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九章 刀燕争雄

大唐行镖 金寻者 2621 2004.02.03 14:24

    太阳渐渐行进到天空的正中,虽然是在春天,但是艳丽的晌午阳光仍然让人几乎睁不开眼。

  “时间差不多了,应该是正午时分。”李读凑到彭无望身边,低声道。

  “外面没有动静,看来他们还以为我们会等天黑继续突围。”梅自在爬到李读的旁边,小声说。

  此时的彭无望身边收集了十几把钢刀,每柄钢刀的刀尖都被他用秋水长刀削了下来,在身边排成一排。

  “彭兄弟、梅兄,你们准备好了吗?”李读小声问道。

  梅自在和彭无望神色凝重地一齐点了点头。

  这时候,孟寒树扶着孟俊贤来到他们身边,小声道:“所有人都准备好了,只等到弓箭手一散,就一起突围。”

  正午时分,普阿蛮和锦绣公主巡视了一遍神弓营驻地,感到非常满意。

  锦绣公主轻轻叹了一声,道:“彭无望虽然厉害,但是在这个铁桶般的包围圈中也无可奈何。”言罢,落寞地一笑。

  普阿蛮用力点了点头,道:“经过昨晚的交锋,彭无望这廝确实让我刮目相看。屠娇还整天嚷着活捉他,简直胡闹。 今天我已经下令,一遇到彭无望立刻不择手段加以截杀。虽然很想和他单独较量一番,但是大局为重,这一次我只好忍痛割爱了,哈哈哈。”

  他爽朗地畅笑了几声,忽然看到锦绣公主身子颤了一下,忙道: “公主,可是昨夜受了风寒?”

  锦绣公主咳嗽了一声道:“可能有些劳累,所以一直感到身体不适,也许明天会好一些。”

  普阿蛮释然地舒了口气,道:“为了大草原的明天,公主你要小心保重啊!”

  就在二人谈话的时候,四、五个黑色弹丸从洞内丢了出来,于弹丸尾部拖曳着的紫色烟雾在正午晴朗的天空下划出几条诡异莫测的弧线。

  “大家小心!”普阿蛮闪电般取出双燕,来到几十步外的丛林之中,耳畔只听得“砰”“砰”几声沉闷的爆炸,血红色的烟尘在密林中瀰漫了起来,一股辛辣的气味毫不留情地钻入林中埋伏的人们眼中、鼻中,甚至耳中,强横如普阿蛮也无法倖免。

  整个密林中响满了剧烈的咳嗽声和打喷嚏的声音。

  “听到没有?”李读激动地转头问彭无望。

  彭无望闭目倾听了一会儿,用力一点头,猛然拔身而起,健腕一抖,一枚雪亮的长刀刀尖闪烁着青白色寒芒,从满天红雾中矫捷地一头紮了进去。

  这枚刀尖在擒龙真气的牵引下,划了一个优雅从容的月牙线,射进了丛林中声音最密集的地方。突兀的惨嚎声接连响起,彷彿一串炮仗依次被点响。

  “好啊!”在洞内的群雄压低了声音,为彭无望的精彩出手由衷喝彩。

  彭无望兴奋地一咬牙,反手抄起两枚刀尖,双腕一振,同时射出。

  两道白虹势如破竹地掼入已经乱作一团的密林之中,惨嚎声响得更加淒厉。

  梅自在也不甘寂寞,伸手探入囊中,抄起一把铁蒺藜,抖手抛了出去,零星的惨呼声也随之响起,令他顾盼自豪。

  “你们看怎样?”李读狂喜地小声道:“要不要我再扔出去几个?”

  彭无望和梅自在刚要说话,一道黑如暗夜的漆黑飞影倏然而至。

  彭无望大喝一声:“不好!”伸腿将梅自在一脚踢翻,自己侧跃滚开。

  梅自在受了这一脚,一串跟头滚进了洞,没有受伤,但是彭无望躲得晚了一些,颈部留下一条血痕。

  说时迟,那时快,又一道黑影轰雷闪电般迎面扑来。

  彭无往左脚点地,身子倒翻了一个跟头,躲开黑影奇袭,左手施展擒龙功,将两枚刀尖吸在手中。

  这时候,本来去势已尽的黑影突然一个轻盈的转折倒飞了回来,抹向彭无望的头颈之间。

  “离手刀?”彭无望一个冷颤,身子向前和身扑倒,狼狈不堪地躲开了这一记意料之外的奇招。

  另一道黑影在空地上飞了一个大大的弧旋,再次飞回来,劈向彭无望的背部。

  “好厉害!”彭无望已经明白,出手的便是昨晚将自己克制得无法前进一步的高手。

  他猛的一个懒驴打滚,闪过这记劈杀,左手迅速一扬,将两枚刀尖射了出去。

  与此同时,两道黑影倏然而逝,紧接着远处的密林中响起两声脆响,彭无望知道自己射出去的刀尖已经被打成了碎片。

  “好!让我们好生斗一斗!”彭无望双手后伸,擒龙功应手而出,四枚刀尖分别落在了左右手中。

  他右手一抖,两枚刀尖呈直线射入密林深处,凭藉他对杀气的感觉,他已经知道了刚才高手身处的位置。

  接着,他快速射出左手的两枚刀尖,这两枚刀尖成弧线射出,弧线的终点紧紧地锁定了密林中那神秘高手的位置。

  又一声脆响,密林高手似乎只在呼吸间就已斩碎彭无望直射向他的一枚刀尖。

  听到这个声音,彭无望右手突然一沉,然后往上一抬,擒龙功如影随形地操控着右手射出的一枚刀尖,令它突然下沉,然后骤然昇起,以一个巧妙的角度接着向敌手击去。

  林中传出“咦”的一声,接着一声脆响,想来是这枚刀尖未竟完功。

  彭无望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他左手猛的往左一摆,本来忽悠悠沿弧线射向那神秘高手的两枚刀尖,突然改变了方向,向着侧面的丛林射去。

  一连串惨嚎声从各个方向悠然传来,彷彿在向着洞内的群雄演示着彭无望这一记离手刀的轨迹。

  就在彭无望刚刚松了一口气的时候,那两道黑影闪电般再次飞来。

  他凝神观察,严阵以待。

  这时候,从左边飞来的黑影突然闪电般转到右边,彭无望不为所动,眼睛紧紧盯住右边的黑影。

  就在这时,右边的黑影突然往下一沉,扫向他的双腿。彭无望纵身一跃,闪开这记杀手,然后拔出腰畔的秋水长刀,想要将这道黑影拦截下来。

  与此同时,闪到右边的黑影突然如爆起发难的毒蛇般高高昂起头,钉向彭无望的右肋。

  彭无望早就料到此招,用力凌空一扭身,避了过去。

  此时,扫向他双腿的黑影竟然沿着他的单刀直射上来。彭无望一惊,眼看着自己的五指马上要被一刀斩断,连忙一撤手,丢了秋水长刀。

  就在这时,刚刚和他的右肋擦肩而过的黑影竟然倒飞而回,拦腰斩来。

  彭无望怒喝一声,凌空使出金刚铁板桥的柔功,身子在空中平铺了开来,这道黑影在他的鼻尖上留下一道血痕,和另一道黑影汇合之后,倏然而逝。

  彭无望吓出一身冷汗,不再逞强,缩身退回洞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