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战机凸现

大唐行镖 金寻者 6430 2004.07.09 10:46

    刺史府中,姜忘、凤如钢、韦猛和张天都围坐在书房案几之前,人人面沉似水。

  「我河北故众死伤不下千人,驻守在北门的部队几乎伤亡殆尽,各州唐兵和本州新兵组成的临时部队损折三千五百馀人,东门部队表现英勇,但也伤亡惨重。库存的箭矢用去了半数,滚石檑木已经告罄,火油全数徵集到了城头,城内已经几乎没有油灯可点。」张天都仔细地作著战报。

  「现在我们还有多少人可以作战?」姜忘沉声问道。

  「河北骑队两千三百人,大唐官兵四千两百人。」张天都飞快地说。

  「你们看我们还能坚持多久?」姜忘望向一直沉默不言的凤如钢和韦猛。

  「其实在三天之前,北门东门城墙被占之时,恒州本已经守不住了。多亏了那些善战的飞虎镖众多方支援,我们才能抽出人手组成骑队冲上城墙。」韦猛沉著脸说。

  「她奶奶的雄,这帮镖客确是能打。他们的总镖头┅┅」凤如钢偷眼看了看姜忘,接著说∶「是个汉子。」

  姜忘的面上木无表情,心底却涌起一丝欣慰,咳嗽一声,接著问道∶「依照这几天的情形,你们看我们还能守多久?」

  「除非奇迹出现,」韦猛长长吐了一口气∶「否则就算算上飞虎镖局的战力,若是敌人再次攻城,我们只能坚守一天到两天。」

  「是啊!滚石檑木俱都告罄,火油箭矢数目有限,我们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只要突厥人再发动一次攻势,我们只有血战到死一途。」凤如钢沉声道。

  「未到最後关头,不可轻言放弃。」姜忘昂然道∶「命令全军休整,明日发动所有人到全咱uU家各户收集磨盘、铁锅,组织城中的铁匠加快铸造箭矢,在各个城楼要害安置暗哨,绝不能让突厥人再次突袭得手。」

  「是!」凤如钢、韦猛和张天都同声答道。

  就在这时,一名河北亲兵走入房内,躬身道∶「禀告姜将军,飞虎镖局司库方姑娘、客卿贾姑娘在门外求见。」

  「噢?」姜忘和河北诸将对望一眼,都有些惊讶。

  姜忘连忙站起身,一抬手道∶「有请。」

  方梦菁和贾扁鹊刚一走进刺史府就闻到了府中弥漫的浓厚血腥气。这里的所有河北将领都曾经浑身浴血,此时此刻战袍之上俱是斑斑血痕。方贾二女虽然一身衣衫仍然整洁,但是面色苍白憔悴,双目布满了蛛网般的血丝,彷佛有几日几夜没有合过眼睛。尤其是方梦菁,形容消解,彷佛瘦了整整一圈,脸色恍如雪白的壁纸。

  「方姑娘,不知奶此来所洛u颡①H」姜忘对方梦菁之前所表现出的对时局的洞察力仍然记忆深刻,所以一看到她的出现,心底不由得涌出了一丝希望。

  「姜将军,突厥人三日之後将会再次攻城,到时候我们有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或许可以转败为胜。」方梦菁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口气沉声道。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惊呆了。

  在李读先生的屋外,彭无望安置完所有从城头血战而回的人到各自的房间休息,刚松一口气,却被魏师傅一把拉住。

  「彭总镖头,你最好去看看李读先生,他似乎已经完全疯掉了。」魏师傅满脸古怪的神色,低声说道。

  「疯掉了?不可能吧!」彭无望瞠目道。

  他记得自己和李读先生在莲花山遇险,前有神兵攫命,後有屠南队伏击,情形和今日相比更显凶险,但是李读先生却颇为大义凛然,可谓临危不乱,勇气可嘉。如今虽然兵凶战危,也不至於让曾历万险的李先生吓疯了啊!彭无望想到这里,莫名其妙地望向魏师傅。

  「咳,李读先生不知道怎麽了,一个人缩在房间里一会儿喃喃自语,一会儿大声狂喊什麽蝴蝶啦、历史错乱啦之类的胡言乱语。我想要安慰他几句,他却说什麽我们都是凭空多出来的,将来一定会化为乌有。」魏师傅气鼓鼓地说,显然被李读的胡话气得够呛。

  「李读先生自从从幽州南逃以来,一直神色恍惚,默不作声,我以为他是对沿途突厥人凶残的烧杀抢掠耿耿於怀,所以没有放在心上,谁知他竟会变成这样。我这就去看看。」

  彭无望拍了拍魏师傅的肩膀,快步走进了李读的房间。

  李读缩在客房中的床榻之上,浑身筛糠一般抖抖索索,本来棕灰色的头发有一半已经化成了灰白色,额角眉梢之间皱纹密布,彷佛在这几天之内老了几十岁。

  彭无望皱了皱眉头,来到李读的床边坐下,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道∶「李先生,你还好吗?」

  李读缓缓地转过头来,茫然地看著彭无望,迟疑了很久,才忽然道∶「彭无望,你还活著?」

  彭无望听到这句话,苦笑了一下,掸了掸身上的衣物,道∶「李先生,我还活著。」

  李读长长叹了一口气,从床上坐起身来,死死地盯著彭无望,道∶「那个魏老头一定说我疯了。」

  「没有,他只是听不懂你在说什麽。」彭无望神色自若地说。

  「他当然听不懂,」李读忽然无缘无故地激动了起来∶「在这个世上,没有人懂得我说什麽,一个人也没有。我有多寂寞,多孤独,你知道吗?」

  彭无望笑了起来∶「李先生,你何时有了这些深闺怨妇的心思?」

  「深闺怨妇┅┅嘿,臭小子,什麽时候轮到你消遣你李爷爷?!」李读几乎被气昏了过去,破口大骂。

  「李先生,你别激动,你有什麽心事别放在心里,说出来会好一些,我会一直听著,好吗?」看到李读满脸通红的样子,彭无望有些好笑,连忙劝道。

  「小子,我们完了,这个天下完蛋了。谁都别想活命,你别想,突厥人也一样。这个世界,整个被我毁了。」李读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痴痴地望著窗外,喃喃地说。

  「被你毁了?」彭无望目瞪口呆地看著貌不惊人的李读,实在想不出他凭什麽说出这麽大言不惭的话来。

  「你不信?好,我说给你听。当一个来自未来的人,在过去做了一件也许微不足道,但是却足以影响历史进程的事,那麽这件事所引起的涟漪将会在无限的时空中不可抑制地扩散出去,导致历史的骤变,从而造成了时空的扭曲。当这个扭曲程度超过了一定的极限,就会造成过去和未来的同时毁灭。」李读瞪大了眼睛,宛如爆豆般吐出一连串不可思议的话语。

  彭无望的脑袋一瞬间被李读口中似是而非,不知所谓的话搅得胀大了数倍,只感到满眼金星乱冒,好久才缓过劲来。

  他扶了扶脑袋,咳嗽一声,道∶「李先生,什麽是未来的人?」

  「就是以後的人。」李读烦躁地说∶「就是我们这个时代以後的人。」

  「但是那些人还没有出生,怎麽可能到这里?」彭无望茫然问道。

  李读双眼一翻,喃喃地说∶「我就知道。」他从怀中拿起一块手帕,举到彭无望面前,道∶「好了,听著,我只说一遍。未来的人可以通过时空折叠回到过去。」他用手一拉手帕,抬了抬左手,道∶「看,这是过去,」接著他又一抬右手∶「这是未来。」

  他也不管彭无望懂了没有,便飞快地将左右手的手帕边角合在一处,接著说∶「看,这就是时空折叠,我们把两头的时空重叠在某一特定的时刻,然後就可以让未来的人走回过去。」

  他接著将右手的手帕在左手一绕,道∶「但是,这个从未来回来的人做了很多在过去本未发生的事,也许微不足道,但是这些事开始产生影响,这些影响开始无限制地放大而不可遏制。」

  他的双手开始发了疯似地将手帕两端不断地缠绕纠结,弄出一个乱七八糟的大结,然後说∶「最後时空开始在这些事件的影响下发生扭曲,整个世界就会动荡不堪,如果无法恢复原样,就会变成一团糟,然後,砰,全都消失了。」

  李读将手里结成一团的手帕丢到了彭无望面前。

  屋子里一片安静,彭无望和李读互相瞪视著对方,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

  半晌,彭无望才艰难地咽下了一口唾沫,道∶「李先生,能不能说的简单点?」

  李读呆视了他良久,才终於开口∶「好吧!简单点说,天命是大唐当兴,突厥当灭。但是如果让突厥灭了大唐,天命就会被违背,这个天下就会陷入水深火热之中,我们将会全都灭亡,灭亡,明白吗?我们都会灭亡。没有一个人能活命,现在的人不能,将来的人也不能,大家都要死,一起死。」

  他越说越激动,到了最後,突然伸出双手,紧紧攥住彭无望的肩膀,发狂地摇晃著。

  「李先生,冷静,冷静,冷静!!」彭无望将最後两个字用佛门狮子吼劲力喷了出来,立刻将陷入疯狂的李读震慑住了∶「听著,李先生,大唐不会灭亡,我们不会让它灭亡,不会!明白吗?」

  「我们不让它灭亡。」李读痴痴地跟著彭无望说著。

  「我们会守住恒州,会保住长安,一切都会好起来,一切都会恢复原样。」彭无望用尽量柔和的声音说道。

  他举起李读丢给他的手帕,双手攥住手帕的两端,用力一拉,本来杂乱无章缠成一团手帕,忽然被拉得笔直,彷佛从来没有被卷曲纠结过。

  他小心翼翼地将手帕塞回到李读手中,低声道∶「李读先生,你好好休息,明天魏师傅会和你商量机关连环弩的制造手法,希望你能帮帮他。」站起身,转身走向房门。

  看著手中恢复原样的手帕,李读的脑中突然一片清明,抬起头道∶「彭兄弟。」

  彭无望怔了一下,转回身来,望著他。

  「今天晚上我就和魏老头研究机关连环弩的制造方法,是时候让那帮突厥人尝尝我们中原巧匠的厉害了。」李读激动地洪声道。

  刺史府内每一个人都屏息静气地倾听著方梦菁轻柔的话语,彷佛那是来自天外的纶音。

  「最近这几天我每晚夜观天象,发现三日之内,恒州附近将会迎来一场少见的大雨,而这场大雨也将为我们带来反败为胜的唯一机会。」

  「大雨?」姜忘猛的站起身,狂喜地惊吼道。

  张天都愣了一下,随即也立刻回过味来,失声道∶「当真如此?」

  方梦菁肯定地点了点头,道∶「小女子颇擅观星之术,此次更有十足的把握。」

  姜忘飞快地走到书房门口,叫来一名牙将,高声道∶「立刻通知河北故众抓紧时间休息,通令全城铁匠停止制造弓矢,改为制造投枪,越多越好,越快越好。」

  「得令!」那名牙将应和一声,飞奔而去。

  方梦菁赞赏地看了姜忘一眼,微微点点头,道∶「将军果然反应过人。小女子自幽州逃难而来,路过恒州葬虎坡,此处地处咱u_,沟谷深藏,距离北城大营只有一里之遥,乃是绝佳的伏兵之地。」

  「不错,」姜忘对方梦菁的话立生知己之感∶「我们可以乘月黑风高之夜,埋伏於葬虎坡。等到大雨骤至,立刻掖背突袭敌军营寨,若能够斩杀敌军酋首,则可一战功成。」

  「这一次突袭可以说是孤注一掷,将军必须率领决死之士,舍命攻击敌军大营,若不能杀死敌酋,待到大雨过後,他们重整旗鼓,恒州全城将成死地。将军必须做好血战到死的准备,否则难成大事。」方梦菁肃然道。

  姜忘和身後的几员将领互望一眼,同时笑了起来∶「这一点,姑娘大可放心,我等河北将士早已有此觉悟。」

  方梦菁朝他们深施一礼,柔声道∶「众位将军不念旧恨,为汉人百姓舍死忘生,高风亮节,可昭日月。虽然後世史书对你们将会不置一词,在我方梦菁的轶事录中将会永远留有各位一席之地。」

  「姑娘过誉了。」河北诸将同时站起身,一起朝她拱手还礼。

  方梦菁转过头去,将贾扁鹊领到面前,道∶「我来给各位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当世神医贾扁鹊贾姑娘,她不但精擅医术,而且对於用毒也甚有心得。」

  姜忘连忙朝贾扁鹊施了一礼∶「原来是神医贾扁鹊,在下失敬了。」

  贾扁鹊淡淡地应了一声,道∶「各位将军,我已经看过河北战士投枪上涂抹的毒药,毒性发作的太慢,甚是无用。我已经调配出了一种简单易制的毒药,此毒见血封喉,发作极快,无论中在手臂还是脚踝,都可以在三息之内取人性命。我已经连夜制造出十五坛毒药,可供贵军将士使用。」

  姜忘再也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仰天大笑一声,道∶「真是天助我也。」

  观看著长安城东天空的云朵,黑水大酋铁弗由忧心忡忡地摇了摇头,喃喃地叹道∶「不好,大事不好。」

  他转回头,走进帐中,刚要召来亲信吩咐事宜,就看到一名火焰教黑衣教众走进帐内,躬身道∶「尊敬的铁弗由酋长,我国锦绣公主有事想要和你商议。」

  铁弗由有悟於心,微微点点头,在那黑衣武士的引领下向联军帅帐走去。

  联军金顶大帐之内,锦绣公主紧蹙双眉,双手扶住帅案,微微倾俯著身子,紧紧盯著桌面上的军事地图,彷佛陷入了异常焦虑的思考。

  看到铁弗由进帐,她轻轻一摆手,挥退了黑衣武士,轻声说道∶「铁弗由酋长,最近空中的云朵形状诡异,似乎非常不妥,你是大草原上第一观天高手,有什麽见解?」

  铁弗由对锦绣公主渊博的见识立生钦佩之心,躬身道∶「公主果然识见过人,依我数天来对天空云朵的走向形状和风力强弱的观察,一两日之内,在长安东北数百里之内的地带将会有一场罕见的暴雨。不过公主大可放心,长安城附近不会有较大的雨水。」

  锦绣公主叹了口气,道∶「我已经吩咐下去,让营中将士收藏好弓弩箭矢,所以这里的情况我不担心。但是依你所言,曼陀所在的恒州城正是暴雨的核心,雨水一至,对他们将是滔天灾难。」

  铁弗由微微一笑,道∶「公主何必担心,贵国三王子曼陀久经战阵,经验丰富,而且他麾下十数万精锐人马,面对恒州区区数千守军,绝不会有任何危险。」

  黑水和曼陀的铁骑飞羽队有过数次过节,甚至有好几次兵戎相见,被曼陀杀得兵退百馀里,战死无数精锐,丢失了大量的粮草牛羊。铁弗由心底对曼陀没有半分好感,只希望他多吃几个大亏,所以对他的处境毫不担心。

  锦绣公主对他的心思岂会不知,轻纱背後的绝世面容上闪现出一丝冷笑,点点头,一抬手道∶「如此多谢铁弗由酋长的指教,请。」

  铁弗由又鞠了一躬道∶「既然如此,铁弗由告退了。」说完转身走出了帅帐。

  锦绣公主看他走出帐外之後,立刻一掀帐帘,朝著二王子锋杰的营帐走去。

  「什麽,奶要亲自率领回鹘、和契丹的联军增援恒州?!锦绣,奶是否太小题大做了?」锋杰惊讶地站起身,大声道。

  「嘘。」锦绣公主连忙作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锋杰连忙整容振衣,四外看了一眼,直到确定无人可以听见才说∶「锦绣,何事让奶作此决定?」

  锦绣公主低声道∶「曼陀王子一向狂傲,自来行事率性而为。此次对恒州城久攻不下,定会心浮气躁,轻敌躁进,对於大雨将对军队造成的损害视而不见。若是恒州敌军乘一两日之後的大雨掖背突袭曼陀大营,情形危矣。」

  锋杰皱紧眉头,沉吟不语,默默盘算著锦绣公主所言的可能性,良久才道∶「恒州兵马有这本事吗?」

  「能对纵横大漠的铁骑飞羽队迎头痛击,并能够打赢的部队,能够做到任何事。」锦绣公主飞快地将一张战地地图在锋杰面前展开,用手一指一处标记,斩钉截铁地说∶「这里,恒州西北的葬虎坡,沟壑纵横,可以藏下数千人马。此处离恒州北门只有一里之遥,剩下的二王子可以自行设想。」

  「但是现在去也来不及了。」锋杰思索良久,仰天叹息道。

  「我已经做好了接收曼陀军队的准备,我到了恒州,无论曼陀所率领的部队有无受到损折,我都要接替他指挥攻城作战。恒州战役对我们合围长安的整个计划太重要了,不容得半点差错。」锦绣公主说到这里,喘了口气,又道∶「我其实应该一早就有此打算,但是又怕遇上┅┅嘿,如今什麽都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要尽快赶到恒州,并做好最坏的打算,我们今夜就出发。」

  锋杰点点头,道∶「好,我会吩咐手下将士实行减兵增灶之策,尽量掩饰各族军马离去的痕迹,也会将营寨中的战旗减少六成,并率军後撤十里扎营。」

  「很好,虚者实之,实者虚之。这样一来,长安统帅定会以为我们想要故示虚弱,诱他出战,转而坚守不出。二王子果然机敏。」锦绣公主赞赏地说。

  「锦绣,奶可以放心,长安城外的营盘将会固若金汤。」锋杰傲然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