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离仙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你杀过几个人

离仙山 仟路 2013 2019.08.14 16:07

  婴儿的啼哭,第一次跌跌撞撞学会走路,开口的第一个字,还有那个在记忆中迷糊的脸庞。

  这一生,这追寻长生的一生,追寻荣耀的一生,似乎···没什么意义。

  ‘叮!!!’

  眼前划过的残影,震得耳膜微微发痛的撞击声。

  山鸣松从记忆中摆脱了出来,一抬眼,映入瞳孔的是一个挺拔的人影。

  风,缠绕在身上的热风,在沉云停下脚步后还在惯性的吹动。

  白沙被吹起了层层飞扬,击飞了法宝的古铜剑重新落入了手中。

  “小子,让开,这不管你的事!”

  重阁的弟子先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吓住,随后就是愤怒,叫嚣着针对着沉云。

  ‘啪’

  又是一巴掌打在了后脑勺,重阁的师兄有一些无语。

  “废什么话,既然看见了就不要走了,不然传出去了,我们重阁还怎么在绿洲里混!”

  “是!!!”

  师弟们应答,纷纷祭起了自己的法宝。

  剑,在手,身后的都喻史还在苦苦应对着那些白甲蝎。

  “让开。”

  “什么?”

  山鸣松呆呆的问着,面对过生死瞬间后,已经忘了自己还能够控起山甲。

  “让开!”

  手一挥,雄厚的剑气裹挟着山鸣松,直接滚入了一旁的御山甲阵的后面。

  剑,平举在身边,沉云微微屈膝,眼神死死锁住了那重阁弟子们。

  如同被一只孤狼给顶上,那重阁师兄忽然有了一种成为猎物的错觉。

  ‘呲!!!’

  剑,动了,脚下的白沙塌陷了。

  一剑,两剑,三剑!

  重阁弟子的法宝纷纷被刺成了两半,跌落在地,失去了灵光。

  “这······”

  呆了,都呆了,如此的干净果断,如此的轻轻松松,在沉云眼前,这些珍奇材料炼制出的法宝,就好似一块泥球一样。

  山鸣松也是呆了,这短短的一息之间却是彻底的碾压。

  都枕也是呆了,他看见了其他的剑,不属于寒剑堂的剑,而这剑,早已是超出了他的想象。

  “跑!!!”

  转身就逃,那重阁的师兄还算激灵,见形势不好便是保命要紧。

  可是,身后,璀璨的剑锋,锋利的剑刃,只感觉身子一轻,这视线就已经跌落在了地上。

  沙,真热。

  脸颊贴在白沙上,重阁师兄看着自己无头躯体无力前进了两步,和自己的脑袋一样,没了生息。

  滚滚头颅,沉云矗立在当中,看着这些重阁弟子死不瞑目的模样,微微举起了剑,又快速一甩,甩去了剑上的血珠。

  都喻史,还在努力的应对着。

  血珠落入白沙上,陷入了其中,沉云已是动了。

  ‘呲!!!’

  破空之音钻入了众人的耳中,震动着耳膜,淌出了丝丝血水。

  一剑,两剑,三剑······剑剑都是在切割,沉云体内强大的灵气支撑着古铜剑上的剑气。

  不走繁复,只是一剑,这白甲蝎便个个停在了当中。

  “呼······”

  都喻史停下了动作,飞剑也扎在了身前。

  而停住了攻击的白甲蝎也纷纷断裂开来,像是两块光滑的石头,跌落在地。

  恐怖如斯,都喻史瞪大了眼,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这时,他才隐隐感受到了什么叫做谪仙山。

  “安好?”

  “安···安好。”

  一问一答,沉云便是不再过多询问。

  那都喻史虽然狼狈,可是毕竟是剑游修士,只要给予时间恢复,便能够再回到巅峰状态。

  “山不悦叫我照拂你,下次,别再这么愚蠢了。”

  路过山鸣松的身边,沉云低着眼瞧他,口中语气淡然,虽说听起来像是命令可却叫人生不起一丝反抗的欲望。

  “是···弟子,弟子明白······”

  下意识的执礼拜谢,山鸣松的视线中,那沉云的身影似乎和年轻时的老掌门隐隐重叠,竟然用了弟子称谓。

  收了剑,沉云不去看那满地的尸首,只是抬头遥望远方。

  那渐渐西沉的落日,那片片泛起的红云,还有那不知所踪的寒心。

  长枪,隐入了夜。

  黑风卷着身影入夜时便和那天上的夜幕融为了一色,分不清是风还是人。

  脚步轻轻落下,寒心满是伤痕的脸上,却是出现了一丝好奇。

  “你什么东西,小爷问你话呢!”

  圆圆的身子,圆圆的脑袋,寒心嘴角勾起了一丝微笑,可这笑却是比哭还难看。

  “咦~你也太丑了吧,这么还好意思出来见人?”

  小娃撇着嘴,连连偏过脑袋去,被寒心这满是伤痕的笑容给恶心到了。

  “小娃娃,你怎么在这里啊,是不是迷路了?”

  “谁,谁迷路了,小爷,小爷······只是随便逛逛!”

  强撑着个嘴,小娃挺着自己的小肚子,誓死不低头。

  看着眼前充满个性和叛逆的小娃娃,寒心脸上的笑意更甚了,似乎是看透了些什么。

  “你到这里干什么,小爷问你!”

  “我?来杀人的。”

  “杀,杀人!”

  小娃娃的舌头打了个结,差点没磕巴起来。

  “你没杀过人吗?”

  “怎,怎么可能!小爷,小爷杀过的人可多了!”

  “有多少?”

  “怎么,怎么也得有个···十个!”

  撑开两只肉肉的小手掌,竖着短短的十根手指,小娃娃狠狠的昂起脑袋。

  “好厉害,好厉害。”

  “那是,你也不瞅瞅小爷是谁!”

  抱手站立,小娃昂着下巴一脸傲娇。

  “那好,我去杀人了。”

  “杀人?诶,等等小爷,等等小爷!”

  连忙倒腾起两只小短腿,小娃娃赶紧跟上寒心的步伐。

  夜,寂静极了。

  御山城的弟子还在查看着雪沙漠的阵法,这工作量太大,已是从早做到了晚,身心有些疲惫。

  ‘嘎达’

  好像有落石,还伴随着沙子唦唦的滚动声。

  “是谁!”

  不得不紧张,这里可是雪沙漠,还是已经入了夜之后的雪沙漠。

  山甲已是被祭出,环绕着御山城的弟子,嗡嗡发出丝丝响动。

  环顾,漆黑的夜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眼前一望无际的白沙,在月光这下反射着光芒,好似一面镜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