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最后的拳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6 师父

最后的拳头 热情与痛苦 2069 2020.06.30 09:37

  黄家武馆有很多位师父。

  大师父、老师父、小师父、男师父、女师父。

  但在这间武馆里做主的永远是老师父。

  同样也在这间武馆里,最厉害的还得是那位刚满八岁的小师父。

  因为,只要这位小师父哭起来,那绝对是地动山摇、天崩地裂、海枯石烂。

  也只要这位小师父哭起来,大师父老师父男师父女师父都会头疼的望着,这群跟着小师父一起哭的学生们。

  他们有些弄不懂,明明这个小师父的名字里,既带着喜悦的悦,又带着释然的然。

  但为什么她都已经八岁了,还这么爱哭呢?

  ……

  阿呆走进黄家武馆已是傍晚。

  他见到了做主的老师父。

  六十六岁的老师父,看上去和四十六岁差不多。

  这位老师父望着高大的阿呆,他以为阿呆是来学拳的。

  但了解到阿呆是来做陪练后,他嘴角那好不容易见到的春意,忽然变成了夏雨。

  夏雨是粘稠的,也是简短的。

  所以老师父没有废话,直接给出了阿呆一个价格。

  两百一天陪练,一个月上八天班。

  阿呆听着这个价格,他拿着宣传单不解地说,这宣传单写的明明是两百到四百一天。

  为什么却直接定死了价格,只给自己两百。

  一旁的小师父听着阿呆的问题,她笑的鼻涕泡都出来了。

  她说,在鹏城。

  只要宣传单写着多少钱到多少钱。

  那么他给的永远的是最低的价钱。

  小师父毕竟年纪小,说话的条理并不是很清晰。

  但,阿呆听懂了。

  他好像了解了鹏城对于“钱”这个字的理解,要比他那淳朴的小山村复杂的多。

  他也好像也明白了,其实之前的大企业,并没有骗他。

  那定到两千五到五千的工资,永远不会因为他的努力还有付出,变多半分。

  那既然如此,努力又有什么意义呢?

  老师父望着一脸所思的阿呆,心中也像是秋天的落叶。

  陪练,本就难找,两百一天的陪练在这条街,更是沙漠里的金子,更是几乎难以遇见。

  却不料阿呆望着这份宣传单,他重重的点了点头。

  “我做。”

  也就这两个同样简短的字,老师父笑的是像冬天的梅花。

  这人,可真笨。

  的确,阿呆是笨,不知道货比三家。

  但阿呆现在还有别的选择吗?

  ……

  阿呆擦干身子,回到屋子里。

  他从床下拿出了一瓶矿泉水,他喝一半,分给小花一半。

  他打开了书柜,那书柜里,不仅有书,还有着三五个奖杯。

  这几个奖杯,有的金有的银。但却没有铜。

  他拿出了其中最大的金色奖杯。

  仔细的望着奖杯底座上的那两行字。

  “鹏城城市赛自由搏击冠军。”

  “获奖时间,2025年4月2号。”

  这是五年前的一场比赛,一场让阿呆永远忘记不了的比赛,同时,这也是他的第一场比赛。

  他笑着对一旁昂着头小白花的说:“你…你看,这是我用拳头打出来的。”

  “也是,我第一次获得冠军。”

  ……

  老师父说他是黄飞鸿徒弟的徒弟的徒弟。

  阿呆也看过电视,也知道黄大侠,他望着还在练拳的学生,他有些好奇问着老师父为什么不去教学生无影脚。

  老师父指着旁边的霍家武馆说,他们也没有教学生迷踪步呢。

  阿呆又问,那老师父您教学生什么。

  老师父一个漂亮的摆拳,说自己教得是真正的功夫。

  阿呆有些惊讶,因为他以前在老中医那学武的时候,听老中医说过,现在会真功夫的人越来越少了。

  没想到阿呆刚出村一年,就遇见了一个会真功夫的老师父。

  他望着一脸得意的老师父说,他也会功夫。

  老师父哈哈大笑起来,他说,他想看阿呆会什么功夫。

  于是阿呆挽了挽袖子,掖了掖衣角,顶着一天没吃饭的饥饿,就在这满是功夫的武馆里,使上他生平会的唯一的一套拳法功夫。

  只见阿呆拳起时如猛虎出林,脚踢时如蛟龙入海,拳影越叠越快,拳风甚至让旁人感觉到只要轻轻被刮到一下,自己脸颊就会疼的通红。这一拳一脚,虽然没有漂亮的套路,但每一拳每一脚都有着真功夫。

  但老师父他们非但没有因为这真功夫感觉到惊讶和欣赏,反倒是觉得有些可笑。

  原本,阿呆打得还蛮尽兴,后来才渐渐从旁人嘴角处的笑意,发现有点不对劲。

  这虎虎生风的拳法,仿佛就因为那些人眼里嘴角包含着各种含义的笑容,就像一只泄了气的气球一样,慢慢停了下来。

  最后,他的脸也红了,肚子也叫了,拳也不打了。

  “你这不叫真功夫。”老师父虽然从这一拳拳里看出了难得的力量和速度,但同样在他眼里,这一套拳法,不够漂亮不够飘逸,只像是一头疯牛的在街上肆意地撒着野。

  “那…那什么是真功夫呢?”阿呆垂着头,像是个做“错”很多事的孩子一样委屈。

  “所谓的真功夫,就是每一拳每一脚都能让人看到一个大好前程。”

  ……

  老中医应该太久没有去关注外面的世界。

  如今的功夫,再也不是他那个年代只有胜负的拳头。

  如今的功夫,早就成为了一条路。

  一条铺满着鲜花与黄金的路。

  而行路者,也不像老中医那个年代的武者,每一步都要走的那么艰难。

  阿呆望着那群笑话着自己的孩子和大人,他好像明白原来自己一直都不懂真功夫,练的也不是真功夫。

  他的心里有些难过,因为他觉得自己对不起老中医,也觉得自己更对不起母亲,要是自己能聪明点,勤奋点,说不定自己就能掌握老中医那些更为飘逸的拳法。

  他的脸又慢慢变得惨白。

  也看来,自己就连陪练这份工作都没法胜任。

  “不过,你的身体挺结实的。做陪练应该没有问题。”老师父望着浑身颤抖的阿呆,他叹了一口气说道。

  虽然阿呆的功夫没有让他满意。

  但陪练本来就不需要功夫。

  尤其在这个时代,陪练更多的意义就是让习武者在“功夫”这条路上能看到残酷的一面。

  也是让这些加入武馆孩子的父母,看到他们孩子能有条光明的前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