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离仙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莫要阻我

离仙山 仟路 2011 2019.07.28 00:00

  阵阵爽朗的笑声引得弟子们频频侧目,夏虎和秋剑这两个对外人冷言少语的少年,聚在一起却仿佛有说不完的趣事笑不完的欢乐。

  就连坐在当中的沉云也都感觉自己似乎是年轻了几岁,手中的‘蚕豆’也都多吃了几把。

  嘎嘣嘎嘣,嘎嘣嘎嘣······

  九峰比剑就在沉云的咀嚼声和夏虎他们的笑声之中开始了。

  没有人训话也没有师兄说明规则,以往参加过比剑的弟子自然知道如何去做。

  有人站在了场上,轻轻一跃立在了片斜插着的巨石之上。

  “净月剑,长四尺三寸,剑谷两百一十六步取得。”

  是泛叶红,这个内门弟子里第一个取剑的人,也是最少言寡语的人。

  二品灵根的名头不是白给的,泛叶红一上场便就没有人叫嚣什么。

  按规矩,若无人挑战便就自行展示。

  等了片刻,泛叶红便就在这方寸之上练起了剑法。

  剑,很安静,就像是持剑的人一样。

  可是外面表过于安静的人,若不是内心也柔弱,那便就藏了一颗极其刚强的心。

  ‘呲!!!’

  剑锋之上爆发了出刺耳的声音,可是泛叶红早已是刺完收剑。

  沉云知道,那是动作太快,快过了声音的传递。

  没有人再嬉皮笑脸抱着看戏的态度,而是都严肃了心神。

  这泛叶红虽没有做出什么大动静来,可是这安安静静之下却是普通弟子难以企及的实力。

  几乎没有弟子觉得自己能够躲过刚刚那一剑,那一剑已经深深的印在了脑海里。

  收剑,执礼。

  泛叶红面向九峰,静静的等候着选择。

  “泛叶红,可来我凌清锋!”

  不出所料,凌清峰最先发出了招揽,众人都没有意外,毕竟泛叶红是泛之舟的儿子,而泛之舟正是凌清峰的弟子。

  其他八峰没有出言掺和,倒不是泛叶红的资质实力不够,而是没必要去得罪。

  可是,泛叶红没有答话。

  依旧执着礼,站立在巨石之上。

  这个一向安静的人,就连拒绝也是安静的。

  众弟子哗然,纷纷议论了以来,而在高坐之上,凌清峰的一众人等脸色也渐渐难看。

  “泛之舟。”

  “弟子在。”

  “叶红,是什么意思?”

  凌清峰的长老询问,倒不是责备的语气。

  但泛之舟没法儿回答,他站在长老身边,瞧着场上的泛叶红,只能隐隐猜测原因。

  围观弟子议论着,泛叶红却是依旧安静至极。

  九峰无人问话,也无他峰再向他生出招揽。

  “泛叶红,你若不应凌清峰那便就只能三年后再来。”

  “弟子知道。”

  泛叶红答了玉门峰的提示,这个场合也只有玉门峰能够说话,因为谪仙山此任掌门便是出身此峰。

  玉门峰问出的话令人众弟子议论得更凶了,而泛叶红的态度也让人越发不能理解。

  “老沉,你说泛叶红是什么意思啊?”

  夏虎看不透,秋剑也看不透。

  他们的出身一个贵胄至极,一个贫贱至极,但都不是出修士之子。

  沉云也在看泛叶红,瞧着他平静却执拗的模样,甚至不喜说话的人内心才是最后主见的。

  “是不甘。”

  “什么?”

  夏虎询问,他没听懂。

  “泛叶红不甘此生被此安排,不甘心走一条早已被准备妥当的路;所以,他才不愿上凌清峰,所以,他才在少年时去了外门筑基。”

  沉云的话很容易懂,解释得很清楚,可是夏虎却是听愣了。

  他瞧着场上那个执礼站立的人,忽然沉默了。

  “哎,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我要是像他一样从小就长在谪仙山里,早就修炼了,何必去倔犟这些东西呢!”

  这是秋剑的话,他掩饰不住自己眼中的羡慕。

  可是,羡慕归羡慕,秋剑依然还是那个剑痴,他似乎被激起了浓浓的战意。

  “不过,这小子的剑,真快!比我比试过的剑都快!总有一天,我秋剑也要试试站在这一剑前的感受。”

  秋剑没有背剑来,他本就不准备来比剑,可是这话说的时候,谁都觉得他似乎带着剑了,好像下一刻就能暴起挥砍。

  泛叶红依旧是沉默,时间已是过了规矩的极限。

  站直,转身离去,泛叶红没留一丝挂念。

  高坐之上,泛之舟也是沉默了,他明白了儿子的意思,可是他没觉得那个年轻人哪里做对了。

  比剑继续,泛叶红的表现似乎让很多人丧失了展示自己的欲望。

  有这么一个朱玉在前,没几个敢说能够与之相比。

  令人有些意想不到的是,下一个站出来的却是柳青璃。

  “剑名琉璃,长二尺六寸,剑谷一百九十七步所得。”

  琉璃剑,剑如其名。

  碧绿色的剑身像是一滩汪水,形制短小但剑锋起伏的弧度上却充满了力量感。

  依旧是二品灵根,可以和泛叶红相提并论了。

  没有人胆敢挑战,天资的差别有的时候并不是真的就可以靠努力来弥补。

  站立在一块高地之上,柳青璃已是全无当年那庸俗的模样。

  一身青衫,腰板挺得笔直,长发所以拢在身后,说不得一句仙风道骨。

  嘴角微微勾起,柳青璃似乎很满意现状,举平琉璃剑便是要展示自己。

  “老六!”

  忽然,还是出了意外。

  这意外是祁安山,柳青璃昔日的好友,家族需要巴结的对象。

  “小侯爷?”眉头皱起,柳青璃的表情似乎不太友好。

  “老六,我来挑战你!和比你剑!”

  又是一阵哗然,众弟子们的细声讨论更加得激烈。

  没有人看好祁安山,不说他平日的人品表现,直说他的天资。

  不过三品灵根,所说仅仅只差了一阶,可是这一阶便就是天差地别。

  跟别说他手中的剑了,剑谷外围走了大概十几步得来的。

  拿走时还只是一条粗糙的剑胚,花了些许代价,打磨装配得好了,看起来有模有样实际上谁都知道那是柄不入流的废剑。

  “小侯爷,我敬你是侯爷长子,今日你莫要阻我。”

  “老六,言下之意,我若阻你,你便是要教我付出代价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