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离仙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物是人非

离仙山 仟路 2004 2019.08.07 17:02

  “还有几个?”

  “最后一个了。”

  甩掉剑上的血珠,徐平乐的语气并不见兴喜。

  “你的幽城没了。”

  “没了就没了吧,本来都是些将死之人。”

  “是将死,可不是该死。”

  断剑客沉默了,他不是没有情。

  “沉云他做的没有错,美好是需要代价的。”

  “没有错吗,那可是整个西城的命。”

  “他也没办法,即便他是剑仙。”

  擦剑的手顿住了,徐平乐看向了自己的老友。

  “他是剑仙?”

  “嗯。”

  “呵,是了,他这样子不是剑仙,那谁还能是呢。”

  血迹擦拭掉,徐平乐御起了剑,准备去下一个阵眼。

  黑风跟随,追寻着龙血剑的剑踪。

  脚步落下,黑风亦是停止。

  “是这里吗?”

  “是这里。”

  一问一答,看着眼前的建筑,两人都觉已是物是人非。

  小院,依旧是那么寂静,江南风色是她曾经亲手置办的。

  脚步,踏入,龙血剑阻挡了断剑客的身子。

  “怎么?”

  “有乍。”

  徐平乐笃定,不敢再轻易动弹。

  “印着脚印退。”

  “好。”

  断剑客退了,徐平乐也退了。

  可是,这院中却又忽然响起了琴声。

  “魂兮~归来,去君之恒干,

  何为四方些?舍君之乐处,

  而离彼不祥些!”

  歌声,回荡起在院中。

  古老的词,粘糯的唱曲,让这歌像是从古时而来,顺着时光长流又消失而去。

  “魂兮~归来!东方不可以讬些。

  长人千仞,惟魂是索些。

  十日代出,流金铄石些。

  彼皆习之,魂往必释些。

  归来~兮!不可以讬些······”

  这歌,让剑侠徐平乐呆了,让邪修断剑客也呆了。

  早就被岁月风蚀皱纹的脸,淌下了泪来。

  “是她!”

  “是她。”

  脚步微微向前,像是想要跨入,却又不敢,怕是梦。

  “哥哥,夫君,为何不进,雀儿等了好久。”

  颤抖的身子,红了的眼眶,断剑客踏出了脚步。

  “别!”

  连忙拦住老友,徐平乐连龙血剑都顾不得了,松了手,好腾出去按住老友的肩头。

  “放开。”

  冷冷的直视,这一声呼唤,不仅唤出了心中的念,也唤出了旧时的恩怨。

  “不是她,别去。”

  也是直视,徐平乐不再年轻的眼中,是愧疚,是风霜。

  “哥哥,夫君,为何不进?雀儿,雀儿等了好久······”

  院中又传出了那呼唤,像是在唤着人,却是在唤着魂。

  “放开!”

  断剑,出鞘了。

  徐平乐下意识的松了手,躲闪了身子。

  毅然决然的踏入,断剑客跨过了那道门,想要找到那记忆中的身影。

  “唉!”

  院外,徐平乐狠狠的踏碎了青砖,捡起剑,亦是跟随。

  院中,断剑客呆呆的看着自己的身子,那断了的手何时又长了回来,这穿着衣服可是年少时的那件。

  “哥哥,你回来啦!”

  欢喜的声音,那身影端坐在琴前,一如记忆中那样纯洁。

  “我,我回来了······”

  呆呆的回答着,可是回答,却是等了好多年月。

  “哥,记得带玉簪了吗,不然嫂子又要说你不是了!”

  “玉簪?”

  断剑客哑然,忽然,忽然想起了记忆深处的某个承诺。

  “莫要听这丫头的,夫君,奴家怎么会说你不是呢。”

  轻轻渺渺的身姿,柔柔落落的语调。

  是玉柳儿,如记忆中一样,向自己走来。

  手,触碰到了脸颊,是温热的。

  “柳,柳儿······”

  “别信,都是假的!”

  身后,徐平乐匆匆赶来,叫喊着,可是声音却也是弱了。

  头发,似乎黑了,伸手摸去,脸上的皱纹似乎也平复了。

  “夫君,你回来啦!”

  欢呼雀跃的身姿,一头栽进胸膛的可人儿。

  这触感,这香味,是她。

  “雀,雀儿···是你吗······”

  “是我啊,”依偎着胸膛,仰着小脸,雀儿的眼中还是那么纯洁,“给我带糖葫芦了吗!”

  “糖葫芦?”

  “是啊,说好的糖葫芦呢······”

  小脸委屈成了一团,靠在胸膛里雀儿撅着嘴不想说话。

  呆了彻底的呆了,两人,面面相觑,但都在对方的眼中读懂了。

  再呆一刻,哪怕只一刻,哪怕这是假的。

  可,小院中却是匆匆传来了脚步。

  是风雪声,是记忆深处那可怕的风雪声。

  “夫君······”

  “雀儿。”

  看着倒在怀中的人儿,徐平乐心中恐惧渐渐蔓延。

  “夫君,雀儿···雀儿不后悔······你,你吃了这丹吧,能活命······”

  干瘦的脸颊,缓缓举起的手,喂入口中的丹。

  悲伤又一次的席卷了心,徐平乐颤抖着,哽咽着,嚎啕大哭着。

  “别吞!”

  一掌拍在后背,口中的丹被拍了出去。

  “徐平乐!你还记得吗,记得吗!”

  怀中沉沉睡去的雀儿忽然睁大了眼,带着她只剩骨头的半张脸,嘶吼着,憎恨着,狰狞着!

  风雪,散去了,小院,也不再如记忆中那么般。

  跪倒在杂草丛生的地面上,徐平乐满眼是泪。

  “老徐,你怎么着了道。”

  断剑客手持着断剑,守护在老友身边。

  眼前,不远处,一袭红纱婷婷而立,虽然一样的弱落的,一样的动人。

  “你如何发现?”

  女人开启了口,问出了心中疑惑。

  “你没她漂亮。”

  断剑客给了解释,可这解释并不能解答疑惑。

  龙血剑平举了起来,徐平乐哭干了泪。

  “红啼,你没死。”

  “没错,爹。”

  徐平乐沉默了,紧紧咬着牙,不做言语。

  “别叫我爹,你知道的,你不是我的骨肉。”

  “可我娘是你心爱之人,难道不是吗?”

  徐平乐又沉默了,忽然想起沉云带来的那句话,‘娘不是坏女人’。

  “娘不是坏女人,她不知道。”

  “嗯。”

  两人都点了头,断剑客也默然了。

  “哥,你别怪我,当初出卖你和嫂嫂,是为了夫君。”

  阴影下,一个瘦弱的人影若隐若现。

  “夫君,你也别怪我,当初我也不知,那人会如此畜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