都是一筹莫展,已经逛了这许多时辰,毫无进展。这样吧,就从这个什么花楼开始吧。」

  两兄弟相视苦笑,刚要迈步入楼,忽然一个颤巍巍的声音从旁边的市集上悠悠传来:「喂,客官,可要看相摸骨,铁嘴神算,直言无忌,灵验如神。」

  「三哥,既然人力有时而穷,不如问问鬼神。」彭无惧忽然突发奇想。

  「也好,」彭无望想了想,说,「举头三尺有神明,就试他一试。」

  两个兄弟挤开人群,来到刚才出声吆喝的卦摊面前。卦摊的主人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子,圆头圆脑,唇薄嘴阔,双眼精光闪烁,本来非常有神,但是因为生得太大了,所以只给人一种水灵灵的感觉,完全没有算卦者应有的神秘气质。看着他的模样,彭氏兄弟心中一紧,对他的信心立刻减了三分。

  一看到两个人犹豫不决的样子,卦摊主人连忙起身一抱拳,道:「两位,在下乃是茅山卦术第二十七代传人,一年前出山济世,尤擅看相摸骨,精于卜算前程。看两位英华内敛,气蕴非凡,不知可愿意来卜上一卦。」

  彭无望犹豫地看了四弟一眼,彭无惧往前努了努嘴,他只好忐忑不安地来到卦摊前坐下,礼貌地拱了拱手,道:「大师你好,在下青州彭某,特来卜算一位故人后代的下落。」

  卦摊主人一摆手,道:「客官,在下只精于看相摸骨,若是旁人,恐怕无能为力。」

  彭无望哦了一声,就要站起身来。忽然,卦摊主人道:「且慢,客官,你面相奇特,气宇非凡,不如让我看个清楚。」说完不由分说,抓住彭无望的左手。彭无望愣了一愣,也由得他去。

  卦摊主人将彭无望的左手按摸了良久,在仔仔细细地看了看彭无望的眉宇之间,印堂上下,长叹一声,道:「奇哉,奇哉。客官,看你印堂赤红,双颊色亮,嘴无腾蛇,鼻直口正,朗目如火,正是仁侠君子之相,前程虽有凶劫,但是只要心怀坦荡,未尝不能安度。奇怪的是你骨有横刺,前宽后窄,坚如铁石,筋脉外连,乃是万中无一的相思骨格,命中注定要让数个姑娘为你相思入骨,魂牵梦系,伤心断肠。骨相,面相相冲相克,命运多变,委实难测,委实难测。」

  「放你的春秋大屁!」彭无望还来不及说话,一边的彭无惧已经怒火中烧,用力一拍卦案,大喝道,「你这个家伙简直胡说八道,我三哥乃是挚诚汉子,平生不二色,怎会让女人伤心。看你样子倒是老实,谁知是个骗人钱财的混混。」

  卦摊主人连忙说:「客官,我看相算命一向直言无忌,有多少就说多少,这位仁兄命格确实如此,又怎能怪我。」

  「你还嘴硬,」彭无惧怒道,「我三哥就是天下闻名的青州飞虎彭无望,你到河南道和巴蜀四川去打听打听,我三哥可是一个见色起意,始乱终弃之人。你如此妄言,还敢自称神算。老子我拆了你的卦摊。」说完一脚踹向卦案。脚到中途,忽然顿了顿,因为彭无惧忽然想起来自己彭家门规里欺行霸市,搅扰乡里乃是大过,轻则重杖四十,重则闭门思过三年,情节严重的还要逐出家门。他求助地看了看彭无望。只见彭无望已经站起身来,满脸紫红,严肃地向他用力点了点头。得到三哥的认可,彭无惧大喜,他大喝一声,一个披挂腿自上而下砸在卦摊上,立刻将这个卦摊砸得粉碎。

  「哎呀,我的卦摊呀!」卦摊主人痛心疾首地扑上前,「你们不讲理。」

  「什么不讲理,你学艺不精,骗人钱财,还要狡辩。看你那双眼睛,水灵灵的,一看就不像个算卦的。」彭无惧道。

  「你怎能以貌取人?我眼睛是大了点,但是我在茅山苦学十载,已经尽得真传,算卦之术,天下无双,岂是你们这些青头小子可以想见?」卦摊主人又气又急,傲然道。

  「青头小子,你能比我大几岁,再要多言,我连你一起打。」彭无惧大怒。

  就在这时,彭无望一把上前拉住彭无惧,将一张飞钱递到卦摊主人手中。

  「十两黄金!」卦摊主人接过飞钱,眼睛睁得更大了,颇有破眶而出的趋势。

  「足够赔你的卦摊了吧?」彭无望沉声道。

  「客官,你总算了解我卦术准确了吧。」卦摊主人立刻息了怒,收起飞钱,洋洋得意地说。

  「我呸,这钱赔了你的卦摊,剩下的留给你做些小生意,不要在这里摆卦摊丢人现眼了。」彭无望大声怒道,「若让我看到你再摆卦摊行骗,我就见一次砸一次。」说完拉起彭无惧大踏步走出围观的人群,消失在人丛中。只留下卦摊主人,圆睁双眼,不知是该怒骂,还是该称谢。

  再次回到簪花楼前,彭氏兄弟面面相觑,都有手足无措之感。彭无惧道:「三哥,刚才你出手太也大方,那个江湖骗子如此不堪,何必给他这许多银两。」

  彭无望心神不属地说:「嘿,寻找司徒念情一事实在渺茫,多散些银两出去,就当是为司徒伯伯积点阴德,希望天可怜见,能够让我们找到他的唯一骨血。」

  彭无惧也叹了口气,道:「可惜可惜,司徒伯伯没有儿子,司徒一家后继无人了。」

  「话不能这么说,」彭无望用力一拍四弟肩膀,「只要找到司徒念情,我们把她接回司徒伯伯家去,只要有人肯入赘,司徒伯伯还是有后的。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尽快去找到司徒念情。」

  两个人同时抬头看了看簪花楼的牌匾,运了运气,互望一眼,齐声道:「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