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最后的拳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9 沙袋

最后的拳头 热情与痛苦 2246 2020.07.03 05:49

  阿呆以为的陪练,要么是做别人的沙包,要么就是把别人当成沙包。

  毕竟,阿呆在习武的时候,老中医就是他的陪练。

  老中医应该比谁都明白,传统武术的最大弊端就是抗击打能力的不够,但他习武多年来,也没掌握一门抗击打的横练功夫。

  不过,这并不代表着老中医的师门不会横练功夫。

  他的小师弟,也就是后来的掌门,可是精通一门真正的横练功夫。

  他也是通过回忆小师弟练武加上自己的想象,硬是给阿呆创了一门独家的横练功夫。

  这门横练功夫就是每日用沙子和粗盐把习武者的皮肤磨得粗糙,配上没日没夜的对抗练习,从而让习武者的身体变得跟杂草一样顽强。

  也正因为这看上去奇怪又听上去愚蠢的练功方式,让阿呆在挨过不少拳头之后,身体更是一天比一天顽强。

  ……

  小小的下一场对手是一位来自于江城的职业女拳手,这个女拳手虽然出道十年,战绩有些惨不忍睹,但,没有人会小瞧着一位打了十年仍然还活的职业拳手。

  尤其这个职业拳手还是一位身高一米八五的重量级女拳手,更让四舍五入才到一米六的小小有些许担忧。

  也毕竟,在商业比赛还有娱乐节目里,没有人会在乎重量、规则、以及这场比赛是否公平。

  在聪明人眼里,噱头、流量、金钱才是价值。

  这场比赛,大概是小小今年想提高身价的最后一次机会。

  也应该是小小想进入职业拳坛的一次难得的机会。

  但老师父好像不珍惜小小的这次机会。

  在小小离开之后,看上去贪婪的老师父,甚至还开出了一天两百的白菜价,去糊弄着小小。

  可惜,他碰见了阿呆。

  阿呆不会糊弄,也不会错过生命里的每一次机会。

  他就像他的妹妹糖糖一样,看见任何东西,都当成自己的救命稻草。

  也因此,他的第一天的陪练,让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

  他是站着挨完小小的八个拳头,还没有倒下的男人。

  他也似乎感觉不到疼痛,反倒是小小带着拳套的拳头却有些发麻。

  小小望着脸上还带着笑跟没事人一样的阿呆,她忽然明白,阿呆之前并没有和她开着玩笑,她的拳头的确在阿呆眼里没有着力道。

  于是,她想要阿呆打自己一拳,她想看看在阿呆眼里什么叫做有力道的拳头。

  但阿呆死活不愿意出拳。

  他说,他怕打伤小小。

  哪怕小小说,就算打伤她也不用他负任何责任,她也甚至愿意给阿呆今天的工资加到一千,但,阿呆却仍然固执的不愿意对她出拳。

  小小有些气急败坏,她说:“你真是个傻子,居然会和钱作对,你说你是不是笨得要命?”

  阿呆居然大方承认:“是.我是笨得要命。“

  他在心中又笑了笑:“是要别人的命。“

  ……

  阿呆在练拳三年后,老中医就不敢和他对练了。

  因为,他想多活几年,活到阿呆有大出息为止。

  只可惜,人的寿命是有着极限的。

  老中医就算活到百岁,他也应该看不到阿呆有着大出息的样子,但他在临终前,望着阿呆没出息大哭的样子,却莫名的觉得,他好像这辈子不需要看到阿呆有着大出息。

  因为他自己这一辈子也没有太大的出息。

  他这辈子可能的最大出息,就是他在短暂生命的最后十年里,能有着阿呆这个徒弟。

  他握着阿呆的大手说,要他不要轻易用出拳头。

  阿呆哭着答应了。

  阿呆也在十九岁之前,只出过三次拳头。

  他的第一次拳头,是因为有人欺负他的母亲。

  那年刚满十四岁的阿呆,沉默地站了起来,他就像一头永远不起眼的公牛一样,一拳便给羞辱他母亲的人打倒在地。

  他的拳头打在那人鼻子上的声音并不大,鼻骨碎裂时更是几乎连声音都没有。

  可就是这样,那些欺负他母亲的人,才会吓着尿裤子。

  因为,这无声的拳,就像不叫的狗。

  一但呲牙,就不死不休。

  阿呆的第二次拳头,是因为有人想拆他的家。

  十六岁的他站在除了他和房子以外就一无所有的母亲跟前,对着砸向他头的锄头狠狠地挥了一拳。

  这一拳,有着声音。

  是铮铮声。

  也是他心中愤怒的声音。

  铁做的锄头弯了,但阿呆的手没有断。

  他对着那些想要拆他家却不愿给任何补偿的人,他扬起了拳头。

  那粗大的拳头,好像攥着他身后母亲的眼泪。

  就这样的一个拳头,让那些比他大上许多的大人,吓破了胆。

  因为,这个拳头,既然连坚硬的钢铁都毫不畏惧。

  他又会畏惧些什么呢?

  阿呆的第三次拳头,是为了妹妹糖糖挥的。

  因为,十九岁的他,就要离开家。

  身后全是家人朋友的不舍与牵挂,他的小拇指被糖糖拽着。

  她不希望自己的哥哥离开家。

  她也害怕着自己的哥哥会像自己的父亲母亲一样抛弃着她。

  阿呆望着糖糖,他用拳头用力地捶着自己结实的胸口。

  他对糖糖还有身后的母亲朋友们立下了承诺,自己绝对会在大城市去闯出个大出息。

  什么是大出息呢?

  阿呆好像终于明白,不让家人朋友牵挂的男人,就是有着大出息的男人。

  ……

  小师父望着死活不肯出拳的阿呆,还有急得满脸通红的姐姐。

  小师父笑了起来:“你们真是笨的可爱。不知道让阿呆去打打沙袋。”

  阿呆和小小,终于恍然大悟。

  原来,他们两是笨的可爱。

  而不是笨的要命。

  阿呆走在沙袋面前,他伸出了自己的大手,抚摸着沙袋。

  这是他第一次打沙袋,也是他第一次真真切切在眼前看见沙袋。

  这装满沙子和布料的沙袋,明显要比充气的那种重上很多。

  但,这沙袋在阿呆眼里,大概和纸差不多薄。

  他再次握紧了拳头,他好像已经没有选择了。

  因为,现在的他又没有钱,又没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就算是自己最得意的功夫也在老师傅眼里是假功夫。

  他就好像是个没用的男人。

  也好像是个没出息的男人。

  他更好像只剩下这个拳头了。

  这个拳头里,又装的是什么呢?

  他不知道拳头里装是什么,他只知道,这是他第四次挥拳,也是他别无选择的挥拳。

  这一拳,太快,就像一颗辉煌的流星一样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

  这一拳,同样也像蝴蝶的一生,短促却又有着芬芳。

  噹?嘣?砰?

  所有人都分不清这究竟是什么声音,但他们好像看见了白色的光。

  “我…我赔…”阿呆转过身望着瞠目结舌的众人,他好不容易昂下的头,又低下了了。

  在他身后,只留下满地沙子和一片荒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