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 十分不舍

大唐行镖 金寻者 7702 2003.05.27 23:04

    彭氏兄弟从瘦西湖花街回来的时候,已经接近黄昏时分,天边晚霞灿烂,将远处仁义堂镀上了一层朦朦胧胧的赤金色。仁义堂内聚集的一众武林精英已经乘船离去多时,堂内本来缭绕不绝的嘈杂人声,倒也安静了不少。彭无望步履艰难地走在瘦西湖畔的岸堤之上,呼吸越来越沉重,到了后来,几乎连路都似乎走不动了。

  “三哥,你怎么了?”彭无惧奇怪地问。

  “四弟,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彭无望沉声说。

  “什么事?”彭无惧看他语气沉重,连忙询问详情。

  “我想起罗一啸来了。”彭无望思索了良久,才迟疑着说。

  “罗一啸?那个青凤堂元老?”彭无惧奇怪地问。

  “嗯,我想起来,这些日子,这个人的伤早已经好了,说不定会来对彭门不利,现在我们都在江南,镖局里面人手不够,可能会有危险。”彭无望低着头,缓缓地说。

  “天哪,我怎么把这个事儿忘了!”彭无惧惊叫了起来,道,“镖局里只有侯阿大和娘亲,实在危险。”

  “是啊,”彭无望点点头,“所以不如你现在就即刻赶回镖局,以防万一。我回仁义堂交待几句,最多不过半日,就会随后回返青州,这样安全一些。” 彭无惧用力点点头,说:“我这就去江都马堂挑匹好马赶回家去,千万不能让罗一啸先一步赶到。凭我和侯阿大的双手刀法,应该可以抵挡一阵。”他是个存不下心事的人,想到什么就要立刻去做。他急匆匆地转身就要走,却被彭无望一把拉住。

  “三哥,还有什么事?”彭无惧问道。

  “四弟,回去和婶婶说,无望没有赎回司徒伯伯的女儿,辜负了她的期望,还有,金百霸夫妇的首级我也没有能够取得,心中十分惭愧,请她原谅。”彭无望艰难地说。

  “三哥,这些事不能强求,你又何必这么自责!”彭无惧笑道,“放心,我会替你解释的。”

  “四弟!”彭无望用力扶住他的肩头,勉强笑了笑,道,“可惜我还没有看过你使双手刀法。如果你刀法大成,千万记住,武功高了,就要多做侠举,惩恶锄奸,否则我辈练武之人,苦练功夫,又是为了何事?”

  “三哥,我记住了!”彭无惧严肃地说。

  “你……你以后,要小心保重,用心习武,家里一切,都要你照顾。”彭无望有些依依不舍地看着他,语重心长地说。

  “三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般罗嗦!”彭无惧笑了起来,“这些事留待以后慢慢教训我不迟。”说罢甩开步子,飞奔着向着江都马堂的方向跑去。

  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彭无望深深叹了一口气,用力挺了挺胸,左手紧紧攥住了腰畔的秋水长刀。

  栖息在湖畔树林中的寒鸦莫名地四散飞起,凄厉地鸣叫着向远方飞去。流窜在村庄楼舍之间的几只野狗,发出几声惊恐的低鸣,缩在地上不敢抬头。在林间屋前叽叽喳喳鸣叫的乳燕,停止了往日欢快的歌喉,飞快地躲回了屋檐下的巢中。瘦西湖畔飘过了一阵蚀心彻骨的寒意。

  一个身披青衣,头戴斗笠,面蒙青巾,腰畔斜佩长剑的行者,步履悠然地向着江南仁义堂的方向缓缓走来。温柔的晚风在扶过此人的肩头之后,立刻变成了如刀的寒风,失去了富含在风中的早春气息。

  仁义堂的迎风幡转瞬间已经到了眼前,青衣人目光轻轻一抬,看了看这飘扬在江都百年之久的堂标旗,冷冷一笑,缓缓道:“江南仁义堂,满嘴仁义,已经讲了百年,应该是落幕的时候了。”只听得一阵微响,一道若隐若现,肉眼难见的寒光从青衣人的腰畔飞射而出,接着转瞬间消失无迹。青衣人施施然走过仍然巍然屹立的仁义堂旗,忽然长袖一舒,轻轻击在旗柱之上。碗口粗的旗柱静寂无声地沿着长袖出击的方向缓缓倒下,直到跌落地上,才发出“轰”地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而旗柱的断口,平滑如镜,显为利剑所致。这又是多么可怕的剑法。

  “有人闯堂!”远处,有庄丁急切地大声示警,仁义堂内立刻响起了一阵阵的脚步声和嘈杂声。

  青衣人微微冷笑,走到堂前高立的石碑之畔,仔细地看了看,喃喃道:“笑话,凭洛家的武功,又怎会让血魔胡丽泰心生恐惧。欺世之言,不听也罢。”说罢她素手微抬,轻拂在石碑上,接着便看也不再看牠一下,径自向堂内走去。

  在她的身后,坚硬的花岗石石碑轰的一声颓然碎裂,转眼化成一堆狼藉的石屑。

  “什么人胆敢损毁洛家仁义碑!”十几个蓝衣蓝裤的仁义庄勇怒吼着挥舞着四尺阔剑四面围杀过来。洛家以武立堂,凡是身入洛家的庄勇,都有资格习练以刚猛而名闻天下的洛家剑法。所以洛家庄勇的实力之强可以说是当世少有。

  而守门的这十几个庄勇更受过加倍严格的训练,无论身法,剑法和内外功修为,都可以列为江湖上的一时之选。

  这十几人各舞长剑,或刺或挡,或横扫或竖劈,每个人的剑法都是神完气足,浑厚沉稳,无懈可击。那青衣人冷笑一声,右手一展,一柄青色光芒的长剑翩然离鞘,在黄昏暗淡的夕阳中熠熠生辉。

  “青锋剑!”“青凤堂主!” 惊叫声中,这柄神异的青色长剑突然凭空中长出一截长达七尺的青芒,是这柄本来不到五尺的长剑长出了倍余,隐然仿佛一柄青色的关刀。青衣人长啸一声,身子优雅曼妙地临风一转,青色长剑化为一片扇形的青色波浪,狂潮般卷向四面来袭的庄勇。

  只听得一阵惊恐的惨呼声,这些奋勇冲杀上来的庄勇根本来不及发出一招就被青衣人这一招奇幻瑰丽到几乎令人无法置信的神奇剑法斩成了两段,七零八落地散落在地上,本来整洁干净的砖地立刻被鲜血染红。

  “所有人都退下!”一个沉着威严的呼喝悠然响起,准备冲上去为死去的人报仇的庄勇立刻止住了脚步,齐齐退后,收剑入鞘,列阵站好。

  “青凤堂主,一向可好。”洛佩贤微笑着向青衣人一抱拳。

  这个宛如修罗转世的剑客果然就是天下人闻名如见鬼的杀手至尊,青凤堂主。

  青凤堂主冷笑一声,道:“江南君子剑的养气功夫果然好得很,见我的面还能够笑出来的,你还是第一个。”

  洛佩贤微微一笑,道:“自从我弱冠以来,江湖上就已经开始传诵堂主的惊人业绩。

  我仁义堂悬红三千金以求堂主之头,时到如今已经二十八年。总算是等到堂主大驾光临了。”

  此时,仍然身在堂内的红思雪,左连山护卫着方梦菁也来到了洛佩贤身边。

  青凤堂主眼中寒光一闪,冷然道:“仁义堂虽然悬红高挂,但是又有几人肯为这区区三千金来和我作对。江南洛家此举,只是徒增笑柄。我也没心情和你们计较。” 洛佩贤长叹一口气,道:“我洛家的悬红绝非为了那些追名逐利的肖小之辈而立,而是为宣扬江湖正气,也是向那些勇于挑战穷奸巨恶的侠士聊表寸心。青凤堂主所言之徒增笑柄,却又从何说起。”

  青凤堂主眉头一皱,道:“口舌之争,又有何益,今天我来,乃是为了取人首级,有何话语,留给阎王说罢。”说罢长剑一展,一道诡异莫测的青芒再次宛如火苗般出现在青锋剑的剑尖之上。

  “想不到堂主已经练到了剑芒的境界,比起如今的越女宫主左念秋,又胜了一筹。” 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智仙子方梦菁忽然说道。

  青凤堂主看了看她,微微一笑:“智仙子家学渊博,名不虚传。可惜,妳即使告诉洛佩贤又有何用。凭他又怎能抵挡我的青锋剑,尔等只管等着受死吧。” 洛佩贤眼中精光一闪,道:“堂主此话说得太早了。”他一抖手,脱了外氅,露出里面的武士服,大踏步来到跨院的正中,双脚分立,与肩平齐,肃然而立。他这一站,渊廷岳峙,仿佛一座崇山峻岭,巍巍然挡住了青凤堂主的去路。

  “好,洛家子弟,确有一股不输于当世任何高手的风范。”青凤堂主点头赞道。

  “青凤堂主夸奖了。”洛佩贤右手抚剑,身子微弓,一股凌厉如剑锋的杀气直扑向青凤堂主。

  此时,红思雪大声道:“洛先生,让我来助你一臂之力。”说完一抖手,腰中的三丈火红色的飞鹰鞭应手而出。

  “别过来!”洛佩贤见她来到左近,急忙厉声道。

  红思雪微微一怔,不明白他为何如此惊慌。

  青凤堂主眉头微皱,思索片刻,恍然而悟,缓缓道:“红帮主,我看你最好让开一些,洛先生这套剑法煞气惊人,无论敌我都会玉石俱焚。”

  洛佩贤微微一惊,随即苦笑道:“堂主见闻广博,洛某衷心佩服。不错,我这就是云南哀牢山的十分不舍剑。”此言一出,满场震惊。

  原来,在南晋之时,江湖上有一对神仙侠侣。他们都是云南哀牢山剑门的高手,擅使长剑,剑法独步武林,双剑合璧天下更是无人能当。江湖人称风华双绝。他们一个叫风如晦,一个叫华紫烟。后来,风如晦不服越女宫剑法天下无双的名气,单人独剑闯上光明顶,连败十余名莲花葬剑池的高手,更辣手杀了数人。最后,当时的越女宫主亲自出手将他擒下,囚于天都峰万念俱灰阁。

  华紫烟为救夫君,三次硬闯天都峰,第一次被越女宫主拦下,瞎了一只左眼,血战突围。第二次被葬剑池一百零八护法拦下,一场混战,丢了一条左臂,带伤潜逃。第三次闯山,失陷于万念俱灰阁的机关之内,身负重伤,被囚于万念俱灰阁另一端,和自己的夫君虽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却始终不能相见。

  十年来华紫烟和风如晦无论如何恳求,越女宫主始终坚持一日他们无法打败她,就不放二人出去,更不让他们见面。二人唯有在囚室之内苦练武功,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战胜越女宫主。皇天不负苦心人,十年之后,终于让风如晦悟出一套妙绝天下的剑法。

  这剑法刚猛凌厉,全部都是进手招式,威力强大之极。

  那一日风如晦被押解来到越女宫的比剑台,言明自己创制出了一套独步天下的剑法,要和越女宫主比剑。越女宫主见猎心喜,爽快地答应了。

  于是二人在比剑台上又进行了一场惊天动地的比拼。这次比剑不到七十招,风如晦长啸一声,使出了新创的剑法,这剑法以精纯阳刚的内力配合刚猛无匹的剑招,产生出一股强大到几乎要凌迫天地的威力。最令人惊讶的是为了施展这套剑法,风如晦创制出了一套奇异的呼吸运气的内功法门,只要运行这门心法,出剑的频率可以比自己平常的水平快出十倍,也就是说平常刺出一剑的时间,他现在可以刺出十剑。当风如晦刚刚使出这套剑法,忽然感到不妙,他发现自己不但无法完全控制剑锋的指向,而且自身的血气随着内力的运行,越转越快,越转越急,奇经八脉鼓胀欲裂。他连出一百零八剑,忽然将长剑抛到空中。那柄跟随他几十年的绝世名剑竟然在空中碎成了一片银粉。越女宫主本来已经处于极度的劣势,只要再有一剑,就要被刺出一个透明窟窿。死里逃生之余,她很是奇怪风如晦为什么白白放弃这么一个克敌制胜的良机。

  此时的风如晦因为体内澎湃激荡的血气,已经无法说出话来,他伸出一指,在用坚硬的青石板铺成的比剑台上,艰难地写下“不舍,见华”四个字。越女宫主立刻明白了他的心意,亲自施展轻功来到天都峰,接来华紫烟。

  看到华紫烟出现自己面前,风如晦粲然一笑,浑身爆裂,化成满天血粉,随风四散。

  华紫烟伤心欲绝,当场哭昏了过去。

  虽然这场比赛,越女宫主不能算输,但是她仍然遵守诺言,亲自护送华紫烟协同风如晦遗下的剑谱心法下山,并告诫门人不得滋扰哀牢山剑门。

  为了不让先夫苦心孤诣创下的剑法失传,华紫烟回到云南哀牢山剑门,将这套剑法谱诀传给了门人,然后殉夫自尽。

  从此这套剑法和与之相关的凄美传说代代不绝,在江湖中广为流传。因为这套剑法可以让人以十倍于平常速度的频率挥剑,而每出一剑的时间只是平常挥剑的十分之一,所以占了十分这两个字。而后面的不舍,则是为了纪念风如晦将要与敌胁亡之时,因为思念爱妻而强忍痛楚,舍不得立刻身死的深情。于是这套剑法就以十分不舍之名流传于世。

  因为这套剑法乃是与敌人同归于尽的武功,极为狠辣刚猛,未伤敌先自损,所以甚少有人修炼。有人戏称此剑法为“黄蜂尾后针”,意指其一经施展,无论敌人是否身亡,自己一定会丧命。

  没想到以儒雅风范而深受爱戴的江南君子剑竟然学会了这门只有疯子才会去学的剑法。

  “黄蜂尾后针!洛先生真让我吃了一惊。”青凤堂主的眼中露出凝重的神色。

  “这套剑法我本意留给天下第一魔紫昆仑享用。如今用到堂主身上,也是一样。”洛佩贤的眼中露出锋锐无双的神采。

  “这里也有天魔的悬红么?”青凤堂主眉头微微一挑,颇为好奇地问。

  “有。”洛佩贤往前迈了一大步,轰的一声巨响,面前的石板深陷下去,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

  “好胆色。就算是我,也要给你写一个服字。”青凤堂主长剑一立,点首一礼。

  洛佩贤傲然一笑,昂首受礼。

  “洛先生,千万不要!”红思雪,方梦菁和左连山齐声惊叫。

  洛佩贤微微一笑,道:“洛氏子弟早将生死视作等闲,各位不必介怀。若没有这套十分不舍剑,如何挡得住天下闻名的青凤堂主。”话音刚落,他的眼中射出一丝精芒,昂首长啸。破石穿金的厉啸声中,手中长剑宛如受了祝福的神器,从紫竹剑鞘里踊跃而出,化成一片灿烂的剑幕,天星海雨般卷向青凤堂主。

  围观的众人都被这十分不舍剑华丽宛如********般的招式惊呆了,宛如身中魔咒,完全无法动弹。

  “好!”青凤堂主赞了一声,闪耀生辉的青锋剑吞吐出七尺左右的青色剑芒,飞快地左右一抖,化出环绕周身的青色光幕,迎向了势如破竹狂攻而至的洛佩贤。

  此时的洛佩贤再也无法让人联想到他谦恭儒雅的君子模样,却仿佛战神附身,双目如火,怒目横眉,身随剑走,手腕急颤,发出一波又一波明亮耀眼的剑浪。只在呼吸之间,他已经毫无迟滞地向青凤堂主连续攻出八十一招,这八十一剑快如白驹过隙,猛如轰雷霹雳,直刺横劈,不离中下两路。青凤堂主青锋剑宛如一面青铜墙壁,牢牢挡在身前,一步不让地将这八十一剑一一接下。

  洛佩贤厉啸一声,身子宛如飞天神鹤,扶摇直上,长剑从上而下,宛如疾风暴雨般罩向青凤堂主。青凤堂主连头也来不及抬起来,青锋剑上扬,凭着惊世骇俗的听风辨形功夫,剑挽平花,自下而上连接洛佩贤的又一轮八十一剑。

  双剑相击之音,宛如油中爆豆,间隔奇短,连绵不绝,若是远处听来,就好似一声悠长的剑鸣。最后一剑之时,双剑再次相击,金铁交鸣之声宛如霹雳,声传十里,洛佩贤一个优美的空心跟头翻到了青凤堂主身后。青凤堂主更不回身,反手一剑,一道青芒宛如长了眼睛,直指向洛佩贤眉心。

  霍然之间,青芒在将要触到洛佩贤之时黯淡了下来。而洛佩贤已经长剑一颤,风驰电掣地再次攻上前来。这一次的攻势更加凌厉,他力贯剑背,手中的长剑浸满了他苦修几十年的精纯内力,竟然开始震颤鸣响,发出沙哑低沉的剑鸣。这恐怖的剑鸣掩饰住了长剑破空的声音,令他手中的剑招不但迅捷如电,而且无迹可循。青凤堂主被迫的再也无法镇定自若地用听风辨形的功夫,一个回旋,青锋剑宛如洛水神女的潇湘长袖,随手挥洒漫天清辉,姿态婀娜多姿,令人目眩神迷。

  宛如身化赤焰的洛佩贤和剑撒清辉的青凤堂主各舞长剑,闪电般撞在一起,漫天剑光忽然仿佛炸开了一般爆出青白相间艳丽到了极点的光焰,令围观众人的眼睛不禁为之一盲。

  当众人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青凤堂主和洛佩贤已经交换了彼此站立的位置,背对背站立。

  洛佩贤的脸上再次露出一丝恬淡苦涩的笑容,长剑一摆,收入鞘中。

  青凤堂主右手长袖“轰”地一声,爆裂四散,化为一天蝴蝶般的碎片,露出她莹白如玉的手臂。

  “好一套十分不舍剑。好一个洛佩贤。”青凤堂主谓叹了一声,朗声道。

  “洛某在此感谢堂主手下留情。”洛佩贤噗地一声,喷出一口鲜血,艰难地说。

  青凤堂主静静地站着,良久,才冷冷地说:“我只想见识完整的十分不舍剑,看它是否有传说中那么神奇。”原来,在刚才洛佩贤以空心跟头翻到青凤堂主身后之时,她的剑芒已经飞射而出,直取洛佩贤的眉心。这一招如果落实,便是十个洛佩贤也一起了了帐,但是她压下剑芒,并没有取其性命,所以洛佩贤才有这一句。

  “堂主见笑了。”洛佩贤勉强压抑住浑身沸腾的血气,张口说道,这一开口,又一股鲜血狂喷而出。

  “洛先生!”红思雪急切地想要过去扶住洛佩贤,被方梦菁拉住。

  “别靠近,会受重伤的。”方梦菁满眼含泪地颤声说。

  “菁姐!”红思雪急道。

  青凤堂主缓缓回过头来,看着洛佩贤摇摇欲坠的身形,冷然道:“可有子嗣?” 洛佩贤费尽全力,缓缓转身,直面着这个杀人如麻的杀手之王,艰难地说:“一子。”

  “我留他一命又如何。”青凤堂主淡淡地说。

  洛佩贤长长舒了一口气,握在手中的配剑当啷一声落在地上。接着,他的整个身子突然从中爆裂,化为漫天飞扬卷动的血雨,晚风西来,将这一团血雾顷刻吹散。闻名天下的江南君子剑在这人世之间从此消失,只剩下伴随他三十九年的配剑凄凉地躺在地上。

  “庄主!”周围的庄勇看到洛佩贤壮烈牺牲,无不目眦尽裂,齐齐跪倒在地,失声痛哭。

  “何必难过,半刻之后尔等自会和洛佩贤再次见面。”青凤堂主的眼中露出狞厉的杀机。这些仁义堂庄勇整齐的站起身,“唱啷”一阵齐响,每个人都将长剑拔出,斜指地面,左脚踏前一步,摆出洛家剑法起手式。百余柄四尺阔剑整齐地排在一起,映射着残阳的余晖,赤红如血,一如众庄勇眼中横贯的血丝。

  “菁姐,左大哥,你们快走!我和庄勇挡住青凤堂主!”红思雪急道。

  “不必了,梦菁决定在这里和仁义堂同生共死。”方梦菁坚定地说。

  “我也是,”左连山大声道,“虽然仁义堂通缉过我的几位兄弟,但是我左连山怎会让女人替我挡灾,我今天也豁出去了。”说完一摆手中的铁锤,拿桩站稳。

  “好!”一个豪迈的声音从身后传出,红天侠一瘸一拐地从屋中缓缓走出,来到左连山身侧。

  “爹爹!”红思雪惨然呼道。

  “不必再劝,思雪,你看爹爹可是临阵退缩之辈。”红天侠笑道。

  红思雪苦笑着摇摇头,不再说话。

  “杀!”众庄勇一声齐喝,十几名庄勇开始挺剑直进。红思雪一展长鞭,飞越过几名庄勇的头顶,落在场中央,飞鹰鞭红光一闪,电射向青凤堂主头顶,拉开了决战的序幕。

  百余名庄勇奋不顾身地此起彼伏冲杀向前,又被青锋剑上鬼火般的剑芒接连击中,四分五裂的尸体四外飞扬。同伴的鲜血更加激发出庄勇的血气,所有人都好像野兽般嘶吼着冲杀上来,不要命地围住青凤堂主厮杀。红思雪的长鞭宛如一条火龙,三丈的鞭身刚好可以克制青凤堂主诡异的剑芒奇招,绕住她的周身打转,使得她不得不近身攻击,也令不少庄勇可以避开青凤堂主那恐怖的剑芒冲到她近前搏斗。青凤堂主看出红思雪鞭法的特别,冷笑一声,身形拔地而起,青鸾般翱翔于半空中,长剑东划一剑,西扫一剑,青锋剑青芒闪耀,一股澎湃的青焱在剑尖飞扬涌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