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章 气势如虹

大唐行镖 金寻者 4277 2004.02.04 14:24

    而在密林的另一侧,躺满了一天前还不可一世的神弓营群英。

  刚才彭无望的五枚刀尖,竟然在不到一盏茶的时间里,夺走了四十几条大好性命,再加上梅自在的暗器和之前慕容龙亭、欧阳平所杀的,神弓营只剩下不到三十人,还有不少人手臂带伤。

  普阿蛮扶住肩头的一处伤口,半跪在地上,喃喃地说:“彭无望,嘿,彭无望……”几道细细的汗水从他那岩石般的脸颊上流淌而下。

  ※※※

  “怎么样?”李读、梅自在和孟寒树看到彭无望捂着鼻子跑进洞,连忙问道。

  “听声音死了不少,有一个高手很是厉害。”彭无望抹了抹鼻子上的鲜血道。

  “是那个使双燕的高手?”梅自在犹有余悸地问。

  “那叫做双燕吗?”彭无望好奇地问。

  “算啦,都什么时候了,还琢磨这个干么?”李读冲上前道:“我们要不要冲出去?”

  “趁他们还没回过神来,我们这就走。”彭无望精神一振,道:“李先生把剩下的火焰弹全扔出去。我、梅前辈、孟前辈掩护你们,从来路走。”

  “好,都听你的!”梅自在和孟寒树齐声道。

  一连串的爆炸声后,彭无望、梅自在和孟寒树同时冲出洞,一字排在洞口。

  这个时候,密林中的混乱仍在继续,只有零星的箭羽射来,虽然来势凶猛,但是梅、孟、彭三人已可抵挡得住。

  彭无望大喝一声:“还不走?”

  洞内探头探脑的一大群少年弟子立刻蜂拥而出,向着来时出路飞奔而去。

  这时候,彭无望对孟寒树道:“孟前辈,孟兄身子不适,你驮他先走,我和梅前辈已够抵挡。”

  孟寒树眼圈一热,道:“彭兄弟,此番如果生还,你、我便是生死之交。”言罢猛的一转身,冲进洞去,扛起孟俊贤,甩开大步,飞快走了。

  “梅前辈,我再挡一阵,你也先走。”彭无望大喝道。

  梅自在此时虽然不好意思先走,但是性命要紧,又自问没有彭无望这一身功夫,只好感激地看了他一眼,转身快步逃走。

  ※※※

  “普大哥,他们冲出洞了!”屠娇急道。

  普阿蛮心中一阵焦急,回头看了锦绣公主一眼。

  这位高贵的公主仿佛泰山崩于眼前都不会改变颜色,她只是轻轻咳嗽了一声,道:“让山下高手截击,阿蛮不必担心,中原豪杰的主力已经尽数歼灭,这些只是青年弟子,即使走脱也无大碍。”

  普阿蛮一阵惭愧,暗中佩服锦绣公主风雨不动的修养。他哪里知道在这位奇女子的心中,是怎样一番的柔肠百转。

  ※※※

  莲花山山道上一片混乱到极点的激斗。塞外高手人多势众,准备充分,但是被刚才李读的火焰辣椒弹悉心关照了一番,直到此刻还头昏眼花,涕泪交流。

  而突围的众豪杰虽然人手少、武功较差,但是士气高昂、气势如虹。一时之间,竟然将一众大草原上的高手逼得节节后退。

  孟寒树挥舞九环厚背刀,连续砍翻了三个塞外战士,将包围圈冲出了一个缺口,振臂高呼:“从这里走!”周围杀红了眼的中原豪杰立刻应声围拢了过来。

  “围住他们,一个都不准放走!”从后面赶来的普阿蛮高声喝道。

  听到首领的呼喊,塞外武士士气大振。

  生死一线耶律天都瞪目大喝一声,长矛一横,将孟寒树的当头一刀挡了回去,厉喝道:“想从这里走,先问过我耶律天都。”

  此时,额尔古纳河双雄博古台、扎尔杰,白骨枪额可察、翻云棍差猜、黑流星猛玛、雁王卓狠、闪电邦伦、乌云方卢、血勇士吉灿、飞凤屠娇、无影飞刀菩叶子、破燕刀萧洪同时围拢了过来。

  这些高手在草原上赫赫有名,有些人彼此之间还是互有心病的对头,而此时他们摒弃了成见,同仇敌忾,围歼中原豪杰,这乃是十分难得的景象。

  看到这个情景的塞外高手们一阵欢欣鼓舞,纷纷高呼邀战,加倍狠命地厮杀着。

  片刻之间,数十名中原豪杰横尸在地。闻到血腥味的塞外诸雄更加战意高昂,加紧砍杀,令本来气势惊人的中原豪杰纷纷倒退。

  梅自在和孟寒树在数名高手的围攻之下,左支右绌,险象环生。

  随着同伴一个个战死,中原诸豪杰仿佛预见到了自己的结局,双目都露出恐慌之色。

  这时候,血勇士吉灿一声怒喝,将一名和他缠战的龙神帮舵主一刀劈下了头颅,鲜血和脑浆溅了他一脸。他用手一抹脸,怪叫一声:“杀光汉狗!”周围的高手以一阵野兽般的怪叫作为应和。

  这个场面太过恐怖,一个飞燕山庄年轻弟子忍受不住,扔下双剑,转头狂奔,被数枝铁羽箭钉死在地。

  至此,中原豪杰的斗志降到了谷底,有些绝望者几乎要抛却刀剑闭目待死。

  “青州彭无望在此!”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喝从半空中响起,彭无望手里提着一个人头,飞身来到场中:“挡我者死,顺我者生!”言罢,一抖手将那颗人头丢到普阿蛮面前。

  场中的众中原人物看到彭无望,都兴奋地欢呼了起来,声音几乎盖过了塞外武士们野狼般的呼喝。

  普阿蛮神色一凛,俯身拾起首级,定睛一看,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坎达雷!”他立刻明白了过来──神弓营完了。

  他的眼中燃起了惊天的怒火:“彭无望,你今日休想生离此间!”

  “笑话!”彭无望扬声大喝:“彭某想走,你们谁能阻挡?”言罢拔出秋水长刀,闪电般向着正挡在路中央的耶律天都冲去。

  “天都小心!”普阿蛮一声惊呼,将双燕抄到手中,身子向着彭无望掠去。

  耶律天都在塞外草原横行无忌、群雄避易,哪里见过如此嚣张的人物,一股大漠马贼的血气上涌,怒喝一声,竟然不理彭无望当头劈来的一刀,铁矛一弓矛身,电射彭无望左边的心口。

  这一招后发先至、快如闪电、角度刁钻,无论时机方位,都是上乘之选,乃是死中求活的绝命杀招。耶律天都纵横大漠,千百场血战中得保不败,很多次都靠这一招──穿日舍命枪。

  彭无望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他脸上的几处伤痕因为这一个笑容扭曲在了一起,显出一丝狞恶的滋味。在耶律天都身后的大漠群雄看在眼里,每个人心中都生出一股寒意。

  耶律天都的铁矛准确地击中彭无望的左心口,彭无望的身子一翻,扑倒在他的矛杆之上。

  能够这么简单地解决如此嚣张的对手,耶律天都一阵兴奋,他双臂运力,下意识地要将彭无望的身子挑起来。这是他作为马贼的凶悍作风,要将敌将的尸体高高挑起来,然后扔出去,显示自己的凶悍,也令敌对的一方丧失信心。

  “小心!”数个声音纷纷地响起,其中普阿蛮的声音最为焦急洪亮。

  耶律天都吃了一惊,定睛观看,才发现彭无望竟然顺着他的枪杆向他滑了过来,刚才那一枪看似挑中了要害,其实只是在彭无望身上划了一个浅浅的伤口,然后从腋窝下滑了出去,而彭无望的身子却轻轻巧巧地挂在他的矛杆上滑行而至。

  耶律天都猛的收矛想要架开彭无望即将到来的杀手,却没想到这个收矛的动作只能加快彭无望向他逼近的速度,等到他醒悟过来,已经是满眼秋水涟漪般的明澈刀光,他平静地闭上了眼睛。

  血光迸现,耶律天都的人头高高地飞上天空,发出轻柔的破空呜咽之声。

  “天都兄弟!”耶律族高手破燕刀萧洪和不远处的普阿蛮一起惨痛地呼吼了起来。所有人都被彭无望这巧妙绝伦的奇招震撼了。

  “我和你拼了!”萧洪狂舞着手中的塞外弯刀划出满天金色的刀影,向着彭无望扑了过来。迎向他的不是彭无望,却是已经失去头颅的耶律天都的尸体。

  萧洪连忙收住刀势,伸手将本族兄弟的遗体一把抱住,这时候,他心中一阵凄凉。他知道,双手环抱尸体的自己已经躲不开彭无望的下一招杀手。

  “砰”的一声巨响,彭无望的手肘重重砸在萧洪的头顶,他的眼前一阵漆黑,昏死了过去。

  “挡我者──杀!”彭无望张口一声狂啸,狮子吼的罡气震慑全场,功力稍弱的塞外武士几乎被这一声威猛的怒吼震昏了过去,包围中原群雄的战圈松动了。

  “就是现在!”梅自在和孟寒树久走江湖,哪还不知道生机已到,他们立刻一声吆喝,率领着重新士气大振的中原群雄,势如破竹地冲出了包围圈,向着山下飞快奔逃。

  “还不追?”在最外层的菩叶子急切地大声呼喝,他麾下的一彪战士这才醒悟了过来,纷纷呐喊着,向山下奔去。

  此时已经追到彭无望身边的普阿蛮怒吼一声,双燕齐出,向着彭无望攻来。

  彭无望竟不抵抗他强猛如恶虎下山的惊天攻势,而是顺着刀势,仿佛被狂风吹走的落叶,向着菩叶子率领的那群武士扑去。

  菩叶子看到彭无望被普阿蛮追杀,心中一阵安然,在他的印象里,没人能够逃过塞外英雄普阿蛮的追击。他理也不理彭无望,大声指挥着族中战士,向着山下追去。

  “老菩,看后面啊!”他的身后,是普阿蛮焦急的呼唤。

  “难道……?”菩叶子心中一寒,连忙转身,只见彭无望的秋水长刀就在一丈之外飞快地逼近。

  “不好!”菩叶子根本来不及细想,七枚飞刀已经脱手飞出,射向彭无望的七处要害。

  接着,他看到一生中只见过一次的景象,飞向彭无望的飞刀被一种神秘的力量牵引着,向着四外飞散。

  难道他是神仙?菩叶子愣住了,他呆呆地看着彭无望的长刀刺入心口,呆呆地看着彭无望拔出刀,和他擦身而过,接着他茫然地倒在随后跟来的普阿蛮怀中,吐出一口鲜血,浑身剧烈地痉挛着。

  “老菩!”普阿蛮心中一阵悲凉,他和菩叶子的交情,是在敌对沙场上建立的,反而比并肩战斗的兄弟更多一份情谊。

  普阿蛮咬了咬牙,颤声道:“兄弟,那个汉人也会离手刀。”

  菩叶子吐出一口浊气,眼中露出释然的神色,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惨呼声幽幽传来,菩叶子手下的武士在彭无望如烈焰般狂猛的刀光中,手舞足蹈地挣扎着,一个又一个颓然倒下。

  这几声惨呼把普阿蛮从瞬间的失神中拉扯了回来。他感到一个个塞上闻名的勇士从他身旁扑过去,将彭无望团团围住,没人再去理会朝山下飞快逃窜的中原群雄。

  普阿蛮挺直了身子,他的心中充满着滔天的杀意,本族兄弟的殒命、杀场战友的惨亡,激起了他胸中澎湃的斗志。

  “把他围起来!”他高声喝道:“和他游斗,不要接近,困死他。”

  他的声音沉着而冷静,但是熟悉他的人不禁要为彭无望感到悲哀,因为他们知道彭无望的下场将会是多么凄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