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离仙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何处有剑

离仙山 仟路 2032 2019.07.19 20:22

  沉闲有情。

  虽然沉家的人血脉相连,可是这个地方一直都很冰冷。

  但大哥却一向温和,让作为弟弟的沉闲一直都感到了情义的存在。

  自小娘就叫沉闲听话,听话读书,听话修炼,听话超过大哥,听话去夺得家主,听话选上仙山。

  这一切的努力都是为了家庭,为了沉家,为了荣耀

  可这一次,二哥说的,让沉闲有些迷茫了,为何沉家人就不可以和平民在一起,为什么大哥就不能拿着承恩剑。

  可总就是拗不过大腿,沉闲还是回到了世家子弟的当中。

  承恩剑他没去拿,因为他知道他打不过大哥,也怕被大哥打。

  “剑呢?”

  “我拿不了。”

  “有什么拿不了的,大哥都已经痴傻了!”

  沉石呵斥着,他有这个资格,他也比沉闲更在乎沉家的颜面。

  沉闲却没有动弹,只是默默的练着自己的剑。

  “七弟,你去!”

  沉曲被点到了名,或许是因为昨日的表现,所以大家都接受了他是匹黑马。

  “好嘞!二哥,我早就想试试承恩剑握在手里是什么感觉了!”

  七弟还是那么自傲,对沉闲还有着不屑。

  “七弟,剑是要还给少家主的!”

  “知道了知道了,我就是多感受一下,这还不行吗!”

  沉曲嫌弃着二哥的啰嗦,头也不回的向沉云走去。

  剑,搁在膝上,远处的秋剑还未注意到这里的变动,或许他只是放心沉闲,觉得他不会让别人对沉云做什么。

  可是七弟的手还是伸向了承恩剑,伸向了家主单传的佩剑。

  剑有灵,可是剑毕竟只是剑。

  一片薄铁,四面寒刃,人握住柄,剑便就可以任凭摆弄。

  校场上,所有人的视线就集中在了那剑上,就连一心教剑的秋剑也回过神来了。

  剑,被握住了。

  剑,被慢慢拿起。

  “原来承恩剑是这种感觉,我看,以后我可以拿!”

  沉曲肆意的笑着,剑举得高高的。

  可是,一时的得意忘形往往伴随着转瞬间的狼狈。

  剑,忽然颤动了起来,发出剑鸣。

  沉曲只觉得握剑的手忽然变得千斤之重,砰的一声砸向了地面,深深的扎在校场之上。

  剑,还是所有人视线的集中点,可都让人惊呆了眼。

  站在集中点旁的七弟顿时涨红了脸,怕是感觉丢人丢大了。

  “我······我还不信了!”

  沉曲犯了倔,双手都握住了剑,想要拔出来。

  可是剑依旧是纹丝不动,像是无声的嘲讽。

  身子也蹲了下来,步子也扎了马,连双手也变成了倒拔,可剑还是不动。

  黑马沦为了笑柄,世家子弟还不敢如何,可平民少年们早就肆意笑了起来。

  “我······”

  脸上不再有自傲和嚣张,沉曲感觉自己无比的委屈。

  “你要拿我的剑?”

  不知何时,沉云站了起来,俯视着七弟,质问。

  “大···大大大,大哥!?”

  像是偷东西的贼一下子被放在了世人眼前,沉曲慌慌张张的就是想躲,可是忘了自己的劲道还在剑上。

  手握着剑,人却想跑,最后又被剑给扯了回来。

  可慌乱之后,沉曲却是回了神。

  心想,不对啊,为何要跑,明明大哥已经变成了一个傻子。

  心中越想越是有底气,腰板越想也是站得直。

  最后,七弟脸上又恢复了近两日的桀骜不驯,昂着下巴对着沉云。

  “怎么的,这不是你的剑!”

  “是吗。”

  沉云未回答,也不是反问,倒是像在自言自语。

  手掌,轻轻的握住了剑,随手从地面上抽出,举在眼前,细细的打量。

  沉曲有些不可思议的瞧着这剑,又瞧了瞧眼前的大哥,嚣张、自傲又渐渐消失了。

  七弟灰溜溜的转身,回到了世家子弟里面。

  而沉云却还是举着剑,可双眼只内却是清明。

  “剑啊,回去吧。”

  手腕平放,剑也横在了身前,沉云低头默默念叨,像是在和老友告别。

  “沉闲。”

  “什么事,大哥。”

  “剑还你!”

  随手一扔,剑在半空上划出了弧度。

  沉闲接手,剑还是和记忆中的一样重。

  “仙师。”

  “大公子。”

  沉云走到了陈弃的身前,虽然还是原本的人,可是仙师却感觉像是同为修仙的道友。

  “我是否还可以入仙山?”

  “可以,只要谪仙山的师兄能看准公子。”

  简单明了的对话,可是却还有人会错了意。

  世家子弟里面叫喊着内幕,以为沉云和仙师约定好了。

  可是大部分人却只是有点感觉,那个沉家总是喜欢舞文弄墨的沉家长玄孙,似乎变了。

  小镇安逸,谪仙山的择徒依旧还在进行中。

  沉云的插曲并不能造成太多关注,毕竟择徒的竞争让所有人都紧紧绷着神经。

  而这种气息,从校场蔓延,覆盖了小镇,小镇百姓都感受到了空气中的紧张。

  紧张导致许多事情都被忽略,即便是镇子里来了许多陌生的面孔。

  沉云需要剑,因为谪仙山的考校是校剑。

  他没有剑了,从练剑起,承恩剑便就是他的佩剑。

  而如今四弟继承了承恩剑,所以他没有剑。

  剑,一片薄铁四面寒刃。

  沉云不在乎是什么材质,不在乎是什么品阶。

  剑随人起。

  这句话,似乎是记忆中某一时刻从自己的口中传出去的。

  沧海桑田,灵魂的交汇。

  那地下的天地法宝竟真有如此威力,让前世记忆尘封得如此严密。

  这一世,叫沉云,那便就叫沉云吧。

  “哥,你要去何处?”

  “找剑。”

  沉闲疑惑,又像是儿时一样,像跟屁虫一样跟在沉云身后。

  可同样是跟屁虫的还有一位,就是那位皮肤黝黑的剑痴。

  “找剑?哥,家里藏剑阁里不多的是剑,为何还要出去找剑。”

  “那些剑已经死了,葬在剑阁里,我不想要。”

  沉云回答着,可四弟却是一头雾水。

  他不太明白自己的哥哥是什么意思,剑还有死不死的吗。

  可是秋剑却是很明白,他紧了紧背后的大剑,眼神中透出珍惜。

  小镇不大,可是沉云却不知去向何处。

  忽然停下了脚步,问道。

  “何处有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