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一夕相见

大唐行镖 金寻者 6336 2003.04.22 21:50

    「彭兄弟!」一个熟悉而亲切的声音霍然响起。映入眼帘的是醒目的一双满是喜悦的大小眼,光瓦亮的光头在夕阳的余辉下熠熠生辉。

  「郑大哥!」彭无望眼中一热,兴奋地大叫一声,两个人已经抱作一团。

  铜拳铁掌郑担山也兴奋的高声欢笑,将彭无望抱起凌空打了几个盘旋才将他放到地上。「好兄弟,听说你在巴蜀洞庭的英雄业绩,你郑大哥我兴奋地连尽数百坛美酒,要不是大事当前,我早就跑到洞庭湖和你共同作战了。哈哈,痛快痛快,想不到巴山七煞那麽不可一世的绝代凶人,竟然毁在彭兄弟你一个人手里。」

  「那都是兄弟我酒後所为,做不得准的。再说,我大哥也功不可没。」彭无望笑著连连摆手。

  「什麽大哥,错,大错。」郑担山仰天大笑,洋洋得意。

  「郑大哥,你这是何意?」彭无望奇怪地问。

  「华不凡现在只是你的二哥,我才是你大哥。」郑担山笑道。

  彭无望惊喜交集:「难道你们┅┅?」

  「不错,我和华不凡八拜为交,从我们结拜之时,也把你一起算进来了,所以现在你是我三弟,我是你大哥!」

  彭无望大喜,连忙倒头拜下,道:「大哥在上,请受三弟一拜。」

  「哎,起来,起来。」郑担山连忙将他扶起,「三弟,你武功盖世,我郑担山本来不敢高攀,但是二弟挚诚相邀,而我也对你著实喜爱,所以老著脸皮占你一个便宜,你不介意吧?」

  「不会不会。」彭无望大声笑道,「今夜我们大吃一顿,好好庆祝一番。」

  这时,郑担山的目光才看到红天侠,红思雪和左连山一干人等。他连忙上前一一行礼。左连山对他还算客气,而红天侠双眼一翻对他不理不睬。原来他和少林寺有些小过节,所以对少林子弟没什麽好感。郑担山一听说这就是天下闻名的赤焰龙王,著实惊喜了一番,对红天侠的傲慢无理完全不介意,还认为是前辈高手当然的风范。红思雪对他淡然一笑,朗声道:「大哥你好。」

  郑担山又惊又喜,忙问:「姑娘,你怎么这般称呼于我。」

  彭无望大笑一声,道:「大哥,这是小红鹰红思雪,也是小弟刚刚结拜的义妹,算起来,是你的四妹,理该叫你一声大哥。」

  郑担山大喜过望,笑得合不拢嘴,一把拉住彭无望的手,笑道:「三弟,我这次结拜真是赚到了。连天下闻名的年帮帮主都成了我的四妹,这份威风,真是不同凡响啊。来来来,你的四弟彭无惧也到了江都,我这就去把他找来,咱们先找个地方大吃一顿,明天再结伴好好逛逛江都城。」

  「这,我┅┅」彭无望正在迟疑,红思雪笑著说:「三哥,你们一起去,我和爹爹,左大哥也走得累了,正要歇歇。」

  「四妹,那张纸条,记得交给方姑娘。」彭无望被郑担山拉出几步,忽然想起,大声嘱咐。

  「记得了,我这就去见方姑娘。」红思雪道。

  「千万记住,告诉方姑娘,写这张纸条给我的是张放,一定要提他的名字。」彭无望大声道。

  红思雪点点头,而彭无望已经被郑担山拉出了老远。

  在仁义堂的正厅,红思雪,红天侠和左连山见到了江湖中人人敬仰的君子剑洛佩贤。这位众人称道的仁侠君子身高六尺,白面长须,凤目长眉,笑容和蔼亲切,典型江南人士的儒雅风貌,一柄配有紫竹剑鞘的四尺长剑斜挂腰际,长袖迎风,说不出的磊落潇洒。

  红天侠和他一见如故,大笑一声,道:「人们都说君子剑洛佩贤乃是世间罕见的风liu人物,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洛佩贤看了看他,微微一笑,道:「红先生最近似乎身染恶疾,双目无神,手脚虚浮,虽然说话中气十足,但是似乎真气行不到四肢。」

  红天侠愣了愣,忽然大笑了起来,道:「好,好,不愧是君子剑。句句实言,听著让人著实痛快。好,告诉你又何妨,我被人挑断手筋脚筋,加上锁骨,琵琶骨受损,差点成为废人,如今能够站著走路,我已经足以自豪。哈哈。」

  洛佩贤悚然动容,道:「红先生可是为年帮之事身受此苦?」

  红天侠笑而不言。左连山猛地走上前,道:「是啊,红大侠是被宗浩古和龙千鳞害成这样的。他为了解散年帮,真是受尽了苦楚。」说完连连摇头。

  洛佩贤向红天侠深施一礼,道:「红先生义昭日月,洛佩贤谨代天下苍生向你致谢。」

  红天侠猛地一摆手,笑道:「以前的事,提来做甚,不如与我把酒一聚,才是正理。」

  洛佩贤大喜,道:「洛某正有此意,不意红兄竟然先行提起,我这就让人准备酒菜,今夜不醉无归。」

  「好,哈哈哈哈!」红天侠甚是欣喜,仰天大笑。

  红思雪忙走到他身边,小声道:「爹爹,饭菜不妨多吃,但是酒要少饮,你伤势刚好,千万小心调养。」

  「乖女儿,懂得管你爹爹了。」红天侠笑著说,「好,今天爹爹高兴,多饮一些,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红思雪还要规劝,洛佩贤的目光已经落到她的身上,笑道:「这位一定是红大侠的女儿,早闻江湖上出了个小红鹰,为人英侠仗义,而且做事大刀阔斧,干净利落,想不到今日终于得见。」

  红思雪神色自若地万福拜下,悠然道:「小女子行走江湖不过数年,些许浮名,大多是溢美之词,做不得准。」

  洛佩贤眼中闪过激赏的光芒,连连点头,笑道:「盛名而不骄,便是成名多年的人物也多有不及。红兄得女如此,足以自豪。」

  红天侠得意之极,笑道:「这一点红某从不妄自菲薄。」

  洛佩贤微微一笑,道:「我们这里除了我非常想见到令父女的风采,还有一个人最想见到令女。」

  红天侠一怔,问道:「是谁?」

  话音未落,只听得内堂帘栊一挑,一个身著月白色文士装,手摇折扇的绝美女子,微笑著走出门来。正是江湖上多谋巧断,才智无双的智仙子方梦菁。

  看到彭无惧和华不凡携手而来,彭无望大喜过望,抢步上前,拉住华不凡的双手,道:「二哥,我们又见面了。」接著用力一拍彭无惧的肩膀,笑道:「四弟,怎麽想到到江都来的。」

  华不凡用力按住彭无望的肩头,道:「三弟,听说你和年帮的过节,我们都急坏了,星夜兼程赶到洞庭湖,只看到满湖的渔民都在争相敬拜三弟你的往生祠,才知道你在洞庭湖大展神威,杀千年神膳,破年帮总坛,散尽年帮帮众,真是翻云覆雨,做出了好大一番功业,做哥哥的脸上著实光彩非常。」

  彭无惧大声道:「三哥,你以後要做大事,一定要带上我,这麽多精彩好戏,我竟然没有捞上半场,对人说你是我的三哥,都不知有几人相信。」

  彭无望歉然一拍他的肩头,道:「三哥知错了,下次带你去。好不好!」

  彭无惧欣然点头,又道:「三哥,你交我的双手刀法,我和侯阿大已经领悟的七七八八了,有空闲你指点一番如何?」

  华不凡笑道:「这里耳目众多,指点武功诸多不便,还是先谈谈司徒前辈的事吧。」

  彭无望神色一肃,道:「司徒伯伯有何遗愿未了不成?」

  一直站在一边的郑担山这是走过来说:「来,咱们先去找洛府家丁凑些酒宴,再从长计较。」

  就著洛府明亮的烛火,彭无望颤抖著看完了彭无惧递给他的司徒伯仁的遗物。那是一本封页已经发黄的册子,上面一字一泪地记述了司徒伯仁在隋末所遭遇的惨事。看那笔记,乃是司徒伯仁自己所书,想来是留给後人的遗嘱。

  原来,司徒伯仁籍贯乃是江都人氏,家中财源兴旺,妻子贤淑,更有一个人见人爱的女儿,生活本来还算美满。但是,隋炀帝临幸江都之时,广召宫女,供他淫乐,更有巴陵会专门挑选年幼女孩,自小训练她们充当宫廷歌女。司徒伯仁的女儿不幸被他们看中,于是巧布天仙局诓哄司徒伯仁上钩。司徒伯仁一时贪财,落入他们的圈套,家产被骗取一空,妻子离家出走,女儿也被抓去抵债。司徒伯仁从此漂泊江湖,一直希望有朝一日,赚够银两,将自己的女儿赎回。但是这个愿望还没有达成,他已经在与巴山七煞的战斗中壮烈牺牲。只留下这本泛黄的册子,记述著自己追悔不及的一生。

  「四弟,司徒伯伯对我们彭门忠心耿耿,二十年来,始终如一。他的遗愿,我们说什麽也要完成。婶婶是怎麽说的?」彭无望揉了揉眼楮,对彭无惧说。

  「三哥,娘亲已经让人变卖了彭门所有的家产,兑成贞观钱庄的飞钱,叫我携带南下找你。娘亲说,便是砸锅卖铁,也要将司徒伯伯的女儿赎回来。」彭无惧沉声说。

  「好,婶婶真是深明大义。从册子上看,如果司徒伯伯的女儿没有改名,她应该还叫司徒念情,我们定要找到她。」彭无望大声说。

  华不凡一笑,道:「说到这里的青楼妓院,我知道有个人最为熟悉,明天我找找看,是否能寻到他。由他带领,必能无往而不利。」

  彭家兄弟大声欢呼,重新高兴了起来。

  郑担山忙道:「来来来,我们今夜定要尽欢而散,三弟,你可要告诉我你大战年帮群丑的每一个细节,一处都不准遗漏。」众人一片热烈的响应声。

  听著窗外彭无望等众人惊天动地的喧哗谈笑之音,红思雪的脸上露出一丝浅浅的笑意。看著红思雪脸上的笑容,方梦菁了解地微笑了一下,道:「红姑娘,虽然我们今日才是第一次见面,但是我和你可以说是神交已久,不介意我叫你一声思雪吧?」

  红思雪这才会过神来,连忙说:「方姑娘太见外了,我就叫你一声菁姐,从此咱们姐妹相称,岂不是好?」

  方梦菁一笑,道:「固所愿尔,不敢请也。那我就叫你一声雪妹。」

  两个人相视而笑。方梦菁又道:「雪妹,你看那彭无望如何?」

  红思雪没想到方梦菁突然谈到这个话题,俏脸一红,道:「这,菁姐,我┅┅。」

  方梦菁轻笑了一声,道:「我看雪妹对彭无望已经芳心暗许,是也不是?」

  红思雪罕有地扭捏了一下,想要砌词敷衍,但是看到方梦菁明如秋泓似乎可以看透一切的双目,终于叹了口气,苦笑一声,道:「我的心中已经满是他的身影,情难自禁,若还奢望遮掩,只能徒惹人笑,菁姐看透我了。」

  方梦菁想不到红思雪如此爽朗坦荡,对自己也如此信任,心中一阵感动,道:「雪妹,若是彭兄能够得到你的青睐,实在是三生有幸。可惜,他似乎对你┅┅」

  红思雪再次苦笑,道:「彭大哥乃直肠直肚的汉子,我对他的心意,他是不懂的。」

  方梦菁神色一动,道:「雪妹难道没有对他说?」

  红思雪摇头道:「这样的事,我们身为女儿身,那是说不出的。再说,他一直把我当作兄弟一样爱护,若忽然让他把我当女人看,恐怕会难为了他。」

  方梦菁微微摇头,谓然叹道:「雪妹为他想得如此周全,难道从来没有为自己想过?」

  红思雪幽幽地望著窗外的灯火,叹道:「其实这样也好,能够常常在他身边,看著他,守著他,和他说话,也够了,便是相恋中的男女,想要的也不外如是。我又能再求些什麽?」

  方梦菁悚然动容,长叹一声,道:「雪妹对他能有如此深情,我实在羡慕。」

  红思雪失笑道:「菁姐取笑了,听人说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乃是人生不如意事,我这般模样,是情非得以,何来羡慕之情?」

  方梦菁长长叹了口气,道:「如果一个女子虽然见尽天下才俊,但是仍然心如止水,宛如古井无波,不能对任何人动情生爱,那才是人间不如意事。」

  红思雪神色一动,道:「菁姐,难道你便是这个女子。」

  方梦菁苦笑一声,道:「正是。」

  夜风瑟瑟吹来,屋内的烛光闪动了一下,屋檐上的燕巢里传来几声乳燕的轻鸣。东厢房里彭无望等人的笑语喧哗远远传来,反而衬托出此时的安静。

  「你一定很奇怪,世间竟有这样的人。」方梦菁微微一笑,对红思雪道。

  红思雪捋了捋鬓角的秀发,茫然摇了摇头。

  「我三岁能识字,七岁能赋诗,十五岁读书五车,过目不忘,後和家父云游天下,风雅俊杰之士,所见不知凡几,杂家百艺,均有涉猎,上至当朝士大夫,下至市井屠狗客,皆可交谈甚欢。但是,心中寥落,实不足为外人道。」方梦菁站在窗前,望著房外的夜景,悠然道来。

  「难道以菁姐识见之深,交游之广,竟无法遇到一个心上人?」红思雪惊讶地问道。

  「怪只怪我生性好强,论辩之时,往往言语锋锐,使人无法招架,每令人心存敬畏。而那些对我言听计从,恭谨崇拜的男子,我却无法有任何好感。」方梦菁苦笑道。

  「如今仁义庄内武林七公子,青年才俊可称一时无量,难道菁姐都无法心动?」红思雪笑了笑,道。

  「武林七公子盛名并非虚设,但是或忠厚有余,或过于迂腐,或粗旷不羁,或心无城府,或风liu成性,或傲慢无礼,或痴于所学,不理外务,难以令人倾心。」方梦菁「啪」地一声,将手中折扇打开,轻摇几下,缓缓道来。

  「菁姐,你,┅┅,你的要求太高了。」红思雪笑著说。

  方梦菁脸色一黯,道:「雪妹说得正是。从小我的眼角就很高,总梦想著我钟情的男子应该是世间难得的英雄好汉,即任侠仗义,又情深似海,不但学富五车,才华横溢,更兼风liu倜傥,英俊潇洒。不知世间岂有如此完美之人。每遇到一个相得男子,我总是将他当成了我梦想中的钟情男子,谁知交谈数语後,每每失望于心,弃之而去。」

  红思雪叹息了一声,道:「菁姐,其实喜欢一个人,是很简单的,你看到他的时候,自然会感觉到。根本不必特意想些什麽。」

  方梦菁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道:「所以我非常羡慕你,能够找到让自己倾心的男子。」

  红思雪笑了笑,没有说话,心里却想起了彭无望瓜洲江中,伸手将自己揽回船上的样子,泛起一丝甜意。

  「其实,我一直在心里偷偷地想,我应该是喜欢彭无望的。」方梦菁忽然石破惊天地说。

  「啊,你┅┅」红思雪被她的话吓了一跳。

  「咯,」方梦菁将折扇掩住嘴,轻笑了一声,道:「吓你一跳吧?」

  红思雪失笑道:「确实如此。」

  方梦菁的眼中射出缅怀的神色,幽幽道:「我和彭大哥初遇在齐州客栈,那时候罗一啸关刀凶猛,就要取了我父女和华不凡华兄的性命。彭大哥路见不平,义助我们挡过一劫。当时他只要放手而为和华大哥联手抗敌,十招之内就可以斩杀罗一啸。但是他敬佩罗一啸乃英雄人物,不忍杀之,将他放走。那磊落豪迈的心胸已经给了我深刻的印象。

  一年前,彭大哥腰配七把长刀独闯洛阳金府,杀金氏五子,败谢满庭,破越女宫剑阵,刀伤金百霸和金夫人,英雄气概直冲云汉,但是还不足以让我动心。当我看到他因为敬佩金天虹的孝心而放过金氏夫妇的时候,我却心中一动。因为,我看到他襟前的一朵月夜流香,虽然历经血战但是容颜不消,颇似一身是血,护在金氏夫妇面前的金天虹。由此得知,彭无望因为惜花而惜人,别有一番柔情。这种柔情,却让我心动。

  後来,彭大哥数次义助爹爹和我逃脱青凤堂的追杀,最後一次还差一点丢到性命。可以说对我有数次救命之恩。我曾经想过,便将一生深情尽数给了他罢。可惜,我真的做不到,我真的动不了情。」

  听著方梦菁的悠悠话语,红思雪不禁痴了,半晌说不出话来。

  「现在你可知道,你比我幸运了?」方梦菁苦笑著收回注视著窗外的目光,深深地看著红思雪。

  「大哥虽然是世间少见的英雄人物,但是若论风liu倜傥,潇洒英俊,确实难入菁姐你的法眼。」红思雪笑道。

  「雪妹,你真坏,我把心里话都掏出来说于你听,你却取笑我。」方梦菁「啪」地一声将折扇一合,轻轻向红思雪打去。

  红思雪笑著一缩头,连忙告饶,心里却甜蜜地想著:大哥,幸好你是个相貌普通的少年,否则┅┅

  就这样,两个当世少见的奇女子促膝谈心,巧笑轻语,竟夜不息,然而彭无望交待给红思雪的事情,却被她一时忘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