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离仙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十步杀一人

离仙山 仟路 2016 2019.07.29 15:40

  赌局被撤了下去,所有弟子都默默的将自己压的灵丹收了回去。

  没有人压中了沉云他们能够登顶,看笑话的剑德峰成了一个笑话。

  解了禁制的孤舟似乎又恢复了生机,没有那些肆虐的剑意,植被水流又开始恢复了自己本该的模样。

  泛叶红做的第一件事情不是修炼,而是收拾屋子。

  百年无人居住,这些本有的一些石屋宅院也都破败得很,不少都塌了许多。

  似乎是理所当然的,沉云坐在那些石化的剑旁遥望群山,等着泛叶红收拾好一切。

  本就少言寡语的叶红不会反对说什么,更别提沉云在上山路上早就证明了实力。

  干枯树枝捆扎成的扫帚,三人粗的古树砍倒横劈成了的木床,净月剑倒是成了一把不错的多用工具。

  琐碎的事情总是很多,叶红出乎意料的会很独自生存,等沉云回过神来时,他甚至已经架好了篝火开始烤一只拔了毛的雉鸡。

  火光成了存有人烟的证明,也落在了九峰眼中。

  谪仙山,守峰弟子,如此便是扎根在孤舟峰上。

  ······

  ······

  沉云的事迹传遍了谪仙山门人,自然也落在了弟弟沉去闲的耳中。

  他还在外门,那日去没去九峰比剑,自然也瞧不到沉云那日的英姿。

  不过他不想知道也得知道了,那总是像块狗皮膏药甩不掉的荷蕾儿却是崇拜起了沉云这个前辈师兄。

  “哇~那一日沉云师兄实在是太帅气了,站在那里风轻云淡,没有剑能够伤着他!”

  小手捧着脸蛋,小姑娘坐在沉去闲的小院里,说着她犯着她新开放的花痴。

  外门上的旧弟子早就走了几茬儿,不是入了道门就是心灰意冷下山去了,倒也没人知会她沉去闲是沉云的弟弟。

  沉去闲自己自然也不会说,哥哥如此大放色彩,这只会让同为九品灵根的他更加羞愧。

  “喂喂喂,木头人,你是没看见,那一日是何等的精彩,!不因天资拙劣而自暴自弃,不因胜利而得意忘形,不卑不亢好似一切都尽在掌握!这才应该是剑修的模样!”

  荷蕾儿喋喋不休的说着,沉去闲还有了自己的外号。

  木头人,嗯,如今倒是变得少言寡语的沉去闲很是对得起这个外号。

  “吃茶,快冷了。”

  沉去闲还在煮茶,用着三式留下来的那套茶具。

  秋剑托人带来的茶叶轻轻的沉淀在杯底,微微泛着幽蓝,是灵田里种出来的良品。

  说了,便就小手一抓,仰头一饮而尽。

  荷蕾儿也不知是搭错了脑袋里的哪一根神经,故作豪迈,一把抓起了沉去闲的木剑按在腰中。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我等剑修理应如此,这才对得起那个剑字!”

  微微眯着眼睛,咬着后槽牙念出的诗,沉去闲只当她又是发了疯了。

  不过这诗却是勾起了一些回忆,那日在南屏镇陈弃仙师与那徐纵的对决,倒是当得上这诗来。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默默的口中念着,这诗是说得山外面的那些剑侠,他们也是剑修,可却不像剑修那样对长生执念。

  仗剑天涯,平不平之事,这,才是侠,是剑侠所为。

  “木头人!”

  忽的一巴掌,拍在了肩头,沉去闲吓得手中茶水都抖了出来。

  “本姑娘决定了!”

  “决定,决定什么?”

  “自然是决定要去投奔沉云师兄!”荷蕾儿脸上洋溢着笑,笑得很纯粹也很开心,“老师说了,我这个月便能跨入道门,等进了道门之后我也要像沉云师兄一样去守峰!

  你想啊,守峰人,不受约束,自由自在,多好!”

  呆呆的看着这个已经一只脚踩在桌子上的女孩,沉去闲沉默了。

  ······

  ······

  “阿欠!!!”

  抽了抽鼻子,沉云擦了擦嘴角的口水。

  “沉师兄,怎么了?”

  “没事,有人惦记我。”

  理所当然的说着,沉云一脸淡然,丢了一把丹药入口。

  ‘嘎嘣嘎嘣,嘎嘣嘎嘣······’

  看着沉云咀嚼着的嘴,泛叶红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想起了上山时自己也吃的那一口。

  当时身子太疲惫,那一口进嘴太突然。

  只记得好吃,倒是忘了是怎么个好吃法。

  “来一口?”

  沉云看向了泛叶红,抓了一把丹在手。

  “不不不···”连连摆手,泛叶红收回了自己好奇的目光。

  见被拒绝,沉云也倒不说什么,手中的丹也不收回去,再一颗颗塞进小瓷瓶中倒也怪麻烦的。

  口中嚼了嚼,喉头翻滚咽下,又把手里的一把丢进了口。

  ‘嘎嘣嘎嘣,嘎嘣嘎嘣······’

  清脆的咀嚼声声声入耳,比那林中的虫鸣还恼人。

  目光又不知不觉的平移了过去,泛叶红拄着剑,不住的吞咽着口水。

  “来一口?”

  “不不不······”又是连连摆手,可是这一次却没收回好奇的目光,“那个,师兄,你,这吃的是······”

  “蚕豆。”

  言简意赅的回答,沉云又丢了一把进口。

  ‘嘎嘣嘎嘣,嘎嘣嘎嘣······’

  “你不用修炼的吗?”

  “哦,那个,那个······”支支吾吾,面对沉云的询问,泛叶红有些慌乱,半响才想出个理由出来,“我···我没有持剑后的功法,练不了。”

  眉头皱起,沉云不解。

  “你爹没教你?”

  “怎么会!我······”

  像是一下子就被触及了内心痛点,一向是高手风范的泛叶红却是像小孩子一样跳脚起来。

  “我我我,我泛叶红···这辈子,走的都是自己的路,他们,他们什么都没教过我!”

  “哦。”

  简简单单的应了一声,沉云背过了身去。

  嘻嘻索索,还似乎有些琐屑随风飘落,泛叶红满脸疑问。

  “接着。”

  “什么东西!?”

  一块巴掌大小的玩意儿被丢了出来,泛叶红手忙脚乱的接住,连净月剑都跌落在了地上。

  是玉简,入神一观,是功法。

  “落花九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