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天魔七煞

大唐行镖 金寻者 3721 2003.04.22 21:46

    “阁下和顾天涯怎么称呼?”看似首领的那个有着破锣嗓音的白衣老者忽然问道。此话一出,周围的劲装汉子都露出了惊骇的神色。

  彭无望沉声道:“见过一面,倒也没什么交情。”白衣老者闷哼一声:“那你怎么竟然会顾天涯独步天下的倾城剑法。”彭无望看了看自己的刀,奇怪地说:“什么剑法,我不会。我只会刀法。”白衣老者的眼中终于露出了震惊的神色,沉声道:“假以时日,你便是另一个顾天涯。”彭无望傲然一笑,道:“我知道。”他忽然突如其来地猛然踏前一步,所有人在气机感应之下,都整整齐齐后退了一步,连那个白衣老者都不例外,这更加显示出彭无望惊天的迫人气势。彭无望长笑一声,道:“各位,年帮已散,何必还要拼死挣扎,快快散了吧。”一个年轻一些的劲装大汉犹豫了一下,将手中的钢叉扔在地上,掉头就向外院狂奔而去。彭无望看到终于有人被自己劝动,心中一宽。

  突然,白衣老者头也不回,反手一掌拍出,只听呜悠悠一声宛如哨声的掌风掠过,那个狂奔中的汉子惨呼一声,背心的衣服四分五裂,露出古铜色的脊背,脊背上端端正正地印上了一个紫红色的掌印。只见那个汉子摇摇晃晃地向着院门走了七步,到了第八步的时候,他仰天惨叫一声,紫黑色的血液从眼中,鼻中,嘴中汩汩流下,而他的身子一阵剧烈的颤抖,接着皮袋般毫无生气地倒在地上。

  白衣老者薄薄的嘴唇微微咧开,露出他黄色牙齿,狞厉地冷笑了一声,道:“贪生怕死者,当以此为戒。”

  彭无望看到这个老者竟然在自己的面前大开杀戒,残害同党,差一点气破了肚肠,他厉声道:“你是谁,这是七煞掌,你难道是突厥人。”

  隋唐年间,正是天下武风最盛的时候,中原出了象齐笑云,顾天涯,宋牧,宋铮,仙羽一剑左念秋,十三棍僧这样的高手名家。而大草原上也是豪杰并起。其中,突厥第一高手天魔紫昆仑堪称个中翘楚。紫昆仑昔年在隋朝曾经创立了火焰教,骨干为突厥的高手,但是也吸纳中原高手加盟,在火焰教声势最盛的时候,连隋炀帝都不敢将他们怎么样,后来隋朝覆灭,火焰教大组割据势力,将中原搅得一片狼藉。其中以迦楼罗王朱桀最为显眼。此人是紫昆仑亲传弟子,突厥人,号称吃人魔,不但残忍好杀,而且喜食童子之肉。中原人士多番围剿都被他从容化去,令中原豪杰死伤无数。平定朱桀之时,传闻数十个高手围攻于他都奈何他不得,最后大唐名将罗士信身先士卒和朱桀舍命搏杀,最后在他带领下终于生擒朱桀,但是他也在此役中身受重伤。传闻他所中的就是紫昆仑亲传给朱桀的七煞掌。虽然后来经过红拂女传自越女宫的医术勉强治好,但是身子已经大受损伤,以至于在与刘黑闼的战争中伤发而死。徒弟已经如此可怕,可以想象紫昆仑是如何厉害。武林之中,将紫昆仑的七煞掌列为最阴毒的八大武功之中,闻名如见鬼。连齐笑云向彭无望谈起七煞掌时都一脸忧色,称自己如果对上紫昆仑的七煞掌,胜算只在五五之数。但是,紫昆仑多年未现江湖,大家都以为他因为造孽太多已经遭了天遣,没想到今天碰到了他的传人。

  “你也知道七煞掌?”白衣老者一脸狞笑。

  “不错,那是紫昆仑的武功。”彭无望朗声道,“七煞掌阴毒无比,名列最为阴毒的八大武功之中,十分厉害。”他转念一想,突然道:“你们都是突厥人?”白衣老者冷笑一声:“不错,如今告诉你,也没什么。这次任务没有完成,大家都没有活路,我们只好和你同归于尽。”彭无望浓眉倒竖,厉声道:“你们敢情是突厥派来颠覆中原江山的奸细。”白衣老者傲然一笑:“为了突厥一族的将来,我们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来啊,儿郎们,杀了他!”

  一时之间,刀光剑影再次将彭无望团团围住。“原来突厥人想要图谋汉人江山!”彭无望怒目注视着向他缓缓逼近的敌人,心中一寒,“都说突厥人是懒动脑筋的蠢材,如今看来,他们居然能够鼓动年帮发动叛乱,令我们内斗,希图混水摸鱼,占尽便宜,其心机不比我们汉人差啊。”

  只听得一阵疯狂的咆哮,七名壮汉手舞精铜棍向彭无望的上三路攻来,招大力猛,配合精妙。彭无望运足心法,凝目细看,七根精铜棍刮动风声影像似乎慢了一拍,就在这一瞬间,彭无望窥破了其中两个人肋下的破绽。他暴喝一声,藏在肘下的单刀,刀光暴涨,喷薄而出,穿过棍影,直取其中两人的肋下。这两刀后发先至,快如奔雷,一眨眼间,清亮的刀光中泛起了血红色,两个人惨呼着滚到在地。五条铜棍险过毫厘地和彭无望擦身而过。只见他长啸一声,单刀矫矢如龙地从他的肋下穿出,回射向与他擦身而过的一名大汉,鲜血狂飙而出,这名汉子腰腹被一刀划开。这时,一个长大胖子狂嗥着舞动一双狼牙链子锤,刮动风声向彭无望展开暴风骤雨般的进攻。三名瘦高老者丁字形将彭无望围住,等到这个大胖子的攻势一过,将会立刻出手。

  彭无望身子化为随风柳絮,迎着狼牙锤斜斜飞起,当到了一个高度的极点,他的深吸一口气,双腿一点,纵上了链子锤的巨大铁链,接着身子宛如在空中滑行一般冲向长大胖子。此人只看到雪亮的刀光飞快地向自己接近,接近,接着满天的鲜血将自己的双目都糊住了。原来彭无望已经一刀断了他的咽喉,和他擦身而过的时候,彭无望已经刀光连闪,向着站在圈外的三名老者递出三招。这三名老者武功极高,一人舞剑,一人使刀,一人使长矛,剑,刀,矛互相掩映,攻如骤雨,守如泰山,稳扎稳打,十分难挡。彭无望感到剑,刀,矛上传来的内里刚劲强猛,比自己强了数倍,令人不敢硬接。此时,外围的高手已经手持长重兵刃聚集起来,准备合围而上,如果让他们一拥而上,彭无望武功再高,群殴之下,必死无疑。但是,围住他的三名高手此起彼落,不停出手,令他无从应变,眼看就要陷于死地。

  彭无望在剧斗之中,不停地凝目注视,发现这三个高手武功之深,已经到了将破绽和攻击锋锐合二为一的地步,最强点与最弱点成为一体,令人无从入手。此时,十几个手舞大斧,长矛,钢叉和狼牙棒的汉子已经将彭无望围了个水泄不通。而三名老者看到时机成熟,疾攻数招,就要跳出圈外,这时,只要圈外的众人枪矛齐下,便是天兵神将也要被捅成筛子,虽然变成筛子后是死是活又见仁见智。

  在这一刹那,三名老者的攻势骤然减弱,给了彭无望一个转瞬即逝的机会。彭无望长啸一声,身子冲天而起,长刀平举,只听得“叮”地一声,长刀断为两截,刀尖那一截宛如通灵神器一般在彭无望沿着刀身传来的擒龙真气的引导下,划出一个大大的圆弧,割向外圈众人的咽喉。只听得一阵惨嚎声四面八方传来,十几个大汉的咽喉同时中招,鲜血狂喷,七扭八歪地倒了一地。圈中的三名老者被彭无望这一招惊得目瞪口呆,他们连做梦都没想过会碰上如此诡异的刀法。就在此时,彭无望挥舞手中断刀气势如虹地向一名老者和身扑来。“小心!”其他两人同声惊叫,那名老者挥舞长矛,一个“金蛇狂舞”封死了彭无望所有的进攻路线。而彭无望就在这要命的节骨眼上,右腿用力在身前一踏,整个身子鬼魅一般向后疾退,闪电般来到另外两名老者的跟前。他的身子依着浮光掠影的心法高高升起,两条腿旋风般分别击中两名老者的胸口。这两名老者已经被彭无望犹如神来之笔所使出的杀招所震惊,接着又因为关心另一个老者的安危而分神,再加上他们更没想到彭无望忽前忽后的神奇招式,同时中招。这二人一起惨呼一声,狂喷出满天的鲜血,身子向后倒去。此时,失去了彭无望擒龙真气引导的单刀刀尖依着圆弧的曲线滑行到了彭无望的脚边。彭无望此时背对着手舞长矛的老者,感到杀气横溢,知道这位老者手舞长矛,含恨出手,直击自己的脊背。他脚跟一抬,运足了脚力,将划过他脚后跟的单刀刀尖用力踢向那名老者,然后身子飞快地一个飞旋闪到一边。

  这枚刀尖快如流星飞逝,闪电间穿过老者的胸膛,钉在他背后的海棠树上,嗡嗡作响。这名老者去势不衰,和飞旋到一旁的彭无望擦肩而过,尸体直挺挺地扑倒在地,正好和另外两个老者并排而卧。

  此时院落之中,能够直挺挺站立的,只剩下彭无望和那个白衣老者。

  彭无望看着那名自始至终没有和自己交上手的白衣老者,沉声道:“只剩咱们两个,我就用这一双手,会一会名噪天下的七煞掌。”白衣老者冷然道:“阁下刀法高明,尤其离手刀法,奇幻瑰丽,令人赞叹。如今弃置不用,岂不可惜。”

  彭无望笑了笑,道:“彭某凭生与人动手,从不沾他半点便宜。而且,在下深信恩师所授的一套拳法,足以御敌。”

  白衣老者怔怔地看着他,许久,才缓缓地说:“想不到中原出了如此英雄人物。”他仰望着碧蓝的青天,长叹一声:“苍天啊,你是要我突厥一族从此灭亡吗?”

  彭无望看到两行清泪从老者的眼中滑落。

  白衣老者重新看着彭无望,一个字一个字地说:“我知道自己不是你的对手,但是七煞掌的秘诀,我绝不让你得到。”他长叹一声,喃喃地说:“原来,这就是我的结局。”忽然,白衣老者的右手大了一倍,并渐渐开始变成了紫红色。接着,白衣老者高高扬起手,用力向自己的头颅拍落。

  彭无望闭上眼睛,不忍心看到白衣老者自裁的一幕。

  白衣老者的尸体并没有栽倒在地上,仍然直挺挺地挺立在院子正中,他那一双充满悲伤的眼睛中涌出两股碧血。

  “谁说突厥族中没有英雄。”彭无望看着白衣老者的尸体,一阵黯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