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离仙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有何区别

离仙山 仟路 2006 2019.08.19 23:35

  无奈的摇了摇头,山鸣松知道但不说破,也算是晚辈对前辈的一丝尊敬。

  沉云的身边人数约聚越多,大家都是为了这个主心骨前来,相信沉云可以解决眼下的困境。

  寻了个空位也是盘腿坐了下来,他的山甲毁坏了大半,很需要休整。

  “少掌门,结界到底如何?可还能解?”

  “不行,”山鸣松摇了摇头,严肃说道,“这阵是师父亲自布下的,光是特制山甲就炼制了一百多枚。

  就说当初绿洲地界划分之时,中原的山甲修士给师父援助了这一百多枚的山甲,可条件就是我御山城必须看守好离绿洲不远的雪沙漠。”

  山鸣松的话勾起了许多人的注意力,大家都看向了他,只有沉云依旧在打坐恢复。

  微微叹了口气,眉头锁得死死的,神情很是严肃。

  “师父曾和我提起,绿洲这块风水宝地,算不得什么,比起中原大派占据的灵脉大川,简直像是一个小水潭。

  可是世上没有什么白得的东西,守住雪沙漠是绿洲之本,只有守护好了雪沙漠中原的大派才默认这小水潭的归属。”

  说着一些旧事,山鸣松的语气已经算是平静了,可是一旁几乎同龄的都枕却是呆呆的微张着口。

  他看向了自己的叔叔,寒剑堂的长老,都喻史。

  那一向总是挺得笔直的脊梁,不知何时稍稍有些弯曲了。

  “哎,说到底,我绿洲终究是一帮不入流的小门小派,师父深知这一点,以前也教导我,说中原大派自有他的底蕴,万不是你我想象。

  我本不信,可是瞧见了沉云道友,这才知道人外有人。

  以往,御山城里许多资源力量都用在了巩固这雪沙漠的阵法上,记得儿时的时候还是三年检修一次,如今却是每年都更换山甲。”

  说到了自己门中付出的努力,山鸣松的语气又硬朗了起来,像是在说一句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原本,这阵只能防御化人境以下的妖,可是在师父的不断加持完善之下,已是能够抵御得住!

  阵法精妙,也是强悍,断不是一人所能破。

  可是······”

  “可是什么!”

  赵赤行大声问道,他对山鸣松说的深有体会,绿洲的本质,他这个做掌门的其实不傻。

  “可是,现在大阵被人篡改,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这阵是对内的,也就是对雪沙漠里的。

  如今,如果是修真者的话,至少要元婴境才能逃脱。”

  山鸣松解释着,这话听着让人有些绝望。

  豁然站起,老赵瞪足了眼球,整个人都显得怒气冲冲。

  “什么!老子都还没结出金丹呢,你要我元婴!!!”

  一脚踢起了沙,扑灭了弟子手中的火。

  赵赤行怒了,也急了,在原地打转,想发火却又发不出。

  猛然,扑倒了山鸣松的跟前,紧紧握住了他的肩头,询问。

  “有没有什么办法,有没有什么办法,你师父还在外面呢,山老他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难得的一脸认真,赵赤行质问着,他不想被困在这里,就像是被困在那峡谷底部一样。

  “我······”

  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山鸣松也没想到,一向喋喋不休的赵赤行也会害怕,也会焦虑。

  看着老赵的样子,眼前忽然闪过了那齐掌门一头撞死的情形。

  那飞溅至脸颊上的血珠就好像还在一样,都喻史伸手抹了抹脸,虽然早就擦干净了,可还是感觉有什么在残留。

  我想活,想活有错吗?

  忽然回荡在脑海中的话,是那齐掌门逃进山甲后的爆发。

  出不去的雪沙漠,和那峡谷之底有什么区别。

  “赵掌门,或许情况还没有那么坏,师父发现了这里的异样定是会来查看。

  若是师父也解绝不了,那他便会去找中原大派的好友,请更强的山甲师出手,一定会能解开这阵的。”

  最终还是好言相劝,山鸣松长长松了一口气,是不想看见赵掌门情绪的崩溃。

  赵赤行也长长松了一口气,跌坐在山鸣松的身边,脸上荡起了笑容。

  “能解就好,能解就好······”

  有希望,总是比没有希望的好,赵赤行或许在自我麻痹,但这很管用。

  ‘嘭!’

  忽然,就在众人都歇下一口气的时候,那洞穴中忽然发出了巨响。

  格式兵器纷纷亮出,众人的反应显得有些过于紧张。

  是白甲蝎,不只一只,正不停的从洞穴口爬出。

  “山甲,御!!!”

  山鸣松率先做出了反应,带着自己的师弟祭出了山甲,划下了防御。

  “掌门,躲在身后。”

  将都枕轻轻推在后面,都喻史捏起了剑诀,飞剑笔直的向那白甲蝎袭去。

  “五行堂!”

  “在!”

  “给老子他娘的上啊!”

  像是在发泄,赵赤行命令着自己的弟子,也无视着自己的伤势。

  剑光,红光,虫甲的碎片,这不断从洞穴中爬出的白甲蝎成了众人发泄心中不满的对象。

  唯一没有出手的只有都枕和沉云,都枕的剑还不能控,若想斩杀妖物,只能越过山甲,只身犯险,然而这个险都喻史断然不会让他去触碰。

  而沉云,依旧在盘坐,他的剑,静静的悬浮在身旁。

  没有人去催促他,也没有人责备他,在能够应付的情况下,他理应好好的恢复自己的伤势和灵气。

  都枕出不了剑,便是退在了沉云的身边。

  看着那盘坐的模样,看着那悬浮的长剑,他忽然有些嫉妒了。

  他其实知道,沉云不出剑也能有作用,只要他还在这里,赵赤行他们就有底气,有信心能够解决这些妖物。

  都枕没有这样的能力,他也不知道这样的能力是什么滋味。

  空有一个掌门的名头,背负的其实更多的是责任和压力。

  他多么急切的想证明自己,可是手中的剑,还从未见过血,自己,也没能造就过亡魂。

  “静心。”

  忽然,闭着眼睛的沉云开了口,多少有些吓到了都枕。

  “你,你说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