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求生誓言

大唐行镖 金寻者 5235 2004.08.27 13:31

    耀眼的阳光刺痛了彭无望的双眼,他睁开眼,茫然四顾,发现自己身处於一个狭窄的营帐之中,帐外人影闪烁,数不清有多少人在帐外戒备。他低头一看,自己的身子被数条结实的铁链绑在一根粗壮的木桩之上,一个独臂汉子正在小心地处理他腿上的伤口。

  「跋兄?是你?」彭无望一眼认出了此人,不由得脱口而出。

  「彭无望,你终於醒过来了。」跋山河低声道∶「你身上的十数处伤口我已经替你敷过药了,腿上的伤也处理好了。不过,你的箭伤很多,我还来不及治疗,你忍耐一下。」

  「跋山河,请你立刻杀了我。」彭无望低声道。

  「公主殿下早就料到你会如此,」跋山河小心地四下里看了一圈,将怀中秘藏的锦绣公主亲笔书信在彭无望面前展开∶「请你看过这封书信再作打算。」

  「书信?」彭无望微微一怔。

  跋山河也不理会他的反应,径自将书信一展,在他面前摊开,彭无望不由自主地痴痴望去。

  无望如晤∶

  写此信之时,心痛如绞,直欲弃笔而狂,然思及日後你所承担之苦,虽肝肠寸断,身受凌迟,亦不足形容万一,这倾天之痛竟让你一人独受,如今我心中之苦又何足道来。

  当日立同死之盟,锦绣已认君为今世夫君,希望来世可期,我二人可再结连理。然锦绣生为突厥人,实难忘本,我突厥族中从无来世之说,身死魂灭,万事俱休,从此渺渺茫茫,你我之情永难再续。锦绣虽有死志,然辗转难舍与君之情,终难下此同死之心。

  我深知此时汝心当如死灰,世间万物,俱无可恋。在此锦绣叩首百拜,望君永存生志。君若不死,世间便仍有一人思念锦绣,君眼所见之天地,亦为锦绣所见之天地,则锦绣之魂魄可在君心中永世流连。君若仓促赴死,锦绣之魂魄当如断线风筝,随风消散,无影无痕。你我之情更如风中烛火,唯剩轻烟数缕。

  君一向坚强如铁,望君念在你我深情,抛却死志,挣扎求存。念及君此刻心情,痛若地狱,锦绣亦泪落如雨,神思恍惚,书不尽意,望君莫要介怀。

  颤抖著看完锦绣公主一字一泪的书信,彭无望浑身发颤,悲痛欲绝,滚滚热泪扑簌簌地从脸颊上滚落下来,他仰天狂啸一声,大吼道∶「阿锦,奶好狠心,不但让我一个人活下来饱受煎熬,还要让我一个人孤独终老!」

  「嘘──!」跋山河惊慌地小声道∶「你莫要这麽大声,你的命在顷刻,那些人要把你五马分尸,我正在想办法救你出去。」

  「杀了我,杀了我,杀了我!」彭无望疯狂地大吼道∶「我好难受,我好痛,我想死!」

  「彭无望,你也看到公主殿下的话了,若你和她真心相爱,怎不照她的话去做?」跋山河沉声道。

  「我亲手杀了最爱的人,难道你还要我活著受苦?!」彭无望嘶声道。

  「好男儿为了心爱的姑娘,什麽苦都要受。」跋山河低声道∶「公主殿下知道你是这样的人,才会喜欢你。莫非她看走眼了不成?」

  彭无望剧烈地喘了几口气,闭上眼睛,良久才慢慢睁开,狠狠一咬牙,道∶「她没看走眼!」说完这句话,他张开嘴狂喷出一口鲜血。

  「天大之喜,天大之喜!」*大军随行军医兴奋地从锦绣公主的寝帐中蜂拥而出。

  在帐外等待消息的罗朴罕、跋山河和刚刚伤愈的可战喜出望外地围了上去,纷纷问道∶「可是公主的伤势终於有救了?」

  「公主醒了!」一个嗓门最大的军医狂喜地叫道。

  锦绣公主在床上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坐直了身子,环顾了一下四周的环境,皱了皱眉头,高声道∶「可战、跋山河,都跑到哪里偷懒去了?」

  听到这一声清脆的呼唤,数日以来忧心如焚,已经做好最坏打算的可战和跋山河欣喜如狂,争先恐後地冲入寝帐,来到锦绣公主的床前。

  「好啊!你们两个,趁我睡觉的时候,又把我运到了什麽鬼地方?」锦绣公主一拍床头叫道。

  可战和跋山河对望一眼,同声惊道∶「是小公主!?」

  锦绣公主抬手一抹额头,发现缠在头上的白布,只感到一阵头痛。她心中一惊,再定睛一看可战、跋山河,不禁大怒道∶「是谁把你们打伤成这样。还有,是谁把我的头打伤的?」

  「这┅┅」可战和跋山河张口结舌,不知道从何说起。

  锦绣公主一挺身从床上跳下来,道∶「快带我去找他,让我揍他一顿出出气。」

  热辣辣的皮鞭一下又一下狠狠地抽在彭无望身上。自从突厥人发现他醒过来之後,立刻派遣了数个刽子手对他日以继夜地行刑,但是无论什麽样的刑法对他都形同虚设。他甚至在残酷的鞭刑中沉沉地昏睡了过去,直到加诸在他身上的鞭刑忽然消失了,他才从混乱的梦境中悠悠醒来。

  蓦然,本来在帐中对他行刑的刽子手们黑压压地跪倒在地,用颤抖而热诚的话语向人请安。

  「起来吧!」熟悉而动人的话语从门口传来,听到这句话,彭无望浑身一振,猛的清醒了过来,迫不及待地抬起头。

  映入眼帘的,竟然是锦绣公主除去面纱之後,秀丽迷人而生机勃勃的面容。一刹那间,彭无望彷佛坠入了最深沉的美梦之中,只希望永远都不用醒来。

  「阿锦,是奶?」他用那沙哑而深情的嗓音急切地问道。

  听到这声饱含深情的呼唤,接触到彭无望炙热如火的眼神,锦绣公主不禁浑身激灵灵地打了个冷战,一股陌生而引人入胜的热辣辣感觉在她的身体内流窜,一时之间她只感到浑身发热,雪白的面容上露出一丝诱人的红晕。

  「什麽阿锦,阿锦的。」她咳嗽一声,一蹦一跳地来到彭无望面前∶「我叫锦绣,你叫我锦绣公主吧!」

  彭无望痴痴地望向她的眼睛,疯狂地寻找著他所熟悉的那种凌厉清冽而又柔情似水的眼神,但是他终究是失望了,轻轻地叹了口气,道∶「奶不是锦绣,绝不是。」

  「好吧!我是锦绣小公主。不过,阿锦这个称呼也不错。好!」锦绣公主似乎谈兴很高∶「我允许你叫我阿锦。」

  彭无望难过地转过头去,不再理她。

  「我本来要打你一顿出气,不过看你被折磨成这个样子,我的气儿也消了。」锦绣公主来到一名刽子手旁边,拿起他的鞭子看了一眼,道∶「沾了水的柳丝鞭打起人来是很疼的。我的一个仆人犯了错,我打了他三下,他就疼得死去活来,跪地求饶,我只好放过他。你们打他多少鞭了?」

  那名刽子手低声道∶「禀告公主,三百多鞭。」

  锦绣公主点点头,道∶「这麽多鞭,便是天大的错事也该抵过了。他求饶了没有?」

  那名刽子手低头道∶「没有,他睡著了。」

  这句话让锦绣公主发出银铃般清脆悦耳的笑声∶「真是个铁汉子。他一定是敌国的第一好汉啦!」

  可战道∶「不错,他就是大唐第一猛士彭无望。」

  「第一猛士,有意思。」锦绣公主在彭无望的周围转了几个圈子,将他的前前後後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又问∶「不知道他和咱们大草原第一猛士普阿蛮比起来如何?」

  可战和跋山河尴尬地互望了一眼,跋山河道∶「禀告公主,普阿蛮已经被他一刀斩杀。」

  「噢──!」锦绣公主兴奋地猛的一跳,来到彭无望的面前∶「哈,我一直想要和普阿蛮比试一下,想不到这麽厉害的人物都被你杀了。那你一定是天下第一的好汉啦!」

  彭无望闭上眼睛,不去理她。

  「你为什麽不看我?你可知道,我是大草原上最美的女子。每一个男人看到我都会目眩神迷,你是第一个不愿看我的男人。」锦绣公主站在彭无望面前锲而不舍地逗他说话。

  「你不相信?好吧!」锦绣公主一指身旁的那名刽子手,道∶「伸出你的左手。」

  那名刽子手立刻乖乖地将手伸出来。

  「手上抬,曲肘,伸出食指,向後插,把眼睛抠出来。」锦绣公主一连串地下著口令。

  那名刽子手恍恍惚惚地将食指伸到眼前,一把抠了下去。

  「停!」锦绣公主飞快地伸出素手,一把拎住他的手腕,对彭无望急道∶「你为什麽不睁眼看,他差一点就把眼珠子挖出来了。知道为什麽吗?因为他在我面前已经神思恍惚,不知道自己在干什麽。」

  「哼,」看到彭无望仍然默不作声,锦绣公主微微一笑,又道∶「你一定会说∶『他是奶的手下,奶要他干什麽,他就干什麽,和神思恍惚有何关系。』不过,你看,我叫他用左手,他却用右手,这就是神思恍惚的证明,我的其他指令不过是逗逗他,还有你。」锦绣公主得意地笑道。

  彭无望终於忍不住苦叹著摇摇头∶「真是个孩子。」

  就在这时,门外罗朴罕匆匆走进帐,附耳朝跋山河说了几句话,狠狠地瞪了彭无望一眼,大步走出门。

  跋山河神色一变,来到锦绣公主身边道∶「公主,定襄城破,吉厉大可汗已经下令归降大唐,招降的使者马上就要来了。罗朴罕将军和其他将领希望在使者到来之前,将彭无望五马分尸,以解众将士心头之恨。」

  锦绣公主大惊道∶「不行,我刚刚才逗他笑了,我还要他一点一点的喜欢上我。不能让他们杀他!」

  「众怒难犯啊!公主!」可战低声道。

  此时,数个彪形大汉从帐外涌入,七手八脚地将彭无望从木桩上解下来,反绑双手,朝外拖去。彭无望趁著这些大汉将他从木桩上解下的瞬间,猛的伏下头去,一口咬在左右肩窝几处箭伤之上,用嘴将数枝狼牙箭头拔出来,喊在舌底。

  「啪」的一声,刽子手的皮鞭狠狠落在他的背部∶「快走,死到临头,别耍花样。」

  「哼!」彭无望冷然看了他一眼,一言不发地昂首走出帐外。

  囚帐之外,群情汹涌的突厥战士朝著彭无望疯狂地怒吼著,一道道仇恨的目光利剑般戳在他的身上,彷佛要将他撕成碎片。

  五匹粗壮健硕的骏马被五位彪悍武士带上刑场。彭无望在刑场之中昂然而立,任凭刽子手们将他的手脚和脖颈系在绳索之上。

  锦绣公主和可战、跋山河冲出帐外,看著刽子手们作著行刑的准备,心中不禁暗暗著急。

  她回忆著彭无望出帐前的动作,心中突然一亮,急道∶「可战,你告诉我,他被俘前用的武器在哪里?」

  可战看著彭无望被拴在五马之上,心中也暗暗叹息,听到这句话,心不在焉地说∶「应该在主帐的帅案之侧,不过,公主奶就算现在去拿,也来不及了。」

  锦绣公主也不回话,扭过头朝著帅帐奔跑而去。

  五名骑手在万众欢呼声中骑上行刑的五匹马,手中的马鞭高高扬起。随著他们清脆的鞭马之声,刑场上的气氛达到了最高潮,所有人都狂野而凶残地狂呼著,无数双圆瞪的眼睛死死盯住彭无望被打横拉起的身子,焦急地等待著这具布满伤口的残躯碎成鲜血淋漓的五块。

  五根绳索被五匹马拉得笔直,彭无望的身子被拉成了大字形,撕心裂肺的剧痛从四肢和脖颈传来。望著头顶上蓝莹莹的碧空,他略略犹豫了片刻,终於苦笑一声,高高探起头,大嘴一张,两枝狼牙箭尖呼啸著喷薄而出,乾净俐落地将拴在脚上的两条绳索射断。紧接著,他左右一甩头,两枝箭尖奇准无比地射断了捆绑双手的绳索。最後,他猛的一扬头,将拴在脖颈上的绳索一口咬断。这几个动作一气呵成,令他横在空中的身子仍然成水平方向重重落在地上,溅起一地尘埃。

  五匹骤失依凭的战马凄惶地嘶鸣著纷纷滚倒在地,将马上的骑士也掀翻了下来,场面一片狼藉。旁观的突厥战士一片哗然,所有人都大声鼓噪起来,一些见机较快的将官纷纷抽出佩刀,朝著躺在地上的彭无望掩杀过来。

  彭无望从地上一跃而起,冲向一匹挣扎著站立起来的战马,一脚将马上的骑士踢到一边,纵身跳上马背。

  「围住他!」无数个声音大声喝道,数百名面目狰狞的突厥武士手持著马刀、长矛、弓箭将他团团围住。

  彭无望纵马转了几圈,发现四面八方都是重重叠叠的人海,木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一丝自嘲的微笑,他一按缰绳,勒住马头,将眼睛闭上∶「终於还是杀不出重围。阿锦,奶要我挣扎求存,永存生志,我已经尽力。」

  就在这时,一个清丽高亢的声音大声道∶「彭无望,你的刀,接住了!」

  彭无望茫然转头望去,只见那个酷似锦绣公主的女孩子将一柄通体漆黑的佩刀朝自己奋力掷来。

  刑场上所有人都在刹那间屏住了呼吸,眼睁睁地看著这柄佩刀彷佛一条翻滚涌动的黑龙朝著彭无望飞去。

  彭无望在马上挺直了身形,右臂高高举起,将这柄佩刀稳稳接住。刑场上鸦雀无声,所有突厥战士都畏缩地木立在原地,恐惧地望著高踞马上的彭无望。

  彭无望将左手抚在佩刀的刀柄之上,沉声厉喝道∶「让路!!」

  战神天兵的刀鞘在阳光下闪烁著诡异莫测的光华,突厥人的眼中闪现出死在天兵刀下数之不尽的战士临死前恐怖万状的神色,所有人的胆气都在这一瞬间耗尽了,他们怯懦地缓缓退到两边,彷佛水波一般为彭无望让开一条宽阔的道路。

  彭无望的嘴角浮起一丝无奈的苦笑,将战神天兵悠闲地扛在左肩之上,转过头朝远远望向他的锦绣公主高声道∶「多谢!」言罢,一抖缰绳,纵马而去。

  望著他天神一般缓辔远去的背影,锦绣公主的眼中露出崇敬倾慕的神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