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黟山抗凶

大唐行镖 金寻者 5137 2003.04.22 21:29

    黟山山高千丈,七十二峰俊秀奇丽,高耸入云,山上青松巨石千奇百怪,风格各异,犹如一群特立独行的高人隐士聚居于此。山峰终日云雾笼罩,清幽缥缈,山势陡峭,颇令人有高山仰止之感,恍如世外仙境。山脚处偶有峰间飞瀑,或如雪浴飞龙,或如银河倒泄,或如玉带轻飞,令人观之忘倦。最为险奇隽秀的山峰共有三座名曰:天都峰,莲花峰和光明顶。

  天都峰是五百里黟山之中最为险峻的山峰,山高万仞,峰头远眺,遥连云海,青葱翠绿,隽逸不凡。此峰陡峭无比,无路可攀,自古未闻有人可以登上。却代代相传着峰顶之上有仙人群聚于此,以扶琴弄箫为乐,故有群仙所都的美名。

  莲花峰向为黟山第一峰,高耸无极,云雾环绕,峰顶崖石参差,如花瓣四开,故称莲花。自莲花岭至莲花峰凡三五里人称莲花梗,沿途怪松林立,或如飞龙,或如倒挂金钟,或如迎客老人,更有满山灿烂的杜鹃花,实为人间美景。

  光明顶为黟山第二高峰,峰顶平坦高旷,实为游山者的宝地,站在峰顶可纵观四面云海,更可一见黟山日出时云雾流动的景致,可谓五海烟云一峰收。天下闻名的越女宫便建派于此。

  黟山也是从春秋战国时代就闻名天下的越女剑的发祥地。而且,天山剑派和黟山也有很大的渊源。越女宫自秦汉以来,一直是天下武学的无上胜地。到了两晋南北朝年间,越女宫中出了一个武林史中惊天动地的人物:名号王琼。两晋时期正是天下大乱之世,厌恶尘世的侠客隐士纷纷投奔越女宫以求躲避尘世纷争,超然物外。然而越女宫自春秋以来一直以女子为尊,入宫的男子一直被贬为杂役,从不授予上乘剑术,被宫中的女弟子指挥奴役,所以宫中的男子倍受压抑,愤懑不平,直到王琼出世。他不愤宫中女天男地的状况,漏夜入宫,偷学宫中的上乘武学。时日久了,他竟然对宫中的上乘武功了然于胸,而且另有创新。但是,他偷学武功的事终于被发觉了。越女宫葬剑池的百余名一流剑手倾巢而出,围剿星夜逃离越女宫的王琼。越女宫中的男性派众敬佩王琼的勇毅睿智,为了掩护他出逃终于和宫中的女子高手们火并起来。

  当时的光明顶一役惨绝人寰,数千名男性剑手被百余名葬剑池高手围杀屠戮,血肉横飞,惨不忍睹。这些剑手有些人根本只会一点点基本的剑理,简直可以算是不会武功,然而为了掩护王琼下山,竟然毅然与越女宫决裂,引来杀身之祸,实在可歌可叹。王琼本已经来到了黟山脚下,但是听说了光明顶大战之后。他毅然返身回山,单人独剑闯上光明顶,一个人接下了葬剑池一百零八名绝代高手的联手进攻,负伤三十六处,剑杀五十二人,伤五十六人,直到最后一个追随他的男弟子下了光明顶,他才傲然而去,从此在江湖上声名大振,一时无量。随他而去的越女宫弟子共两百三十四人,这些人在天山开山立派,名曰:天山剑派。王琼在天山建立道观自号随剑散人,广收弟子,成立了声势惊人的天山派。他回忆自己光明顶上一役所受的剑伤,发现自己剑术上的三十六处不足之处,顿悟剑道,创出史上惊天动地的天山三十六路神剑,从此江湖上天山剑派和越女宫分庭抗礼,与少林派鼎足三立。

  隋唐以来,越女宫呈露中兴之势,宫中名侠辈出,江湖之中享有盛名的女侠有三成以上出身黟山越女宫,据闻天策府高手红拂女的师尊就是越女宫弟子。在唐初之时,越女宫光明顶,仍然是武林胜地,人所共仰。

  听松阁座立在莲花峰的山腰,位于黟山的中心地带,云雾清幽,奇松怪石,山花烂漫,飞瀑隐隐,清泉涌涌,景色秀美无比。

  彭无心从来没有来过听松阁,只能在黟山山麓之处寻了个熟悉山路的当地樵夫,有他带路一路行到莲花峰下。凑巧的是这个樵夫曾经见过百无不知方百通先生,所以彭无心没有费太大的力气就找到了听松阁。

  听松阁院子极小,陈设简陋异常,完全不象一代名家方百通先生携子女所居的地方。但是听松阁的金字招牌却明明白白地挂在正厅之上,不由人不信。穿过那略显寒掺的正院大门,彭无心感到一阵阵阴寒的气息扑面而来,他回头看了看随自己进屋的几位镖局中极富江湖经验的趟子手。他们的脸上都流露出不安的神色。彭无心强自镇定,举手敲了敲听松阁的正门。只听一声隐隐约约的女子的惊呼声传来,接着几枝来势强劲的乌羽箭迎头射来。

  “少镖头小心!”几个趟子手刚发出一声惊呼,就有三四人被长箭射中,向后面直掼了出去。彭无心勃然大怒,抄起判官双笔,拨开冷箭,厉声喝道:“是那一路的鼠辈竟敢在听松阁撒野,纳命来!”

  只听得一阵耀武扬威的狂笑声传来,五道矫健的身影撞破听松阁的大门从厅内奔了出来。彭无心判官双笔早已经蓄势待发,一见有人出来,立刻双臂一颤,双笔疾点来人的膻中,天突,周天,百会诸穴,下手已经毫不留情。只见来人个个武技惊人,五把金刀此起彼落,不但挡下了彭无心的攻势,而且连消带打,反击凌厉。彭无心疾舞左手判官笔,奋力磕开三人攻来的七记刀招,用力一扭身,利用身法闪开了另外两个人的攻势,但是身上已经有了三处刀伤。

  彭无心连退十几步,抬笔做势,暗暗心惊。刚才的一轮交手,他已经试出这五个人当中,起码有三个人的内功比自己深厚,而且这五个人的刀招深藏奥妙,确有不凡的造诣,即使单打独斗,彭无心也没有任何把握能够稳胜其中的任何一人。“武林当中,有那五个高手有如此了得的刀法造诣?”彭无心在心中飞快地思付着,突然心中一亮,朗声说道:“原来是洛阳神刀的金家兄弟,失敬失敬。”

  武林中以保镖为业的武林世家中,以洛阳百胜神刀金家和青州彭门最为出众。百胜神刀金百霸在隋末之时,曾经效力于隋末名将杨世充,一把金刀使得出神入化,曾协助王世充削平山东瓦岗豪杰李密。后来王世充废了幼帝杨侗,自封为王,金百霸心有不平,辞官归隐。后来李世民兵进洛阳,金百霸会同一众武林好汉开城相助,天下第一坚城最终陷落。这一役金百霸居功至伟,李世民赐他免死金牌,洛阳金刀从此名扬天下。

  武林之中都知道金百霸有一个来头更大的夫人。此女出身黟山越女宫,乃是葬剑池的护法高手,不但相貌美艳,而且一身武功比起金百霸只高不底。她和金百霸一共生了六个子女,五男一女。眼前的这五个劲装男子刀法深沉老练,分明走的是洛阳金刀的刀路。

  但是出身显赫的金氏兄弟为什么会做起强盗的勾当了,而且还选了天下闻名的听松阁下手?彭无心转了好几个念头,仍然百思不得其解。

  “彭二公子果然见识不凡,咱们兄弟实在佩服。”领头的一个大汉收起长刀,向彭无心拱了拱手。

  “不知各位与方百通先生有何冤仇,要在这里设伏相候。”彭无心看了看横尸路旁的几个趟子手的尸体,怒道。

  “倒叫彭二公子笑话了。”金家老二接过话头,诡笑着说,“今天咱们兄弟是来请方老先生到府上走一趟,说一说金方两家联姻之事。”

  彭无心的脑子嗡地一声胀了起来,满脸气得通红,狂怒道:“呸,无耻狂徒,婚姻之事,岂能拔刀强就,金老英雄当世豪杰,想不到子孙却如此卑鄙无耻。”

  那个领头的大汉瘦长的马脸上露出冷酷残忍地笑意,道:“今天我们到这听松阁,便是专门迎娶放家小姐过门,嫁给我金天泰为妻。这个方百通竟然百般刁难,我已经教训了他一顿,杀光了他门下所有家丁仆役。后来还是方家小姐深明大义,终于点头相就,现在我们就接方老头和方姑娘回去成亲了,你这个痴心妄想的家伙还是等下辈子吧。”

  彭无心深吸了一口气,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沉思道:这金天泰手段果然残忍,先杀了仆役立威,然后威胁方百通,迫使梦菁就范。等到拜堂成亲后,生米煮成熟饭,梦菁只能认命,好狠辣的计谋。今天他们既然让我撞上了,我就算拼了命也要保护梦菁的周全。

  这时,金家老二金天霸走上前来,对金天泰说:“大哥,多说无益,全部毙了,不留活口。”彭无心心中一惊:金家兄弟武功高强,只这金天霸,身形彪悍,招大力猛,刀法不凡,我要想胜他,已经不易。今天只要留得性命,便可另作他图。他冷冷哼了一声,道:“金家徒有其名,其实武功低微,实在不值一提。”

  金天泰大怒,吼道:“住口,我金家刀法名满天下,怎到你来评述。刚才不知是谁被我们连砍三刀。”

  彭无心笑了笑,道:“原来洛阳金家最擅长的就是群起而攻。枉了金百霸老儿自命英雄,生下的儿子个个都是倚多而胜的胆小鼠辈。”

  金家兄弟纷纷怒喝,金天霸喝道:“好今日我就和你会会,看看你们青州彭门有什么了不起的艺业。”

  忽然,他身后窜出金家五子金天骄,他大声道:“二哥,让我来教训教训这个无耻狂徒。”

  金天骄身子矮小,但是四肢强健,浓眉大眼,相貌似乎十分忠厚,但是腮边却有一颗狰狞的黑痣,黑痣上有数根长毛,看上去恐怖异常。

  金天霸犹豫了一下,说道:“五弟,小心。”

  金天骄狞笑了一声,手舞单刀,越上前来,对彭无心喝道:“彭二,接招。”手中的单刀使了个刀花,迎面劈来,正是正宗的金家六合八卦刀法。

  彭无心双笔一振,一笔走偏锋,一笔攻中庭,使得是泰山打穴笔法。两个人各奋平生之力,舍命相搏,互不相让。彭无心招式稳健狠辣,笔路圆滑,一招一式,使得一丝不苟。而金天骄刀法大开大阖,攻势凌厉,出招凶狠有余,但是沉稳不足,似乎渐渐被彭无心的笔招牵制。金天霸和金天泰互望了一眼,眼中都闪出了一丝狡诈的笑容。此时,一旁观战的金家三子金天宝急道:“五弟今天怎么这么性急?”这个金天宝中等身材,和大哥一样的马脸,一只眼大,一直眼小,嘴里虎牙外露,分明一幅凶相。金天泰一摆手,道:“三弟,禁声。”此时,金家四子金天豪忽然道:“趁现在,咱们把那些彭家的趟子手都摆平了,免得碍手碍脚。”金天豪五短身材,尖嘴猴腮,相貌猥琐,而且双目血红,一头赤发,俨然一个嗜血如狂之人。金天霸附和道:“四弟说得有理。”金天泰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道:“再等一会儿。”

  就在这时,彭无心猛然笔路一改,一支笔大开大阖使出了彭门刀法,另一支笔招式轻捷灵动,俨然是一路娟花小楷的笔法。原来彭无心自创了一路判官笔法,乃是取自自己最擅长的双手书法,一笔写狂草,一笔写瘦金,双笔齐飞,此起彼落,甚是了得。金天骄攻势连连受挫,被这路笔法逼得步步后退,眼看不敌。金天霸挺刀喝道:“五弟退下。”

  金天骄怒道:“二哥,我还没败。”说完忽然一耸身,单刀刀光一涌,一招“铁马过江”横斩彭无心的腰肋。彭无心喝道:“来得好。”一枝判官笔在单刀上一按,一引。金天骄这一招刀法过于急躁,被这一式笔法带的往前一冲,肋下要害尽数暴露在彭无心的面前。

  “不好了!”金家兄弟看出不妙,纷纷冲上前,但是彭无心左手笔已经点中金天骄的软麻穴,右手笔一扬,喝道:“休要上前,否则我这判官笔就刺入他天突穴。”天突穴乃人身死穴,位于咽喉之上,中者立毙。金家兄弟一见之下,都大惊失色,金天泰连忙说道:“彭二公子,有话好说,先放了我五弟。”

  彭无心冷笑一声,道:“金大,我若放了他,今天还有活命么?”

  金天泰忙说:“只要你放了五弟,我们今天就认栽了,放你们走路。”

  彭无心喝道:“我就请金五公子陪我走一趟,只要出了黟山地界,尔等又未追来,我自会放人。”

  金天泰看了身后的几位兄弟一眼,只见他们都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就道:“彭二公子一向言出必行,我们兄弟是信得过的,就这么决定。”

  彭无心哼了一声,道:“好!叫你们躲在听松阁的手下都出来,我好走得安心。”

  金天霸怒哼一声,喝道:“你们出来。”只见十五六名黑衣大汉手持强弓硬弩,大步奔出听松阁大厅。

  彭无心猛然一抖手,几只甩手箭闪电般飞出,金氏兄弟齐声惊呼,只见几个大汉萎顿在地,咽喉中箭,眼看不活了。

  金天宝狂怒道:“姓彭的,我们已经放你走了,你竟然还敢放肆。”

  彭无心冷然道:“这几只箭是为我死去的几个兄弟而发,血债血偿,有何不妥?”他将金天骄挡在身前,缓缓后退,其他趟子手手持盾牌护在他的左右。金氏兄弟满目怒火地注视他撤离莲花峰,却无法可施。

  撤出黟山地界,彭无心立刻将所有的聘礼存在杭州分局,又买了数匹快马,待一切收拾妥当,他才将金天骄的穴道解开,说道:“回去和你们兄弟说,多行不义必自毙,请他们好自为之。”金天骄舒展了一下筋骨,忽然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彭无心,今天你加诸我身的种种羞辱,我他日必定十倍奉还。”说完转身走了。

  彭无心冷笑一声,没有放在心上,他的一颗心完全系在方梦菁的安危之上。他披星戴月飞快赶路,连毙三匹好马,终于在七天之内赶到了洛阳。他知道王家强娶方梦菁一事非同小可,必须请出武林之中举足轻重的人物出来主持,才能逼迫王家就范,放出方氏父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