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六十六章 重返黟山

大唐行镖 金寻者 3201 2004.03.16 16:21

    目送最后一批巡山弟子离开光明顶,在场的中原武林白道群雄纷纷摇头叹息。

  “还是没有消息,天魔到底来不来黟山啊!”一个少林壮年弟子忍不住小声道。

  连锋听在耳中,心中一动,来到渡劫和华惊虹面前,道:“看来天魔已经决定暗袭黟山,我们应该联络江湖上着名的风媒,对他这几日的行踪进行全面的打探。”

  华惊虹点点头,道:“我已经派出了敝宫最善于巡迹潜踪的长老和弟子,组成了巡游队,对黟山进行巡逻查探。黟山毕竟是我越女宫生长之地,天魔绝对不会比我们更熟悉。”

  渡劫合十道:“幸好宫主有此心思,老衲安心不少。不过,风媒的调动也刻不容缓。算算时日,天魔早该在昨天抵达黟山。”

  “我立刻去办。”连锋转身就要走。

  正在此时,一个巡山弟子慌慌张张地跑上前来,对华惊虹道: “禀告宫主,青州彭门彭无望带徒儿洛鸣弦访山,说是两月之期已到,要和宫主再绝高下。”

  听到彭无望这三个字,华惊虹的眼中突然燃起兴奋的火焰,修长的素手不可抑制地扶了扶背上的天痕剑剑柄处鲜红色的剑穗。

  她想也不想,立刻说:“快,请他上山,就说华惊虹在此候教。”

  在她身旁的连锋和渡劫都感到一阵困惑。

  连锋问道:“难道是青州飞虎彭少侠?怎么他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来找宫主的晦气?”

  华惊虹似乎直到此刻才想起天魔将至的大事,秀眉微蹙,轻轻一跺脚,道:“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这样岂能尽兴!”

  渡劫的眉头微微一挑,深深地看了华惊虹一眼:“华姑娘,这位彭少侠和越女宫有何过节?”

  华惊虹叹了一口气,道:“事缘本宫陈长老和她的夫君曾经设计杀死他的大哥彭无忌和二哥彭无心。此人扬言要杀死陈长老夫妇报仇,可是本宫子弟岂能任凭外人屠戮,所以就此和他结了樑子。”

  渡劫哦了一声,缓缓问道:“陈长老当真设计杀死他的两位兄长?”

  “确实如此。”华惊虹神色一黯,老老实实地说。

  “如此,便是宫主不对了。”渡劫肃然道。

  “此事已经纠结至今,谁是谁非又如何说清。无论如何,陈长老乃越女宫人士,绝不能令外人轻易动她,否则越女宫在江湖上如何立足。”华惊虹淡淡地说。

  “但是,”渡劫叹息一声,又道:“如今正是生死关头,如果我们中原人物还为如此小事舍命廝杀,如何面对将要来临的天魔?”

  华惊虹的脸色惨白,紧紧闭上了嘴唇,不再说话。

  连锋看了看华惊虹苍白的面容,心中一软,道:“渡劫大师不必担心,彭少侠乃是识大体的人,如果瞭解了如今的情形,他一定会和我们共抗天魔。至于复仇之事,他应该不会急于一时。 到时候,我们和他说明一下即可。”

  渡劫大师苦笑一声,道:“希望如此。”

  光明顶上的晚霞格外灿烂迷人,宛如将万物涂上了琥珀般的橘红色。迎着落日的余晖,彭无望和洛鸣弦一身轻松地来到了比剑台。

  比剑台上,七百零八个少林、天山和越女宫弟子着实让他们两人吓了一跳。虽然二人知道现在正道豪杰云集黟山,却委实未料到竟有这么多人。

  看着彭无望和洛鸣弦目瞪口呆的样子,华惊虹的脸上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一丝缥缈不定的笑意。

  她率领着越女宫的几位葬剑池长老,大步登上比剑台,朝着彭无望道:“彭兄,多日不见,风采依然,可喜可贺。 ”

  彭无望茫然登上比剑台,木然看着这位青衣黄襟,宛若凌波仙子般的神仙人物,心中一阵感怀:“多日不见,宫主一向可好?”

  华惊虹微微一笑,似乎很是兴奋,轻轻点了点头,道:“有劳彭兄牵挂,本宫无恙。”

  彭无望嚥了一口唾沫,咳嗽一声,道:“上次承蒙宫主赐教,令彭某获益良多。如今在下再登光明顶,是希望……”

  “太好了!”华惊虹唐突地打断了他的话语:“想来彭兄一定领悟到绝佳的刀法,惊虹一定要见识一番。”

  虽然她说得极快,但是连锋、渡劫还是及时飞身上台,挡在二人身前。

  连锋对着彭无望一拱手,道:“彭兄,久仰彭兄的任侠风范,可惜几次失之交臂,未曾与彭兄有一面之缘,如今得偿所愿,连某幸甚。”

  彭无望连忙一拱手,道:“你是连公子?倚剑公子连锋?”

  连锋执辞更恭,道:“不敢,正是在下。”

  彭无望点了点头,从怀中掏出顾天涯在舍身崖赠给他的倾城剑法,递给连锋,道:“令师归隐华山之时,曾经留赠我一本倾城剑法。但是彭某愚鲁,只善刀法,对于剑术毫无兴趣,所谓得物无所用,今天还给连兄,希望这本剑诀可以让天山派发扬光大。”

  连锋接过这本貌不惊人的小册子,眼中一阵酸楚。他认得,封面上那龙飞凤舞的大字──倾城剑法,就是自己深深敬爱的师尊顾天涯的笔迹。

  他颤抖着翻动着书页,看着一页页顾天涯亲笔所书的剑法心得和行走江湖临敌对战时的经验体会,几乎忍不住将要夺眶而出的泪水: “这些,果然是师傅的亲笔所书。”

  彭无望想起顾天涯舍身崖上潇洒不羁的风采,心中也不禁一阵感触,朗声道:“我曾经几次想要阅读这本册子,但是最终没有得空。

  不过我一个使刀之人,读这些剑法心得,事倍功半,得益不多。如今这本册子握在连兄手里,才总算找对了主人。”

  连锋用力眨了眨眼睛,双手捧着这本册子,颤声道:“江湖传言,这本册子乃是彭兄用百年难得一见的千年血星珠给青凤堂主续命十日,才令得师尊以这本无上秘笈相授。此物得来不易,难道彭兄竟然舍得 ……”

  彭无望笑了笑,道:“什么得来不易,都是江湖传闻,这本册子本就是顾前辈忽然起意丢给我的,我也是顺手收着,连兄你只管拿去。”

  “多……”连锋想要称谢,但是喉咙一阵喑哑,哽咽良久,才振作精神道:“彭兄云天高谊,连某在此谢过。 他日天山派若能重见天日,全派上下代代永记彭兄今日之情。”

  彭无望连忙摆摆手道:“连兄太客气。这本是举手之劳,不必说得如此严重。”

  他转过头,刚要和华惊虹说话,却被渡劫大师拦个正着:“啊!

  这位是彭少侠?老衲少林渡劫,有礼了。”

  彭无望想了想,忽然震惊地说:“大师是渡字辈高僧,那岂非是无尘大师的师叔?”

  “正是。”渡劫老老实实地说。

  “能够得见高僧,三生有幸。”彭无望连忙道。

  “少侠太客气了。”渡劫看到彭无望如此礼数周全,心中立刻对他着实喜爱,道:“少侠,今天你上黟山,是否是来找金百霸夫妇了结恩怨?”

  “正是。”彭无望躬身一礼:“家门大仇,不共戴天,不可不报。

  只是越女宫多方阻挠,令他们苟活至今。今日我是来领教越女宫宫主华姑娘的黟山神剑,好给这一段纠缠良久的恩怨做一个了结。 ”说着看了华惊虹一眼,道:“华姑娘……”

  “哎,等一等。”渡劫大师连忙说:“彭少侠,今日你来的实在不巧,最近将江湖闹得沸沸扬扬的天魔紫崑崙,不日就要来到黟山,如今黟山群英都在枕戈待旦,时刻等待和天魔一拼生死。你可否将这一番比武较量押后数日,和我们同心合力,共抗天魔?”

  “原来是为了此事。”

  彭无望彷彿这才明白为什么渡劫大师和连锋不厌其烦地挡在自己和华惊虹中间。

  他连忙说:“两位不必烦恼。”飞快地转过头,大声道:“鸣弦。”

  洛鸣弦一个箭步窜到他的身边,从腰畔解下一个布囊,手脚麻利地打开,露出天魔那颗死不瞑目的人头。

  “各位,可有人认得天魔的模样,当日我在傍水镇饮醉,酒酣耳热之际,曾经和他交手。然后……”彭无望迟疑着说。

  “后来师傅将他斩于刀下。请问各位,这个可是天魔?”洛鸣弦自豪地抢过话头,大声问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