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九章 猛虎低头

大唐行镖 金寻者 4076 2003.12.29 17:41

    彭无望深深看了华惊虹一眼,忽然道:“宫主,可不可以借一步说话?”

  华惊虹一愣,眼中露出深思的神色。

  身后的李海华小声道:“宫主,不可。”

  华惊虹轻轻一摆手,道:“我自有分寸。”

  说罢,她已经缓缓走到了一处山石的角落,彭无望连忙跟了上去。

  “你想说什么?”华惊虹轻声道。

  彭无望想了想说:“宫主,咱们已经交手了两次,你认为我的武功如何?”

  华惊虹看了看他,淡淡地说:“很好啊!”

  彭无望用力一抱拳,低头道:“多谢宫主夸奖。”接着猛然抬起头,又道:“老实说,凭我的武功,就算是你全力出手,我也可以在临死前拉至少一个越女宫弟子一起上路。不知宫主作何感想?”

  华惊虹秀眉一立,道:“好胆!你想威胁我?”

  彭无望诚恳地说:“彭某不敢。只是将心比心,请宫主也体谅彭某的苦衷。这里的诸位豪杰都是彭某的好朋友,为了保住他们的手臂,彭某必当竭尽全力。”

  华惊虹苦笑了一下,轻声道:“你以为我想让我黟山弟子作这场无聊的争斗吗?可惜,你们闯山在前,已经坏了江湖规矩,若不能在此立威,越女宫在江湖上还抬得起头吗?”

  彭无望苦笑道:“好一个江湖规矩,彭某受教了。”

  华惊虹忽然道:“其实,杀人不过头点地,彭兄明智慧达,不必我多说了。”言罢面带怜悯地看了他一眼,缓缓走回了白鹤身边。

  彭无望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嘿了一声,步履沉重地走回众豪杰的行列。

  华惊虹面色冷然地说:“黟山弟子听令!”

  满山越女宫弟子齐声应和,一时之间满谷回音。

  华惊虹看了彭无望一眼,道:“将这些闯山之人……”

  “且慢!”彭无望猛然踏前一步,面色沉重地喝道。

  “你想怎样?”华惊虹沉声道。

  彭无望咬牙上前几步,双膝跪在地上,用力一抱拳,道:“宫主,人谁无父母兄弟、谁无妻儿老小,请宫主体念上天好生之德,放他们一条生路。”

  他的举动令所有人都惊呆了,群雄顿时如炸雷般咆哮了起来。

  “彭大侠,我的父母妻儿都死光了,不用为我求情!”

  “是啊!我们根本没打算活着回去,让越女宫人杀光我们吧!”

  “彭英雄,你不要为我们糟蹋自己,大丈夫宁死不辱!”

  郑担山和华不凡一左一右来到彭无望身边,拉住他的肩头,急道:“三弟,何必如此,我三兄弟联手,又怕过谁来?”

  彭无望奋力一耸肩,将二人远远摔了出去。

  他继续大声道:“求宫主开恩。”言罢,双手扶地,用力磕了三个响头。

  华惊虹微微点了点头,一抬手道:“好,既然你如此相求,我越女宫岂是得理不饶人之辈,你们就此散去吧!下次莫要再胡乱相信什么江湖传言,自取其辱。”

  她回头看了看身后的李海华和风迎花,只见二人脸上都露出得意非凡的神色,显得极为满意。

  彭无望缓缓站起身,躬身道:“宫主宽宏大量,实乃武林之福。”

  他身后的众豪杰木立在山风里,到现在仍然不敢相信他们心中顶天立地的英雄竟然如此懦弱。

  良久良久,他们才心情沉重地纷纷转过身去,临走的时候,他们向着彭无望的背影满含遗憾和不平地看了最后一眼,默然无语。

  郑担山和华不凡低着头,半天无法抬起来。

  直到豪杰们都走光了,他们才走到彭无望身后,轻声道:“三弟,我们在山脚等你。”说罢,默默无语地下山而去。

  看到众豪杰都已经离去,黟山弟子们欢声笑语地三三两两撤回宫去。这一次,越女宫虽然没有经历什么血战,但是却挣足了面子,那些从没有经历过江湖的女弟子第一次见到了这么壮大的场面,兴奋得叽叽喳喳不停议论。

  李海华和风迎花来到华惊虹身边躬身齐声道:“宫主英明,不损一兵一足便保住了越女宫的名声,令本宫大敌俯首拜服,我辈实佩服得五体投地。”

  华惊虹怔怔地看着彭无望,轻轻摆摆手,道:“你们先回去吧!”

  二人对望了一眼,一齐躬身而去。

  彭无望依旧木然站在山道正中,默不作声。

  “你还好吗?”华惊虹缓步走到他身边,轻声问道。

  彭无望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这一次委屈你了。”华惊虹低下头,犹豫了很久,忽然道。

  “嘿!”彭无望苦笑了一声:“好威风的越女宫,好厉害的黟山剑阵。可惜,真是可惜了。”

  他脑海中反反覆覆的都是华山上那一场惊天动地的鏖战,默默地想着:“那时候如果有这个剑阵,厉兄和岳兄这个时候还在江湖上欢呼畅饮吧?”

  华惊虹的脸上突然一阵热辣辣的难受,彷彿做了一件令她感到一生耻辱的事。

  “师傅!”一个童稚的声音从远处悠然传来,洛鸣弦跌跌撞撞地跑上山来。

  “鸣弦,我不是让你在山脚待着吗,你跑来做什么?”彭无望惊道。

  “我来杀了她!”洛鸣弦拔出身上的松纹剑,奋力向着华惊虹刺去。

  “臭小子!你疯了?!”彭无望一把将他抱住。

  “师傅!你为什么要向她磕头?她不配,她不配!”洛鸣弦哭了出来:“你是从不低头的大英雄,为什么要对她卑躬屈膝。我要杀了她,杀了她。”

  “臭小子,我告诉过你多少次了?为侠者只问是非,不争意气!

  你要我说多少遍才懂?!如果磕头可以救人,就算磕一百个又有什么关系!”彭无望夹手夺过松纹剑,大喝道。

  洛鸣弦泪水满面地跪在他面前,颤声道:“徒儿受教了。”

  彭无望向华惊虹一拱手,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想了想,又闭上了嘴。他搀起了洛鸣弦,师徒二人互相扶携,走向一直在打着响鼻儿的黑骏马。

  “彭兄!”华惊虹忽然道。

  “嗯?”彭无望转过头,脸上露出询问的神色。

  “没什么。”华惊虹的脸微微涂丹,欲语还休。

  彭无望揽着洛鸣弦,飞身上马,大喝一声:“驾!”

  话音未落,蹄音已经响于数十丈之外。

  黟山山脚处,除了默默等待彭无望的华不凡、郑担山,还有一个神色木然的黑衣男子。

  他癡癡呆呆地跪在山道正中,一言不发。

  从他身边走过的豪杰看到他就要在他身上吐一口唾沫,愤然和他擦身而过。 这个人就是传错了消息,差点引来江湖浩劫的张涛。

  郑担山和华不凡恨不得一脚踢他到南海去,因为他的失误,自己的三弟在黟山新败之后,还要受如此巨大的羞辱,之后在江湖之中,叫他如何抬得起头来。

  彭无望的身影在山道上出现的时候,郑担山和华不凡一时之间都不知如何是好,愣愣地站起身。

  “大哥、二哥!”彭无望飞身下马,快步走到他们身前,笑道: “我们又聚在一起了,今天找个酒馆,我亲自下厨,咱们好好欢聚一番。”

  华不凡和郑担山对望了一眼,华不凡支支吾吾地说:“三弟,我们……我们对不起你。”

  彭无望一皱眉头,道:“二哥,我们既结拜为兄弟,便是不必再说这些没用的客气话了。我从来没谢过你来为我报仇,你也不必说这些丧气话。”

  华不凡一阵惭愧,道:“三弟,我实在心中有愧啊!”

  彭无望微微一笑:“大哥、二哥,这些都不怪你们。”

  他转过身,来到直挺挺跪在地上的张涛面前,蹲下身子,大声说:“要怪,也只能怪这个传错了消息的风媒,好端端地引来这一场大祸事。”

  郑担山用力一点头,道:“不错,要怪就怪他!”说完他独有的大小眼中露出一丝笑意。

  张涛更加惭愧无地,头垂得更低了。

  彭无望从怀中掏出一条丝巾,刚要递给张涛,忽然想起,连忙收了回去,喃喃道:“这个不行。”

  他又从腰上摘下一条大汉巾,递给张涛,道:“来,擦擦脸,好傢伙,这些人的唾沫怎这么多。”

  这一句话,让周围的郑担山、华不凡和洛鸣弦一起大笑了起来,本来对张涛的愤恨之情也消失了。

  张涛颤抖地接过汉巾,又是感激,又是惭愧,忍不住哭了出来。

  “你今后如何打算?”彭无望站起身,长出了一口气,大声问道。

  “彭大侠,我决心退出江湖,从此不作风媒了。”张涛颤声道。

  “嗯,一个消息出错,相对于一般人来说,风媒的确做不下去了。

  不过,你是张放的弟弟,”彭无望沉思着,忽然大喝一声:“就这一点儿出息吗?”

  张涛猛然抬起头,怔怔地看着彭无望,只感到浑身上下被一股子热火灼烧着。

  彭无望微微一笑,露出一线雪白的牙齿,沉声道:“鸣弦!”

  洛鸣弦精神抖擞地在他身后一站:“师傅!”

  “把他的马还给他。”洛鸣弦立刻将那匹神骏的黑马牵到张涛的面前。

  “你还没做到天下第一呢!不可惜吗?”彭无望笑着大声道。

  张涛的眼中一阵热辣辣的酸楚,他用力点了点头,道:“我会是天下第一的风媒,彭大侠,我记着了。”

  彭无望笑了笑,不再理他,走到华不凡和郑担山身边。

  “三弟,你还不知道吧?你二哥要定亲了!”

  “当真!”

  “哈,你最好将你那独门烤肉的法子传给你未来嫂嫂,以后大哥我找不到你,就去二弟府上混一顿吃喝。”

  “既然大哥说话,小弟焉敢不从。”

  “师傅,你也教教我,我要做给娘吃。”

  “小子,先学我的武功吧!我去莲花山这阵子,就由大哥和二哥指点你武功,好好学着点。 ”

  “知道啦!”

  “放心,三弟,我可要好好摔打摔打你这个好徒弟。”

  “郑师伯饶命啊!”

  “哈哈哈哈!”

  伴随着一阵又一阵的开朗笑声,几个人欢声笑语地向山下走去。

  黟山的一切在他们来说,又成了过眼云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