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网游之幻世荣耀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神秘的女人

网游之幻世荣耀 鱼情箭 2470 2005.08.04 15:05

    告别宇文冰后,又匆匆忙忙的买了早饭去哄完老婆,才终于有了时间进《幻世》。按学校正常的规定,这几天已经属于军训时间了。不过我例外,我随随便便的去找了家据说是全国有名的医院,塞上几张叫做MONEY的东西,那个医生便非常认真的写下了“该学生患有严重哮喘病,不适合参加军训”的字样,还堂而皇之的盖上了医院的公章。唉,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是买不到的。

  我本来想帮知晴和语熙也搞两张这个东西,可惜二女受传统教育的毒害太深,说什么不能欺骗学校,真可怜呐,大热天的还要去太阳底下罚站,看了我都觉得心痛。可别把我两个宝贝的皮肤给晒坏了。

  回到寝室刘扬、铁振东他们都不在,应该是去“晒太阳”了。不在也好,自从上次我在武道社小试身手后,他们总要缠着我要学古武术。我对他们解释了N遍,家传武学不得外传,可他们似乎不怎么相信,每次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师父收下徒儿吧。”恶寒,害的我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脱去衣服,钻进营养舱,启动动了《幻世》的程序,“嗖”一道金光过后,我已经进入了游戏的世界。

  我处在一个非常奇怪的地方,四周都是漆黑的一片,我看不见任何东西,不,不应该这样说,实际上我看的很清楚,应该说是这个地方没有任何东西。我就像身在一个混沌初开的空间中,一切都是虚无,飘渺的。

  难道死了之后必须要经过这个空间,才能重新进入游戏?我并不敢肯定自己的想法,因为我这是第一次死亡,而以前也从没听人说过,复活的时候会有什么古怪经历。天呐,不会是这个破游戏出BUG了吧?

  “你好,我们又见面了。”入耳的是一个庄严而慈祥的声音。

  是法修,《幻世》的主控电脑!他的声音太特别了,明明是和蔼、安详的语调,却让人绝对的不敢反抗。我想凡是听过这个声音的人,这辈子都是不会忘记的。

  “法修,是你吗?”我转头往四处看了看,可惜什么也没看到,依然是漆黑的一片,“我这是在哪里?快让我离开。”

  “你已经死了……”

  法修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我蛮横的打断,“废话,我当然知道我死了,所以我现在要复活,快让我离开这个鬼地方!”待在这种诡异的地方,特别容易变的烦躁,我很肯定自己已经没有耐性再待在这个鬼地方浪费时间了。如果法修现在出现在我面前,而我又有能力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把他砍成七八十段。

  “冷静,冷静。”法修突然在我面前现身,我没看清他是如何出现的,仿佛他就像从来没有离开过这里,而刚才只是我没注意他的存在,当然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听完我的话,我自然会让你离开。”法修左手一挥,手上凭空出现了一块正正方方的小黑牌,“这是你死亡时携带的轮回令,它能让你死后轮回转世,至于是幸还是不幸,则要看你的造化了。”

  乱七八糟的话,听的我毛骨悚然,差点就以为自己真死了。那块轮回令倒好象有点印象,是我在打美杜莎的时候暴的。在获得后一直忙于对付佣兵城,扔在次元袋里也没仔细研究,莫非它是要在人死后才能发挥作用?

  “准备好了吗?轮回就要开始了。”法修在我面前消失,我的视线变的模糊,耳变响起了嘈杂的轰鸣声。

  “死老头,给我说清楚……”话说到一半,舌头突然变的僵硬,视觉和听觉似乎也失去了作用。临死前的一幕幕的像电影一样在我脑海里不断浮现。

  老天,放过我吧,不就是一个游戏吗?有必要搞的那么逼真吗?

  “轰”一个仿若核弹爆炸的声音透过耳膜,在我的心里响起,同时在脑海里也浮现了蘑菇云的形状。紧接着,我彻底失去了知觉……

  ∷∷∷∷∷∷∷∷∷∷∷∷∷∷∷∷∷∷∷∷∷∷∷∷∷∷∷∷∷∷∷∷∷∷∷∷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好象醒觉得自己醒了。之所以说好象,是因为我除了“感觉”自己醒了以外,和昏迷实在是没有任何区别:全身麻木加酸痛,连一个小指头都没办法动。朦胧间,我察觉自己睡在一张床上,身边有人在不断的和我说着些什么。应该是女人,因为她抓着我的手很软很软,像没有骨头一样。

  我的口很渴,就像要裂开一样的疼痛,我不禁呻吟出来,“水……我要喝水……”

  也许是太轻了,也许是那女人正专诸于其他事情,她并没有听到我的声音,唉,罢了,总不见得因此干死吧?

  渐渐地听力恢复了一些,我可以隐隐约约听见她说的话:“……枫,你知道我找了你多久吗……每次路过你家却又不敢进去……也许你早就把我忘了……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你……”后面的声音越来越模糊,我心中的疑惑也越来越大,我甚至怀疑我到底是不是还在《幻世》中,为什么连我真实的名字都有人知道。

  突然,我想到了一种可能,我的面具在与默菲的战斗中破裂了,到现在还没有机会去修补,而我的像貌又是使用的真实像貌,这么说,眼前这个女人可能在现实中认识我,她到底是谁呢?

  我拼命的想睁开眼睛,尽管用尽了全身的气力也只睁开了一条细缝,虽然她的摸样我看不太真切,但是可以肯定我绝对不认识她。

  她动了动嘴巴,像是在唱歌:

  “世间纷扰的诱惑,不惊不扰我清梦;

  错放的人生谁在喃喃自语;

  种种的迷惑, 都是因你而猜错;

  看不清的面容化作历史的尘埃;

  穿越时空的爱恋;

  只因为我对你的痴迷。

  生死到头的相从,似狂花落叶般从容;

  水自多情不懂月的阴晴;

  若还有来生,何必在今世缠mian;

  只爱你一人到天慌地老的彼岸;

  穿越时空的爱恋;

  只因为你在尽头等我。

  …… ……”

  歌完了,我也彻底的呆住了,不是因为歌声悲哀的语调,不是因为由心而生的共鸣,也不是因为缠mian悱恻的词句;是因为它的作者——林枫!就是我!

  这是我在与宁宁的感情受到家族阻扰时特地为她写下的!整首歌我只唱给宁宁听过一次,而在她死后,我将歌词、当时录下录映带,统统在她墓前烧毁。

  我绝不相信会有第三个人知道这首歌,神秘的女人,你究竟是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