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最后的拳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4 膝盖

最后的拳头 热情与痛苦 2273 2020.07.11 21:47

  有人说武术是杀人技。

  也有人说武术是伤人技。

  是规则限制了武术。

  但是在阿呆眼里,规则是限制不了武术的。

  因为一个真正的武术高手,会在有限的规则里用自己的智慧还有对世界的认知去创造无限的可能性。

  虽然阿呆觉得自己不算聪明,但他又觉得自己认识很多聪明的人,比如老中医、比如母亲、甚至连糖糖都是在阿呆心里是一等一的聪明人。

  所以,他在陪练的最后一天时,试想着自己要是走上擂台去对阵实力远远比自己强大的对手时,老中医、母亲、糖糖会让他怎么去做。

  他想老中医应该会让他不要后退,让他去以拳换拳,因为老中医认为阿呆的拳头,比任何人都要硬。

  母亲应该会让阿呆在出拳之前保护自己,就像小时候,他的母亲总会张开双臂,去保护着在她身后被人嫌弃阿呆那样勇敢且又卑微。

  他又想到了糖糖,糖糖应该会让他出拳更快,因为她总是觉得自己的傻哥哥,做什么都慢吞吞的。

  这样的傻哥哥,若是不尽力奔跑,不比别人快上一步,那么最后吃亏的永远是自己的傻哥哥。

  所以,阿呆笑了起来,他好像终于明白,若是想以弱胜强,那就必须要比对手拳头硬,比对手少挨拳,出拳比对手快就行了。

  他雀跃的把自己思考的结果告诉了小小。

  他认为这是老中医、母亲、糖糖的智慧。

  但是,当这些智慧汇聚在一起,最后好像又是阿呆的智慧。

  ……

  小小的腹击明显让景秀的脸色有些难看。

  但也仅是难看罢了。

  作为一个拳击手,尤其是重量级的拳手,他们比起看重拳重,往往更看重的是自己抗击打的能力。

  景秀宁愿在职业重量级比赛垫底了整整十年,也不愿像小小的教练阿勇那般降重降级。

  这无非就是,她对自己的抗击打能力极具信心。

  的确,这十年来,她ko的对手很多,但被她生生耗死的对手,更多。

  她后退着,拉开了距离,在她的脸上也莫名多了一分凝重。

  其实从比赛开始到现在,她一直都没有发挥出全部实力。

  因为这是一场实力不对等的商业比赛,这也是她为退役之后准备的一条退路。

  当退路杀死了梦想,拳手的集中力以及打法都会不自觉的下降。

  但身体是永远不会说谎的。

  长久以来非人的训练,还要那一次次在拳击场的挣扎,让景秀几个刹那间便调整好体力以及态度。

  她出拳不再是像之前那样大开大合,而是利用脚步和身高的优势,尽可能的消耗小小得体力。

  拳击场上,身高、体重、臂展、拳重都是一个拳击手的武器。

  尤其是高大的拳手,他的拳头还有体力,绝对会比很多矮小拳手强上很多。

  不然,拳击就不会分体重分量级,武术也不会有着一句老话叫“一力降十会”。

  同样,身高、体重、拳重包括年纪,这些其实也是很多年轻想快速出头的“拳手”还有“打假者”,挑战各位传武真假大师以及各派掌门的底气。

  认真起来的景秀,一边拉扯,一边随意出拳试探。

  她虽然笨重,但是她的重心回调后,她面对着身高差距三十厘米的小小,她的体力还有经验的优势逐渐显现出来。

  在第一回合钟声响起时,小小已是满头大汗喘着粗气,而景秀却是一脸轻松。

  ……

  “若是拳头没别人硬,没别人快怎么办?”小小听着阿呆思考出来的必胜诀窍,她也笑了起来,她又问道:“还有我要是比对手多挨拳怎么办?”

  阿呆又陷入了沉思之中。

  对啊,若是拳头不如别人,抗击打也不如别人,那该怎么办呢?

  阿呆想的很认真,他甚至都回忆起自己小时候的点点滴滴。

  “那…那就至少要膝盖比别人硬吧。”

  阿呆不知不觉回想起了老中医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

  “膝盖这么硬的孩子,就算智力身体不如常人,他的未来肯定也会有着大出息!”

  他并不知道舞台上的大出息是什么,但他觉得,所有的大出息都是一样的。

  于是,他把这句话,说的顶天立地,说的也铿锵有力。

  ……

  小小在第二个回合,终于因为体力消耗过大。

  她第一次被景秀击中了下巴。

  强烈的眩晕感让她慢慢倒在地上。

  裁判的数秒声,一旁阿勇的呼喊声,还有观众的喝彩、惊叹、惋惜声以及那喇叭里放的嘈杂歌声。

  都让小小躺在地上,不愿起来。

  是该结束了吧,小小握紧了拳套。

  在极度放松中,她似乎想起了自己加入拳坛,只是为了帮自己家武馆去证明着什么。

  她也想起了,学拳两年的她,在职业教练的要求中慢慢剔除了她学了十几年的武术套路,让她一味着练着拳重。

  她应该从带上拳套的第一刻起,就被定位为商业型拳手吧。不然,这两年来,教练给自己的要求怎么总是“漂亮”?

  漂亮的挥拳,漂亮的击打,漂亮的赢下比赛。

  好像这世间,就不允许丑陋的存在。

  传武也应该是丑陋也得吧?不然,漂亮的擂台上,传武出现的次数怎么会越来越少?

  自己悉心研究出的步法,第一次出现在擂台时,自己也不会如此清晰的听到自己心跳声吧?

  对了,要是阿呆在擂台上会怎么样?

  或许是击倒自己的拳头,和阿呆那天的力度一样,所以,在这最后的关头,小小竟想起了阿呆。

  “膝盖…该怎么硬呢…?”

  ……

  阿呆望着火车上越来越多的人。

  他坐在位置上有些拘谨。

  火车走了很久后,他望着一位应该买不到坐票只能买到站票的老人。

  他猛的一下站了起来。

  “您…您来坐吧?”阿呆望着这个和他母亲差不多岁数的老人,他笑的很诚恳。

  “我不用,你来坐吧。”老人慌忙地拒绝到。

  虽然她的腿因为长时间站立有些发麻,但回家乃至人生的路,大多不都是这样的吗?

  有的人坐着一帆风顺,也有的人站着,满身疲倦。

  但阿呆最不见得别人站着他坐着。

  他笑呵呵地把老人拉了过来,他也笑呵呵地站在老人原来的位置,他望着四周复杂的目光,他骄傲地昂起了头。

  好似在这一刻,他比健全人还像健全人。

  ……

  阿呆应该会站起来吧。

  小小爬了起来,想起了那个傻乎乎的阿呆,她的膝盖好像有了种力量。

  那种力量,让她在一次次遭受重击后,支撑着她不会、也没有再次倒下。

  直到比赛结束的那一刻,小小听着掩盖住歌声的赞扬声。

  她的双腿终于忍不住发着抖。

  她的膝盖也传来了负荷过重的刺痛感。

  但她脸上却和阿呆一样,第一次露出了明媚的微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