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离仙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绽放的剑花

离仙山 仟路 2005 2019.08.17 00:02

  “捂着他!!!”

  老赵自己咬着自己的舌头,深怕大了声。

  山鸣松眼疾手快,一把捂住了于往背上的齐掌门。

  “别······”

  沉云见状连忙是要阻拦,可是为时已晚。

  齐掌门的恐惧被激发了,对死的害怕让他全力挣扎起来。

  “我,我不想死!不想死!!!不要···不要过来了,我不想死······”

  嚎叫声,响彻在地下峡谷,回荡在两边岩壁之间。

  霎时间,那洞穴口上的肉蚁似乎轻轻都停止了动作。

  随后,调转了方向,涌向了沉云他们。

  “堵!!!”

  伴随着沉云的嘶吼,赵赤行拼尽了全力,将地土龙堵上了洞口。

  可是那同样像是潮楼一般的肉蚁,在堵塞了之后像水一样聚集了莫大的力量,超过承受顶点之后呼的冲开了一切。

  “跑!!!”

  缩地为寸,沉云头也不回的便是向前逃命。

  都喻史也是御起了飞剑,消耗着体内为数不多的灵气。

  “老都,带我!!!”

  赵赤行的灵气已是在刚刚哪一下消耗殆尽,为大家争取到了片刻反应的时间。

  伸手一拉,根本来不及拉到剑上,就是这么悬空着向前。

  山甲也在全力御空,携带着山鸣松风似的向前。

  “跑啊,跑啊,吃人肉了吃人肉了!!!”

  齐掌门大叫着,在于往的后背上疯狂的针扎着。

  腿上的日行符,子辰派没有什么御空的法宝,一身的本事大半都在腿上。

  可日行千里,可偷梁换柱。

  于往作为大师兄,这飞驰的本领自然是学了精髓。

  可是跑得再快,这也是腿,两条腿哪里比得上那肉蚁相互交替的肢腿。

  肉蚁,像是潮水般渐渐的进了。

  有一两只甚至跳到了于往的身上,跳到齐掌门的身上,死死咬着肉,不松开。

  “啊!!!!!!”

  齐掌门惨叫着,只剩下的一只手掌不断的拔着那些肉蚁,即便扯断了身躯,那残留的脑袋还是将巨额死死嵌在肉里。

  ‘砰!’

  双脚砸在岩土上,沉云停下了脚步,运起了剑。

  都喻史见状也是落下剑来,转身和沉云一起运气了飞剑。

  山甲,也转向了后。

  道道剑气,丝丝雷电,齐齐的向那肉蚁潮水中轰去。

  势头,遏制了片刻。

  沉云不再留恋,回首便是继续施展法诀,缩地为寸想着峡谷前方飞驰。

  都喻史也带着老赵重新御上了剑,山鸣松激灵在沉云转身的那一刻便就又踏上了山甲。

  远远落在后面的于往喘着粗气,不是累的,而是对死亡的恐惧。

  速度,没有发挥到机制,身上有累赘。

  微微侧首,于往斜眼看向了自己的师父。

  而师父,也低头看向了于往。

  奔跑带起的风,在耳边呼啸。

  这一刻,似乎掩盖掉了其他的嘈杂,之后身后那些源源不断的肉蚁的声响。

  “师父······”

  “我活我活!!!”

  于往的话还没说出口,齐掌门竟是伸手一拍自己弟子的天灵盖,借着势头飞跃了出去。

  神行术,加上日行符,速度发挥到了机制。

  ‘嘭’

  被拍了一掌的于往眼前一阵漆黑,脚下一个踉跄便是跌倒在地。

  惯性,让他滚到了很远。

  可是等他艰难爬起身子时,那身后的肉蚁也都纷纷赶了上来。

  “啊!!!痛!!!!!!”

  一声惨叫,众人纷纷停下脚步。

  入眼的是不断疾驰而来的齐掌门,还有那一点点被覆盖在肉蚁之下的欲望。

  片刻,那肉蚁又散去了重新向前。

  而那于往最后的所在,只剩下一具跪倒在地的骷髅,一只手还直直的勾向天空。

  “别愣着。”

  沉云提示,转身继续施展缩地为寸。

  众人也是纷纷回过神来,跟随这沉云的脚步继续向前逃窜。

  “还我,剑。”

  忽然,脚步停住,踏碎了层层岩石。

  沉云站定,看着眼前的妖,手中的剑就没有收回过。

  “还我,剑。”

  又重复了一遍,那妖摊着手掌心,就像是一个讨要糖吃的孩子。

  身后,是不断涌来的肉蚁,身前,是阻隔了去路的妖。

  剑,颤鸣着,连沉云都有些握不住它。

  歪了歪头,那妖似乎有些不能理解。

  握紧了拳头,忽然生了怒气,向着沉云慢慢走来,慢慢开始了加速。

  手腕一翻,沉云抓出了大把大把的瓷瓶,扔向身后。

  山甲一一接收到,山鸣松他们也停下了脚步。

  默契不用言语,一瓷瓶的丹药灌入口中,山甲开始层层叠加,横断在峡谷两壁之间。

  满是伤势的手指也重新捏起了法诀,口中叼着瓷瓶便是施出了法术。

  都喻史也拾起了一瓷瓶,可是站在他身旁的沉云却是落下了一个词。

  “蚁后!”

  话音落地,脚下便是一阵塌陷。

  沉云飞跃了出去,手中的剑笔直的前刺。

  ‘叮!!!’

  像是金属相撞,那妖的拳头竟然连剑都刺不了。

  “剑!!!”

  妖大吼着,似乎是气急败坏,像个要不到玩具的孩子一样,就想要把它给破坏。

  脚下游走,口中又塞满了丹。

  沉云的剑,裂缝似乎越来越大,慢慢的在妖的周围碰撞着。

  金灿灿的剑锋,怒吼的妖。

  那身上的白甲蝎虫壳甲胄似乎也不是凡品,剑锋落在上面,竟是只能留下道道浅印。

  那些虫甲掩盖着身体薄弱的地方,沉云游走着,寻得了机会,可是剑依旧刺不进。

  “我的,剑!!!”

  大声嚎叫着,妖的手忽然抓住了沉云的剑。

  那本就布满了裂缝的剑,被这一抓竟是掉下不少的碎块。

  “还我,剑!!!”

  不可能归还的,没有剑这妖也是恐怖如斯,若是有了趁手的兵器,那更是难以抵挡。

  ‘咔嚓······’

  剑,在哀鸣。

  沉云的眼中,落下泪来。

  这一世,头一次,他要看着剑在手中亡。

  ‘嘭!!!’

  剑,碎了,断了,成了碎片,爆裂在眼前。

  火光,倒映在这些碎片之上,反射着光芒。

  这一刻,古铜剑像是一朵绽放的花朵,每一片花瓣都是金灿灿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