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七十六章 黃金帝甲

大唐行镖 金寻者 4255 2004.04.05 22:57

    “兵部收到六百里加急奏折!突厥人出兵渤海国。”兵部尚书李靖深夜进宫,向正在批阅奏章的李世民禀告。

  李世民悚然动容,猛的站起身,来到李靖面前,沉声道:“起来说话,具体情况如何?”

  李靖沉声道:“启奏陛下,臣指派的斥候兵马回报说,突厥人旌旗招展,人马扯地连天,无法计数。从旌旗判断,足有百万之众。”

  李世民紧皱双眉,苦苦思索:“突厥人绝对不可能有百万人的军队。这乃是疑兵之计,为何要用此疑兵之计?”

  李靖躬身道:“陛下,臣以为突厥人将会在近期大举入侵中原。

  臣建议幽州、原州、朔州、代州进入军事戒备;灵州黄河船队进驻长安待命,随时运兵到河北、河东、关中道增援;长安实行宵禁。”

  “突厥人不可能有这么多人做诸路齐攻,他们一定想要让我们以为突厥的大队人马在渤海而放松警戒。实际上,他们将会把所有兵马集中一处,希图一举攻克关内诸州。你的建议很好,只要我们打退了这一次突厥人的进攻,那么他们将会永远返魂无力。那个时候就是你出兵讨伐定襄城的时候。”李世民振奋地说。

  “突厥人炫耀武力,正表示他们正处于最虚弱的时候,此时此刻,他们又暴露了狼子野心。只要打退了这一次突厥人可能到来的突袭,我有绝对信心,可以一战攻陷定襄城。陛下,请放心。”李靖也感到一阵激动。

  “好,这还是我们第一次这么急切地等待突厥人南侵,不知道吉厉可汗作何感想。”李世民说到这里,和李靖一起开怀而笑。

  两仪殿的烛光又一次在五更时分被点燃,十数名大唐股肱之臣纷纷从温暖的被窝中爬起来,云集到唐太宗李世民的御案前。

  “各位,既然大家都同意兵部尚书的观点,认为突厥人即将大举入侵,那么我立刻命令塞外诸州进入军事戒备。长安城实行宵禁,今日生效。”李世民从御案后站起身,拿起另一份公文,又道:“但是还有一个问题。 大家都一定记得,渤海国的丞相曾经秘密委派使者来到我朝,向我朝购买五千副盔甲、一万柄长刀和一万副盾牌。这些货物本来已经准备妥当,不日就将由大唐着名的镖队押运到渤海。但是,突厥人在此刻突袭栗末人城,这些货物即使运到,也会尽入突厥人手中。各位看如何处置才好?”

  两朝元老,左仆射封德彝走出班列,沉声道:“栗末人城既然已经被突厥人围困,那么货物即使到了渤海也于事无补。 不如着人知会那些镖局人士,不必再运镖出塞,也就是了。”

  李世民微微一皱眉,道:“既然大唐和渤海已成兄弟之邦,兄弟有难,我们岂可雪上加霜。在我看来,这批货应该送,也必须送。若是不运,就显出我大唐不但没有和友邦同甘共苦的情谊,而且也没有和突厥人对抗的决心。但是,我心中也很犹豫,因为这批货一旦被突厥人接手,必然会令他们更加壮大,运或不运,都让我头痛不已。不知各位可有何良策?”

  左武卫大将军秦叔宝走出班列,洪声道:“陛下,臣请将一万人马护送这批货物到渤海,突破狼兵包围,当着突厥人的面交货给渤海王,以示我大唐天威。”

  李世民微笑道:“叔宝有此心意甚好,但是即使渤海王收下这批货物,转转手就被突厥人夺走,问题依然没有解决。 ”

  此时,尚书左丞兼秘书监魏徵微微一笑,走出班列,道:“陛下,臣想到一法,既可表明我大唐支援渤海立国的立场,所送之货物落入突厥人手中也无甚用处。”

  李世民一阵欢喜,连忙道:“左丞快快讲来。”

  魏徵拱手道:“陛下,臣建议用国库中的黄金依照圣上带兵所穿的甲冑式样,替渤海国主打造一套黄金甲,以替代五千副盔甲、一万副刀盾。”

  李世民偏头想了想,失笑道:“听闻那渤海国主大柞荣只得四、五岁年纪,那这副盔甲的式样岂非很小。”

  魏徵微笑不语,低头不言。

  李世民来回踱了几步,霍然拍手而笑,朗声道:“妙极,妙极。

  这副盔甲正好可以给予正处于国难中的渤海以激励,令他们排除万难,一心立国。最妙的是,这副黄金甲普天之下只有渤海国主大柞荣可穿,突厥人即使夺了下来,也得物无所用,只能看着它乾瞪眼。妙计,实在是妙计。”

  他兴奋地走到御案前,道:“有劳左丞亲自监工打造这副天下无双的黄金甲。一旦完工,朕立刻派大唐最好的镖队将它护送到渤海国。”

  长安城内的飞虎镖局分局点起了数十根明亮的牛油蜡烛,镖局正厅前的演武场上摆满了桌椅。

  平日里南来北往的镖局精锐此时此刻全都云集于此,推杯换盏,把酒言欢。 后院之内一片磨刀霍霍,杀猪宰羊之声,飞虎镖局总镖头彭无望昂首立于厨房门口,指挥着镖局大厨们在厨房中进进出出地忙碌着。

  “起三锅,给我同时起三锅,统统做红烧肉,够实惠,够过瘾。”

  彭无望大声呼喝着:“把我告诉你们的料都放进去,其他的我待会儿交待。”

  “总镖头,刚才你说下辣椒,还是下月桂?”一个忙晕了头的厨师来到彭无望面前,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其实是这样,上到巴蜀镖师那一桌的红烧肉多放花椒、辣椒。

  上到江南镖师那一桌的红烧肉多放糖、月桂,少放盐。 上到关中、青州镖师的那一桌多放乾辣子,他们就喜欢那股子劲儿。好了,快去快去。”彭无望喜气洋洋地说。

  正在这时,红思雪从厨房的后门走了进来,来到他身侧,关切地问:“大哥,这些日子你怎么了,彷彿换了一个人似的,没事吧?”

  彭无望转过头看着她,露出一丝开朗的笑容:“义妹,前些日子我因为一些事情不开心,让大家担心了。不过,现在我已经想通一切,再也不会一蹶不振,你可以对我完全放心。”

  红思雪深深地看着他,柔声道:“大哥,我不知道你到底遇到什么难解之事,但是既然已经雨过天晴,我也替你欢喜。”

  彭无望的眼中露出一丝暖意,轻声道:“义妹,大哥知道,我有何事,该说与你知。但是世上偏有些事情,不足为人道,也无法分担,即使你知道了,也无可奈何。”

  红思雪微微一笑,道:“看到大哥像以前精力充沛,思雪心中只有欢喜,大哥的心事就让它见鬼去吧!”

  “好一句见鬼去。”彭无望仰天大笑:“好,就让它见鬼去。”

  就在这时,一个镖局里的厨子跑了过来,道:“彭总镖头,料都放齐了,接着怎样?”

  彭无望连忙在宽广的厨房里巡视了一番,断然道:“下黄酒,整瓶倒下去,快快!”而后转过头朝着红思雪粲然一笑,道:“思雪,咱们去招呼招呼宾客,红烧肉过半个时辰才会烧好。”

  “上菜喽!”随着镖局的趟子手们热火朝天的吆喝声,十几盆红如赤枣,香气扑鼻的大块红烧肉如流水般摆上了桌。

  直到此刻,飞虎镖局中热烈的气氛达到了最高潮,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站起身来,高举酒杯,洪声高呼道:“为总镖头乾杯!”

  彭无望除下围裙,兴沖沖地从厨房走出来,来到主席,举起酒杯,高声道:“各位兄弟姐妹,飞虎镖局今日巴蜀、海南、江南、西北的四趟镖同时安全运抵长安。此乃天大的喜事,也标志着咱们飞虎镖局的生意再上了一层楼。这里我敬各位一杯,来,饮胜!”

  “乾!”镖局的镖师和趟子手各个兴奋得满脸放光,将酒杯中的美酒一饮而尽。

  彭无望再斟一杯酒,高声道:“咱们飞虎镖局能有今天,靠的是谁?是不是我彭无望?”说罢就举起杯,看了看大家,苦笑一声,道:“错!我彭无望整日东奔西跑,不务正业,镖局的事管得了几多?”

  此话一出,镖局里的众人哄堂大笑,显然对这句话颇为认同。

  “这一杯,我敬义妹红思雪。”彭无望将酒杯平举胸前,转头望着红思雪:“飞虎镖局事无钜细,义妹都要亲自处理,自重建到今日,大大小小数十镖,没出过半点差错。 义妹日夜操劳的辛苦,别人不知,我彭无望怎会不知。敬义妹!”

  “敬红姑娘!”镖局众人放喉高呼,上百个酒杯再次高高举起。

  红思雪双手端着酒杯,双眸包含欣慰和欢喜,俏脸一阵红晕,默不作声地举起杯,一饮而尽,这个动作引来了镖局内一阵震天的喝彩声。

  彭无望斟了第三杯酒,双目泛出一丝缅怀的光华,沉声道:“记得当年洞庭湖畔,我巧遇一位风华绝代的女子。”说到这里,他的眼中闪出一丝黯然,咳嗽了一声,继续道:“我惊艳之下,竟然莽撞地上前提亲。 ”

  说到这里,镖局里又陷入一片经久不息的嬉笑声。

  镖局客卿雷野长狂笑不已,大声道:“彭兄弟,今日我才服了你,你的胆子竟还大过我。”

  彭无望的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苦笑,接着说:“那女子提出,只要我拿出万两黄金作聘礼,她便下嫁于我。”

  这句话引起镖局众人的一片嘘声,其中雷野长的嘘声特别响亮。

  彭无望点点头,指着雷野长道:“不错,后来我才知道,这是她比较委婉的告诉我,请别癡心妄想。”

  众人都笑了起来。

  彭无望微微一笑,转头问坐在身边的巧手匠李读:“李先生,这几个月我们赚了多少?”

  李读想也不想,脱口而出:“从去年开始重建之日算起,净赚黄金两百七十六两三钱五。”

  彭无望又问道:“如此,多少时日可到一万两?”

  李读想了想,道:“按照五个月赚二百五十两,十个月赚五百两,两百个月就是一万两。一年十二个月,那就是十六年零八个月就可赚到一万两。”

  彭无望点点头,高声道:“各位,照此看来,等我彭无望四十岁之后,便可以赢得美人归了。”

  此话引起了镖局里一批年轻镖众的大声欢呼。

  彭无望将酒高举胸前,来到李读和方梦菁的座位边,朗声道: “镖局钱银巨大,开支庞杂难计,若非两位司库毫釐必计,细心打理,我彭无望也许一世都不会知道自己有一天竟会筹到这笔聘金。来,为两位司库乾杯!”

  “敬李先生,敬方姑娘!”众人再次热情地高声呼喝,纷纷饮胜。

  李读此时已经笑得合不拢嘴,方梦菁颇含深意地看了彭无望一眼,欣慰地点点头,举杯一饮而尽。

  “彭兄弟,你不是真要拿一万两下聘吧?”左连山喝得兴起,凑趣地问道。

  “当然不会啦!”彭无惧噌地蹦了起来:“我三哥天大的英雄人物,自然会有数不清的女子青眼相加,拿一万两出来下聘,不值不值。”

  彭无望苦笑一声,暗暗叹道:“若是一万两就能买来心爱之人常伴身边,那实在太过便宜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