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卷中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卷中仙

夫可奈何

  • 仙侠

    类型
  • 2020.09.13上架
  • 6.28

    连载(字)

154位书友共同开启《卷中仙》的仙侠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终南隐

卷中仙 夫可奈何 1972 2020.09.13 11:06

  卷首词

  北地卷黑龙,磨獠牙,舞鳞爪,睥睨风烟路。

  建康多风雨,湿罗衣,摧兰草,消磨谁家园。

  武夫奋意气,儒士展风流。总难挡,帝王心术。金华台上,半阙珍珑杀劫,乾坤转寰。

  世事多浮沉,红尘生波澜。却怎抵,女儿秀手。江渚亭前,一曲高山流水,渔舟唱晚。

  或道梁祝,本是三个人的故事,却添悲欢。吹皱一池春水,干卿底事?与尔无关。

  第一章终南隐

  终南烟雨,最宜诗画。

  流岚若缕,缈缈绕千峰灵秀。

  薄雾如纱,隐隐掩几户人家。

  梁仙缘山石而上,且行且歇。肺部如针刺般的疼痛,让他不敢大口呼吸,只好急促的短喘。饶是如此,被花香沁透的云雾,仍让他心扉舒阔,不由无限的感慨自然的美好。

  石径蜿蜒,渐向云顶,终于眼前一亮,豁然开朗。天光云影,徘徊上下,石屋草庐,赫然其中。只闻吱哑一声,一个二十余岁的素衣青年推门而出,见了梁仙,也不应声,只行了个单手礼,挑着水桶侧身而过,望梁仙来路上去了。脚步声声,隐入云雾不见。

  梁仙敲了敲门,内中有人应了,才推开半掩的柴扉,走了进去。内中二人正在手谈,见有客至,一人忙推了棋局,大笑着迎上前来。

  梁仙见这人一身道袍,不由诧异,笑道:“和善兄,我以为你所出家,是皈依沙门,却何时信奉了三清?”

  和善笑道:“仙儿你年轻有为,家财万贯,今又如何?还不是来去无牵挂。既然如此,早日求个清静自适不好?我则最喜逍遥,守不得佛门的规矩,更厌他的喧嚣。索性和几位同道隐居于此,闲看日月静观花,却也自得。倒是你来得匆匆,让我且惊且喜。高中一别,是几年未见了?”

  那道人见和善有客,便径自收了棋具,同梁仙浅笑见礼过,转入后堂,不一时送了茶水过来。梁仙忙谢接过,微一酌呷,只觉一股苦味直落脾腑,整个人都通透了。却又有一段药香回绕,五脏俱都熨帖起来,胸间的疼闷也解了许多。

  梁仙不由神色一轻,讶然道:“你这观中,还真有几分门道。我这病自己都放弃了,哪想一盏茶下肚,竟又有气壮之感。真是久违了!”

  和善谦道:“粗浅手段,哪值一哂,不过道门调元养生之术耳。回头我送你一包。”

  两人谈起往日之情,俱都感怀,间或忆起少年时的蠢事,不由失笑。不知觉间天色暗淡,烟云四合,暮色渐起。主人留客,梁仙便安歇下,同和善秉烛夜谈,抵足而眠。

  淅淅沥沥的小雨下了整夜。次日梁仙醒时,天早放晴,檐下几株兰花生得极好,透绿的叶片舒展如剑,叶尖不见半点焦枯;嫩白的花蕾半开香扉,蕊间犹沾一粒晨露。谷生云烟,群峰似海上岛;日耀霞光,陋观如金玉堂。

  和善做完早课回来,招呼梁仙用饭。山间简陋,不过清粥咸菜,和善力邀梁仙多用些,道:“今日难得晴朗,若不带你观几处胜景,岂不白来一趟,显得我这东道主失了水准?且吃饱了方有力气。”

  用罢少歇,和善去取了斗笠蓑衣,并木屐手杖,和梁仙一一穿戴。梁仙见木屐只有独齿,且可前后活动,笑问和善:“这便是谢公屐吧?以前只在书上见过。”

  和善道:“正是此物,上山下谷极是便利。”

  当下带携梁仙,下得石径,专往奇木怪石间穿行,有时无路,左右一转,便复柳暗花明。也有藤桥,荡荡乎若行云中;也有浅涧,零零然如闻珠玉。随驻随行,时闻山间踏歌声;且笑且谈,偶见陇上锄禾影。

  行至一处连绵石洞,和善指道:“此处名文始洞,传为楼观旧址。其主洞内有一老泉,极为清冽。我二人不妨去饮用几口,顺便瞻拜祖师。”

  梁仙自无疑义,二人入内取水饮用,果然甘爽,又掬水净了手脸,对石壁敬拜了几拜,倚石少歇。不晓得触动了什么,忽闻喀喇一声,石壁裂开,露出一间暗室来。

  室极狭小,止有二三平许。地上一块蒲团对着石桌,桌上摆一卷竹简,并一具拂尘。正壁上绘着老君骑牛像,身后气浪翻涌,前方拜着一峨冠博带的古士。

  那老君目光平静深邃,手中托着一简一图。仔细看去,但见色光变幻,渐归混沌。那图中黑白二色似在旋转,化作一团灰影,止剩下圆形的边框,上刻着六个古字,却不识得。急切间不待二人记下,便模糊不见,壁上空空如也,唯见青苔,如梦一场。

  二人目瞪口呆。和善大叫道:“无量我勒个天尊!袁公子,卧槽,这是祖师显灵了?”

  说着急扑入内,伸手去摸蒲团。梁仙急叫阻止,却晚了一步,那蒲团嘭的化作一团黑灰,不剩半点模样。

  梁仙笑道:“数年清修,一朝破功。和善你的定力呢?别是修了个假仙吧?”

  和善驳道:“你懂个屁!这是仙迹呀!修者最重机缘。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能省多少苦功?这石室封存至今,想必是千古前所留。更甚可能是文始祖师真迹,得之仙道可凭啊!倒是你小子,跟着沾了仙气,何不拜本座为师,共参长生。”

  梁仙白眼道:“我拜你二大爷!老子都晚期了,现在只想游遍山水,不留遗憾。参你妹的长生?”

  和善道:“反正你都弃疗了,试一试又能怎样?修不成该死就死,修成了祸害万年,稳赚不赔的买卖,做又何妨?”

  梁仙沉吟片刻,倒也觉得有理。和善回复了平静,脱蓑衣于地,小心的捧起竹简、拂尘包好,将竹杖交由梁仙,抱着蓑衣缓缓起身。

  逢了此事,自然游兴不再。二人打道回府,一路小心不提。

  是夜风雨大作,终南山似成汤国,茅屋如海上孤舟,随风飘摇。和善同道士们整理竹简去了,独留梁仙一人,在风雨中无法安睡。

  脑中不由自主的浮现起当日所遇。恍惚间但见那太极图缓缓转动,混沌分阴阳,无极化太极,边框六个古字绽放奇光,黑白两条鱼儿在光芒中游曳,露出背后圆溜溜的门户来。

  忽的鱼儿卷起梁仙,往门中奋力一摆,只觉天旋地转,已是换了人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