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六章 舍身一战

大唐行镖 金寻者 7207 2003.10.24 17:00

    “杀!”彭无望一抬手,双刀出鞘,刀光如雪,令满天星光都失去了神采。

  郑绝尘长啸一声,七枝箭应手而出。只见七道白光宛如横贯天地的厉电,笔直地射向青凤堂主顶门、双眼、咽喉、左右胸、小腹。

  伴随著这七只白羽箭,彭无望双刀划出两条长长的白虹,裹向青凤堂主的胸腹要害。而萧烈痕的银穗点钢枪宛如一条弯曲扭动的白龙,自上而下猛轰向青凤堂主的顶门。

  “铮”的一声,青凤堂主的青锋剑已经出鞘,众人眼中一片青芒闪过,七枝白羽箭被这片青芒绞成了碎片。

  青凤堂主宛若鬼魅般的身影倏地一闪,竟然从彭无望和萧烈痕的刀光枪影中消失了。

  “小心!”彭无望双刀就势一个回旋,流光溢彩的刀光划出了一个优美的球形,将自己裹在当中,只听“叮”的一声,彭无望千辛万苦,终于挡住了青凤堂主宛如自九幽冥府射来的一剑。

  萧烈痕此时才一枪著地,一声惊天动地的爆响,他那如雷的枪法竟然将石质山道轰出一个大坑。

  但是,一连串惊叫声已经接连响起,在战圈最外围的一众白道群英纷纷中剑跌倒。原来青凤堂主竟然凭借绝顶的轻功,越出了武林七公子的伏击圈外,来到了武功相对较弱的世家精英面前痛下杀手。

  “是疾风十三刺!大家背靠背结阵而战,万万不可落单!”曾经和方梦菁精研青凤堂主武功的彭无望,立刻认出了她的犀利剑法,大声示警。

  此时,郑但山暴喝一声,双拳激伸,两道拳风迎面打向青凤堂主的脸膛。

  青凤堂主青锋剑连闪,已经连杀数人,看到他赤手攻来,毫不在意,左手长袖一挥,意欲拂开拳风。

  谁知郑担山百步神拳可称当世一绝,拳风如锤,劲力浑厚,凌厉非常。青凤堂主这一拂,竟没有撤开拳风,长袖一凹,朝著面门打来。

  青凤堂主只好缩颈藏头,矮身避过,而她气势如虹的剑式也随之一挫。

  从她自创的疾风十三刺的凌厉攻势下缓过来的高手纷纷出手。

  华不凡长啸一声,长剑使出浣花剑法中的“风舞花林”,缤纷灿烂的剑影将青凤堂主的上三路团团困住。

  厉寒罡猛然双枪齐举,遥遥攻向青凤堂主的双膝。他的手中乃是双短枪,便是尽力施展,此时也够不著方位。就在众人惊诧的关头,他的双枪喷出两股暗色的罡气,宛如两条出穴的毒蛇直扑向青凤堂主。

  青凤堂主轻吟如凤鸣,身子盘旋,破空而起,扶摇九天之上,双腿旋风般地横扫而出。

  离得最近的郑担山和华不凡颓然倒地,肩膀上各中了一脚。

  与此同时,厉寒罡发出的罡气也险过毫釐地在青凤堂主身下掠过。

  “岳兄,上啊!”厉寒罡大喝道。

  岳堂威应声而起,一脚踩在厉寒罡的肩膀,身子高高跃起,双斧化为两片翩翩起舞的褐色蝴蝶,自左右攻向青凤堂主的两肋。

  这一招乃是梦蝶斧法最凌厉的杀招“化蝶而去”。双斧在运劲时,呈车轮状旋转,全凭巧劲儿操控,招到中途,双斧斧柄会交到右手之上,左手在瞬间腾空出来,以手为斧,切向敌人软肋。当对手还被双斧迷惑之时,不及防备,必会中招。此时岳堂威凌空使出此招,更加诡异难测。

  青凤堂主长剑一闪,电光石火间已经将他的双斧挑飞,而在他双斧将飞未飞之时,他的左手已经提前一线,闪电般切向青凤堂主的软肋。

  此时的青凤堂主,刚刚冲出华不凡和郑担山的重围,并施展神威腿伤二人,再躲开厉寒罡宛如神来之笔的枪罡,已经费尽心力,此时更剑挑岳堂威招式刚猛的双斧,一时大意,未及防备岳堂威这一招奇诡的化蝶而去,被他一掌狠狠地打在了软肋之上。

  “哼!”青凤堂主怒喝一声,扬手一掌打在岳堂威的胸口,只听得一阵骨骼碎裂的声音,岳堂威胸前肋骨尽断,惨叫著落在地上。

  “岳兄!”厉寒罡大声惨叫,发了狂似地冲上前,双枪猛刺向青凤堂主的胸膛。

  “她中了我一掌!”岳堂威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大声叫道。

  青凤堂主狞厉地长声狂啸,探手一抓,抓住奄奄一息的岳堂威在身前一挡。厉寒罡惨叫一声,双枪奋力一压,直直地没入坚若金刚的山石之中。

  此时,青凤堂主的青锋剑已经闪电般来到了厉寒罡的颈项。

  “小心啊!”华不凡奋力挡在厉寒罡面前,硬接了这一剑。

  “当”的一声,华不凡的百炼精钢长剑竟被青锋剑击成了弧状。华不凡只感到一股刚劲从剑上直窜入浑身经络,喉头猛的一甜。

  “二哥小心!”话音未落,彭无望已经赶到青凤堂主的身前,双刀如虹,一手使出金鳞飞影刀法中的“遨游沧海”,一手使出横江刀法中的“飞龙穿云”。一双长刀宛如长了生命一般,矫若游龙,盘旋飞舞,牢牢困住了青凤堂主的青锋剑。

  而郑担山一把拉住身受重伤的华不凡,撤出了战圈。

  青凤堂主冷笑一声,左手将岳堂威的身子横挥了出去,所有人为了怕误伤岳堂威都纷纷退开。

  此时,青凤堂主的剑尖有一股奇特的绿色火焰开始涌动喷发。

  “剑芒!”所有人都心里一颤,大家都知道,只要青凤堂主催发出惊天动地的剑罡,这里的人起码要有一半丧生。

  “大家不要管我,快上啊!”岳堂威声嘶力竭地大吼道。

  “别吵!”青凤堂主冷笑道:“我会让你最后一个死的。”

  岳堂威的眼睛开始模糊,他怔怔地看著在他正前方的厉寒罡。

  “来啊!兄弟!为什么不过来?别人不懂我,你还不懂吗?”他的眼中滚涌出两行热泪。

  厉寒罡看著岳堂威的眼睛,双目通红,眼泪宛如断线珍珠般疯狂流下。

  “呀--”厉寒罡疯狂地怒吼著举起双枪,宛如狂风般冲了上前。

  厉寒罡双枪如霹雳,扑楞楞地发出凄厉的响声,直奔青凤堂主的小腹。

  青凤堂主微微一怔,下意识地将岳堂威挡在身前。这一次厉寒罡竟然没有收枪,仍然奋力挺枪刺去。

  双枪刺入了岳堂威的胸膛,厉寒罡狂喷出一口鲜血,竟然咬牙用力刺下去,双枪雷电般穿透岳堂威的身体,又没入了青凤堂主的小腹三寸。

  所有人都惊呆了,没有人说话,只是目瞪口呆地看著这凄惨的一幕。

  岳堂威圆睁双眼,双手抓住厉寒罡的双枪,任凭鲜血从身体里狂涌而出,嘴角微微一翘,颤声道:“好兄弟,多谢成全!”

  青凤堂主狂吼一声,将已经断气的岳堂威远远抛开,青锋剑厉电般劈下,直取厉寒罡顶门。厉寒罡的双目迟滞,竟然不愿躲闪。

  “小心!”彭无望飞身上前,身子跪著滑行到厉寒罡身前,双刀十字交叉,硬接了这势若雷霆的一剑。这一剑宛如泰山压顶,劲力刚猛到了极点,彭无望一阵眼花耳鸣,狂喷出一口热血。

  “呀--”厉寒罡狂吼一声,身子闪电般冲上前。

  青凤堂主手腕一翻,四尺青锋剑已经没入了他的胸腹。厉寒罡双手疾伸,用力抓住了她剑刃。

  “看枪!”萧烈痕心伤好友命丧,银穗点钢枪挽出抖大枪花,奔雷般轰向青凤堂主的胸膛。

  青凤堂主用力回剑,但是青锋剑竟被厉寒罡牢牢握住,说什么也拔不回来。她冷哼一声,手腕猛的一抖,厉寒罡的双手化为一片血肉模糊的碎肉,青锋剑脱手而出,刚好挡住了萧烈痕狂猛如雷的神枪。

  天下第一枪的枪法岂是易挨,青凤堂主只感到右臂一麻,刚才岳堂威伤自己的一掌和厉寒罡的两枪伤势同时发作,令她感到一阵虚脱。

  这时,华不凡的神剑、彭无望的双刀、郑担山的铁拳同时攻了过来。华不凡挺剑直击青凤堂主咽喉,郑担山单拳劈向青凤堂主胸腹,彭无望的双刀藉著刚才萧烈痕的一枪之威再次击在青凤堂主青锋剑上。

  青凤堂主终于支撑不住,吐出一口黑水,退了一步,飞腿撤开郑担山的铁拳、左掌劈开华不凡的弧剑、青锋剑一扫荡开双刀和银枪。

  此时,一直守在外围的郑绝尘长啸一声:“看箭!”

  两弦连响,十四根白羽箭风驰电掣向著青凤堂主扑面而来。

  七羽连发,乃是关西白马堡震惊塞外的独门神技,郑绝尘蓄势已久,此时突然发难,端得是翩若惊鸿、猛如雷霆,他和青凤堂主之间的七丈空间赫然挂著十四道银白色的残像,可见飞箭之快。

  青凤堂主身受重伤,身子无法腾挪,但是右手的青锋剑以超越人体潜能极限的速度如闪电般一阵挥动。

  众人耳中只依稀听到“叮叮!”两声,十四根白羽箭竟在这短短的一瞬间,化为了二十八段。

  但是,白羽神箭何等威猛,即使是断折的箭矢仍然去势如虹,三枚箭头余势未衰,深深扎入青凤堂主的双肩和小腹。

  “啊!”青凤堂主狞厉地怒喝一声,双手同时握住青锋剑,一股毒龙般的青色光芒猛然在剑尖上暴涨。

  “小心!剑罡!”彭无望大喝一声,身子一耸,拚命攻上前来。

  此时,青凤堂主已经开始了她那优美而恐怖的死亡之舞。剑芒化为满天青色的闪电,宛如落日的光芒,一瞬间笼罩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疾风八阵图!”这个青凤堂主赖以横行天下的自创神剑,融合了她拿手剑法“疾风十三刺”的快速凶狠和“八阵图”剑法的诡谲凌厉,不但剑罡凶猛,而且隐含阵法,几十道剑罡错落有致、秩序井然的次第发难,将周围数十名高手的退路全部封死。

  当日洛家一百多名庄丁中,有七十多人就是死在这华丽而绝望的死亡剑网之中。

  此时的舍身崖上惨嚎不绝,十数名往常在江湖上声名卓著的世家高手,在这变幻奇诡的青色剑罡中手舞足蹈地狂呼倒地,有的人竟然被交错的剑罡斩成了四块。

  “大家退下!”彭无望一个旋身,身子扑倒在地,双刀盘旋著猛攻向青凤堂主的下盘。

  这是他在洞庭湖滨大破流水刀阵时曾经使用过的地趟式雾隐云龙刀法,把守势为主的刀法翻腕变成攻势刀法。

  只见他肩、肘、胯、膝、臀、腿用力,身子彷彿车轮般旋转,冰盘般的雪亮刀光不离青凤堂主的下三路。

  青凤堂主第一次遇到如此招数,竟然让他攻入了疾风八阵图的死角。

  她闷哼一声,身子凌空跃起,将八阵图剑法转个方向,朝下轰来。若是这招剑法打实了,彭无望就要变成一团血泥。

  彭无望咬牙使劲,身子一点地,竟然和她一起拔地而起,刀光如练,仍然依势攻向她的下盘。

  青凤堂主眉头一皱,身子一个千金坠,猛然落下,青锋剑寒光一闪,挑开彭无望的双刀,直奔他的眉心。

  彭无望“嘿”地猛一吸气,身子蜷成了一个圆球,双腿“嗒嗒”两下踢在剑身之上。

  青凤堂主冷笑一声,青锋剑转了一个优美的圆圈,青芒闪动,直奔他的脊背,眼看就要将他穿个透心凉。

  就在这时,一阵诡异莫测的风声在她身后响起,她暗道不好,身子一缩飞快在地上一踏,整个人再次如旗花火箭般升上了半空。她原来的落地之处,已经被一条长鞭击出了一条深达七寸的鞭痕。

  呜幽幽的鞭声再次响起,那条赤红如血的长鞭宛如一把巨刃长柄的斩马刀拦腰而至,凄厉的风声更显示出此鞭的声势。

  “好鞭法!思雪!”已经安然落地的彭无望脱口赞道。

  “鞭刀!”青凤堂主的眼中一阵惊讶,这艰险无比、刚猛异常的绝顶武功竟然被这样一个双十年华的红衣少女使了出来,而且火候如此老到,实令她始料未及。

  身在半空青凤堂主厉啸一声,青锋剑运足十成功力,以甩手剑的手法反手劈出,青芒红影一阵交错,红思雪如刀如斧的雷霆一鞭被青锋剑拦腰斩断,飞鹰鞭断为两截。

  弓弦声再次响起,七道白虹般的箭翎光华一闪而过。青凤堂主此时气血翻涌,青锋剑上的剑芒渐渐敛去,只是运用神速无比的手法,飞快击飞白羽箭。

  “青凤堂主,纳命来!”双目血红的华不凡、郑担山、萧烈痕和彭无望舍死忘生地狂攻上来。

  郑担山气凝山岳,双掌如缚万斤,掌风如闷雷,掌掌不离青凤堂主胸腹,正是少林寺镇寺之宝--韦陀杵。郑担山在这套掌法上浸淫二十年,功力之深厚,已经不亚于少林无字辈的诸位高僧。

  只是这路掌法霸道无比,平时为了顾念上天好生之德,绝不轻用,如今使出,隐含破釜沉舟的无敌气势。

  华不凡剑光如急雨、如落花、如飞瀑、如激流,剑花错落,神光流盼,将青凤堂主的周身要害团团笼罩,虽然剑法的凶猛不及天下无双的十分不舍剑,但是招式之繁复巧妙却有异曲同工之妙,可见他的剑术修为已经到了极高的境界。

  萧烈痕的银枪出如雷霆、收如山岳、横扫如千军催骑、竖劈如沉香劈岳、挑动如银龙出海、翻滚如厉电横空,一身蓝衣身影化为虚若无质的幽灵幻影,在烂银如雪的枪芒中几乎失去了踪影,人和枪似乎已经化为一体。

  彭无望更是人如猛虎、刀如神龙、刀风如啸、刀影如电,将横江刀法使发了。双刀化成了漫天艳丽璀璨如烟花般的光幕,半分不退地和青凤堂主的青锋剑短兵交接。

  在旁观的众人眼中,这四个人加上青凤堂主已经化为五团有形无质的幻影,不断纠缠,分而又合、散而又聚,忽高忽低、忽前忽后、忽左忽右,变幻不停。

  而兵刃交接的铿锵之音不绝于耳,偶尔一声宛如炸雷般的金铁之音,接著便是一连串吐气开声的连番怒叱。

  红思雪、郑绝尘和其他武林白道高手根本无法插手进去,只好焦灼地等著这番苦战的短暂间歇好伺机相助。

  五条飞快闪烁的身影仍然在不停地交错腾挪,但是不时有人发出惊喝和怒骂,渐渐地一道又一道血痕在刀光剑影、拳风枪印中飞腾而出,显然五人中有人身上受了重伤。

  “彭大哥,你的横江刀法之中,可有什么招式存在破绽?”激战中的彭无望突然想起了智仙子方梦菁曾经和自己进行过的一番交谈。

  “破绽?所有招式都存在破绽,尤其是在攻击之时,破绽更多!但是很多破绽虽然明显,但是对手却无暇顾及。”

  “你和青凤堂主对阵的时候,她是否曾经破解过你的刀招?”方梦菁的眼中闪烁著智慧的光芒,令彭无望感到她对于制服青凤堂主已经智珠在握。

  “当然了,而且,横江刀法的二十四路招式被她破了个乾乾净净,青凤堂主的神功当真令人好生佩服。”

  “你是否有些破绽较少的招数?比如,只有两处破绽的武功。”方梦菁微笑著问道。

  “两处?这么少破绽的招数,大半都是守势,但是,有一招青翼横空,简洁明瞭,全招只有左肋一个破绽。”

  “一个?”方梦菁若有所思地摇摇头,道:“难、难!”

  “不过,方姑娘,我自创了一路双手刀法,可以两手同时出招,招式威力大了不止一倍,但是破绽却也多了一倍。如果我双手同使青翼横空,则两肋都有破绽,敌人如果眼明手快,可以凭此克制于我。”

  “好极了!那么,当时你和青凤堂主过招之时,可曾使出此招?”方梦菁急切地问。

  “当然使过,差点被她所乘,那一剑只差一寸就取了我的性命。”

  “上一次,你是左手使刀,她从你的左肋攻入。这一次你双手同使青翼横空,她若是再从左肋入手,因为前车之鉴,你必有防备,所以,她这次定然会从右肋攻入。彭兄,对此,你可有高见?”方梦菁微微一笑。

  “好!方姑娘,真不愧天下第一才女。不错,青凤堂主人剑合一,以意控剑,破绽已经和攻击锋锐合二为一,浑然一体,无迹可循。但是,如果我能在这一招上预测她的出招,便可以因利乘便,将刀锋早早等在她必到之处,让她结结实实吃个大亏。彭某受教了。”

  斗到分时,青凤堂主青锋剑青影如潮,连续攻出八八六十四剑,郑担山、华不凡、萧烈痕应接不暇,连连倒退。

  彭无望爆喝一声,身子旋风般跃起,双刀划出两道艳丽到了极点的寒芒,宛如一条带翼飞龙,双翅拍击,从左右飞射向青凤堂主的颈项。

  “又是青翼横空?”青凤堂主此时双目锁定身形不稳的萧、华、郑三人,看也不看彭无望一眼,青锋剑信手挥洒,疾刺向他的右肋,自己的身子猛的向前飘飞,准备迫退彭无望之后,奋尽平生之力,用拿手的剑罡将眼前的萧、华、郑三人斩成六段。

  激斗已经到了立决生死的紧要关头,所有人的眼中都露出血红色的光芒。

  谁知道她的这招几乎必中的剑法,已经落在彭无望的计算之中。

  他的青翼横空猛击而出之时,手上留了暗劲,右手刀迅速撤回,沿著青凤堂主的剑招顺势击出,长刀和青锋剑沿著一条直线擦肩而过。

  这一来,青凤堂主的迅猛一剑竟被他轻描淡写地带到了外门,而他的进手一刀,却宛如轰雷急电,刺向了青凤堂主的右肋。

  青凤堂主感到了劈风声的怪异,心中一动,就要回剑防守。

  然而,在这生死一瞬的紧要关头,高天之上竟然横空掠过一枚璨若琉璃的飞逝流星。

  流星如泪,晶莹而无暇,散发著靓丽的光华,在今夜如梦的星空中划过长长的一条银线。

  “流星华美,只为向善,不为报丧。”这就是那狠心短命的薄情郎在她耳边轻诉的话语。当时的她竟然热泪盈眶,从此一生不忘、一生不忘!

  谁知道,这一生不忘的一句话,竟成了一把狞恶的钢刀,日日夜夜、时时刻刻,在自己的心头用力地剜著,剜她的心、剜她的骨、剜她的肠。

  每当想到这句话,她都恨不得将自己的心肝挖出来,再切成碎片。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只要能够忘了这句话,忘了这个人。

  “哼!”青凤堂主闷哼一声,长刀从她的右肋深深扎入,再从她后背穿出。鲜血飞溅中,彭无望迅捷收刀,和她擦身而过。

  青凤堂主踉踉跄跄地冲向迎面的三大高手,肋下鲜血汩汩流出,样子凄厉到了顶点。

  “好刀!”郑担山、华不凡、萧烈痕三条人影冲天而起,宛若云汉三仙,各使出看家本领,风声凌厉的隔空铁掌、耀眼生华的夺命剑光、如雷似火的烂银枪花,将青凤堂主摇摇欲坠的身影团团围住。

  围观的众人几乎要欢呼起来,已到了强弩之末的青凤堂主,此时必死无疑。

  “就要结束了吗?”青凤堂主眼看著拳风枪影迎面而来,眼中浮现出一丝苦涩而绝望的惨笑:“天涯,你终于称心如意了。在没有我的人间里,你难道从来不寂寞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