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折戟疆场

大唐行镖 金寻者 3619 2004.07.12 12:45

    彭无望发狂地催驾著战马,一头扎入了突厥人的北城大营,营门前的拒马鹿角已经被冲的七扭八歪,起不了作用,他狠抽一记马鞭,纵马冲入大营。此时此刻,满营的突厥人马或是去营救主帅曼陀,或是被河北冲阵杀散,只余下满地无声无息的尸体,默默承受著暴风骤雨。

  “大哥──!”彭无望声嘶力竭地狂吼著,胡乱抖动著缰绳,纵马在营地内漫无目的地狂奔,茫然不知何去何从。跑得百余息,战马突然被一条横空出现的绊马索绊倒,彭无望神思混乱之间猝不及防,整个身子狼狈不堪地滚落地上,在泥泞中连续打了几个滚才停在一滩污水塘中。在他耳边响起几个突厥人得意的吼叫,几个突厥士兵从四周围了上来,马刀在寒风中奋力挥动,想要将他乱刃分尸。

  “呀!──”彭无望发疯地狂吼一声,从泥塘中猛的窜起身,抓起一个突厥人用力朝四周猛的抡去,清脆恍如瓜果碎裂般的声音纷纷响起,那几名围上来的突厥人俱都被自己同伴的脑袋撞破了头颅,死尸倒了一地,只剩下一个士兵没命地朝著不远处的一匹战马跑去。

  彭无望爆喝一声,一个起跃赶到他的面前,一把擒住他的脖颈,将他整个身子打横举起,然后朝著他的腰肋处狠狠踢上一脚,把他的脊椎骨踢成两段,远远抛开,自己一个纵跃跳到马上。

  就在这时,他猛然看到不远处躺满了无数突厥人和河北白衣战士的尸体。他连忙纵马赶上前去,却赫然发现河北勇将韦猛无力地伏卧在一堆突厥人尸体之中,背后十几处伤口鲜血汩汩流出。

  “韦将军!”彭无望从马上跳下来,冲到他的面前,一把将他的身子揽在怀中,颤声道。

  “彭兄弟,你怎么来了?”韦猛的声音虚弱而无力。

  “我来找大哥。”彭无望强忍住哽咽,低声道。

  “呵呵,”韦猛虚弱地笑了笑,用尽全力抬了抬手,指向西北方向:“姜将军去那边了。”他颤抖著吐出一口血水,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这次,我们把胡狗杀得好狼狈。”

  “韦将军,你们河北人,都是英雄好汉。”彭无望只感到双眼一酸,连忙飞快地眨了眨眼睛,拚命忍住泪水,颤声说。他抬起头,看了看一旁的战马,探手揽住韦猛的腰腿,想要将他抱上马。

  韦猛猛的一抬手,死死地按住了彭无望的双手,微微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丝恬淡的笑容:“彭兄弟,送我一程。”

  彭无望浑身猛的僵住了,双目死死地盯住韦猛。此时的韦猛,已经安然闭上了眼睛,静静地等待著。

  彭无望的脸上露出理解的神情,轻轻地抽出随身所带的单刀,低声道:“韦将军,若你见到我二哥,麻烦你告诉他,我们兄弟,这就来了。”猛的一探单刀,将刀锋闪电般刺入韦猛的心房。

  望著韦猛安详的脸孔,彭无望仰起头,任凭寒冷的雨水疯狂地浇打在自己的脸上,他的双手紧紧地握住双拳,直到双手的皮肤变成了铁青色。良久之后,他才长长吐出一口气,猛的回身上马,朝著西北方向急驰而去。

  长达数里的路上,横七竖八地铺满了突厥人和河北猛士的尸体,很多河北将士的白衣战袍已经被鲜血染透。无数汉胡战士合抱而死的尸体躺倒路旁,双方的嘴中都叼满了敌手的血肉。

  彭无望看到了河北猛将凤如钢的尸体,一条长枪从前到后横贯他的整个身体。他的尸体头朝西北,直挺挺倒在地上。在他的身后拖出了一条长达百余丈的血痕,显然是他在腹部受创之后,坚持爬行了这坎坎坷坷的百余丈长路,才由于失血过多而死。在他的手中,仍然紧紧攥著某个敌人的眼珠,也许那正是刺穿他身体的敌兵所有之物。

  彭无望狠狠地咬紧牙关,强忍住悲痛,疯狂地抽打著坐骑,朝著西北方笔直地疾驰而去,他只希望能够见到大哥,然后和他死在一处。

  凄厉的马嘶声在他的面前响起,一匹雄健的战马驼著一员白衣将领的身子朝著他奔来。在它身后,十数名黑衣武士纵骑狂追而至,其中一名黑衣客射出的飞刀,正中这匹马的后腿。

  这匹战马不甘心地抖动了几下身子,终于支撑不住,打横倒在地上,将背上的将领甩下马来。

  彭无望猛的一拉缰绳,停住战马,赫然看到这员将领的面容──他正是自己正在寻找的亲大哥。在他的胸口,裂开了一道尺余的伤口,大股大股鲜血狂涌而出。

  “大哥──!”彭无望语带哭音地狂吼一声,猛的拔出长刀冲到姜忘身旁,挡在他的身前。

  “杀!”黑衣武士同时高喝一声,刀枪剑戟,十数般兵刃刮动凄厉的风声,照著彭无望交剪而下。

  “小心!”在他的身后传来姜忘虚弱的声音。

  “呔──!”彭无望发出一声炸雷般的爆喝,手中长刀沿著冲在最前面的黑衣武士钢叉的叉柄闪电般滑了过去。

  那名武士被他的吼声震得双耳出血,眼前一阵模糊,来不及缩手,两只手的大拇指被一刀削掉,再也拿不住沉重的钢叉。彭无望的刀势并没有就此止住,流水般的刀光沿著叉柄直到他的小腹,裁纸一般将他的身体横切成两段。那名黑衣武士的上半截身子打著旋,高高升起,鲜血宛若烟花一般在空中爆开,横飙四散,溅满了周围武士的面颊。

  彭无望恍若地狱中催命的厉鬼,披著一身鲜血从浓密的血幕破影而出,烈焰般的刀光瞬间掠过三名目瞪口呆的使刀武士的脖颈,三颗人头高飞而起,发出呜咽悠长的破空之声。

  四周幸存的黑衣武士发出恐惧的惊叫,手舞长枪、战斧、狼牙棒的武士各奋平生之力,纷纷施展毕生最得意的绝招围向彭无望,每一个人的眼中都是一片血红。他们都已经有了觉悟,多和这位黑衣少年拚杀一招,就是多朝鬼门关迈近一步。

  彭无望的身子在满是泥水的地上飞快地数个旋身,卷起大片的泥水,没头没脑地罩向四面扑上来的黑衣武士。与此同时,他手中的单刀爆出一束灿烂宛若七宝莲灯的耀眼光华,碎银般的刀光四外飞射,钢刀入肉之声响遍全场。那些黑衣武士的咽喉同时喷出狂飙的鲜血,仿佛失去了凭依的牵线木偶,摇摇晃晃地向后仰倒。而在空中飞舞的人头、残肢,纷纷坠落下来,和那些颓然栽倒的尸体一同落在地上。

  彭无望抛下单刀,连滚带爬地扑到姜忘身边,一把抱住他的身子,嘶声道:“姜将军,对不起,我来晚了。”

  “你终于还是来了。”姜忘用手死死按住胸前流血不止的伤口,喘息著说。

  “姜将军,我们真的是兄弟,便是拼了命,我也要来。”彭无望颤抖著说。

  “咳……咳咳,小小年纪,莫要辜负了大好性命。”姜忘剧烈地咳嗽了几声,轻声说道:“替我姜忘留一条命,去杀了突厥主帅曼陀。我姜忘没用,只差一步杀不了他。”

  “姜将军,我带你走,神医贾扁鹊精通医术,必能救你。”彭无望哽咽著说。

  “好,先让我略作休息。”在片刻的沉寂后,姜忘的脸上露出一丝虚弱而安宁的微笑,挣扎著略微直起身子,轻轻吸了口气:“我现在忽然想听歌,你替我唱。”

  彭无望双眼一阵令他发疯的酸痛,大滴大滴的泪水狂涌而出,他用力抱住姜忘的身子,哑声道:“好。不知道姜将军喜欢听什么歌?”

  姜忘缓缓吐出一口气,微微一笑,声音微弱地说:“如果我们真是兄弟,你怎会不知我喜欢的歌。”

  “嗯。”彭无望用力点了点头,咳嗽了一声,轻声唱道:“生在深谷爱望天,望天只想去翻山。一生只愿化鹏雁,振翅长空云涯边。三十年后虬髯客,三十年前牧羊郎。牧羊童子想戎装,虬髯将士想放羊。”

  童年时代的美好回忆仿佛一眼甘泉,从彭无望此刻干涸的心灵中再次开始欢畅地奔流。

  彭门四兄弟欢聚一堂的情景,大哥彭无忌击鼓高歌的雄壮,二哥彭无心诗酒风liu的倜傥,自己说书下厨的无忧,四弟插科打诨的欢乐,宛若一幅幅栩栩如生的画卷,在眼前一一展现。

  “姜将军,你还记得这首歌吗?你还说过:如果你在天涯海角走失了,就让我唱起这首歌,带著你回家。你还记得吗?”彭无望用手轻轻揉了揉眼睛,拭去令双眼模糊的泪水,颤声问道。

  在他的怀中,只有一阵无声无息的沉寂,四周除了滂沱大雨的鸣响,竟再也没有任何声音。

  “姜将军!”彭无望惊慌地朝他望去,却看到姜忘的眼帘已经轻轻地合上,一滴晶莹的泪水静悄悄地滑出他的眼角,又飞快地被滂沱的大雨从他的脸颊上洗去。

  “姜将军,姜将军,你醒醒,你快醒醒。”彭无望发狂地晃动著姜忘的身子,但是却得不到半丝回应。他只感到天旋地转,头昏目眩,拚命吸了一口气,哽咽几声,终是控制不住,一把将姜忘的身子紧紧贴在胸前,嚎啕大哭起来。

  “大哥……你想起我们了,大哥……你一定想起我们了,对不对……”彭无望将头紧紧地贴在姜忘的面颊之上,浑身颤抖:“大哥……你说过要我带你回家,我就在这儿,我们这就回家……”

  他那泉涌而出的泪水淅淅沥沥地浇在姜忘安详入睡的面容之上,撕心裂肺的哭声空空荡荡地在雨中回响。

  惊天动地的雷声在四野再次响起,仿佛苍天都被这悲凉的情景感动而发起悲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