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三章 渭水夜话

大唐行镖 金寻者 4933 2004.01.02 13:54

    夜凉如水,在渭水边上的一处丛林中歇脚的众豪杰,各自点起了篝火取暖。

  彭无望仍然按照自己一直以来的风格烘烤加料鹵制的烤肉。

  这一次没有人来分享他的厨艺,同行的世家子弟和各派高手虽然在白天和他聊得畅快,但是此时此刻却格外谨慎小心,每个人都只食用自备的食物,并且用尽心力抵制着从彭无望的篝火中飘来的阵阵令人发狂的香味。

  “喂,远洪兄,你看了很久了,不想吃一点儿吗?”彭无望小心地捧着自己精心烹制的烤肉来到慕容远洪的身边。

  “不了不了,我已经有乾粮了,彭大侠自用吧!”慕容远洪的脸上露出尴尬的神情,向后缩了缩。

  “怎么了,突然间这么见外。”彭无望挠了挠头,又看了看一旁的乔景烈和梅建平。

  只见这两个白天和他言谈甚欢的青年子弟胆怯地看着面沉似水的长辈们,也忙不迭地摇着头。

  彭无望失望地叹了口气,看了看那些对他目含冷意的世家长辈和门派首脑,心中一阵烦闷,暗想:大唐的武林若由他们领袖,真的好生沉闷无聊。

  他默然走回自己点起的篝火旁边,颓然坐倒。

  “怎么,没人吃你的烤肉?”正在吃得不亦乐乎的李读看他闷闷不乐地回来,笑着问道。

  “嘿,他们怕我在肉里下毒,把我看成什么人了!”彭无望不悦地说。

  “你小子也不笨,看得出这点儿道理。跟你说,他们可不像你那么逍遥自在。这些人哪,一个个都觊觎战神天兵,心里面都在琢磨着有朝一日可以一统江湖,把所有武林人士踩在脚底下。你说,天天想着这个的人,对你能不防这点儿吗?”李读道。

  “笑话,闯荡江湖,图的就是个逍遥自在,如果身在江湖还这么想不开,乾脆去做皇帝好了。”彭无望怒道。

  “哈哈,平常人有平常人的野心,江湖人也有江湖人的野心,就算是成了仙,也要争一个玉皇大帝来做。野心就是这么个无处不在的妖怪。”李读笑道。

  “无望受教了。”彭无望颓然叹了口气,将手中的烤肉掰成两半,把较大的一半递给李读。

  “不吃,不吃,我已经很发福了,再吃就成冬瓜了,哈哈。”李读今夜兴致很高。

  “嘿!”彭无望猛的站起身。

  “彭小兄,你到哪里去?”李读见状忙问。

  “我出去走走,透透气。”彭无望用了吸了口气,转身向着林边的水塘走去。

  李读发现他走的时候,手里还不自觉地攥着那两块无人问津的烤肉,不禁笑着摇了摇头。

  夜色中的水塘边,燃烧着两堆火焰高耸的篝火,将本来寒气彻骨的水塘熏染得有些暖意。天边的云朵在长风中缓缓散去,宛如云中仙子临风离去时的潇湘长袖。月华淡淡洒在水塘上,映得人满眼是流动如神,若即若离的银光。

  彭无望发现在两堆篝火正中,几根竹枝搭起了一片青色的帷幕,月光照射在帷幕之中,映出一个曲线玲珑的身影,在他的耳中回响着朦胧的水声。

  “什么人!”耳畔响起了酷烈的疾风,一柄镔铁点钢枪直刺彭无望的颈项。

  彭无望猛的一探头,任由钢枪从自己的后颈以毫釐之差贴肉而过,双手上抬想要搭住枪身,这样,他再一个旋身,枪就会被这一招罗汉担山徒手夺了过去。

  然而,使枪者也非等闲之辈,吐一口气,长枪化为一道黑光,穿过彭无望的双臂,电射而出,身子一个高跃,从彭无望头顶飞了过去,身子一蹦,如身化箭矢,一个刹那之间就赶上长枪。

  只见他单手握住长枪,看似随意的一甩,枪刃宛如走线银锤,倒射而回,枪头连晃,化身无数,将彭无望的全身要害全部笼罩。

  “好枪法!”彭无望忍不住惊叹一声,抖手将双手仍然紧握的烤肉高高丢上天,拔出身上从虎丘铁匠铺顺手买来的两把还算合眼的长刀,舞成一片宛如银色瀑布似的刀幕,宛如铁桶般护住他的全身各处。

  二人的刀枪只一个接触,就如金石相击,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大响。

  那使枪者一声痛快的大喝,长枪一顿,宛如寻找战机的毒蛇,高高昂起头来,接着当胸刺来。

  那快如雷电的枪势令沿着直线刺来的枪身似乎有一种诡异扭曲,彷彿在熊熊烈火中就要被烧熔了的一根铁条。

  彭无望感到整个人都似乎掉到了一个燃烧着的原野之中,四面八方的火焰转瞬间就要把自己烧化。他竟然无法正面截住这气势沛然的一枪,只能高高跃起,让这一枪从自己脚下擦过。

  这个使枪者竟能够在如此气势如虹之际收住枪势,将枪头猛的一抬,身子飞旋起来,点钢枪化为几十个模糊不清的枪影,向上撩去。

  彭无望也不招架,左手一刀猛砍在身后的树上,身子又拔高了数尺,一个鹞子翻身,躲开了长枪撩击,双腿在高耸树木的枝桠上一借力,整个人有如横空燕子,飞掠而来,双刀同使“青翼横空”,雪亮的刀光宛如两把银锁,将使枪者困在方寸之地。

  使枪者一声断喝,长枪杵地,而身子却如迎风纸鸢,扶摇而上,双腿横踢彭无望。

  彭无望的双刀没有抓住使枪者,叮噹两刀砍在枪桿上,身子横了过来,双腿迎上使枪者的双腿,二人就在空中双腿相击,连换了十几招,谁也奈何不了谁。

  就在此时,一个宛如振翅雄鹰般的身影飞跃而来,一把雪亮的五尺长刀,拖着银晃晃的耀眼光芒,宛如一条滚动的银龙,向着彭无望的顶门扑来。

  彭无望感到浑身上下被一股充沛天地而森寒彻骨的刀势死死锁住,彷彿被捆了七八十道枷锁,手足麻木,竟不能自由活动。

  他心中一凛,随即露出一丝勇豪的笑意,意示激赏。他猛然间断喝一声,宛如一声将长空震碎的霹雳,四周的气流都被这一声怒吼震动翻腾。

  紧紧锁住他的刀势微微一松,令他可以闪电般回刀,双刀十字横门高高架起了那力可劈山断岳的迎头一刀。

  “彭无望!”那个使刀者就着刀刃上映射的月光看清楚了敌手的面容,连忙向后一跃,和使枪者并肩而立。

  在这个时候,那高高抛起的烤肉才落下,被使枪者和使刀者分别接住。远处传来一阵清脆的掌声。

  “精彩!”风华秀美的锦绣公主,身着青罗衣,肩披白纱氅,宛如月下的仙子,披着一塘明艳的月光迤逦而来。

  彭无望看到她未带青巾的面容,心中一颤,脸上露出由衷的笑容:“阿锦,无望不知道你在这里,过于唐突了。”

  “喂喂!”一旁的可战可有些真的急了:“你这个蛮……不是,这个臭小子,居然敢如此称呼我家主公。”

  肃立在一旁的跋山河也微微皱了皱眉头。

  “可战,不要胡闹。这是我要他这么叫的,不关你的事。”锦绣公主秀眉微蹙,脸上微微一热。

  “可是……”可战一脸的不平,但是也不再说话,鼓起腮帮子站在一边。

  跋山河的脸上露出一丝焦虑。

  彭无望呆呆看着锦绣公主,似乎根本没听见可战说:“你在这里所为何事?”

  看着彭无望愣愣的面容,锦绣公主心中忽然有一丝隐约的甜意。

  “哦,”这个时候才有些回过神来的彭无望自嘲地笑了笑,挠了挠头,道:“我很烦,到这里来透透气。没想到你在这里……”说着,他脸色一红。

  锦绣公主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彭无望忽然想起什么,连忙说:“哦,对了,我带来了两块自制的烤肉,不如你来尝尝。 ”

  “庄主,这烤肉来路不明,不可。”一旁的可战忙说。

  “算啦算啦,你们吃吧!下去。”锦绣公主有些不耐烦地说。

  可战狠狠瞪了彭无望一眼,用力咬了一口烤肉,微微一怔,然后和未曾再发一言的跋山河转身离开。

  看着他们渐渐走远,锦绣公主长长舒了口气,轻声道:“总算清静了。”

  “你的手下对你真是忠心耿耿。”彭无望衷心道。

  “就是不够机灵,和你一样傻头傻脑的。”锦绣公主笑了起来。

  彭无望摸了摸头,苦笑了一声。

  “我们到那边坐坐,这一路上,倒真有些闷了,和你聊聊也好。”

  锦绣公主微微一笑。

  彭无望受宠若惊地点了点头,道:“那敢情好。”

  这一句又引来了身边丽人的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二人坐在河塘畔的沙丘上,面对着塘心掩映的天边明月的倒影,一时之间都不知要说些什么。

  半晌过后,锦绣公主才说:“无望,这一次莲花山之旅恐怕艰险无比,不知道你有何打算?”

  彭无望想了想,道:“有李读先生在,我有十足信心。”

  锦绣公主心中暗叹,道:“你这么信任李先生?”

  彭无望笑了笑,道:“我和他只有几面之缘,但也知道他是说一不二之人。这一次去莲花山探险,我和他是同赴险关,自然要互相绝对信任。”

  锦绣公主脸上一阵黯然,转开话题:“明天就要到姚州附近。那里曾经是李轨、薛举和梁师都交相争霸之地。如今李轨、薛举已没,梁师都的朔方铁骑却仍然时有肆虐,而突厥精骑也时有出没,仍然非常危险。 ”

  “这些人出现一个我就杀一个,总有一天,大唐的天下再没有这些贼子的立足之地。”彭无望豪迈地说。

  “你很恨突厥人吧?”锦绣公主的眼角微微一跳,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

  “说不清。”彭无望愣了愣,道。

  “说不清?”锦绣公主微微一愣,没想到彭无望居然会这么说。

  “是啊!其实突厥以前和汉人也做生意,我祖上保镖也曾经去过突厥,那时候大家相安无事。不过后来不行了,隋朝被灭了,突厥人开始到我们这里烧杀掳掠。那是突厥人的首脑想要灭了我们汉人的国。

  如果不是我们汉人自己不争气,这种事突厥人的可汗连想都不敢想。

  现在大唐国建立起来了,突厥人还在寇边,那是怕了我们,想要弄垮我们。”彭无望边想边说:“那些将军们喜欢说什么来着,对,争霸,他们想和我们争霸。我想也不是每个突厥人都想打仗,他们是不得不打,不得不杀。与其说他们可恨,不如说他们可怜。 ”

  “可怜?”锦绣公主的心中一阵悲凉。

  “嗯。突厥不希望我大唐强大,我们汉人也不希望有个厉害的突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谁也不想胆战心惊地活着。”彭无望伸了个懒腰。

  “是啊!谁想胆战心惊地活着呢!”锦绣公主的眼中瀰漫起一丝淒迷的水雾:“突厥会赢吗?”

  “我也不知道,”彭无望叹了口气:“突厥有突厥族的英雄,我们大唐也有大唐的豪杰,胜负也难说得很。”

  “是吗?突厥也有英雄吗?”锦绣公主犹疑着问道。

  “我是不瞭解突厥人,不过在洞庭湖的时候,我曾经和一个突厥老者接触过。 他是天魔的传人,会七煞掌。我本想和他一决胜负,但是他为了保住七煞掌的秘密,一掌拍碎了自己的头。 其实他也不一定就输,我赢了也不一定要杀他,可是他还是自杀了。后来我渐渐明白,他因为没把握杀了我,也就是没把握保住他身上武功的秘密,才自尽的。这种勇气,我也自愧不如。如果突厥人多几个这样的好汉,嘿嘿 ……”彭无望怅然苦笑。

  锦绣公主怔怔地看着他,彷彿今天才瞭解到他这个人。

  彭无望看了她一眼,脸色一红,忙道:“听到我的话,你可能不以为然,其实任何强大的民族都应该有他们自己的英雄,否则,难道他们是凭空强大起来的不成。”

  “我没有怪你说的不对,”锦绣公主发自内心地笑了笑:“只是我没想到你居然会这么想。”

  “我只是站在突厥人的立场上想一想罢了。”彭无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他们常年居住塞外苦寒之地,看到我们汉人的花花世界,哪有不心动的。战争,只是早晚的事。”

  “噢,想不到你竟有如此独特的见解。”锦绣公主微微一笑: “这么来说,突厥入侵,倒是合情合理。”

  “这些事合不合理,我可不知道。”彭无望摇了摇手,笑了起来:“不过大唐江山锦绣,如果想要,那就放马过来。哈哈!”他意兴湍飞地站起身,拔出手中的双刀迎风一舞,回头冲着锦绣公主露齿一笑。

  “放马过来吗?”锦绣公主心中五味杂陈,心弦随着彭无望的话语莫名地颤抖不休,眼中彭无望持刀而立的身影渐渐模糊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